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中国地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中国地

当然,大凡英雄传说都是非常玄幻且带有浪漫色彩的,不仅仅有关于尚武大元帅手下一百单八将的故事流传开来,王茂如的几个妻子也逐渐被人得知,什么娶蒙古公主(乌兰图雅为东蒙古郡主,不属于公主),娶满洲格格(左玉琢和左玉婵的母亲曾经在颐和园做宫女,百姓不明真相,谣传将其身份按成了满族公主),娶日本公主(河田智雅,百姓们知道河田家在日本非常有名,于是谣传为日本公主,其实是一种国民意淫,二十年前中国被日本击败,国人无不希望压倒日本,即使中国男人在床上压倒日本女人也行),娶宰相女儿(即唐宝琪,在故事里,唐绍仪这个总理成了宰相之才一般),娶侠女(吴秋月,这一点倒是没有说错),娶交际女皇(朱淞筠,当初民党诬陷朱启钤的女儿朱淞筠,后朱淞筠离婚,再后来与王茂如交往,但是编故事的人需要一个交际花,便将有过历史的朱淞筠编排为交际女皇。 在说书人的口中,王茂如的夫人们当属朱淞筠最为漂亮。实则以左玉琢和左玉婵姐妹二人为最美)。如此马上定江山,床上定美人的男人,他不做英雄谁来做英雄,于是多少男儿无不将其视为偶像。 邮差见乡亲们都到期了,各个翘首企盼着自己,这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他扯了扯嗓子,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忽然大声喊道:“乡亲们。今天我快点念,下午还得去下相村呢,大家留神点儿听啊。”众人纷纷伸长了脖子。那邮差见所有人都看着他,觉得自己特别有身份,特别气派,于是拿出报纸来读道:“昨日,民国十一年九月二日,中国国防军发表通电,中国白虎军团成功追击杀死我边境畏兀儿边民之罗刹国匪军。追敌千里,于罗刹国都城之下,斩杀一千三百敌酋。悬挂透露于腰间。白虎军团军团长任元星上将下令,白虎军饶罗莎都城跑马三圈,八万白虎军吓得罗刹国八十万大军趴在都城中不敢出城迎战。白虎军得胜而归,斩获六十万西域疆土。恢复我大唐时期安西都护府。昨日。国防部已经对所有国家宣布,成立西域安西都护府,从此之后,我中华民国大帝国,将增加六十万领土!国防军万岁,白虎军万岁,尚武大元帅万岁!” “白虎军万岁,尚武大元帅万岁!”百姓们凑热闹一般山呼了起来。喊了几声之后,大概是觉得也蛮无趣的。渐渐地就不喊了。这时候一个小孩陡然喊道:“白虎万岁,尚武万岁,娘,我要吃糖。”惹得众人哈哈大笑,邮差也忍俊不禁。 “严肃,严肃点!别对尚武大元帅不敬,否则警察把你们抓进去一个个都咔嚓砍头咯。”村正宋三德拐杖杵地喊道,村正果真威严,大家渐渐不敢笑了,也不知是不是被威胁砍头吓得。 有个年轻的后生问道:“邮差大人,这六十万领土是多大的地方?比咱们郓城县大不?” 邮差不屑地看了看这四周抱着同样眼神的百姓,骄傲地说道:“你们知道啥,郓城县?郓城县才多大?这安西都护府有四百个郓城县那么大!山东大不大?山东大不大?” “大。” “有四个山东省那么大!”邮差大声说道,“都是有山有水有良田的好地方,那的土地,谁先去谁先种,就是谁的,可不像咱这儿,咱这儿的地都是谁的?”众人纷纷指着宋三德,宋三德道:“都是小老儿家的。” 邮差道:“那你是没看到西域,那里都是无主之地,你要是有能力,跑马圈地,那马跑到哪儿,那就是你的地。” 众人惊呼起来,纷纷小声议论开来,有心思野的后生聚在一起小声地说道:“要不咱们去西域看看啊?” “能成吗?那么老远的地方。” “总不能在上相村一辈子给老宋家做长工吧?” “做长工也不错,能吃得饱就中呗。” “看你那点儿出席,能吃得饱,那你能娶上媳妇吗?” “这……” “就说说你吧,二十四五的人了,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吗,白活了,到死你都不知道女人啥滋味。” “你知道,你知道啊?” “我不知道,所以我得出去啊,出去发了财,大把女人跟我。到时候我学尚武大元帅,娶七八个老婆,我这一辈子就不白活了。” “就你,还学尚武大元帅,你做梦吧。” 那邮差又道:“得了,跟你们也甭废话,说这么多干嘛。对了,朝廷政府打了胜仗,大家是不是应该写写联名信,表示一下祝贺呀。” 宋三德心中一颤,道:“莫非要捐饷?” 邮差道:“这上面倒是没有说,不过城里有学生们号召捐饷,下相村的李财主,大家知道吗?” “知道啊。” 这李财主和宋三德一直以来都不对付,斗了一辈子了,以前因为争水源争地,后来因为累积的仇恨,带着两个村子数次械斗,各有胜负,提到李财主大家自然都咬牙切齿。 邮差道:“人家李财主知道尚武将军打了胜仗,跑到县里去了,你们不知道吧?特地向学生们捐了二十块银元!二十块银元啊!” “好家伙,我给东家干一年才三块银元。” “这李老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不能够啊,他死扣死扣的,咋可能卷二十块银元嘛。” 邮差道:“咋可能?咋不可能?”他撇了撇嘴,环视四周,不屑地说道:“你们别以为他跟你们一个德行,鼠目寸光,人家眼光长远着呢。告诉你们,他的的确确捐了二十元,实打实的银元,我是亲眼所见。” “李老抠连走到拉屎都要憋着回自己家地里拉屎,他会这么大方,真是奇了怪了。”一个年轻后生说道。 “他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目的!”邮差怪叫道,引得众人纷纷看向他,听他说什么原因。 众人伸长耳朵听着,宋三德也瞪大眼睛不肯漏一个字来听,邮差说道:“你们知道李财主捐了二十块银元之后得了什么吗?郓城善人!这是全郓城八百个学生给的一面锦旗,郓城善人!呵!这面锦旗以后啊,就是人家李家的传家宝了。学生们都是什么人啊,学生们可是读书人,八百个读书人给老李家送锦旗,这说出去光宗耀祖啊。平日里你别说捐二十块大洋,就是两百块也得不到读书人的荣耀啊,现在好了,人家下相村可好了,搞出你们上相村一头,因为人家有个郓城善人。你们有什么?” 上相村的百姓们纷纷议论起来,当然,这议论声自然声声讨着宋三德的耳朵,宋三德也是要脸面的人,此时面红耳赤不已。 邮差又道:“还有啊,你们别小看了这锦旗,这做锦旗的人中就有咱郓城县县长的少爷和小姐,以后他们村跟你们村再干仗的时候,县城警察过来,你说偏着谁?”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李老抠这时候捐钱的目的在这里啊,还真是人老精鬼老灵,众人再看看宋三德,这村里唯一的读书人也是唯一一家地主,在对比人家李老抠的眼光,顿时觉得宋三德不如人家了。 宋三德反应也快,立即大笑三声道:“李老抠捐二十块大洋算什么,我捐四十块!”周围人一阵叫好声,岂不知宋三德心中流血啊。 有人起哄道:“东家,你不是赶驴上山,要的是个叫唤吧?” 宋三德眼疾怒道:“孙牛粪,你说这话丧良心。”那孙牛粪赶紧一缩脖子躲到人群背后去了,宋三德便作势要掏钱,说:“老朽现在就掏钱捐款,看你们这帮催命鬼怎么说?” 那邮差连忙拦住宋三德,笑道:“捐多少钱看你,俺就是传个话,可别给俺,这半道上让贼人给截去俺怎么交代?” 宋三德赶紧缩回手愤愤地说道:“赶明个儿我去县城里,亲自捐给娃娃学生们。” 那邮差又从毛驴背上拿下一张大卷筒,众人不明白他做什么,之间那邮差对大家说道:“大家伙儿看看,这是最新版的中华民国地图,咱中国有多大,有多少个省,都在这上面。” “邮差大哥,这要钱吗?是不是俺们要捐钱买啊?”有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邮差道:“倒是不要钱,这地图是最新版的,政府免费给一个村子一张,不过嘛,具体放在谁家,可说不定了。” “打开来看看啊,咱中国长啥样俺们都莫见过呢。”一个老头喊道。 “中。”邮差便将地图打开,平铺在一块巨大的磨盘上,一米乘一米的地图上,清清楚楚地印刷这中国的版图,包括外东北、外西北、西藏以及南沙群岛在内的所有领土领海。邮差又费劲地在山东上标出了郓城所在地,说道:“看吧,咱郓城就这么小一块地方。” “哇,咱们中国这么大啊。”有人惊呼道。 “可不是咋地,我以前一直以为天下就除了郓城就是山东呢,没想到这么大一片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