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五章 王杰君取哈萨克之心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五章 王杰君取哈萨克之心

周围的百姓们望着地图吃惊了了一会儿之后,都觉得这地图是个好东西,以前在山村中看不到外面世界,以为世界就这么大一些,现在看看的确是坐井观天了,还有娃娃们指着地图上的地方问这里是哪,哪里是哪。中国人的一种教育精神始终如一,尽管自己大字不识,可是却要让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看着这中国地图,一个个父母心思活泛了起来。’ 一些爹妈瞧瞧地图对家人说:“咱们一辈子给宋财主家干长工也就罢了,不能让咱家娃将来也做长工啊,那有什么出息。”看娃娃们积极地看着地图们,父母们终于下定决心送娃娃们出去读读书,开阔一下视野,见一见世面。这地图也是一个契机,开启了乡村人向世界闯出去的契机。 有人忽然问道:“邮差大哥,这地图你准备放在谁家啊?” 孙牛粪在后面喊道:“还能放在谁家,放在宋财主家呗。” 宋三德很是满意孙牛粪的态度,点点头捋着胡子说道:“其实放在老朽家中也并非良策,万一虫蚁咬了,宋某怕是担当不起啊。” “宋老爷你说的是啥意思啊,俺们没听懂。” 宋三德怒道:“说官语你们都不懂,非得俺说大白话你们这帮鳖孙能懂咋的,我说万一放在俺家,让虫子咬坏了,咋整。”他一面大手一挥,另一面拐杖狠狠地在地上一戳,喊道:“咋的。放你们家有地方吗?你们谁家有地方放这个名贵的东西。”他扫了一眼众人,不见到众人害怕,很是郁闷。 宋三德是这个村中的村正是不假。可是这光宗耀祖的事情若是自己能争取到,那死后见列祖列宗也有个交代不是,而且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也不怕报复,于是纷纷叫喊起来。 “宋老爷你是怕这个啊,那要不让我家吧。” “别的,放我家。放我家,我家墙上正缺这么一块家伙事做装饰呢。” “放我家吧,我家墙大。” “得了吧。就你家一进院子一股子尿骚味儿,把咱村的地图给熏着了。” “放我家吧。” “放我家……” 宋三德气得够呛,这帮鳖孙还真能搅和事儿,喊道:“别叫了。放。放,放!放你娘的狗屁!听听邮差大人怎么说。”他有自信,这邮差还没有眼力见吗?咱上相村谁家最大,谁家最好,放在谁家最放心? 那邮差笑道:“放谁家都成,不过呢,俺跋山涉水来到你们上相村,我倒是没啥。就是这毛驴要吃精粮啊,它才能有力气上山下乡啊。所以啊。咱们县里头允许这么办,就是价高者得,大家给的钱可不是给俺的,是给牲口的……” “哈哈哈……”众人大笑起来。 那邮差顿时觉得说错了话,这不是把自己给骂进去了吗?赶紧说道:“呸呸呸,俺说错了,总之,大家拿一文钱也行,两文钱也中。实话告诉大家,这地图在县城中是五毛钱一张,不过这地图放在你们村谁家中,可不允许卖掉啊,这逢年过节的时候,还的拿出来给大家看看。现在呢,我就出价了,谁出一文钱?” “我出一文钱。”这一块大洋一千文,村里就算再穷的人家,一文钱总算是有的。 “我出两文钱。” “三文。” “四文!” 很快村里的人就出到了一分二了,再多的话家里的老娘们就该骂街了,那宋三德说道:“我出五分钱!”五分钱就是五十文了,两文钱一个白面馒头,相当于二十五个白面馒头,村里一般人家没这个钱,纷纷不说话了。民以食为天,荣耀固然重要,但是肚子更加重要,百姓们还是先吃饱再说吧。 “没有比五分钱更多的了吧?”邮差看了看四圈的人,便说道:“好,那这地图就暂时放在宋财主家。宋老爷,放在您家,可不是您家的东西啊,这是上相村的财产。” “老朽明白老朽明白,老朽归为村长,这点公道还是能主持的。”宋三德捋着胡子说道。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全国各地,当然,过程之中免不了有人从中捞点好处,但总归是对民众有了一番教育,让中国人真正明白,什么是中国。地图上一大圈,都是中国的土地,百姓们终于得知了自己所在的国家有多大。很多人这时候才对国家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原来这就是中国啊。 而中人取得的这一切成就,着实震惊了国民,收复外西北也在道义上站得住脚,我们是根据《九国公约》的快基础上,进行的自卫反击,我们全权是为了促进世界和平,而且聪哥布尔什维克重手夺取地盘,也是给全世界的反布尔什维克主义作出了贡献。所以我们才要在西域建立一个保境安民的缓冲区。中国士兵在国防军司令王茂如的强硬态度下,也渐渐变得杀戮旺盛起来,对于地区内不顺从我大汉主义的其他种族,给予严苛的对待——甚至屠戮。 在王茂如看来,中国人太过理想化,这个世界各个种族都在相信物竞天择主义,而国人有些知识分子还在相信合作发展,这让大家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即种族信仰之争。别说别的,就是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之后,宗教之争也充斥着全世界,中国人太和平了,带来的和平却被人误以为软弱。 所以在西域,王茂如下令逐渐推崇儒法思想,也让更多的百姓从信仰中土宗教开始汉化。 中国人在亚洲,尤其是中亚取得的成就,让准备看中国笑话的日本政府心里很不舒服,好嘛,中国人真能找借口啊,还抓到了苏俄俘虏,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安排的太过完美了,完美的有些假。 当然是假的,真实的世界岂能让人知道,事实如果揭露出来,那就不是政治,那是动物世界。而白虎军团也得令之后实时地撤退了,白虎军团北路军撤退的速度倒是很快,他们要绕着巴尔喀什湖向北走,路途多一些,走的也慢一些,回来的也快一些。但是白虎军团南路军第三师团王杰君的部队却有如飞翔一般,他们突然调转了枪头,从热孜卡兹甘忽然掉头,以第九骑兵旅横穿沙漠阿雷泽米沙漠,绕到了克孜勒要塞后面,等到王杰君消灭了反叛武装,率领第三旅第十三旅两个步兵旅和师部沿楚河随后西进的时候,在距离克孜勒要塞最近的地方下船,然后突然对克孜勒要塞展开攻击。第三师团是中国国防军最精锐的师团,拥有二十门105mm榴弹炮和五十门75mm野炮以及数百门迫击炮,纵然敌人有四门260mm要塞炮,可中队的突然袭击,尤其是后方骑兵部队居然攻入了要塞城市之中,让克孜勒要塞的重炮一发未响。 王杰君用了瞒天过海之计,偷袭克孜勒要塞,一举将哈萨克公国中最难攻克的要塞攻克下来,而克孜勒苏要塞还是一处重要的交通枢纽,由克孜勒向西可以直接乘坐铁路抵达奥伦堡,或者乘坐船只沿着锡尔河直接抵达咸海,而后直扑乌拉尔。 克孜勒要塞,对于哈萨克汗国而言,毫无疑问便是其心脏位置。 现在摆在王杰君面前的前进道路非常多了,攻克要塞之后,基本上整个哈萨克汗国处于他的威胁之下。因此王杰君凭借着这一战,名震中亚,让各个部落和城市闻风丧胆,人送外号为中亚虎。(中亚虎体型庞大,行动狡猾,善于一击致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由于偷猎者的捕杀已经绝迹了) 不过正在王杰君准备制定路线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接到了参谋部的撤军命令。好在临行之前王茂如就告诉王杰君,随时准备撤军。 事实上王杰君也知道他们几万人马想要攻下察里津非常不现实,他们的目的就是打草惊蛇,所以他一路进军极快,目的就是以闪电般的速度让俄国人惊慌失措。他的目的达到了,不过现在摆在他面前难题是,是否要放弃克孜勒要塞。 克孜勒苏要在是哈萨克公国最重要的要塞,扼守中亚南线大铁路和哈萨克最重要的河流锡尔河,锡尔河上游就是塔什干。而塔什干一直是中队难以攻克的一出城市。由于塔什干地处恰特卡尔山脉西面,而中国安西都护府与俄国的分界线就是切特卡尔山脉,中队想要攻克塔什干,则必须绕路从莫因库姆沙漠过去,漫长的补给线也是一道难以攻克的难关。现在有这么一个好机会摆在王杰君的面前,他是听从命令撤军呢,还是占了克孜勒要塞,从此在中亚心脏顶上一根钢钉呢? 王杰君的部队在中亚重镇驻防了下来,并且王杰君对本地展开了秘密的种族灭绝政策。这仿佛是蒙古帝国噩梦的重演,大量的男丁被杀,汉族士兵强暴当地妇女,繁衍出了众多杂交后代——历史都是有胜利者谱写的,关于这一点,也被人严格地抹去了,换来的却是民族大融合的美誉。可见,历史是肮脏的,没有任何一方敢说自己是公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