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七章 解决娶老婆问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七章 解决娶老婆问题

第二十三师团原驻防江苏,由江苏陆军整编,其师团长马玉仁字伯良,只见他苦笑道:“我二十三师团自从江苏南京来到这塞外寒苦之地蒙古,与蒙古叛军、与俄国游击队、与黑喇嘛历经数次搏斗,这才真真正正的领教了战争的残酷。生死只在一秒钟,因此我二十三师团也是三个师团中伤亡最为惨重的,可是我们的小伙子也在战斗中成长起来了,一年的锻炼让小伙子们现在个顶个的能打。以后谁在说我苏省无勇士,我跟谁急。一千三百江苏小伙子的鲜血埋骨他乡,个个都是舍生为国的英雄。” 随后诸位将军相互倒起了苦水,战士们和人斗有定数,可是和外蒙古的自然斗却无定数,于是抱怨起来这里的环境恶劣。不过最后的结论就是,我们都是好样的,战斗力更强了,适应能力最强了,在最艰苦的地方生活之后,对战士的磨砺更加充分了。 王茂如又叮嘱说,驻防蒙古最难的不是敌人的军队,而是自己的后勤和寒冷的冬天,希望玄武军团能够克服这一道道难关。玄武军团参谋长刘哲说道:“其实我们在蒙古边境修建了数座二十米的水泥碉堡作为军营,这样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可以提前预警,还可以当做屯军地点,又可以当做路标。” “水泥碉堡?”王茂如好奇起来。 刘哲笑着介绍道:“对,如今我们只修建了两座。一个碉堡最多可以屯军一个团,如果储存好了粮食与水,可以坚守一年。只是这样的碉堡花费也较多,因此我们只修建了两个。” 王茂如听了之后,摇了摇头,道:“我们历史上总是修建长城,目的就是认为高大的建筑可以抵御外敌,但是事实证明,外敌是抵御不完的。我们只有把外敌打疼。打怕,打死,才能给子孙后代留一个安全的地方。修建碉堡。就是给敌人一个靶子而已,给我们自己一个虚假的心理暗示,所以我不建议修建碉堡。” 刘哲苦笑道:“其实修建碉堡最重要的作用倒不是防御外敌,而是储存粮食弹药补给。蒙古太大了。后勤补给极为不易啊。” 关于这一点王茂如倒是认同,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修建碉堡应该在重要中转站所在地,这倒好理解了。你给我说这个,不是为了伸手朝我要钱吧?” 刘哲道:“然也,知我者秀帅也。” “你这刘猴子诶!”王茂如气道,“没钱。” 刘哲道:“秀帅。有没有钱,给几个子儿。”其他军官也七嘴八舌地说秀帅。我们玄武军团最是辛苦啊云云,王茂如道:“没钱,没钱,没钱。现在我倒是想生出钱来,你们没钱,去俄国抢好了。” 吴佩孚这才说道:“抢俄国人的咱们大家也经常干,可是现在俄国人也没什么好抢的了。秀帅你有所不知,这一年中有三十万俄国人逃到蒙古来了,一个个穷的……要饭花子啥样他们就啥样。” 王茂如笑道:“那倒好,可以拉拢他们补充士兵啊。” 刘哲无奈地说道:“这三十万俄国人,可以这么说吧,从十五岁到五十岁之间的男性,一个都没有,三十万妇女幼儿和老人,都是负担,都是要饭花子。”他忽然笑了起来,“不过她们倒是给咱们士兵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就是娶老婆的问题。”其他军官也说起这个好处来,去外国婆娘,以前似乎是中国男人的梦,可是现在在蒙古想要娶一个汉家女孩,反倒成了奢侈婚姻了。 当下王茂如又与玄武军团的兄弟们吃了顿饭,晚上的时候应自己的大舅子东蒙古的王公一家人的邀请去欢聚,只是蒙古人的马奶酒让王茂如直接喝吐了。次日迷迷糊糊的醒来,冯尹彬端着一大串电报过来,笑道:“秀帅,这是各蒙古贵族发来的邀请函。” 王茂如哈哈一笑,先是洗了洗脸,然后修了修胡子,才转身问道:“继华你吃了早饭没?” “吃了。” 王茂如道:“我这亲戚实在是太热情,弄得我头现在都在疼,等我吃了早饭再处理。” 冯尹彬笑道:“其实秀帅你可以不用处理,让白人们急去吧。” 王茂如开怀大笑道:“深得我意,深得我意。” 这一次在西域算是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那西方国家的脸可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各国的国内工人运动一浪高过一浪,而如果俄国布尔什维克真正的建立一个工人国家,对各国的影响却是太大了,所以各国这才不断地支援沙俄。历史上沙俄临时帝国今仅存在一年时间,而现在沙俄帝国苟延残喘了五年了,也拖累了整个俄国无法恢复。王茂如相信,即使现在苏俄获胜,他们也无力向东对中国展开领土要求了。但是,二十年后呢,三十年后?为了创造一个和平的五十年边境,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一个美好的生活环境,对不起了俄国人,我要向你们索要空间。 王杰君从哈萨克国重镇克孜勒要塞发来紧急电报,他和参谋长李固对国防总长王茂如陈述克孜勒要塞的重要性,占领克孜勒要塞,相当于切断了中亚的主动脉。从克孜勒要塞向北乘船沿楚河直扑哈萨克国首都阿斯塔纳,向东南直接塔什干,向东可以打到里海,向东北则面对奥伦堡,其地理位置之重要不言而喻。 王茂如思考之后,下令第三师团就地驻守克孜勒要塞,后续部队立即为其铺设交通道路,而王杰君也就地征集当地人拆毁两百公里的南中亚大铁路,用于紧急建设从克孜勒要塞向东至阿拉木图之间的铁路。 为了赶质赶量赶时间,王杰君不顾当地环境的恶劣,残酷地勒令当地人修建了这一条对中国而言极其重要的铁路,但是在修建这条铁路的过程中,很多中亚人都累死在了这里。可以说,每一百米铁路下,都有一个中亚人的亡魂。 在蒙古逗留了一周之后,王茂如一行人启程前往黑龙江省,此时已经是民国十一年的九月中旬,苏俄红军反攻部队切断了察里津与乌克兰之间的联系,并逐步消灭了盘踞在基辅附近的沙俄武装,同时托洛斯基派遣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率领十万人沿顿河快速穿插到沙俄后方,高加索地区。擅长打硬仗的图哈切夫斯基很快率军攻下了高加索重地克拉斯诺达尔。 克拉斯诺达尔对于高加索和沙俄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一个重要据点,它的作用有些类似于被国防军占据的克勒兹要塞之于哈萨克汗国,它是俄国黑海至察里津大铁路的起点,这里是沙俄从外国索要补给后最后一条运输道路。占领克拉斯诺达尔后,沙俄和西方的联系完全中断了。 俄罗斯地图上北部是苏俄地盘,西部的乌克兰也被苏俄红军占据,西南退路被红军图哈切夫斯基的部队堵死。 现在沙俄军队只有三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死守察里津,由于后勤和补给不易,现在推测大概能坚持一年左右;第二,退入南方高加索山区进行游击战,然而沙俄军队不擅长游击战;第三,向东逃到中亚,但是中亚有复杂的民族性,还有更加复杂的战局,尤其是中国人的触手已经深入到了中亚。 沙俄帝国何去何从,此时摆在了沙俄最高司令部所有人的面前。 其实现在战争打到这个地步,并非沙俄软弱或者苏俄强大,而是很多俄罗斯人厌倦了内战。 苏俄内战的起初,俄国人民以为布尔什维克是正义的代表,纷纷支持布尔什维克,可是布尔什维克实行了独裁统治,让俄国人吃不饱,导致俄国人成片的饿死,苏俄肃反又杀了一大批知识分子和富裕人群。由于这两次屠杀,让众多俄国人纷纷对苏俄产生了厌恶,并认为他们是邪恶的一方。 随后沙皇俄国在沙皇的努力下复国成功,俄国人民顿时开始支持了沙俄帝国,他们希望再现沙皇俄国之伟大。再后来中国和其他外队介入俄国内战,外国人的介入让俄国人又认为苏俄是正义的一方。 但是1921年俄国北方大饥荒,百万苏俄人民被饿死,苏俄人为了防止恐怖蔓延,或者说苏俄内部糟糕的情况被其他国家探知,严禁苏俄控制区域的人民逃走。他们在村口,在交通要隘假设了机枪,驻防了军队,一旦俄国难民逃走,立即开枪射击。这又让俄国人民认为苏俄是邪恶的,因为在沙俄控制的地盘上,尽管同样也遭受灾荒,但是外国物资援助让他们饥荒缓解了不少。且沙俄并没有限制人民逃荒,大约七十万俄国人翻过乌拉尔山进入中亚,最终由六十万人成功地进入到了中国。(约二十万人进入西域地区,三十万人进入蒙古地区,十万人进入黑龙江以及外东北地区) 谁是正义,谁是邪恶,现在俄国人都也说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