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八章 化学武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八章 化学武器

到了现在俄国人不管谁是争议还是谁是邪恶的了,因为在这场战争中,没有任何一个方是正义的,也没有任何一方是邪恶的,俄国人希望尽快的结束战争,让俄国人民休养生息,他们再也不需要战争了。现在,不管是沙俄或者是苏俄,只要能够尽快地和平,俄国人都会支持。 这个情况是别人没有意识到的,王茂如更加没有意识到俄国人民的想法,他和智囊们商议的时候,也认为俄国被打烂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很多部队甚至用起了冷兵器,居然能够凑齐两百多万军队,这战斗的种族在想什么呢?恰如历史上解放战争,中国人民渴望得到一个和平,现在俄国人渴望和平,渴望统一。俄国统一是一种整个民族向心力的凝聚,王茂如已经做到了让俄国内战从三年延迟到了七年,这七年中,俄国人口减少为原来的三分之一。可是现在,是该俄国统一了,中国如今陷入泥潭之中,将会引起所有俄国人的极端仇视。 恰恰是这一点,让中国国防军方面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俄国战争走向不可避免了。 王茂如在呼伦城祭奠了岳父之后,贵福家的七女儿多兰带着她的丈夫来到王茂如跟前,贵福十个儿女,其中九个女儿,老七和老八都是庶出,她们的母亲是女奴,现在在家中的地位也不高,八女儿海兰珠九岁的时候一场大病要了性命死去了。和老九乌兰图雅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同,庶出的多兰一直以来在家中地位都不高。也是最晚结婚的孩子。但是多兰嫁给了一个酒鬼,婚后一直对多兰并不好,而且也没有孩子。酒鬼认为是多兰的问题,对她更加不好了。后来酒鬼丈夫冬天在外饮酒,醉倒在雪地里冻死了。 多兰郡主尽管在贵福家地位不高,但身上也是有郡主的身份的,别人也不敢拿她如何,多兰从酒鬼丈夫家中离开回到了贵福家中和母亲一起生活。多兰现在的丈夫叫做童林升,是一个边军军官。家中妻子死了,他本人来到呼伦贝尔戍边。 贵福家中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他家靠上了尚武将军。能娶到多兰郡主也是一种福气。于是在人的说和下,童林升娶了多兰郡主。当然,婚姻牵扯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尽管鄙视别人利用婚姻赚取前程。可真实的世界中。此种情况比比皆是。童林升自然是一方面因为没有妻子之缘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多兰郡主的身份。 此番王茂如祭奠贵福,从来不求人的多兰架不住丈夫的说情,前来拜访王茂如了。多兰的性格很是倔强,贵福的所有女儿中她的出身是最不好的,地位也是最低的,但是性格确实最倔强的,遇到任何困难没有向家中最有权势的乌兰图雅伸过手。不过女人似乎为了爱情能够做出一切。在丈夫的苦苦哀求之下,她还是前来求王茂如了。 王茂如略一思考。便觉得这个男人不靠谱,只是多兰从来没有向自己求过情,这个面子不好不给,于是对冯尹彬说你去安排安排吧。冯尹彬点头说好,多兰觉得很是不好意思,王茂如反倒笑说:“你们姐妹十个人,出去二姐夭折,八姐早亡,小弟乌尔泰也遇难,而大姐如今在蒙古库伦身子骨也不如从前了,大家应该多多走动一些。阿雅刚刚夭折了宗州,心情不好,你没事儿多给她打打电话,或者看看她去,你们毕竟是姐妹。”宗州送人,对外宣称的是百日便夭折了,这件事也成了家中不能说的秘密。 多兰郡主叹了口气说道:“九妹性子烈,但是心地却是软的,这下不知有多伤心,妹夫放心好了。” 从呼伦城南下,王茂如一行人又乘坐铁路抵达了甘南县,国防军第十七兵工厂(化学生物武器兵工厂)所在地。王茂如在此停留了一天,专门秘密参观了这一处兵工厂第十七兵工厂督办是浙江海宁人时永康,此人原在日本国立医科大学疫病防疫专业就读,毕业之后回国推广防疫,曾出任浙江省卫生厅筹备处处长。说得直白一些筹备处就是给卫生厅四处讨钱的,时永康在这个位置做得极不开心。此时国防军得知了他的情况,将他从浙江请了过来,并担任化学武器兵工厂的副督办。 时永康带着王茂如参观了部分研究成果,并且汇报了去年年末毒气泄漏的处理以及如何防止上,化学武器一定做到的就是密封,每个车间之间绝对密封,而储存化学武器的武器库更是深达二十米,绝对的密封。即使想要搬运化学武器的运输工人,进入化学武器库必须穿戴全息隔绝服,背着氧气瓶进入。 而时永康给王茂如介绍了如今第十七兵工厂的研究成果,对于毒气弹的研究,已经从简单的氯气到芥子气,以至于到现在的“黑雾”——一种第十七兵工厂研制出来的黑色气体,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后,迅速促使心脏急速跳动导致血压瞬间升高,出现幻听幻视四肢麻痹,因血压过大导致脑血管崩裂死亡。 王茂如参观了毒气种类,如今国防军拥有化学武器种类高大三十九种,而其中的十四种是国人发明创造,这种见不得光的武器如果拿到国际上去,不知道能获得多少专利。除了毒气弹之外,作为疫病学专家,时永康还给王茂如介绍了一些例如伤寒,霍乱,麻风,鼠疫,十种性病病毒,以及十几种最新型的传染性感冒病毒。 在参观完第十七兵工厂后,王茂如离开了甘南,但是留在那里的记忆却让他有种罪恶感。是的,这种罪恶感源自人性,可是提出化学生物武器的又是王茂如本人,这让他极为痛苦。他打开了化学生物武器的潘多拉恶魔盒子,这罪恶的果实送给敌人之后,其实也在折磨自己的心灵。 难怪欧战的德国的化学武器负责人,诺贝尔化学奖弗里茨.哈勃的妻子克拉克博士在见到德国毒气弹的危害之后,以自杀的方式来劝阻自己的丈夫。然而妻子的自杀并未让哈勃警醒,他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用毒气是可以尽快结束欧洲大陆战争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工具,可以让欧洲人减少战乱的时间。后来他受到了审判,但是瑞典诺贝尔基金会却坚持将1918年的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氨的犹太裔德国人。哈勃随后为了找到替德国偿还债务的方式,坐在德国乡下自己的房间中,他在研究如何从海水中提取黄金,给德国还债。他的一生都在为德国服务,可惜的是纳粹上台之后,由于他犹太人的身份而遭到迫害,尽管他深爱着自己的祖国,可惜纳粹对他几次三番的迫害和侮辱,不得不让他离开德国。哈勃在离开德国的路上,死于心脏病发作。 想到了哈勃这个世界上最有名的毒气学专家,王茂如立即吩咐手下,在德国寻找哈勃博士,请他来中国,不是为了研究毒气,而是研究化肥。 随后王茂如将时永康叫来,问他可否研究传染病,必须在明年六月份之前制作出威力巨大、传染性强且后遗症无穷的生化传染病毒,时永康思考之后说这种病毒需要病原体中提炼,然后再经过十几次的传染变异,需要时间很长,恐怕一年的时间不可能达到他的要求。王茂如说没关系,你尽量制作,我会给你们实验室加大资金投入。 时永康也不问制作出这种病毒的作用在哪里,他先是个军人,再是个科学家,而且东亚民族的特性就是服从,毫无条件的服从,时永康便说道:“不知道一年后能够研究到什么程度,但是我兵工厂尽量。” 王茂如笑道:“另外,如果能够研究出疫苗也同时研究出来,要是费劲的话……也不需要。” 时永康这时候倒是摇了摇头道:“研究病毒最耗时就是研究相应的疫苗,病毒本身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程度和多少时间,病毒基因变化一次,我们需要很久才能找到应对的方法。这是因为为了防止病毒反噬,所以制作病毒一定会同时生产疫苗。” 王茂如眼中似乎看到了日本大地震后遍地的传染病身影在呻吟,而中国商人的病毒疫苗在日本卖到了黄金价格。黄灿灿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绿油油的美元通通装进了中国人的口袋中。尽管赚这个钱缺德带冒烟,但是王茂如觉得这骂名就让我承担吧,没看葡萄牙在南美种族灭绝,扩展了白人的生存空间,却也没有谁追责当初屠杀印加王朝的葡萄牙人。 “好,你去办,一年不成,那就三年。”王茂如重托道。 时永康转身要离开,王茂如忽然叫住了他,问道:“时先生,不要有心理负担。” 时永康微微一笑道:“为了中华民族,我愿意下地狱。” “要是下地狱,那也是我。”王茂如笑道。 “没事,死后地狱相见。”时永康大步流星地走了,其实,他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对人类来说是邪恶的,可是为了民族,他选择了继续走下去。这才是一个老愤青,不是语言上的,而是行动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