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九章 掠夺人口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九章 掠夺人口

此时沙俄政府已经岌岌可危了,国防部副司令蒋方震致电王茂如,提醒他中国应该做一点什么,否则将来俄国会统一。王茂如思考之后认为先进的俄国形势已经不可逆转,他作出决定,让国防军对外发言官张奎安对外宣布中国将对俄国内战进行第三次干涉——这次干涉并非针对俄国内战,而是保护俄国百姓。 他又给白虎军团下了一道奇怪的命令,进入俄国之后掠夺人口,让大军所过之处的所有人口全部迁移到中国西域境内,包括哈萨克人,蒙古人,回民,塔吉克人,吉尔吉斯人,俄罗斯人,鞑靼人以及数百其他小部落。他告知了任元星根据现在的局势,俄国统一指日可待,即便中国派出百万军队进入俄国,也无法阻挡俄国统一的步伐,只能给中人送进坟墓而已。国家的立足根本就是人,没有人的国家只是荒地,因此此次白虎军团进入俄国境内名为保护难民,实则掠夺人口。后世的俄国人口就不足,如今更是地广人稀,掠夺了俄国人口之后,或同化消化或送进集中营进行秘密人口灭绝都行,总之就是不给俄国政府留下人口种子。 随后王茂如对张奎安密电中说:“中队进入俄国目的复杂,但确保口号响亮,此为搪塞西夷而已。此番真正目的是掠夺人口,俄国想要发展,必须有人才行。因此君当斟酌一下语言,由你对外发布消息。此间。全权委托与君,君意即我意,君言即我言。” 张奎安拿着王茂如的密电感动不已。君意即我意,君言即我言,古往今来信任不过如此了吧。张奎安左思右想,又突然觉得他这个国防部外涉司司长兼国防军发言人却是不好干啊,他找到了自己的心腹蕴立陕和夏铭不耻下问地与他们密谈。当然,年轻人夏铭只是旁听,倒是蕴立陕能给他拿一些主意。 蕴立陕道:“属下早有判断。俄国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凑出了两百多万近三百万军队出来,若是中国惹毛了他们。这些老毛子能再凑出两百万。” 张奎安不屑地说道:“俄国生番,茹毛饮血之辈。”随后又道:“可便是三百万头猪,我们要想战胜也是不易的。” 左思右量之下,张奎安代表国防部于民国十一年十月三日对外宣布:“由于大量难民从俄国涌入中国。数百万难民在途中遭受土匪。流氓。强盗袭击,成千上万的孩子妇女和老人因此死于途中。随着大量难民涌入中国,一部分俄国土匪也趁机混入中国,对中国北方造成极其恶劣影响。为了保护妇女儿童以及老人的安全,中国将出兵进行人道救助,协助俄国政府肃清土匪流寇,保护并接纳难民进入中国。中国政府将建立两千个难民营,用于安置俄国难民。”一个难民营按照一千人计算。此举将让两百万俄国难民生活下来。 西方国家纷纷称赞不已,赞叹中国的这次干涉行为。是人类史上最大的拯救计划,此举可以拯救数百万人的性命。只是中国国人倒是奇怪了,军方缘何这么做?中国需要这么仁慈吗?在自己的国家中尚有百万人出于饥饿边缘,为什么要分出金钱粮食拯救俄国人? 王茂如可以体会国人的不理解,毕竟这么做,中国需要巨大的花费……可是这一切都是表象,是面子工程,真实的目的是让俄国赤地千里,你有这么大地盘,没有人看守。俄军作战,一是靠兵器的先进,二是潮水一般的人数,三是靠不怕死的冲锋,现在俄国七年内战之后武器不先进,人少得可怜,倒是有很多人不怕死,那你就死好了。中国拥有四亿四千万人口,你们俄国现在呢,估计也仅剩下三千万人口了吧,来吧,我们死几十万死得起,你们能死得起吗? 任元星也知道国防部的打算,掠夺人口对于俄国是一场灭绝性的灾难,但是为了防止敌人利用,他便四处派遣军队驱赶俄国人进入西域中国安置的难民营。当然,难民营中不能没有食物,可一切食物都需要付出,任元星有了免费的劳动力,在西域建立了数百个土质的碉堡,除了粮食,没花国家一分钱。 在作出干涉救助俄国人的决定之后,王茂如抵达到了努尔干军区,参观了宫小旗的青龙军团,如今宫小旗的军队搜索范围早就不再局限与外兴安岭以南地区,而是将步伐再向北勒拿河。勒拿河是鄂温克语中大河的意思,鄂温克族原本是契丹族,后并入了蒙古族,再后并入了满族,由勒拿河的名称就可以知道,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只是王茂如抵达努尔干的时候,这里温度已经降到了二十度以下,夜间更是降到五度左右,王茂如在努尔干参观的时候见到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那边是努尔干省没有白人。一个白人也没有,全都是黑眼珠黑头发说中国话的中国人。 王茂如便问宫小旗是如何办到的,宫小旗嘿嘿笑道:“没啥,都死绝了,咱们是占领一个村儿,屠杀一个村儿,然后移民一个村儿的中国人。在这里的居民以汉人为最多,其次是朝鲜人,我们旗人,另外还有部分日本人。当然,汉族人占百分之九十多,因此在努尔干,只能听到中国话。我们规定了在努尔干汉语是唯一通用语言,汉子是唯一被允许使用文字。” 王茂如摇头苦笑道:“此举是否太过严厉?” 宫小旗道:“严厉吗?不严厉吧,我们也不是都杀绝了,我们会告诉逃到努尔干的俄国人,想要活着就去吉林省,辽宁省或者热河省,努尔干不欢迎蓝眼睛的客人。如今努尔干省人口达到两百三十万人,日本人也听从我们的指挥。” “日本人?在努尔干有多少日本人?” “大约两万日本人吧,都是居家带户迁移过来的,来到努尔干之后,我们要求他们必须放弃日本国籍加入中国国籍,成为中国和族一员,否则将不被允许生活,他们都同意了。”宫小旗道。 王茂如道:“难道中国又要多一个民族,和族?” 宫小旗笑道:“不是难道,秀帅,是一定,将来日本就是咱们的日本省嘛。”众人大笑起来。 随后王茂如参观了努尔干兵王学院,这里仅有不到一百名学生,但是各个都精神抖擞杀气凛凛,王茂如见身后董淮清跃跃欲试,便让董淮清找个人练一练。宫小旗笑说兵王学院的士兵下手太狠,有可能弄伤了自己人,还是不要试了。董淮清说没事,我非常希望和他们交交手。宫小旗知道董淮清是王茂如的干儿子,只好叮嘱学生们说别打死了,否则不好看。 人家是赤手空拳,董淮清自然也将自己的兵刃丢在一旁,跳下去与随意跳出来的一名兵王单挑。结果出乎意料,董淮清的拳脚在十招之内便被打倒,这让董淮清很是不服,他自幼习武怎会是招之内便败北呢。于是他要求再打一次,又一个瘦小的兵王被推举出来,大家说这小子是搏击能力最弱的,让他出战。董淮清大怒,这不是看不起我吗?这最瘦小的兵王学员是广东灵山人,身高不过一米五八,董淮清身高一米八六,体重一百七十斤,一身的腱子肉,对付这小广东自然觉得欺负了他。刚刚董淮清叫下场的是个一米九的西北壮汉,输给壮汉倒也没设屈辱,要是输给这小广东了,他这脸可就丢大了。 小广东在力量是是肯定不如董淮清的,于是他采取了游斗的方式,董淮清抓不到他,打了一会儿董淮清一身是汗,当他松懈之时小广东抓住时机一个撩阴脚,董淮清“噶”晕倒在地。小广东赶紧说:“没事啦没事啦,我没有用力的啦!他躺两天就会好的啦。”众人哭笑不得,王茂如也笑道:“让这臭小子吃点苦也行,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两天之后,董淮清果真恢复好了,他跑到王茂如跟前求道:“干爹,我要去兵王学院求学。” 王茂如奇道:“你怎么想到这里?你是我的侍卫,而这里的人练的是杀人的技巧,你们的方式不一样。” 董淮清道:“我只有学习到了杀人的技巧,才能知道怎么来化解杀人技巧,成为中国第一保镖。” 王茂如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吧。” 董淮清拿着王茂如的推荐信去了兵王学院求学,岂料到被院长拒绝了。院长彭真保义正言辞地说:“努尔干兵王学院只收全国最精锐的战士,只要我在任一天,就绝不会有走后门进来的人,你走吧。除非秀帅把我开了,让别人做这个院长,否则谁来了也不好使。”董淮清被说的面红耳赤,离开兵王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