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五十章 海参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五十章 海参崴

王茂如干儿子董淮清被兵王学院院长彭真保拒绝一事被青龙军团参谋长刘健知道了,刘健想着毕竟董淮清是王茂如的干儿子,面子上过不去不好,秀帅好不容易来努尔干省一次就被人驳面子。于是他便先找到董淮清,说我给你说说情,我和彭倔驴有交情,估计能让你去参加兵王学院的入学考试,你要是合格了彭倔驴可能会收你。 彭真保见到刘健来说情,更是气愤,这小子还真是关系多面子大,就算是你是秀帅的干儿子又能如何?要是不合格,进来之后只会被同学嘲笑排挤,于是说考试可以,但是我要做主考。刘健见他言语松动,立即说好,便叫了董淮清来参加考试。 彭真保却是实打实地给董淮清做了一次严格的考试,内容和难度上远超正常考试,这也对,学校专门为你举办的考试能够和普通考试一样吗?很显然,平时考试的难度就足以让百分之九十的考生被刷下来,第一次参加这种军事考试的董淮清岂能过关?董淮清的考试没通过,他在身体体内等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但是在军事理论方面完全是个外行,只能遗憾地再度离开。 王茂如得知董淮清的遭遇之后也只能摇头苦笑了,彭倔驴连自己的面子都能驳,还真是人如其名,倔驴一般。 刘健连忙过来说情,害怕王茂如真的收拾彭倔驴,王茂如笑说这人有想法有担当。脾气不好没什么,是个人才,我偏偏就喜欢这种人。刘健这才放下心来。 王茂如对董淮清说你也不要气馁,你是军事理论方面欠缺,如果你真的想去哪个学校,我建议你先去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进修两年再去考试。董淮清没考上努尔干兵王学院誓不罢休,于是便拿着推荐信跑去了牙克石,这次倒是没有被拒绝,留在牙克石学习骑兵科战术。 民国十一年十月五日。王茂如一行人来到了外东北靠鞑靼海的中国东吉省。东吉省的地盘是东起日本海,北至两合河,西至乌苏里江。南至海参崴。王茂如暗中指使,将韩国清津(1922年彼时为日占韩国,非朝鲜,并非西门写错)到东吉省海参崴之间的三百平方公里区域划归给吉林省。从此之后吉林省也拥有了出海口。 在东吉省中有几座较大的城市。如双城子,海参崴,伯力,庙街等,而东吉省拥有人口如今已经达到三百万人,这里有俄国人,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荷兰人,日本人,朝鲜人等等,日本第四舰队便一直停留在海参崴的螃蟹港。俄国人称之为彼得大帝港,为了去俄国化,东吉省长王永江也下令所有村镇一律使用汉子名称,此举得到了日本人和朝鲜人的极大欢迎,日本人看得懂汉字却看不懂俄文,同样朝鲜人对那绕口的俄语发音头疼至极,反倒对中国名称感到极其亲切。 而在海参崴驻扎着近七万军队,其中有中队,日本军队,此前曾经驻防着美队,但是随着美国国家战略的制定,以及美国经济的衰退,美国海军陆战队撤回本土了。 驻防在海参崴的日本军队是日本第七师团,包括第13步兵旅团(下辖第25、26步兵团),第14步兵旅团(下辖第27、28步兵团),第7骑兵团,第7夜战炮兵团,第7工兵团,第七运输团,总计一万七千人,师团长内野辰次郎。 海参崴的中队是国防军第三军也是李品仙的腾蛇军团军部、下辖第一师团、第十八师团,总计四万三千人。与此同时,中队还管辖着东吉省两个武装警察旅,十个预备役民兵团。而腾蛇军团的另外一个师团第二十师团魏成林部驻守于伯力,负责锡霍特山脉剿匪工作。 其实在海参崴的治安还算可以,日本士兵偶尔骚扰地方,可自从俄罗斯人纷纷搬走进入中国内东北之后,海参崴越来越难看到俄罗斯人的身影,反而越来越多的汉人在东吉省住了下来。日本陆军曾经几次骚扰中国百姓,这引起了中国士兵的强烈反应,双方爆发了数次冲突。不过在海参崴的中日士兵可能是受到了美国人的影响,双方赤手空拳斗殴数次,倒没有惹出人命来。可是日本军人的平均身高才一米六四,中国士兵的平均身高一米七二,腾蛇军团选拔的士兵不是东北大汉,就是华北大汉,山东大汉,真是论拳脚小日本哪里是对手,因此是揍人次数多,挨揍次数少。渐渐日,日本士兵也不敢再招惹中国士兵了。 第七师团曾经参加了远征俄国,然而最终狼狈而归,还得中国人将他们救了出来,为了激励日本陆军的勇气,白川义则自杀身亡。可是纵然如此,第七师团的士气一直以来也没有提起来。第七师团上下对中国国防军内心之中存在着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感来自在俄国的战斗,也来自他们狼狈的从中国逃回日本。正因为这个原因,第七师团在海参崴非常克制,他们敢惹朝鲜人,惹俄罗斯人,却不敢惹中国人,甚至憋得急了的时候,一些日本移民也难免遭毒手,但他们对中国人却敬而远之。 日本八八舰队的第四舰队即将准备开拔,回到日本准备过冬,螃蟹港并不是不冻港,日本第四舰队在这里就得冻在岸边。为避免海军成为陆军,日本海军部下令海军军舰返回日本,但是因为王茂如的到来,为了给日本军队壮一壮士气继续留在了海参崴。 东吉省省长王永江为了欢迎王茂如的到来,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在街道两边插上了很多中华五色旗国旗。然而这一天海参崴忽然下起了雨来,为了防止意外全城还拉起了戒严,大雨滂破的让市民们举着伞在路边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口号。 王茂如坐在车中都觉得海参崴的寒意,于是刚刚开进城中没多久,便下令让市民回家去避雨,不要站在街道上欢迎了,不需要搞什么形式。王永江比较尴尬了,便告诉大家说尚武大元帅体恤大家,让大家回家吧。倒是有一半百姓还是留下来了,对于他们来说,尚武将军的出现,让他们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活得像个人。因此这些百姓是打心里认同王茂如,支持王茂如。 当车子经过的时候,王茂如见到还有很多百姓仍旧站立在雨中,他对身边的王永江道:“不是让他们回去了吗?” 前面的副官长冯尹彬回头笑着解释道:“秀帅,王省长的确下令百姓回家了,现在站街上的百姓是真心欢迎秀帅您的,赶也赶不走。这只能说明,您现在在民间的威望之大了。” 王永江笑道:“是的,秀帅,你看看这百姓的心意……” “呵呵,车子快些走吧,让他们早些回家,这一场秋雨一场寒,冻伤了百姓可不好。”王茂如吩咐说道。 “是。” 车队的速度慢慢加快,很快通过了主干道,来到了原俄国远东舰队司令部,现国防军腾蛇军团军部。只是路边的日本人见状误以为中国将军害怕遭到暗杀,纷纷起哄,旁边的中国百姓纷纷怒目而视,却不敢上前争辩动手。百年后中国青年在韩国拳打脚踢撕毁中国国旗的棒子,而如今在自己的国土上去敢怒不敢言,可见一个国家的强大才是人民敢于挺直腰板的最大保障。 几个日本浪人哈哈大笑着返回了海参崴日本驻地,在海参崴分为四部分居民住地,分别是华人区,俄人区,朝鲜区和日本区。这四个居民区其中属华人区人数最多占地面积最大,治安也是最良好,国防军士兵换上了警察服装进入华人区整日整夜巡逻。 俄人区是娱乐区域,大量的俄国妓院和酒吧在此开设,在俄人区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没有他们不敢卖的东西,很多淘金者纷纷住在俄人区。俄人区基本上中警和日本警察偶尔过去一两次,算得上是个混乱但是挺安全的区域吧。 朝鲜区最是混乱,朝鲜区的人口在海参崴是第三多,大量的不愿意做日本奴隶的朝鲜人逃到中国和俄国,最后在海参崴群居,形成了朝鲜区。因为朝鲜区有反日暴力组织,大量黑社会组织,大量激进党派,以至于朝鲜居民区最是混乱。不管是中国的军警还是日本的警察,谁都不会来朝鲜区受罪,于是导致了这里更加混乱。黑社会成了代理警察,而黑社会相互仇杀,导致朝鲜区越来越乱。 相比较而言,日本区的社会秩序最是良好,治安也比仅次于中国区……那是因为小偷和强盗一般不进入中国区偷盗,中国区穷人多,日本区富人多。日本人很有意思,他们从来不喜欢吵架,也不偷东西,就像一只只工蚁一样井然有序。所以在日本区有学校,有医院,有社区,有老人院,有百货商场。从一个方面可以反映出日本区的秩序,日本区的日本警察佩戴警棍,而中国区的军警佩戴手枪。 四个居民区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和安静,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否有一天这种平衡被谁所打破,因此大家都很警惕彼此。四个居民区中,属朝鲜人最是可怜,他们一是怕中国全面接管海参崴之后,发生在广州和福建江西的少数民族(旗人)被屠杀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二是怕俄国人接管之后,对朝鲜人进行迫害,三怕日本人接管海参崴之后铲除朝鲜激进组织。可以说,大家都有指望,就朝鲜人最是可怜。 亡国奴果然是最可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