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五十二章 关于总统的流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五十二章 关于总统的流言

而此时的王茂如已经视察了吉林省的第九军勾陈军团和辽宁省的第五军朱雀军团,他探望了一下朱雀军团长毛子平,见毛子平已经完全康复了,这才放下心来。当然在哈尔滨的时候,军科司司长刘庆恩特地跑过来对王茂如说:“我军民九步枪在美国纽约枪支博览会上大展光芒,秀帅是否忘记了我们一千年的约定?” 王茂如等着刘庆恩道:“你这厮,如此小肚鸡肠,还记着呢?” 刘庆恩立即瞪大眼睛怒道:“岂能不记着,军科司小伙子们天天在我屁股后面催我,秀帅,您是堂堂国防总长,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王茂如道:“好吧,我答应你们就是。” 刘庆恩欢笑不已,岂料到王茂如道:“你这么追不要紧,我又得花几十万大洋,唉,不能白白吃亏,对了,你的女儿给我加老三宗孚当媳妇的事儿就这么说定了啊。”他转头对其他军官问道:“你们也看到了吧?” “看到了。”众军官立即说道。 王茂如说:“看,就这样吧,等我儿子十八岁的,就去你家提亲。” 刘庆恩苦着脸道:“秀帅你岂可如此啊?” 王茂如装作没听到,转身便走,嘴里嘟囔着:“想占老子便宜,没那么容易。” 刘庆恩回家之后苦着脸对妻子甘氏说了这件事,甘氏的父亲是旗人,当初跟着恭亲王主办洋务。甘氏曾经留学海外,可谓名门之后。刘庆恩做事沉稳,步步为营。全都是身后站着一个女诸葛,甘氏看问题比刘庆恩长远多了。听罢刘庆恩的抱怨之后,甘氏捂着嘴乐了半天,道:“你老糊涂啊,这是秀帅在抬举你呢,你还不知足?” “啊?”刘庆恩道,“抬举我?” 甘氏道:“秀帅如此年轻有为已经威望甚重。我看啊,将来就算是他做了皇帝,也没有多少人反对。你想想。他要是做了皇帝,他家宗孚不就成了三皇子了吗?” 刘庆恩苦笑道:“你还真不懂得时事,中国不需要皇帝了。” 甘氏笑道:“是谁不需要皇帝?是谁需要皇帝呢?你看着吧,肯定有人希望秀帅去做皇帝。” 刘庆恩道:“秀帅的儿子们还小。可不会学袁克定当初一般。” 甘氏道:“谁说是秀帅的儿子们了。秀帅的手下们啊。你想一想,军政分离之后,以后军人没有办法做总统了,只能是文人政客来做总统,可是中国自古以来重文轻武,军人便不服从了,想要重武轻文,能如何办?” 刘庆恩摸着胡子想了半天。摇头道:“不知道啊。” “夺权。”甘氏笑道,“只有秀帅做了皇帝。才能打破现在的约定,让军人干涉政治。” “可是秀帅不是说军人不可以干涉……” “夫君糊涂,”甘氏说道,“谁没个野心呢,你啊你,只懂得低着头去发明科研,都把自己弄傻了。军人不干政,那只是口号而已,你看过那个元帅不干政的?那都是骗人的,你居然也相信啊。你等着吧,不出三年……秀帅必有动作。夫君,你且记住,一定要跟紧秀帅,你看他原本有机会做民国大总统都不做,那是因为他有更大的野心或者时机不成熟而已。他若是没有必然把握,必定不会行事,一旦他行事了,则必然水到渠成。” 小女儿刘晨曦这时候跑了过来,见到爹爹喊道:“爹爹抱抱,爹爹抱抱。” 刘庆恩疼爱地将女儿抱了起来,笑道:“乖,又重了不少啊。小晨曦啊,是不是平日天天偷吃好吃的啊?我看看你的牙齿,是不是偷吃东西了?”刘晨曦咯咯笑着捂着嘴不让看,三人都笑了起来。 王茂如在东北巡查完毕之后,乘坐飞机前往绥远巡查黄龙军团,由于接到了调令,黄龙军团正在向西域运送兵力,现在已经运送了一个半师团了,在绥远剩下的部队就只有半个军部和第三十九师团114旅。黄龙军团是最晚成立的军团,下辖只有两个师团,即孙烈臣的第二十九师团和赵恒锡的第三十九师团,人数也是最少,战斗力也有待检验。但由于驻扎在绥远,黄龙军团却得到了一个好处,国防军特地批给他们三十辆民九坦克,着实让这支部队兴奋的了。 114旅旅长罗霖也是个年轻人,在湘军中属于悍将,这114旅也因此是第三十九师团最精锐的部队,黄龙军团长杜宝三将三十辆坦克中的十五辆单独分到了114旅,可见其受重视程度。 王茂如此次前来只是视察一下转移情况,毕竟即将进入冬天了,再不运输过去的话,便再难以运送了。而且今年黄龙军团驻军在伊宁,要到明年五月份才翻越阿拉山口进入阿拉木图,时间着实紧迫了一些。 在绥远短暂视察了三天后,王茂如一行人终于结束了全国陆军视察行动回到了北京。从三月末出发,到十月底回到北京,王茂如视察全队总计用了七个月的时间,回到北京的时候北京已经下了两场霜降了。 国务总理唐绍仪立即为王茂如举办了盛大的庆功宴会,而宴会上顾维钧也回来了,现在只有民党的一行人仍然在欧洲滞留,不过在德国短暂出访之后也开始准备回国。 其实孙立文此行是非常之闹心的,欧洲之行在国外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除了在德国的时候,许多德国人因为感激中国政府的支援稍微隆重一些,其他国家根本都没什么表示。当需要中国政府的时候才显得热情,不需要的时候,管你谁是谁。当然对孙立文本人而言,最让他闹心的是检查出来肝癌。这就让他非常矛盾,在国外治疗,还是回国治疗,在国外治疗相对技术先进一些,不利的一面就是身为中国大总统长久地在国外,对政局把握不稳。而在国内治疗,西医技术落后一些,而且孙立文又非常排斥中医,那是在拿他的生命换政治生涯。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在国外治疗还是在国内治疗,孙立文的病情都瞒不住众人,届时民党将何去何从呢? 其实现在在国内就已经由风言风语了,因为孙立文一行在荷兰待了一个月,是什么原因让他在荷兰待了一个月呢?尽管民党的人隐藏的很好,可是架不住百姓们的风言风语和某些“有心人士”的揣测啊,就连中国发生沙田惨案的时候,大总统也不发一言,可见他现在多么“没心没肺”。 孙夫人宋女士连忙给孙立文发了一封电报,孙立文的秘书胡汉人这才回复孙夫人说,总统检查出了肝癌,但属于早期。孙夫人吓坏了,立即准备行囊准备要去欧洲,这时候孙立文又给她发了一封电报,说自己准备回国了,不必麻烦他。 此时,在德国的国防军间谍从孙立文的私人医生哪里得知了消息,孙立文貌似得了肝癌,立即将消息传回北京。王茂如第一时间得知,但是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唐绍仪忧心忡忡地说道:“若真是如此,这国家当真命运多舛,此等消息不能透露出去啊。” 王茂如道:“只怕是晚了。” 过了一些日子风言风语果真传了出来,有的说孙大总统得了绝症,这次去欧洲名义拜访实则去治疗,有的说孙立文风流过分得了花柳,不敢见人,有的说其实大总统孙立文已经病死欧洲了,现在是在掩盖。总之风言风语什么都有,国内民党立即将消息传递给了欧洲的孙立文一行人。考虑到病情实在难以隐瞒,孙立文与手下商议才不得不决定公布病情。民国十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总统秘书长胡汉人在英国利物浦正式对外公布,大总统被检查出来身患肝癌早期,这次欧洲各国之行到此为止,现在准备回国治疗。 孙立文得了肝癌?这个消息彻底震惊了国内,好不容易选了一个总统,竟然是个病秧子,这…… 顿时,好事者云集,纷纷登报预测此次生病,甚至有人捏造出孙立文命不久矣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便像是涨潮一般呼啦啦地涌向了国民。当然,对于百姓而言,大总统是做什么的他们都不知道,只是知道咱们国家最高领袖要死了…… 有众议院的议员立即跳出来,提出议案,如果孙立文病逝在任期上,我们国家将如何处理。甚至另有一些议员说我们应该成立一个总统制丧委员会来。民党议员气氛异常,顿时站起来纷纷反驳,国会吵成一片。还是王茂如一拍桌子喊道:“都别说了,大总统无恙,一切等他回国再说。”这才止住了众人的议论。 孙立文归国实际上也要承受一定的风险,毕竟现在从欧洲回来必须要乘船而行。不像后世可以乘坐飞机,这乘船要走至少一个半月,如果是巨型环球游艇的话,速度更慢要两个月。当然,乘坐环球游艇舒服对身体教好,孙立文还是犹豫一番还是决定尽快随着出访舰队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