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唱军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七十三章 唱军歌

第七十三章唱军歌 至于唱歌,肯定是唱军歌,北洋军都有自己的军歌,只是歌词都是文学大家写的,军官们尚且不觉得什么,兵士们文化水平不高,唱起来觉得绕口,唱了半天不明白什么意思。军官们纷纷说军歌没多大作用,唱军歌没多大作用,王茂如自信地笑道:“你们大错特错了,这样我教你们几首简单易唱的军歌,教会你们之后你们去教下面士兵,现在我教你们四首歌曲,《打靶归来》《一二三四歌》《血染的风采》《我是一个兵》。这四首歌都是白话文写的歌曲,歌词通俗易懂,旋律也简单明了,不怕士兵们记不住。” 众军官面面相觑,将军除了会写作,还会唱? 王茂如清了清嗓子,便开始唱起来,这四首歌的曲调简单易学,并无复杂的歌词需要背诵,不一会儿,所有军官都学会了。不过由于原版的歌词并非此时代的内容,《我是一个兵》这样有后世内容的歌词,也被他小改了一下。 我是一个兵 来自老百姓 来到了军营当了兵 保家卫国是我命 我是一个兵 爱国爱人民 嘿!嘿!嘿!枪杆握得紧 中华文明教会了我 勇敢和坚定 眼睛看得清 敌人敢胆侵犯 坚决把他消灭净 虽然改的面目全非,不过歌词里面的意思倒是不会让士兵叫唤穿越,尤其是参谋长祝永泉连连称赞说道:“长官有才,堪称中国第一音乐家啊。”副旅长李品仙也赞美道:“岂止中国音乐第一家,简直是东亚音乐第一家。” 王茂如笑而不语,装了半天的蛋。他对手下士卒和将官都很好,因他穿越来的,更多接受的是后世平等教育,用的是一手大棒一手萝卜的方法笼络人心。这与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旧军队家长式管理不同,王茂如从未体罚手下军官,若是能力不行,便调离位置,他生气也会大骂,但若是生气不骂,手下军官反倒是惴惴不安了。 他时常晚上的时候视察军队,给掀被子的士兵盖上被子,陪士兵唠唠家常,跑去跟士兵将官们一起吃饭。或者是在他们一次次动作要求不达标的时候去鼓励鼓励,这时候士兵往往产生更大动力。 逐渐的,更多的士兵们熟悉了这个高个子长官,知道他是尚武将军少将旅长,也知道他颇为善待士卒。王茂如又下部队亲自教他们唱军歌,像什么《咱当兵的人》这样的歌,他一边教唱一边告诉士兵们为何当兵,不是只为了每个月的那六块鹰洋,也是为了保卫大中国领土,给后代子孙留下万里江山,不做那小国寡民苟活于世。 着实让士兵们拜服的不只是他关心下属,而是他能与下属同甘共苦,他也参加这次军训,并且完成的不比任何军士差。当他一身北洋军灰sè军装出现在新兵中的时候,负责训练的军官都吓得够呛,谁敢训练旅长啊。王茂如气道:“你他娘的胆子这么小,怎么当我的兵,必须一视同仁,你要是不敢练兵,就给我扫厕所去。” “扎!”那班长还是个旗人,一着急连“扎”都喊出来了,引得下面人一阵哄笑,班长忙说:“是,长官。” 守备旅的训练量大,同时伙食也不错,因此保证了军士的体力,让许多连肉都吃不上的人第一次天天吃到肉。士兵们脸上也有了油sè,给家里人带回去的消息是在军中天天过年。这个时代的人比百年之后人吃得苦更多,自然,对于苦难的忍受程度也更甚,军中的种种规矩和束缚,在士兵们的眼中看来倒是享福了。王茂如倒是小看了这个时代人的吃苦jing神,对于从小吃糠咽菜,有时岁月不利收成不好,过年都得饿肚子的贫民来说,在军中只要老老实实完成交代班长交代下来的任务,吃饭的时候便有肉吃,那是多么享福的一件事啊。 军训了一个月,也到了发放军饷的时候。发饷是由总务处发放,也让士兵们高兴起来,因为北洋军的规定正规北洋主力一个月八块鹰洋,但包括伙食费和磨损费,扣到士兵手中的只有五块。而边军更少,边军士兵军饷是六块鹰洋,到边军手中的,只有三块半,其他的都被克扣了,有的地方只有一块,因为要孝敬长官。王茂如的军队军饷是实打实的六块鹰洋,一分都没有扣除,比正规北洋军拿的都多。 其中,有些旧军出身的想要从新兵那里欺负来军饷,王茂如也不客气,直接让宪兵队长何安定去捉拿,当众枪杀了,并布告全旅将士,军饷乃士兵的卖命钱,任谁拿走别人的卖命钱,我便拿走谁的命。此举一下子震慑住了全军中不良之风,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跟新兵要好处拿军饷了。 让王茂如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月新兵军训开始的时候,自诩为文人之后(纳兰容若的后人)的浦继跑过来也跟着凑热闹,非要参加训练,说自己祖上就是打江山,还曾经被封为巴图鲁,自己体内就有勇士的鲜血。再加上自己的两个哥哥都没啥出息,自己也该出来弄点功名,跟着王茂如是因为王茂如是我结拜大哥,多威风多爽快。又说:“咱兄弟俩,将来上了战场我给你挡子弹。” 王茂如哭笑不得,道:“我倒不怕吃子弹,是怕你受不了苦,我吃什么他们吃什么,我做什么他们做什么,我做到了,他们一定要做到,同时,我做到了,他们必须做到。你来我这里锻炼,要是为了玩,那可真不是好玩的。” 浦继说急道:“我就不信了,我巴图鲁后人,还不如这些土包子,来就来,咱京城大爷出来各个是好样的。”倒是把běi jing爷们的牛气烘烘的气势拿了出来,浦继又找了几个伙伴,都是破落的八旗子弟,王茂如看他们一个个睡眼迷离抽大烟的样子,心中不禁冷笑。 果真,过了两天,这几个八旗子弟就都受不了苦,全都撒丫子跑了,只有浦继一个人坚持了一周才说能不能换个轻松的活儿,我做教官训练他们如何?这浦继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家伙,你一个什么也不会的人,怎么做的了教官,再说你做教官教什么?王茂如说你回běi jing去,开好那个商业调查公司便好,以后好好地搜集běi jing的大小情报,我有需要。浦继说有何需要,王茂如说老弟不相信我终有一天打到běi jing城能做了那大总统之位? 浦继听了脚一软吓得差点坐在地上,半响才说:“大哥,你要是做了大总统……那我不是总统拜把子兄弟?”跳了起来,道:“好。我知道我的公司干什么的,这活儿我一定给你好好干!”说罢乐得屁颠屁颠回去了。 然而在这一个月的军训中,也有一些好吃懒做的士兵却是受不苦的,大都是一些旧军队的。怀柔保安队的队长朱杰便是其中一个,他亲自跑到王茂如这里,说自己已经三十几岁年纪太大了,再说家里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便是参加了边军第十一守备旅,自己也放不下怀柔家里的人,北上之后家里人谁来照顾。王茂如笑笑说朱大哥放心好了,我不会为难与你,我来怀柔,多得你的照顾,放心,我也会照顾于你的。朱杰离开边军第十一守备旅让之后,回到家里没几天,便接到县长的通知,王茂如向直隶督军曹锟保举推荐他做了怀柔的jing察局长。 朱杰满是欢喜,拿着钱来到王茂如处要感激,王茂如笑说你这些钱还不如给我买些肉,送到军中,军中的将士再怎么说也曾经是你的袍泽,我不缺钱。不过以后倒是有些事要麻烦你,朱杰立即说:“尚武将军但凡有事,尽管开口。”王茂如说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军中出现逃兵什么的,需要你协助缉拿,朱杰说保证没有任何问题,属下一定会办得妥妥的。

下一篇   第七十四章 练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