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是战是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五十四章 是战是和

沙俄人为了给苏俄人留下一座死城,撤离之前炸毁了所有工厂,单位,机关,地下室,烧毁了所有拿不走的物资。俄国最大的炼油厂察里津石油大工厂也被炸药彻底摧毁,苏俄人是胜利了,但是他们得到的也的确是一座死城。五十万沙俄军队的残兵败将囊裹着一百二十万察里津市民以及心向沙俄的人民,沿路同时掠走人才,高尔察克率领军民开启了慢慢的向东迁移的旅途。而正在此时,沙俄女皇萨卡琳娜向国际再一次发出了求救通电,她希望各国能够接纳沙皇俄国流亡政府。 中国政府也接到了这封求救电报,此时孙立文的船已经经过马六甲海峡,即将回到中国,他对此也不知如何处理是好,于是将电文转交给了唐绍仪和王茂如。唐绍仪又将这封电报交给了王茂如,王茂如接过来之后非常不屑,沙俄人只有到了临死关头才会想起自己吗? 会议一开始冯尹彬介绍道:“如今可以确定的是,苏俄最终取得了俄国内战的最终胜果,然而算上今年已经是七年内战的俄国如今国力衰弱不堪,他们甚至连派出军队追击沙俄遗民的力量也没有了。” 众人笑了起来,当真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 冯尹彬又说道:“据悉,苏俄政府之所以仅派遣一个集团军未遂并未攻击沙俄难民部队是因为在俄国西面的几个邻居蠢蠢欲动。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以及土耳其伊朗纷纷蠢蠢欲动。据悉他们的行动大概是借鉴了我国收复外西北之举动导致。苏俄的战略重心在欧洲,因此为了保全欧洲领土的完整,苏俄暂时延缓收复亚洲部分的打算。” 王茂如这才说道:“诸位,现在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中俄,尤其是中苏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第二个。俄国侵占中国领土问题如何处理。第三个,沙俄遗族如何处理。下面我们首先讨论的是第一个问题,中苏之间的关系的问题。” 参谋长雍星宝说道:“沙俄坚持了七年之后。再也没有力量恢复沙俄帝国,而且现在俄国人越来越支持苏俄统一,看来苏俄代替沙俄是历史潮流大势所趋,将来我们北方的敌人只能是苏俄。我们给他们带来那么多伤害。可以说。我们现在是他们的死敌之一了。” 参谋次长戴彰勋介绍道:“从收复中东铁路到今年讨伐察里津,我中国国防军总计消灭俄国士兵包括苏俄士兵四十九万三千人,误杀贫民八十二万九千人,向中国内陆迁移俄国人一百六十万三千人,其中有一百二十万定居于内东北四省,接下来俄国移民的转移地点是河南、广东、广西、云南、湖南、湖北、江西。而俄国移民中多数以女人为主,我们就是要让这些女人嫁给中国人,让国人认识到。其实白种人并不是高贵的种族,白种人和我们一样。” 王茂如打断他的话问道:“这些年间。与俄国游击队以及正规部队交战的实际死伤数字,是不是略高一些?” 戴彰勋毫不在意道:“有可能吧,毕竟战时统计,而且剿灭游击队……有时候统计也不完整,有时候分不清军民。” 王茂如点了点头掠过,他丝毫不在意俄国人到底死了多少,因为中国和俄国从恩怨上已经是死敌。 雍星宝说道:“俄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俄国内战开始之前俄国有一亿四千万人口,现在估计只有八千万到九千万之间,是我国人口的五分之一。” 王茂如忽然打断了雍星宝的讲话,笑道:“一场内战,让俄国人口死亡一半吗?” 雍星宝道:“不,是天灾加,俄国连续两年出现旱灾,这才是导致俄国人口锐减的最大原因。” “蛮好。”王茂如道,“你继续说。” 雍星宝说道:“因此,我们可以判定的是,苏俄建国之后需要二十年的恢复生机,与此同时我国国力增强军力增加,此消彼长之下,苏俄已经不具备攻击我国的能力。因此参谋部认为,我国与苏俄应采取谨慎合作态度。” “我倒还是没明白,怎么他们就不会打我们了?”军务总长何如飞立即说道,“我反倒认为,俄国人会对中国动武,我来分析一下。首先,中国的国际形象一直以来在国外停留在八国联军几万人攻破北京城那个阶段。其次,尽管我们通过了几次涉外战争重新树立了国家形象,然而我们的战争规模还是小,并非国战,让一个国家真正崛起的是国战。第三,中苏之间难以割去的仇恨,苏俄必定会用一种振奋本国人民的方式来实现,那就是向中国复仇。当然,向中国宣战的底线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中苏交战中方败溃,以俄国的狼子野心必定得寸进尺所要大片领土甚至于英法日美瓜分我国。俄国人现在吃赤脚的不怕穿鞋的,通过瓜分我国领土来讨好西方国家,别以为苏俄干不出来这件事,在国家利益上,是不讲政治观念的。而且俄国人靠着战胜其他国家来掩盖国家矛盾已经是传统了,这一点不管是苏俄还是沙俄,都是如此。几年前他们内斗,如今统一必定会向有着深深矛盾的我国下手。” 雍星宝立即说道:“但俄国人如今吃饭都是个问题,如何向我国进攻?我认为,对苏战略应采取拉拢合作,可保证我国二十年平安,二十年后我国发展进步再进行决战。” 何如飞道:“俄罗斯人是个战斗的种族,反而中国人是生存的种族,各个种族各具优势。我们曾经用战俘做过实验,如果一对一,一个俄国士兵可以赤手空拳打败三个中国士兵。这不是危言耸听,所以相比之下,我们在持久作战中更具备优势,而俄罗斯人在个体战斗中具备优势。中苏若战,初始阶段,依照苏俄人种性格一定会先发制人长驱直入,所以不要指望和苏俄人讲什么条约,什么协议,所有的道德在利益面前都是狗屁。因此我认为,对待苏俄一定要提前对他们动手,等到他们对我们动手的时候,按照我国的运输能力而言,即便西域被全部占领,中原的战略物资还没有运输到位。”他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因此对苏战略,我认为,应以攻击性防御为主,或者在此时候与世界其他国家一样落井下石,让苏俄永不翻身。” 这倒是有意思了,一直以来主战派的雍星宝主和,而主和派的何如飞反而主战,就是战是和也似乎国防军内的两种声音,一种谨慎巩固战果,这部分将领反而是历经战争的军官为主,他们也是看到了战争的残酷性。另一种则教理想一些希望通过一连串的胜利推动国防军的地位,这些人以青年军官和参谋官为主,他们对于各方情况研究更多,从利益角度考虑,中国应战。 参谋部内部也分歧严重,王茂如也拿不定主意,这才召集全体军事会议,第一天的讨论下来,果真没有什么成效,王茂如宣布明日再议。 国防军对苏战略分析会议不知如何泄露出去了,苏俄驻华特别代表越飞立即连夜给莫斯科发电。中国时间晚上九点钟,现在莫斯科是下午四点钟,代理苏维埃俄国布尔什维克党书记斯大林正在吃鱼子酱,这在饥饿的俄国可是奢侈品,当然,领导特色就是领导有优先权,否则要革命干嘛,不就是优先享受食物美色等优渥的待遇的权力和指示别人的权力吗?在这一点上,世界上任何政府与首脑都是一样的,无利不起早,哪一天哪一个人说当官本质是为民做主,所有相信这句话的人都是傻子,这句话也是骗骗傻子的。 斯大林最近在闹心一件事,那便是托洛茨基的权力越来越大,而且有传闻病重的列宁更改了主意,准备推荐托洛茨基为苏俄下一任领导人。那我斯大林算什么?我刚刚担任苏俄代理最高领导人四个月,策划了察里津大反击刚刚将沙俄残余势力驱逐,我的功劳谁看到了?要不是我在含辛茹苦地领导这个国家,凭着你这一个身患梅毒病患的列宁就能够获胜?别想了,察里津大反攻跟列宁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跟托洛茨基有关吗?也许有关,但是那是我策划的,他只是一个指挥官而已,用两百三十万军队在夏季攻打一百万军队防御的城市,就算是我委任一头猪,它也能获胜。 是的,这是我的功劳,不是列宁的,更不是托洛茨基,可是为什么人们欢呼的是列宁,为什么是托洛茨基?斯大林愤怒地揪着自己浓密的头发,可惜现在列宁还不死,他怎么得了那么重的病还不死呢,只要他死了,自己就大权独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