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闹心的斯大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五十五章 闹心的斯大林

现在伟大的窃国大盗斯大林同志很闹心,国内政局让他闹心,外国干涉让他闹心,更闹心的是昔日一直老老实实的波兰军队居然悍然向苏俄宣战了,两年前波兰军队攻打过俄国,占领了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现在这些无耻的波兰人又来了。更能让他气氛的是那些曾经臣服于伟大俄罗斯民族的拉脱维、亚克罗地亚等国也想俄国要领土了,他们是想要瓜分俄国啊。 无耻,太无耻的,斯大林一拍桌子,这简直就是内忧外患啊。 斯大林有些羡慕东边的那个邻居,中国,在他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是王茂如的照片。这个男人,从一个地方军阀通过战斗,谈判,妥协,分化,打击,拉拢等等手段,最终将四分五裂的中国整合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让世界不再敢轻易地瓜分中国,的确是很有手段。最让斯大林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可以成为元首的情况下,他为了国家统一宁可放弃担任元首。这也是斯大林对王茂如最不满的一个地方,如果是他的话,就要先杀掉这些反对者,最多是晚一年两年,也总比存在反对声音的好。总之,斯大林对东方的这个男人很感兴趣,这个比他小八岁的中国人的一切都让他觉得特别神奇。 “报告。” “进来。” 斯大林的秘书官波斯克列贝舍夫走进来,说道:“报告,斯大林同志。我国驻中国特别办事处联络官阿道夫.阿布拉莫维奇.越飞紧急电报。” “有什么能比欧洲国家进攻苏维埃俄国还重要的事情吗?”斯大林问。 波斯克列贝舍夫说:“鉴于白匪向东逃窜,中方与今日开始进行军方最决策高层大讨论,来确定对我国的战略。是站在欧美国家一方对我国开战还是保持现在的和平状态,更或者与我国交好。” “中国人是无耻的,中国民族是无耻的不讲信誉的。”斯大林说道,“但是,我们现在的军队全部调集到了西部,不能及时地与中国人作战啊。” “是的,中国人也很犹豫。” 斯大林想了想。觉得这件事非常紧急,如果苏俄不立即想出对策,一旦中国决定站在欧美一方对苏宣战——据说。伊朗和英属印度也准备对俄进行蚕食进攻,那么苏俄的退路只有北冰洋和北极熊作伴了。 托洛茨基的电报也及时地发了过来,他奉劝斯大林要理智对待与中国的关系,尽量拉拢中国。最好能够以利益挑拨中国与沙俄残余势力交战。以此让双方两败俱伤。如果托洛茨基看过中国的三国演义,就一定能发现,现在的情形与袁家余孽投奔辽东公孙度何其相似也。托洛茨基的想法也是正确的,一百七十万俄国人逃向中国,如果让俄国人进入西域,这即将使得西域人口比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不可能接受俄国的政治避难请求,这其中包括近五十万的军队,中国岂能接受? 斯大林对着托洛茨基的电报思考一番之后。觉得他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是自己若是按照他的想法进行。则显得自己成了他的应声虫。斯大林很是头疼,忽然契卡的主席缅任斯基跑了过来,告诉他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契卡前任主席捷尔仁斯基批评斯大林的领导能力。捷尔仁斯基可是苏俄的高层领导人,他手下一大批簇拥,他不拉帮结派,生活自律,不近女色,不贪污受贿,不管是从他的个人上还是从他的行政上还是从他的威望上,斯大林对于他都忌惮无比。 “难道他投向了托洛茨基?”斯大林紧张地说。 “这倒没有,我们的人跟踪之后发现他没有和托洛茨基有任何联系,他只是单纯的表达观点。”缅任斯基说道。 斯大林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要是这两个人联手,那对于自己的统治就太不利了。这也难怪斯大林紧张,托洛茨基是苏俄红军的缔造者,红军中百分之八十的将领都是托洛茨基提拔,尤其是在他全面掌握军权之后,几乎所有的红军高级军官对托洛茨基都表示支持。斯大林曾经以今年年初托洛茨基下令撤军战略性诈败为借口,以列宁之口处决了两个托洛茨基的元帅,这更加激发了斯大林和托洛茨基两人之间的矛盾。 捷尔仁斯基和托洛茨基之间没有关系,这就好办了,斯大林忌惮的是捷尔任斯基的威望,其实尽管斯大林掌握了契卡,可是只要捷尔任斯基一句话,契卡可以完全不听现任契卡主席缅任斯基的话,重新掌握在他的手中。由此可见捷尔任斯基在契卡们心中的威望,斯大林也不敢轻易对捷尔任斯基下手,他害怕一旦他下令暗杀捷尔任斯基,那些契卡会立即回过头来杀死他自己。 不行,一定要让捷尔任斯基死亡,一定要掌握一支部队,完全效忠于自己,恰恰在此时,一个小人走进了斯大林的视野。这个人就是捷尔任斯基的前助手亨里希.格里戈里耶维奇.雅果达,这个仅仅受过小学教育的人是高尔基的童年好友,经过高尔基推荐给列宁。雅果达这个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特别受到列宁的信任,列宁以为他是自己的人,于是将他派到捷尔任斯基身边。 雅果达这人本来就是墙头草,不值得信任,捷尔任斯基没有看清楚他的面目,对他信任有加。不过这人也办了一件很不成功的事情,那就是处决沙皇一家不成,反倒让沙皇一家跑了,这才酝酿了了七年的俄国内战。此事之后,雅果达被撤职派到远东做农场主,负责监督政治犯。 雅果达在远东以残暴对待政治犯,再一次受到了捷尔任斯基的重视,他认为雅果达的残暴是因为他是坚定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分子,与敌人势不两立,又把他调上来做了自己的秘书。雅果达再也不想去那寒冷一年八个月冬天只能吃肥肉沾盐沫的“美食”的地方了。(俄罗斯远东传统美食,冻肥肉沾盐沫,注明:肥肉是生猪肉,不是熟肉。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尝一尝,多吃易吐,西门在边境旅游的时候见过没敢尝试) 斯大林需要一个拥有丰富斗争经验手段残暴的人,雅果达出现了,当雅果达猥琐的地站在斯大林面前的时候,斯大林觉着就是他需要的那个能替他做所有他想做而不能做的事的人,除去那些棘手的人。相比之下,缅任斯基之所以投靠斯大林是因为托洛茨基不满足于享受最高军权,他特别要求契卡应该在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监督下工作(变相的要求契卡听从自己的指挥),从而引发缅任斯基的不满,缅任斯基这才投靠了斯大林。所以斯大林信任缅任斯基,但是并不完全相信他。 雅果达不一样,这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这样的人可以被自己利用,这样的人才会心甘情愿做自己的鹰犬。 “亨利希同志,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做一些事情。”斯大林说道。 雅果达立即说道:“伟大的斯大林同志,请讲。” 斯大林说道:“现在开始,由你负责囚禁乌里扬诺夫同志,他现在时而清醒而是迷糊,要知道,如果他在迷糊的情况下胡乱更改伟大苏维埃俄国的领导人继承权问题,这对苏维埃俄国是一场灾难。” 雅果达立即表示说道:“伟大的斯大林同志,我可以用生命保证,在我负责看守乌里扬诺夫同志的这段时间内,他绝对接触不到任何其他人。” 斯大林很是满意地让他去工作了,秘书波斯克列贝舍夫又一次拿着托洛茨基的电报来了,这一次托洛茨基态度非常强硬地要求斯大林必须安抚东方,以便他消灭西方六个国家的进攻。斯大林怒不可赦,他撕掉了电报,叫喊道:“这个该死的列夫.达维多维奇!” 波斯克列贝舍夫不敢说话,站在一旁偷偷看着喜怒无常的斯大林,过了一会儿斯大林平复了情绪,说道:“给越飞同志发电,告诉他,只要中国不接纳白俄叛军,我们可以考虑正式放弃占领中国之领土。” “是。” 波斯克列贝舍夫不敢相信这句话由斯大林这个强硬的人口中说出来,但是他的确是这么说的,斯大林见到他的疑惑,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黄皮猴子,等我消灭了西方六国联军,消灭了政敌,我会让他们付出十倍的代价。可是现在,我们需要利用他们,利用他们帮我们消灭白匪,知道吗?苏维埃在世界上没有朋友,全都是敌人,所有的人都是我们苏维埃的敌人。我们是与魔鬼在做交易,但是,代表正义的我们,最终是要消灭魔鬼的。” 当晚,一个重要的访客来到了斯大林跟前,这个人是斯大林心腹马林科夫,这个人也颇为有趣,他和苏俄警察头目贝利亚是至交好友,一同投靠了斯大林,他们的共同爱好就是痛恨托洛茨基,喝完酒后一起大骂托洛茨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