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三百万白人填中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五十七章 三百万白人填中原

如今的日本深品苦涩,而接下来的一件事让日本憋气又窝火,中方表态,发言人张奎安罕见地强硬地对外宣布,根据中日美法英等九国在华盛顿签署的《九国公约》规定,中国有收复俄国失土的权力,因此《苏日租借条约》非法无效,苏俄不能拿其他国家的领土租借给其他国家。 “如果这样也可以,我们中国也和日本达成租界条约,中国将查里津和莫斯科租借给日本,且零租借费,租借期为九百九十九年。”张奎安的发言引得在场的日本记者和其他各国记者一阵大笑,的确西方人从来不正常的看待中国,却没想到中国人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西方。 张奎安又说道:“中华民国不是清政府,日俄两国拿着中国人的土地随意交易,中华民国的土地,只有中国人自己才能支配。如果他们继续坚持,那么中国政府将立即作出相应。” 就在张奎安对外生命的第二天,西域传来捷报,驻守在哈萨克中心克孜勒要塞的王杰君所部出其不意地攻占了哈萨克汗国首都阿斯塔纳,此时整个中亚哈萨克汗国除去西部两个邦外,几乎全都陷入了中国人的手中。刚刚复国的哈萨克汗国不得不宣布解散,哈萨克汗努尔达多被迫撤到鄂木斯克,遭到苏俄游击队的袭击,被俘身亡。 但中队攻陷中亚还是让莫斯科的领袖们大吃一惊的,而另一边。日本迟迟不对外公布日本政府的态度,也就是说日本也在犹豫是否应该认定《苏日租界条约》。 苏俄人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们误以为通过压力能够迫使中国人屈服。他们误以为挑拨中日就可以引发东亚战乱。但是此时的中日双方都不想发生战乱,中国刚刚一统,日本正在内战和革命,岂能说乱就乱? 当然,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国内的激进分子还真被挑唆起来。在中国这方面,中国的媒体都实行了管制——原本日本大言不惭地批评中国属于独裁国家。管制媒体,可是这时候却不得不佩服中国方面的先见之明了,管住了媒体的嘴。就管住了舆论导向。 而日本就不行了,在某些反对派看来,日本不堪,应该推翻这个政府。应该有人民自己做主。其国内反对高桥是清的人不计其数。。日本军方也不满,既然苏联将领土租借给日本,那就是日本的领土,日本应当倾全国之力与之一战。日清战争日本获胜,日俄战争日本获胜,日中战争,日本必将大获全胜。 接下来,中国国防部对白俄的安置问题进行了讨论。他们认为白俄留在西域极不稳定,现在的西域白色人种太多。不利于中国之安稳,一定要将这两百万俄罗斯人和近一百万的白色中亚人种移走。可想而知,这近三百万如果留在西域,在二十年后经过人口的繁衍会达到惊人的六百万,再过二十年甚至可以达到一千万,这将给中国在西域的统治留下多么不利的影响。 此时雍星宝倒是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可以各省承担,接纳难民——所有白色人种以难民身份移到中原,并且采取只有与中国人通婚才能获得中国人国籍的要挟,威逼他们融入中国人的生活之中——如果坚持,这些人将被屠杀殆尽。 我们中国人民和中国百姓不是真的热爱和平,只是因为我们生存空间足够,当威胁到我们的生存空间之后,我们全都将成为“圣战者”。彼时蒋伟光倒是提出了一个将白色人种移民到中国境内的好处来,对于中国人而言,近百年来面对白人心中总是不自觉地露出心里上的弱势来。让这些难民进入中国,让我们大汉民族感到因为拥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我们黄种汉族人已然成为一等人,这些白人成为二等公民,有利于国人信心的树立。 国人信心如何树立,一来是通过自己的强大,二来通过别人的弱小对比得出。有人说幸福是个比较级,没有人说自己幸福,只有当看到不幸的别人才发觉自己是幸福的,在此蒋伟光也提出来,重树国人信心,就从让这近三百万白人成为二等公民开始。 王茂如左右一想,觉得蒋伟光说的有道理,心中对这位“国父”佩服起来,还真是有两笔刷子,智谋与手段不一般啊,果真不愧是“国父”。王茂如同意了雍星宝的意见,只是移民三百万白人进入中原,这种浩瀚的工程还需要举国同心协力来完成,那边必须由大总统的同意与支持才是,否则单单靠国防军自己是绝不可能的。国防军出面就是一个种族灭绝的行为,国家出面就是一个接纳难民的善举,二者绝不一样。 王茂如统一了国防军的思想,告诫各个军团长将军们要随时准备打仗,顺势准备打打仗,打过仗,准备与苏俄进行一场战争。随后他将国防部决定接纳白俄作为难民的决定发放给了各军区,倒是安置司司长谢宝璋向王茂如提起给国防军士兵和军官娶老婆的计划,这么多俄国难民,尤其是女人众多,不如给国防军士兵做老婆得好。王茂如说这个计划可以试试,但是不能强取,谢宝璋说我们安置司知道怎么做,绝不会强娶。安置司还准备对那些愿意生活下来,给国防军做老婆的俄罗斯女人组建汉语培训班,教授他们汉语普通话,方便以后沟通。王茂如哈哈大笑说谢将军一切有劳你了,这是一个极好的主意,最好让这些俄国女人跟家里人或者其他俄国人断了联系。 在海参崴,中日军队开始忽然对持起来,而国防部也下令给黑龙江省,再一次全省进入预备役紧急动员,组建四十个民兵紧急预备役旅。进入十一月的黑龙江已然没有了任何农事了,除了工厂还在忙之外,众多农民,猎人,渔民都进入了休息时期。当动员令下达之后,各个百姓跑到集结点,在集结点领取军服,行李,战靴,手套,步枪,子弹,军粮。 今年的动员令是在冬天召集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中日在东吉省发生冲突,因此王茂如准备下令所有行军装备将来一律放置于百姓家中。当再一次发生战争动员令的时候,立即携带装备前往集结点,如此做到更加有效——当然,这也更加危险,四十个预备旅的战备装备都放在百姓家中,万一有人鼓噪造反怎么办? 国防军中很多将军对此持反对意见,王茂如对众人劝导道:“将所有装备都放在仓库中发霉,不如放在百姓手中。你们担心的无非是百姓如果造反怎么办?百姓之所以造反是因为他们活不下去了,是因为,是因为这个政府让他们失望透顶,让他们无路可活。可是我相信,民国政府只会越来越好,只会越来越让百姓骄傲。” “一个为了国民的政府,政府就应该怕国民,而不应该是国民怕政府。”王茂如最后总结说道。 尽管王茂如的讲话很是鼓舞人心,可是国防军参谋军官们并非年轻的冲动军官,他们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集体投了反对票。王茂如对此也很无奈,参谋官们并不是造反,他们有他们担心的道理。因为此举等同于变相承认武器私有制,这将给庞大的中国带来极为严重的伤害。 蒋方震便这样说道:“今天我们把枪给了人民,明天人民就会用枪来相互屠杀。中国尚未开化,中国人甚至连吃饱肚子也不能保证,你给他们枪不是凶器是什么?你的理由用在一个物质极其丰富的理想世界中可行,可是现在不兴。” 甚至安全部长李德林连夜跑到王茂如家中对王茂如说:“如果武器私有制通过,那么对于少数民族地区,尤其是绿色旗帜宗教地区,这将让他们合法的拥有武器,当他们的实力足够的时候,将对我国带来一场灾难。” 王茂如经过几经思考,放弃了武器装备放置于百姓家中的想法,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大帝国,只有平安才能给国家稳定。北方尤其是黑龙江汉族占三分之二,三分之一是满族人,蒙古人,俄罗斯人,朝鲜人,回族人和鄂温克、鄂伦春等少数民族,若是真的留下武器在家中,极有可能在几十年后一部分民族复兴运动中给中国带来极大隐患。四十个预备役旅的组建给了前方军队极大的振奋和鼓舞,北方人好战的基因也渐渐地被唤起,政府暗中在北方民间大量发放私人枪证——当然,大多数发给的还是富人与猎人而已。 现在中日关系僵持不下的时候,双方都在静等事态发展,此外中国政府还在等待一个人的归来,中华民国大总统孙立文归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