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长城1号贵宾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五十八章 长城1号贵宾车

出访欧洲的中华民国大总统孙立文历时半年,在欧洲拜访了意大利,法国,荷兰,比利时,德国,英国,丹麦,让中国领导人第一次出现在欧洲人的面前。也让欧洲人认识到现在的中国是由革命者在掌握政权,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那些留着金钱鼠尾的大烟鬼了。可以说,孙立文的这次出访,给中国的国际形象提升了不少,也开始让欧洲普通市民开始认识到中国——尽管在他们的眼中,中国一直以来是一个神秘的国度。孙立文承载着国人的期盼在欧洲各国中宣传中国的一切,并且向欧洲各国政府尤其是《庚子条约》的签约国请求取消庚子条约,或者将庚子条约赔款当做送中国留学生留学的学费,效仿美国政府。此举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就和效果,可以说,孙立文尽管在国内政权争斗中渐露下风,可是在对外交涉的时候却给中国带来带来极大的利益。 终于在沿途华人百姓们的欢呼声中,孙立文由中国海警护航军舰护送一路北上,抵达天津。 尽管天津仍旧是租界,是中国最大海岸城市,中队无法驻军,但是中国统一之后,各国不同程度上对中国的态度有所缓和。大家对中队,尤其是中国海岸警卫队停靠在天津港并不会反对,也正是因为各国在天津的权衡利弊,使得天津越来越繁荣。 今天是孙立文返回天津的日子,数万百姓跑到港口迎接大总统。总理唐绍仪与国防总长王茂如也赶赴港口迎接孙立文。 吹着海风,感受着海水的苦腥,王茂如站在车边靠着门吸了一口烟。笑道:“今天倒是一个好天气,大总统贵国恰逢其时。” 唐绍仪忧心忡忡地说道:“秀盛是否要准备对付民党?” 王茂如道:“政治关系,岳父一定要站稳脚跟,切不可因私废公。” 唐绍仪苦笑道:“如今中国政治和谐,力量平衡,何苦……” “岳父大人……”王茂如道,“你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唐绍仪点头却叹了口气。道:“你身上杀气太重了。” 王茂如复笑道:“是烟味,不是杀气。” 唐绍仪见他顾左右而言他,便只能无奈地看着远方。 当孙立文站在船头看到人头簇拥的百姓以及迎接他的政府人员的时候。也是非常激动,不过他的身体不允许他长时间站在船头,于是他并没有热情洋溢的讲话,而是直接下了船。王茂如跟在唐绍仪身后迎了过去。孙立文由胡汉人搀扶着下了船。两人握手之后相互一笑,没有过多言语。 孙立文又松开唐绍仪的手,走到跟前笑道:“秀盛你也来了。” 王茂如见到孙立文这半年似乎变化极大,头发斑白起来,脸颊消瘦,眼眶凸出,仿似瘦的脱了相,心中惊讶这疾病给人的打击不单单限于生理上的。更是对人的心理也是一种打击。生性好斗的孙立文居然也有一天会害怕疾病,真是世事无常啊。他立即走上前敬了一个军礼。才伸出手与之相握,道:“总统辛苦了,万望早日康复,中国不能没有您的领导啊。” 孙立文呵呵一笑道:“中国的事,是我们大家一起坐下来研究的,不是我一个人能扛得动啊,尤其是秀盛你的军队,在西域全取中亚,扬我国威啊。” 王茂如道:“若非大总统运筹帷幄,我等草莽军人岂能为国争荣。总统,请上车。” 这是一辆国产的特制加长贵宾车,由国防军国防军第三兵工厂试生产了五辆,整车长五点八米,宽三点二米,由驾驶室和会议室组成,后排会议室可乘坐六人,前后六张座位相对,中间是一张桌子,而车头驾驶室由驾驶员和副驾驶组成,整车能够乘坐八人。这款贵宾车被命名为长城1号,外表全黑色油漆,茶色防弹玻璃,车体外层采用7毫米防弹钢板制作,让这部车子在一定意义上可以防止手枪弹的攻击。 车牌号为“国002”的长城1号贵宾车从港口缓缓驶离,开赴火车站,贵宾车会议室中坐着五个人,分别是中华民国大总统孙立文,中华民国总理唐绍仪,中华民国国防总长王茂如,孙立文的秘书胡汉人以及孙立文的荷兰医生范.科尔伯特。由于孙立文身体欠安,很多事情不得不由胡汉人出面交代,他这才有资格进入贵宾车中。 孙立文对这款汽车很感兴趣,便向前排司机问询,会议室和驾驶室中间有一层防弹玻璃阻拦住,只有一个小窗口联系,那司机也是国防部特地安排的人,听到总统问话,便笑着介绍起来。这款汽车的安全性是没的说,而机动能力更是使用了英国劳斯劳斯原装发动机,整车是由在中国工作的德国技术工人设计和制作加工的,这算是第一台中国国产汽车吧。 问完汽车孙立文才回头对王茂如说道:“你们国防部工业现在非常好,我听说现在英国还在与国防部有军粮订购合同?” 王茂如对此倒是知道,便回答道:“这算是庚子赔款中的一部分,英国几乎放弃了庚子赔款,但剩余的一部分换成国防军生产的午餐肉罐头,英国人很喜欢这个东西,英国佬吃东西不讲究,他们自己做出来的都是死难吃的,我们的午餐肉罐头自从欧战售卖给英方后,一直被他们青睐。他们将我国庚子赔款中的一部分转为了罐头,这也是国防部军工业部门给国家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唐绍仪道:“如今我国还有的赔款就是庚子赔款盈余和对日赔款,不过已经不多了,不过最近国内有些事情要说一下。今日内务部抓获了一批文物贩子,他们准备将中国文物贩卖到日本去。而这批文物居然有很多都是皇宫中的文物,据知情人士报告,皇宫中的太监和宫女涉嫌盗卖国宝。” 孙立文忙问:“是否有旗人皇族参与其中?” 唐绍仪道:“这一点内务部并没有给出证据,只是说疑似在皇族授权下太监盗卖国宝,根据盗卖国宝的太监们说,他们是生活太苦快要饿死了,不得不靠卖国宝生活。另外此事发生之后,有很多人希望废帝搬离皇宫,有些众议员们也曾经提出这个建议。” “的确是不好,不好啊。”孙立文本想说何不让废帝搬出皇宫,但是“皇室优抚待遇”是袁世凯签订的,而坐在他前面的王茂如又是继承了北洋系统的北洋继承人,说出来便是容易引起争议,便望着王茂如看他怎么说。 王茂如不屑道:“废帝迟早要长大的,把他圈在皇宫比在外面强,在外面会被有心人士利用,制造事端,倒不如把他关在皇宫中。只是这皇宫有一个问题需要立即解决,我们每年给皇族大笔银两怎么用的问题。以前皇族的内务府贪污极其严重,现在皇族内务府要是不贪污,太监们怎么会生活不下去倒卖文物呢?所以,我觉得应该向皇族的内务府下手,由中央部门派人审核皇族这比开销到底怎么用的,每年三百万银元怎么让太监饿死呢?” 孙立文沉思一些便道:“这件事交给内务部去办。” 王茂如道:“诺大皇宫,只住着废帝一家实乃浪费,不如让他们只住在其中的一个园子或者几个园子之中。” “其他地方呢?”孙立文问道。 王茂如笑道:“收回国有,当做展览,开放给国人,容国人参观。每年的门票啊以及衍生品啊还能赚很多钱咧。” 孙立文苦笑道:“你这个王秀盛,真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他的私人医生范.科尔伯特看了一下时间,提醒道该吃药了,孙立文于是吃了一些药。 唐绍仪这才问起孙立文的病情来,胡汉人代为回答道:“总统的病情日渐好转,只是近日由于乘坐船只从欧洲回国,加上在广州,香港,厦门,上海,青岛接见活动,让总统有些烦累,需要暂时休息一番。” 王茂如直接问道:“总统得的是什么病?” 孙立文和胡汉人脸上有些尴尬,不过胡汉人还是回答道:“肝病,肝有一些问题。”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怪不得脸色有些蜡黄,国防部的军医司由一些中医专家,中医对付肝病很有一套,不如请来为大总统治疗一下,如何?” 胡汉人忙道:“王总长,总统现在的医生很好,不需要临时更换了,否则中西药冲突对身体万一……您说是不是?” 孙立文笑道:“我现在感觉舒服了很多,其实在没有查出来肝病之前,我一直也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问题,反倒是查出病来之后,问题倒是多了。这就是心理作用啊,心里想着自己生病,然后病情就更加重了,要是不想着,估计也没什么问题。” 唐绍仪笑道:“心情影响健康,大总统心态放轻松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