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同化白人(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五十九章 同化白人(求月票)

车子开始微微颠簸了起来,现在行进的这段路并不是很好,原本这里是清朝的官道,可是在庚子年间发生义和团运动,为了防止外国人进入中国,义和团和红灯照的人挖了很多坑,阻挡八国联军登陆——当然挖坑能够阻挡敌人登陆才怪。陆陆续续地过去了二十年之后,这条官路才逐渐修好,还是土路,只是多了一些碎石子垫在路面上。 等车子平稳了之后,孙立文脸色有些苍白,他慢声慢语地说道:“我最近一段时间要静养一下身体,政府之中的事情便由你们多承担了,少川,秀盛,你翁婿二人多担待一些。”不等王茂如说话他又问道:“秀盛,对待那些俄国人,你们军方的意思是什么?” 王茂如只好回答道:“俄国人的逃难行动即使抵达中国西域边境也要到明年三月份呢,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我们军方的建议是将这些白种人引入中原安置于汉人中,这些人以老有妇女为主,老人过二十年都老死了,妇女嫁给中国男人也归化为中国媳妇,至于小孩从小在中国长大,也同化成了中国人。另一个角度来说,让更多的国人看到,其实白人也有落魄的,也有生活不如我们中国人的。如此一来避免了国人盲目崇洋媚外的心里,也给中国国民增加了一份自信。” 孙立文皱起眉头道:“可行吗?这些俄国人会不会有二心,他们毕竟都是俄国人。万一苏俄收买他们,他们会不会反咬一口?” “农夫与蛇的故事。”胡汉人补充道。 “对。”孙立文道:“别我们没有同化他们,反倒让让他们把我们给同化了。” 王茂如笑说:“这倒不必担心。女人一定会跟随她的男人选择生活习性,俄国女人嫁给中国男人,只能成为中国媳妇,不会产生俄国女婿的。再说,计划中这些俄国女人安置的是河南,江西,湖北。山东,江苏,浙江。广东等汉民族众多的省份,这几个省份的汉民族传统文化更加强烈。国防部认为,俄国有一百二十万到一百八十万之间的难民,白俄军队介于五十万至三十万之间。也就是说俄国人总计两百万左右。两百万沙俄遗族和一百万中亚白人。总计三百万白人不会让三亿中国人随了她们的习惯吧?况且多半都是女人,这也解决了许多穷小子婚姻问题。如果将他们归在一起,这些俄罗斯人将会很好地继承他们的俄罗斯文化,从而引起他们的后代的独立思想,导致西域不得安宁。” 孙立文笑了起来,说道:“你们准备怎么动手?俄国人不会束手就擒吧?” 王茂如介绍道:“首先,我们计划是利用国防军逼降白俄军队造成轰动,振奋国民人心。须知。我国国力并不衰弱,只是国势衰弱。从鸦片战争开始,国家一败再败,导致民心溃散国力不前,再有国民自信心摧毁,国人怀疑国家,最终导致国家四分五裂。我们需要一场大胜来树立国民信心。如果能够逼降白俄军队,对我国而言将是一场彻底扭转国运的胜利。” “逼降?”孙立文摸着下巴想了想,道:“有多少可行性?” 王茂如肯定地说道:“百分之八十。届时不管是逼降多少白俄军队,我们都将数字翻翻。” 孙立文点了点头,道:“如此尚可,毕竟关乎国民士气,略微夸大一些也好,只是之后呢?” 王茂如介绍道:“之后再将俄国难民安置于我国各地。其实军事方面,一些遗族并不可怕,我们在西域的军队完全可以逼降了他们。唯独让我担心的是移民白人之后的宗教问题,这些白人信仰的是东正教,中亚白人又信仰绿教,与我国传统的宗教佛道儒信仰截然不同,我只担心会产生宗教冲突。” 孙立文道:“这需要时间积累,倒也不能一次解决。只是……安置三百万人……”孙立文思考之后摇头苦笑道,“你的计划我内心是支持的,但这岂不是太过浩大了?需要耗费多少国力和资金?” “然也,耗费巨大啊。还有,将三百万白人填入中原之后,西域没有人不行,还需要百万汉人填中亚才行。”王茂如道:“但是此乃一劳永逸的方式,然后规定这些俄族人必须与中国人通婚,到时候第二代第三代乃至第四代最终将彻底忘记祖先身份,如此消化了这些俄人。当然,如果我们拒绝的话,这些俄国难民也进入不了西域,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又可能被苏俄人利用,攻击我国。我们做了一个最坏的打算,苏俄人对他们说他们打下来多少中国领土就给他们生存多大的空间,如果苏俄人这么做的话,对我国在西域的边防工作将是一场灾难。” 孙立文想了很久,才说道:“我个人支持你的建议,明年开始我会向国会提出议案,安置俄国难民。” 王茂如感激道:“多谢大总统成全。” 孙立文叹道:“只是如此一来,汉族血统不纯啊。”他是一个最纯粹的汉族主义者,身为为了所谓的大汉族的江山曾经与虎谋皮将东北送给日本——当然,那时候东北是袁世凯的地盘,相当于苏俄将已经被收复的海参崴租界给日本一样。但是从此事可看得出来,孙立文的汉民族主义极其强硬。而王茂如作为一个穿越客,对这种歪嘴和尚念经的血统论嗅之以鼻,中国向来是以文化民族论的,使用汉民族语言,信仰中华文化,所有地区便都是中国之土地。 王茂如也不愿意就血统论与孙立文整编,便笑道:“汉族同化能力之强大,超出总统预料,我敢肯定,三代之后,所有俄人后裔一定都是黑眼睛黑头发,说着一口中国方言。”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孙立文道:“你说的宗教,我倒是感兴趣了,中国没有国立宗教啊,这一点抵不住外来文化的侵袭,看看如今的宴会活动,人人以一口流利的外语而骄傲,以信仰基督教为自豪。” 王茂如立即道:“然也,中国国家之大,宗教何其复杂也。佛教、道教、儒教、一贯道、白莲教、回教、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喇嘛教、萨满教以及其他宗教等。中国人传统上都是信仰儒教的,祭天,祭祖,儒教中最高的神是苍天,天即是神,神即是天。这与其他宗教中信仰人形的神是有本质区别的,因此很多人对儒教的最高信仰却不知道……”王茂如侃侃而谈儒家思想,倒是让孙立文又一次认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他。 唐绍仪笑道:“倒是没想到,你却是一个儒家思想的人。” 王茂如道:“我提倡的是新儒家思想,即儒法思想,却不是董仲舒和朱熹的腐儒,若是有朝一日,我有那时间与精力,定然将儒教进行一番重新规整。结合中国佛教,道教,儒教,让国民不至于眼花缭乱,免受外来文化侵袭。” 孙立文苦笑道:“你倒是想要成为一个教主了。” 王茂如等人哈哈大笑起来,王茂如自我嘲笑道:“未来的战争,除了军事战争之外,便是文化战争了,打好文化战争要先巩固自己,我们自己的文化都四分五裂,岂能赢得与外来文化的战斗?” 唐绍仪道:“你这是拒绝外来文化啊。” 王茂如摇头道:“并非拒绝,而是努力保持中华文化之根本,外来文化只能添枝加叶而已。” 车内仿佛散发着祥和的气息,但也只是仿佛而已,几个腹黑男坐在一起,今日合作冥思算计,这便是政客。 载着总统一行人的贵宾车很快到了天津火车站,乘坐着京津铁路,由专车回到北京。在火车站一下车后,大总统孙立文见到的就是百姓们一阵欢呼,当然,如果天气不是那么冷就好了。上午还和风细雨,这到了下午天色逐渐变暗,夹杂着雨雪偶尔飘落下来。 寒风刺骨中,孙立文挥了挥手,还和欢迎人群一个个亲密握手,只是时不时地咳嗽几声,在医生的几次提醒下他才来到了另一辆号码为“国001”的贵宾车内。 王茂如和唐绍仪在此与孙立文挥别之后,孙立文乘坐“国001”贵宾车回到了大总统府,以后这两贵宾车就是中华民国大总统的专车了。 次日中午的时候总统府大总统秘书长胡汉人忽然对外宣布一条震惊全国的消息,大总统孙立文由于生病无法及时处理国务,现将由副总统孟恩远暂代处理,国务总理唐绍仪于国防总长王茂如辅佐同时。大总统需要养病两个月,在此期间不再处理国内事务。 当然,其实民党智囊们原本也希望隐瞒病情,可是孙立文的肝病比王茂如和唐绍仪见到的要严重的多,他不是简单的肝病,而是肝癌。在贵宾车上孙立文谈笑风生,甚至在火车上还讨论明年国家走向,可是一回到总统府,孙立文几乎是一头扎到在地,幸好林修梅眼疾手快扶住了大总统。 ps:(ps:诸位老少爷们们,西门今年第一次跟大家求月票了,希望诸位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将本书顶上去。哈哈,西门一直以来秉着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的原则,希望大家支持俺这个不易的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