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坦克给我压过去(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六十章 坦克给我压过去(求月票)

唐绍仪为孙立文举办的盛大的欢迎总统载誉归国宴会因为孙立文的昏迷而取消了,在这种情况下,民党之人也不敢隐瞒。如果强行推孙立文出来,耽误了他的病情,民党却是得不偿失的。还不如现在趁着中日苏三国外交混乱之时,将国事暂时交给唐绍仪和王茂如,由他们两个人承担处理。他们若是处理的好,孙立文病好出来摘取果实,处理不好,也好将责任推卸给他们。 中国大总统孙立文回国后病中的消息很快传成了病重甚至病逝,这让民党的人很是郁闷,因为民国总统的“病重”很多人开始对民党产生了怀疑。一个党派领袖病重对于党派的大家不是一般的大,民党的人在做民意调查的时候,因为土地政策和领袖病重的问题,导致了其他党派在原本民党支持地区的扩张,民党的人开始紧张了起来。他们迅速派出人在各个地方进行宣传,在街道上贴标语、在报纸上打广告对付进步党和复兴党,青促会也开始了宣传,中国的舆论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回事儿,成了党派的宣传机器。 而军方就没有那么潇洒了,他们在与日对峙中非常紧张,王茂如通电国际各国,一定要注意国内革命问题,否则政府政权将遭到颠覆。他警告说:“中国从来没有颠覆列强国家政府的想法,可是有些人不一样,如果你们一面被他们颠覆政权,一面还支持者他们。那么恭喜你,你给自己准备好绞刑架,也给自己的儿女们挖好坑。等着被活埋吧。”随后他令张奎安逐一拜访各国大使,转交中国总理唐绍仪以及国防总长王茂如的意见书,他们希望诸位国家不要玩火,中国只是一个古老的衰弱的病人,而有些人曾经是欧洲霸主,如果这个欧洲霸主换了性质想要颠覆你们的国家,那么谁对你们本土威胁最大呢? 这一点便是西方各国的软肋。连日本也对此忌讳如深,可见布尔什维克浪潮对世界各国的冲击有多大。王茂如恰时地提醒大家,我们都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国家。如果中国不好过,你们更不好过。 苏俄代表越飞被直接被国防部派参谋部外涉司二等武官秘书夏铭询问他们何时离开中国,这个年轻人最近做人低调的很,但是做事却非常高调。他带着外涉司的一些年轻人来到苏俄临时驻华驻地。敲开了这扇门。几个苏俄士兵拦住了他的道路,说这里是私人领地,根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规定,未经允许不得进入。苏俄人居然在中国运用起了中国法律,还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苏俄没有与中国建交,他们的驻地也只能临时作为商业使用。 夏铭冷笑道;“十分钟之后,我希望能够见到贵方代表。” “这里是苏维埃俄国的代表住处!”一个苏俄大胡子卫兵挺着腰说道。 夏铭问了翻译之后。哈哈大笑道:“这里是中国,而你是游客。如果你让我生气,我会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夏铭的态度让苏俄士兵们害怕了,他们连忙回去报告,此时的越飞也陷入了矛盾之中,这是一个非常急切的时局,剧本没有按照苏俄人的理想来实现,中国人态度异常强硬地选择了对抗。他们的领导人也并没有因为对手是强大的俄国而颤抖,甚至中方代表王茂如非常渴望与外国人一战。 越飞得知夏铭的到来,磨蹭了一会儿赶紧走了出来,夏铭站在一旁也不说话,等越飞刚要开口,夏铭直接说道:“我此行代表中国政府正式通知贵方,由于贵方对我国主权的严重干涉,贵方已经成为我国最不受欢迎之国家。” 越飞怒道:“你们这样做是极其愚蠢的。” 夏铭义正言辞地说道:“将我国领土租借给日本,贵方极度无耻。现在,我代表中国政府正式通知贵方代表团,你们有七天时间撤离中国,七天之后,中国政府将强行驱逐贵方。”说罢,夏铭转身离开,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苏俄代表们。 夏铭没理会苏俄代表们爹死娘嫁人一般难看的脸,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口,却又见到那个阻拦他的苏俄大胡子卫兵,说道:“外国游客,在中国就要老实一点,别给自己和自己的国家找不自在。现在是中华民国,不是辫子清国了,你给我记着这一点。” 这一次,越飞等人算是真正知道了,中国人玩真的了。 而此时,海参崴,这个东吉省的省会也成了全世界(有些夸张,最多也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在关注,另外一些国家政客也希望浑水摸鱼)的焦点,中日双方再次发生了大规模的对峙。 民国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已经升级为近卫装甲旅的中国装甲部队终于抵达海参崴,近卫装甲旅旅长王庚一声令下,全旅一百八十辆民九坦克进入海参崴城市参与协助腾蛇军团士兵巡逻对峙。 在中国区和日本区临界的一条街,原来俄文名字叫做克拉斯奈落大街,在俄语中的意思是红色玫瑰大街,后东吉省省长王永江为了汉化,将海参崴所有大街都修改了汉语路名,并且更换了路牌,这条大街便更名为红玫瑰大街。红玫瑰大街以东靠近海边,是日本区,红玫瑰大姐以西是中国区。 原本这条街很是平静,日本人或者中国人都不是爱惹事的人,而且海参崴很少有日本浪人出没,那些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主,海参崴这个民风彪悍且危机四伏之地,日本浪人进来两个人丢一双人,因此日本浪人在此不多,红玫瑰大街也畸形地保持着安宁。但是现在中日对峙,一切就不一样了,这条街道的巡路权便代表着主权,是中国警察巡路,还是日本海军陆战队巡路呢,双方都要在这里争上一争。 王庚的近卫装甲团正准备升级为近卫装甲旅,也需要一个胜仗来让后勤总部的那些官员们闭嘴,别每天说装甲部队就是吞金兽什么的怪话。而且参谋长袁智华已经接到了国防总长王茂如的密电,准备在明年就让他回到南洋领导南洋的华人革命斗争,袁智华也特别想趁机立功。于是两人一商量,好嘛,这红玫瑰大街巡逻的任务就交给我们近卫装甲团吧。 轰隆隆的坦克走上了街头,这还是海参崴第一次出现坦克,也是日本海军陆战队第一次见到坦克,原来坦克还可以长这个样子的啊,日本人羡慕不已道。 可是羡慕归羡慕,日本海军陆战队第三陆战旅团的小田中队面对中国坦克的巡路的时候,立即高喊道:“这里是日本租界,中国铁甲车走开。”一群穿着白色棉服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员大声叫喊起来,并将枪口对准中国坦克。 日本小田中队挡住了道路,坦克也停了下来,前面立即把消息传递回来。王庚见到此情此景之后愣了一下,说道:“这些日本人是在寻死吗?” 袁智华笑道:“还别说,日本人在当兵作战之前,一定会写着‘求死’的励志书,日本人以战死为荣,以病死为耻。” 王庚道:“好像中国汉代的军人也是这样说的吧。” “我的历史学得不好,不太了解。”袁智华笑道。 一旁团副臧浩说道:“啥话也甭说了,直接压过去,看他们让不让路。” 王庚说道:“不妥,不妥,中日对峙最终还是靠贪婪解决,若真是军事冲突,两个国家都受不住脚。” 臧浩不屑道:“收不住脚就打下去,小日本算什么。” 王庚苦笑道:“日本人是想打就打,他们占有海洋优势,咱们就算在陆地上打败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除非我们能打到他们本土上去——可是前提是我们要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便是现在我们的海军只能乘坐海警就可以看出来,中国有海无防啊。咱们陆军怎么去日本?游过去吗?” 臧浩指着那些与近卫装甲团对峙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说道:“这帮孙子怎么办?咱们就这么跟他们对峙?咱们一千人,他们才不到两百人,你让百姓怎么看咱们?近卫装甲团是门神吗?中看不中用?华仔,你说一说。” 袁智华立即说道:“我支持臧副团长的建议,碾压过去。” 王庚看看这两人心中一阵苦笑,这两个人才是老搭档啊,得了,自己建设好军队就好了,只是臧浩的语气仿佛他是团长一般,让王庚有些不舒服。王庚最终妥协道:“这要是出了事……” 臧浩立即拍着胸脯说道:“我担着。” “我也担着。”袁智华自然是不能跟老班长唱反调了,于是也说道。 看到其他军官和参谋们也要纷纷站起来,王庚心知军队是一个崇拜强者的地方,自己若是表现软蛋,本来就是一副学者军官的模样的他,肯定更是被臧浩篡权了,于是强笑道:“好,咱们三个担着,给我压过去。他母亲的!”王庚难得地说了一句脏话,不过这力度跟臧浩相比差的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