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都他妈突突喽(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六十一章 都他妈突突喽(求月票)

长官王庚一声令下中国陆军坦克轰鸣声再一次响起,黑漆漆的坦克对着那些日本海军陆战队便徐徐开了过去,十二辆坦克排成四排并行,步兵在坦克中间端着冲锋枪向前走着,那些日本人呆了,中国人真的来了。 四百米,三百米,两百米…… “打吧,中队长阁下。”一些小队长纷纷请战道。 小田中队长紧张地说道:“等一下。” “到底是打还是撤?”很多日本士兵心中都在琢磨,日本海军陆战队跟日本陆军不一样,海军陆战队士兵不单受过严苛训练,同时学历也比陆军高得多,思考得比陆军多得多。 小敏三四郎望着中国人黑漆漆坦克压过来的情况,心中默默地说道:“爸爸,妈妈,哥哥,妹妹,可能今天就是我最后一天了,我希望我的死能够让你们骄傲!可爱的麻衣,真遗憾我没有在入伍之前向你表白。中国人的战车太高大太结实了,我们中队一定会全军覆灭的,一定会的。”他抬起头望了望,我的天,这十二辆坦克后面,还有几十辆坦克准备待命呢,中国人真是有钱啊。 “轰轰轰……” 街道两边的中日市民纷纷爬到了建筑物上,瞪着眼睛看着这次对峙的结果,而这一次对峙也很快被人们认为是中国和日本的最直接较量,大家翘首以盼着。 这时候忽然十几个日本浪人窜了出来,他们挥舞着武士刀高喊着:“为了大日本帝国。决不妥协!” “板载!板载!” “支那人去死吧!” “天皇万岁!” 这些日本浪人猛地冲向中国坦克,负责指挥的是二连长刁德龙,只见他掏出手枪。用枪口向上支了一下狗皮帽子,其他人都看着他,包括十二辆坦克的机枪手,刁德龙呛了呛嗓子说道:“狗逼犊子,给我突突了。” “要是伤及后面的日本海军陆战队怎么办?”另一辆车上的副连长刘喜民忙问。 刁德龙叫道:“傻袍子,突突大腿不就得了。” “突突突突……”最前排的四辆坦克手得令之后立即对着浪人们的脚面大腿开枪,每分钟三百五十发的射速仅用了十秒钟不到。那些嚣张的挥舞着武士刀的狼人们便被击中下身惨叫着倒在地上。 “继续前进,给我压过去。”刁德龙喊道。 枪声过后,冷冽的寒风中硝烟味道向四周弥漫而去。第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呆了。然后街道两旁楼中的中日人民这才反应过来,中国人的西街欢声一片,日本人的东街则哀鸿一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中人的坦克居然当街开枪了。他们居然真的开枪了。 “巴嘎亚路!准备战斗!”小田中队长双眼通红拔出战刀。立即扯着嗓子大声喊道,他拔出挥舞了一下战刀,回身说道:“我的家传宝刀告诉我,他需要支那人的血液了。勇士们,报效天皇的时候到了,消灭支那人!消灭支那人!” “嗨!”日本士兵们顿时或者趴在地上,或者分散藏在掩体后面,迫击炮和机枪都架设好了。拉动枪栓的声音传到了对面中人的耳朵中。 “我操,他们要开干了。”刘喜民叫道。 “准备战斗。步兵准备防护!”刁德龙沉着道,“别怕他们,跟坦克来硬的,还没见过人骨头硬过坦克。” “要是他们打起来他们跑进日本区,咱们军队需要进入日本区吗?”刘喜民谨慎地问道。 刁德龙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只会骂人的大头兵了,在王庚这个学者型团长的带领下,近卫装甲团的军官和士兵们积极学习知识扩充文化,刁德龙从一个没文化的大头兵已经成长到了合格的坦克连长。他们这种人本来就是生死之间活下来的,警觉性和观察力本来就不低,再加上本人上进一些,可以说他们就是这支部队的骨干力量。刁德龙立即摇头道:“不要进入日本区,就在这条街上解决战斗,进入日本将会引来日本海军战舰的炮击。” 谁都不相信中国士兵敢于从受伤的日本浪人身上碾压过去,可是中国坦克就是不停歇,尽管速度慢如人走路,但它没有停止,看来真的要碾压过去了吗?很多日本市民纷纷捂住了眼睛不然看过去。那些日本浪人也傻眼了,他们想过死,没想过这么死,被战车压死的确是死的惨了点。 大战一触即发,似乎周围的百姓们也知道,如果说刚刚浪人们冲上来是一种试探,那么一旦士兵相互射击,则引发的只能是两国国战。除了几个胆大的市民,其余人赶紧跑了,战事响起,此处毫无疑问便会成为焦土。 忽然,一个日本军官从一旁的分路中跑了过来,挥舞着一面白旗拦在距离浪人只有三米的坦克前,那个日本军官用中国话说道:“日本驻海参崴司令下令,红玫瑰大街让给中国人巡逻。”他回身对小田中队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把枪放下。” “停车。”刁德龙也喊道,他听清了这个人说什么,只见小田中队立即放下枪,派出十几个不带枪的士兵跑过来搬走受伤残废的日本浪人,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地跑了。 中国百姓顿时欢呼声一片,地上日本浪人的鲜血很快结成了冰冻在路上。 “中国士兵好样的!” “你怎老厉害了!” “牛逼,太牛逼了,日本鬼子跑了!” “万岁,开黑棺材的当兵的。” 刁德龙一脸黑线,什么叫做黑棺材,他立即扯开嗓子喊道:“他妈了个巴子的,这叫做坦克车,别他妈的瞎叫。”不过这一张嘴破音高呼,惯着北风被吞了下去,直接让他的嗓子伤着了,半个月都没好。 在对峙过程之中,日本方面很明显被中国人突如其来的坦克吓了够呛,而从黑龙江源源不断调集进入东吉省的预备役旅也让东吉军区腾蛇军团在李品仙指挥士兵宽绰起来,高达三十万的全副武装的预备役士兵的抵达,给了西方记者们一个强烈的心理震撼。 这不是二十年前拿着大刀长矛冲向八国联军的大辫子中国人了,他们已经接受现代文明的洗礼,他们在一个强硬、睿智且有远见的领袖领导下,已然逐渐开始了国家现代化路程。 面对中国方面的强硬态度,日本也开始认怂了。日本人其实是一个特别敏感的民族,当他们敏感的察觉你的软弱的时候,他们会得寸进尺。反之,当你对他们强硬且能够让他们察觉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时候他们会立即改正——但是当他们一旦决定行动,将会全国投入地行动。日本人是标准的零件,天皇如果下令整个日本国都自杀,日本人也回会毫不犹豫地执行天皇的命令。 因此和日本交涉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你既不能软弱,又不能惹急了对方,这让对日交涉官员曹汝霖费尽脑筋。不过日本的退让让英国人非常郁闷,英国派遣代表前往日本东京,向日本执政党首相高桥是清阐述,占领海参崴的重要性,意图重新引发中日之间的对峙。在日本的军情司得知之后,派遣特工对英国代表团进行破坏,他们给英国代表团下了毒药,导致英国代表团部分人员中毒住院。 而在日本内部,日本摄政王的一个幕僚佐藤秀竹提出,应该在此时邀请英国人对华制裁,英国与中国在西藏、西域、新疆、四川、云南均有领土争端,英国人实际上更加迫切地希望与中国人大打一仗。我们不能做英国人的马前卒,否则将使我国陷入更大的财政危机之中。佐藤的办法得到了裕仁摄政王的支持,而英国人也希望对重新崛起的中国进行一番试探,于是双方一拍即合。日本掀起海参崴冲突的时候,英国人在西藏、西域、新疆也挑起冲突,即分散中方的注意力,又看一下中国的态度——英国人不会轻易动手,他们在全世界的殖民地都有这样那样的争斗,而在印度一些复国运动也在逐渐兴起。所以英国人对中国只能进行一番试探,而非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想要占领中国,不是二十年前派几万名士兵就可以占领的了。 但是中华民国和大清帝国的区别到底多大,英国人也向趁机试探出来。 佐藤(李慕含)及时地将情报传递出来,王茂如获悉之后,立即下令给刘湘和任元星,责令他们指挥军队,遇到英国人挑衅之后予以坚决反击。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英属印度(包括现在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锡金)派出了一支土著组成的印度独立第四十九山地步兵团,这支部队号称印度精锐步兵。在印度数次剿灭部落战斗中,几乎战无不克攻无不胜,还有一个眼镜蛇团的响当当外号。英属印度总督里丁伯爵鲁弗斯.艾萨克斯扬言道,派遣眼睛蛇团进入中国,是给了那些留着辫子的中国人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