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练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七十四章 练胆

第七十四章练胆 像是朱杰这样直接提出要走的,王茂如多半会放行,那盖天久拉拢来的小白龙白俊龙便是其中之一。他找到盖天久,说自己实在是受不了军中的诸多限制,为了情分,特地向他请罪,盖天久劝说无果,便向王茂如告辞,说自己这兄弟还是土匪xing子受不了规矩,王茂如说好聚好散,以后还是朋友。 在盖天久的叹息中,白俊龙带着人返回草原继续做土匪。像白俊龙这种直接提出来受不了规矩离开的毕竟是少数,他们是zi you散漫惯了的。当然,甚至有的老兵油子半夜带着枪偷偷溜走的,想发一笔,被作为宪兵队长的何安定或者怀柔jing察局长朱杰抓到送了回来。 王茂如全军使用的是e1式步枪,这种步枪因为火力持续xing强,在士兵中给取了外号叫做火连珠。在外面,一支火连珠价格是一百两银子一条,要是偷走一个卖掉,着实是发了一笔大财了。 当着全三千四百多人的面,王茂如让宪兵将那十一个逃兵绑在木头上,让新兵们拿他们做刺杀对象。新兵们有的年小幼弱,心xing磨砺不够不敢杀人,王茂如怒道:“完犊子玩意,给我滚一边去!”一脚将一个十四五岁的士兵踹到一旁,他亲自拿过来步枪,上好刺刀,走到被绑着的逃兵面前。那逃兵嘴里被塞着,呜呜叫出来,屎尿齐流,王茂如冷冷地说道:“我待你如何,你又待我如何?我给你吃,给你穿,给你钱花,你却辜负我一片心意,半夜里偷枪逃跑?没有良心,狼子野心,白眼狼!哼!你说你该不该死?该不该杀?”言罢,一个刺杀,刺刀扎在那逃兵肚子上,那逃兵又发出呜呜惨叫,让所有新兵们都胆战心惊。 “一个一个来,都见见血。”王茂如冷冷地说道,并且说道,“刺杀,或者被刺杀。”新兵们害怕了,甚至几个班长也害怕了。这些班长都是参加过剿灭白狼战役的,但是那时候是远距离shè击,哪有这么近的刺杀过?看得多的无非就是法场上砍掉四百白朗匪军人头一事,但这可是自己动手,军令难违,所有人都对这些逃兵刺去,有的睁眼有的闭眼,刺到最后,那些人都成了两堆肉了。 大家事后一阵恶心呕吐,当天的菜破天荒的没有多少人吃肉。当人们几乎都希望把这事儿忘记的时候,王茂如半夜三更集合队伍,冷冷地环视士兵,大声喊道:“我觉得,你们该见见血了。”一挥手,宪兵队长何安定带着宪兵们把黑sè大幕拉了下去,是一座笼子,里面关着二十几个人,身上都写着死囚的字样,都昏睡着。 王茂如冲何安定点头示意,几个宪兵拎着水桶,将那些人都泼醒了。这些都是王茂如让鲁金圣从天津死囚大牢里买的死囚。 本来是五十多个人,一个人二十块鹰洋。但是带回来一番审查,其中三十多人都是无辜的乞丐,王茂如苦笑着问他们想死想活,这些人自然是想活,王茂如便说想活做我的兵,跟我一起打江山。能够从死囚中活下来,这三十个人自然是极为高兴,王茂如说你们先休息休息,过几天再进入部队。 而剩下的二十人不江洋大盗,便是是罪大恶极的非为作歹之徒,现代很多影视剧把民国的jing察都写成专门欺负好人的恶人一样,事实上民国的jing察和现在jing察一样,也有好也有坏,有的也只是普通一个,有的仗势占些小便宜,有的也尽心给百姓做事,自然也抓了一些坏人。其中有纵·火犯,投·毒犯,强·jiān犯,土匪等等,王茂如认为用他们来训练自己的士兵胆量比较不错,这一点有些像后来ri本兵,用真人训练新兵的胆量。 自然这样做的手段确是非常残暴,一旦被人揭发,王茂如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被弹劾,所以他才只在夜间进行。鲁金圣也知道这事残暴,不过也用这手段拉近了与王茂如的关系。 他让人带出来一个死囚,拿起一只火连珠,上好刺刀,说道:“我知道你以前是个悍匪,我得兵都是刚放下锄头一个月的农民,所以,你肯定比他们强。我让他们三个打你一个,只要你干掉他们,我就不必死。” “你说的真的?”这个前土匪,现在的死囚问。 “当然。”王茂如说道,回头随意点了三个班的新兵出来,为了谨慎,这三个人还是比较高大的汉子,有一个还是华兴保安队的,他又说:“你们三个,干掉他,或者被他干掉,大家让开点地方。”大家都自觉地让了一个圈子,那高大汉子接过带刺刀的步枪,挥舞了几下,紧张地看着面前比他还紧张的新兵,放下了心。 三天前刺死两个逃兵的事儿到现在还影响着新兵们,他们不是没见过血,但上次是被绑着的,而且轮到他们的时候,那两人都成了肉酱了,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大活人,这能一样吗?就在这三个人一愣神的时候,那高大汉子一个突刺扎在了一个新兵的胸膛上,新兵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眼看着活不了了。另外两个忙格挡起来,但是胆气泄了,不一会儿,便被这汉子一个一个刺死。 王茂如皱着眉头,摇摇脑袋,见汉子望着他眼神充满不信任,便说:“你放心,我承诺好的,绝不食言,你先到一边休息去吧。”那汉子扔下枪,走到一边,却见一个军官端过来酒菜,说:“你赢了,这些吃的都是奖励你的,吃吧,行。”那悍匪心想,要是这大官想杀自己,自己杀了他三个兵,吃了他的酒菜,到地下也不亏本,索xing便毫不在意地大吃起来,权当最后一餐了。这军官笑说:“你倒是不担心酒菜里有毒。”汉子抬头瓮声说:“有酒有肉,死了也值了,爷爷我三个月没吃肉了,这些软脚下,若是等我吃饱了,二三十个都不在话下的。爷爷当初在西北当刀客的时候,什么狠人没见过?”那军官问:“你在西北当过刀客?”汉子说道:“我就是西北人,自然是当过刀客,还在华北当做镖师,在关外当过胡子,在蒙古当过马匪,在江南当过刺客,一辈子杀人够本了。不过要是能遇到个高手,被他打死才好,总强过被你们枪毙了强。”说也也不管不顾,大口吃喝起来,看得下面士兵们恨得够呛。

下一篇   第七十五章 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