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砸了印度后花园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六十四章 砸了印度后花园

随后,王茂如下令徐树铮释放了被俘虏的印度独立第四十九步兵团,徐树铮便将他们的所有武器、装备、补给留下来,只允许这些被遣送回去的俘虏们穿着内裤,皮靴以及一条毯子裹在身上,外加三天的口粮回去。三天之后,这些狼狈不堪的印度士兵终于得到了其他印度土著军队的帮助,当见到同胞的时候,这些印度人嚎啕大哭起来,他们不断地向其他印度土著士兵说中国人是魔鬼,中国人是不可战胜的,这给了其他印度土著们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心理影响。 在印度人心中,这个屈辱的伤疤始终是难以磨灭的,且伴随在百年后的每次中印网民吵架中。 此时让王茂如感到意外之喜的是,驻防于西康的第四十四师团卢焘响所部127旅谷正伦部,居然寒冬十一月中旬突然对西藏叛军展开攻击,他亲自率军兵分三路,分别对察木多,博窝,桑昂曲宗展开闪电攻击,其进度之快让任何人难以想象。毕竟这时候是冬季,尤其是平均海拔四千米的高原上的冬季,严寒难以想象,行军之困难也远超一般人认识。 冬季对西藏叛军用兵难度让大家都意识不到卢焘响会在此时对西藏用兵,西藏土司叛军也以为最少明年夏天中国士兵才敢进入西藏吧,可是中队偏偏在最难用兵的时候打来了。 第四十四师团长卢焘响早在王茂如离开之后便开始策划这一次进攻,既要让西藏叛军想象不到。又要让他们难以招架。卢焘响选择了出奇制胜,并且派遣精锐部队,而不是所有部队进入。毕竟西藏叛军武器装备落后,战斗方式落后,他派遣了一个旅的部队算是给西藏叛军很大的面子了。谷正伦因此被委以重任,亲自率军直取西藏,三股部队最终在拉萨城外完成了对叛军合围。 谷正伦军队127旅所过之处,所有不服从的土司全部被杀,牲口分给了农奴。帮助反叛土司的士兵也被斩首——不过对于反叛的喇嘛们谷正伦要求不要轻易杀害,即便杀害也要毁尸灭迹不许让人知道。谷正伦的三个团进展奇快无比,每天几乎就是在赶路。后来大家干脆坐着牦牛赶路了。藏兵战斗力低下,装备落后,甚至骑着马挥着刀便过来,直接被中国士兵一枪干掉。让谷正伦哭笑不得的是。他们携带的火炮一次都没有用到过。便连下十座城。 然而让王茂如在兴奋之中感到难过的是谷正伦的127旅的伤亡问题,他们不是被藏军伤害,而是被天气和险峻的地形伤害,因为寒冷和行军而牺牲的士兵,占了这次消灭西藏叛军的七成,很多士兵在越过高山的时候掉入山涧而亡,士兵连尸体都找不到。冬季行军攻击西藏叛军,出乎敌人意料。但也伤亡颇大。 英国政府没有想到中国这边的反应居然这么快,他们还在准备讨论克什米尔的时候。两天后中队居然已经向西抵达藏东的林芝地区,中国人进入西藏高原的先头部队凭借着骑兵的高速和先进的武器,以及斗志昂扬的精神,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几日之内神速一般势如破竹,藏军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连锅端在镇寨中。当然,这其中有很多藏民也帮助中队,再加上谷正伦的军队中接受了五百名曾经参与民国初年收复西藏的川军士兵,对于道路交通极为娴熟。至于冬季保暖问题,国防军的士兵们最值得庆幸的是国防军的起家部队,是王茂如的呼伦贝尔边防守备旅。西藏的冬季寒冷,却总是不低呼伦贝尔的冬季的,而国防军的冬季保暖标准则是以呼伦贝尔边防守备旅的保暖为标准。狗皮帽子,棉衣,棉裤,棉皮靴,呢子风衣,白色披风,可以罩住枪支扳机部位的棉手套,这就是国防军的装备。纵然如此,冬季进入西藏依旧面临着严酷的自然条件,索性中国士兵都坚持了下来。 在西藏最困的要数高原缺氧,谷正伦的军队每天因为缺氧脸蛋都一个个发紫,为此不得不放慢了行军速度。 中国士兵从东向西收复西藏顺利无比,很多亲近中国政府的土司也开始转头拥护谷正伦的127旅,一路上为其支援了后勤和运输工作,还提供牲口帮助中国士兵行军。而一些亲英国的喇嘛们愤怒地离开,逃向西藏西部地区。由于天气恶劣,中国士兵向拉萨的行军速度减慢,而英国方面立即向中国政府抗议,抗议中方的入侵。中国总统府以大总统养病为借口,将英国的抗议书转交到国务院。 民国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西藏喇嘛代表们以及各土司联合宣布西藏重新回到中国大家庭中,但西藏仍旧保持宗教政教合一,藏人治藏。 英国印度总督鲁弗斯.艾萨克斯立即扬言抗议,宣称西藏人面选择了自由,而汉族人给了他们枷锁。鲁弗斯.艾萨克斯也派人回国游说国会,对华宣战,中国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侵略周边友好国家了。 国防部立即予以反驳,西藏自古以来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外涉司司长张奎安说道:“翻开大清地图就可以看到,中国地图清清楚楚地标记着,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什么独立的国家。有些国家一方面要求我们将大清帝国的一切债务和条约都接着,另一方面又不承认大清的国家完整,岂不可笑?想要中华民国政府承认大清帝国的条约,就必须承认大清帝国的疆域继承,否则就不要选择谈判了,直接坐在地上哭喊就能够得到利益了”英国政府立即派出代表,于中国政府进行谈判,他们也开始终于将中国视作一个主权国家来对待了。 克什米尔重挫英属印度山地步兵团和谷正伦不顾严寒高原突然收复西藏,让英国人和全世界各国都见到了一个正在冉冉升起的国度。这个国家曾经领先世界几千年,仅仅是近五十年落后了,但是这个国家迅速的反省自身,意图崛起。 国防部军务总处确立了国防军的嘉禾勋章是授予军官的最高荣誉勋章,而龙族勋章是授予士兵的最高荣誉勋章。王茂如以国防部的名义下令对徐树铮和谷正伦进行全军通报嘉奖,并授予徐树铮一等嘉禾勋章,授予谷正伦一等嘉禾勋章,并对这次作战中表现突出的二十名士兵授予一等龙族勋章。这二十枚一等龙族勋章其中只有三枚授予了94旅,而127旅因为在条件更加困难的西藏行军,十七枚落在127旅上——但没有人羡慕,这十七枚勋章获得者全都由阵亡士兵获得。 民国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日本政府经过多次御前议会终于作出决定,宣布与苏俄签订之《苏日租借协议》无效,并派遣特使日本外相内田康哉为代表,访华准备签署一系列北方防御条例,准备就东西伯利亚以及库页岛,堪察加半岛,千岛群岛进行谈判,日本的目的是一举占据北方大陆,并以勒拿河为界,勒拿河移动,并占据南至外兴安岭,北至北冰洋,总计三百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自然,出此计策的人还是裕仁的智囊佐藤秀竹,事实上佐藤在日本已经有了小首相的称呼,这个私生活放荡的年轻人的智谋让裕仁佩服不已,裕仁比佐藤还小五岁,对这个人他非常信任,这信任超过了任何人,也引发的很多军官们的不满。 佐藤秀竹死了老婆之后更加肆无忌惮地四处勾搭有妇之夫或者无知少女,凭借着他的英俊相貌和幽默谈吐,很是惹得一些日本政客的不快。当然,日本人认为风流倜傥并不是毛病,勾引女人也无大碍,可是这次佐藤跟裕仁的妻子良子的妹妹勾搭在一起了——他进一步拉近了与摄政王的关系,这也是裕仁为什么对他放心的原因。 成了裕仁连襟的佐藤嚣张地甚至在内阁会议室顶撞元老,一定要占领三百三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给日本国民一个大陆交代。他在会议上拍桌子甚至跳起来指着元老们思想守旧不作为,甚至不如他这个文人。佐藤的强硬居然赢得了军方的支持,裕仁也对他更加刮目相看。在裕仁看来,北方那冻土的确是没有什么价值——除了三百三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象征意义,谁愿意生活在冰块上? 佐藤等着眼睛大声地说道:“现在苏俄东顾不暇,甚至中国人都能挑衅吞并他们的中亚,我们为什么不能占领东西伯利亚,甚至如果可以,我们要把领土继续向西推进,让日本和俄国以乌拉尔山为边境。” 他借着裕仁亲信的身份在日本国会上下奔走,尤其是数次前往军部,对他们抛出国土大小决定了国家地位的大小的话语,说任何列强都没有像日本拥有这样狭小的领土,如果一旦占领北方冻土,日本将一举成为亚洲真正的海陆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