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六大银行与财政问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六十七章 六大银行与财政问题

民国十二年一月二日下午,由国务院十二部的内务部向国会做汇报报告,民国十一年中内务部发生最大的意见丑闻就是前总长朱执信下野,朱执信的下野也意味着民党丧失了全部武装权力,成了真真正正的政党。如今的内务部的代总长是次长覃振,下午便由他来做国会汇报。 覃振今年今年四十岁,他是湖南人,在前清时期便被湖南人称之为桃源三杰之一,另外二杰是宋教仁和胡瑛,如今宋教仁已死,胡瑛因先前投靠了赵恒锡,现在在湖南担任湖南省政务厅厅长。覃振原本是宋教仁的亲信,不过此人文人出身,一直从事革命宣传工作,并没有在内务部做警察管理的经验。原本民党提议他做内务次长是因为他的性格谦逊,与性子刚烈的朱执信相处容易,朱执信性子太过刚烈,别人也没办法在他身边公事。 现在由覃振做了代内务总长,反倒有些因朱执信下野一事缩手缩脚起来,随即内务部也在后半年内部行政建设等搞的一塌糊涂。比起朱执信的大刀阔斧改革以及人员任用,处罚等,覃振因为太过温和几乎被手下架空了。 覃振是自己人知道自家事儿,他的工作能力也一再被人诟病,因为孙立文出访欧洲回来之后又生病,这才让王茂如放过了攻击自己的机会。这个内务部将来定会是民党和王茂如的争执之地,内务部警察系统因为塞进了大量的退役国防军士兵进行安置。权力逐渐从最底层开始丧失。 内务部的命令发到下面警察的口中,还不如国防部请求警察协办的命令,覃振只能在此歌功颂德一番。今年的国内治安案件越发减少。这得力于国家的统一与稳定,覃振将这些套在自己的头上,惹得下面听报告的国会议员们嗤之以鼻,就差集体起哄赶他下去了。 覃振的报告结束后,文化部李子文的国会汇报对自己一番吹嘘,他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把自己的贡献和文化部的重要性比作天底下头等大事一般。这小子仗着背后有王茂如的支持。态度非常嚣张骄傲,民党的人对其非常不满,几次三番欲弹劾李子文。然而想要扳倒李子文。必先扳倒王茂如,李子文是王茂如豢养的一条猎犬而已,民党对此也无计可施。 这一年中,由文化部提议进一步规范了报纸行业、书籍出版行业、电台广播行业、电影行业、娱乐文化产业。出台了许多规范性的政策和法规。而文化部又从交通部索取了邮电产业。又扩大了不少权力。 可以说在李子文掌权的这两年中,文化部每年一个大台阶,不但充分控制了中国的舆论导向和舆论话语权,还引导了中国的文艺潮流,现阶段文化部正在逐渐推广王茂如提出的儒法主义。王茂如的声音和思想及时地传到到国民耳中,给王茂如在未来争夺权力做了极大的贡献。 文化部之后外交部、工商部、司法部一一作了汇报,倒数第二天上午的国会报告是财政部报告,财政部总长方宏信与次长潘傅先后作出报告。 财政部是国务院十二部门中最忙的部门。他们负责统筹中国财政,分配资金。偿还国家贷款,管理中国的银行业、信贷业、重金属交汇行业等等,同时今年财政部做了一个最让国人骄傲事情就是逐步收回了中国海关的权力。随着中国的经济崛起,也随着中国市场逐渐对外国重要性的加强,中国海关也显得尤为重要。为此,财政部以财政审查为借口插手海关,终于迫使掌控在英国和美国人手中的海关做出让步,越来越多中国年轻人进入海关工作,他们联手暗中逐渐排挤英美官员。海关现在受到中国政府的半监督,也让四国银行极为不爽——他们曾经以退出中国市场为要挟,可却作用不大,因为中国六大银行逐渐掌控了全国经济。 中国六大银行分别是负责货币发行的华夏民族银行,原本属于交通部掌握全国最多国债发放的交通银行,由江浙财团建立的东方银行,由四川军阀家属提出联合其他各地军阀家属集资建立的西北商业银行,由归国的南洋财团们建立的南洋银行,由华北商人联合建立的中国银行。 这六大银行尽管并不隶属于财政部,但受到财政部的监督,财政部统一了信贷利率,逐步禁止民间私人高利贷业务。除了六大银行之外,一些符合资质的小银行也纷纷申请建立,但是为了防止中小银行因为国际金融大环境恶劣难以招架,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抵挡不住给中国财政带来危害,开设中小银行需要交纳数额较大的保储备金,占中小银行货币存储量的百分之十三必须交给华夏民族银行做储备金,以保证某些银行因为财务问题破产引发的连锁反应。这个百分之十三的储备金苛刻地阻挡了一部分国内资本涌向金融界,然而在关外七省的犹太裔商人却勇敢地投入,并且给他们都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当然,对于这些白色人种开设银行,财政部对其审核更加严格,甚至储备金也更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财政部的官员唯恐这些人搞乱好不容易崛起的中国金融体系,但种种障碍却阻挡不了犹太商人们的投资热情。 财政总长方宏信骄傲地说道:“今年(民国十一年)国家财政收入比民国十年财政收入又一次越了一个台阶,财政收入总和达到五点二亿银元,比之去年增长了百分之二十八点八二九,比民国十一年年初计划增加了两千万。”众人一阵惊呼,未料想到进入到国家统一第三年(早在民国九年基本实现了国家统一,民国十年真正意义上的统一)的时候,国家收入比四年前翻了四五番,看来还是统一无战事的中国好啊。 接下来次长潘傅报告的时候介绍了财政部对各部门的财政支持情况,自然中国财政花销的大头还是军队,除了在军队上花销的还有其他部门的支出,以及各国贷款的偿还,接下来则是国家计划的投入等等。 最后潘傅次长的结论是尽管今年财政收入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八点八二九,但是考虑到中国经济通货膨胀因素以及大量俄国犹太人、贵族、南洋华人商人集团回国投资建设等多方面因素,其实今年的财政收入并没有比去年有多大的跨越。考虑到明年全球通货膨胀会更加加剧,人民币也将不得不跟随贬值,明年的财政收入数字会比今年更漂亮,但实际财政收入将并不会增加太多。 “有可能明年的国家财政收入增加百分之二十……” 总理唐绍仪听到这里举手打断了潘傅的发言,向他提问明年全球通货膨胀将导致人民币贬值多少,潘傅无奈地说道:“财政部经济分析司认为,人民币最少贬值百分之二十。这也就意味着,明年各部门的财政预算将升高,货币发行量将会创造新高。” 王茂如摇头苦笑了起来,好嘛!原来说了半天,财政部的意思明年中国将陷入财政危机之中,只是没有直接说出来而已。 财政部作为国家金融调配部门,自然是不会轻易地将中国即将进入金融危机国家这种话说出口来,他们换了一种说法而已,但是在座的都是明眼人,更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 由于国防部与中国财政部确定的中费支出占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六,财政部今年年底将补充给国防部七百二十万银元。这让国防部的军官们兴奋不已,有了七百二十万银元,国防部能干不少事儿啊。 但财政部的年终报告刚刚结束,便有人迫不及待的上来准备对国防部的开支所占比例指责,一个民党议员立即高呼:“国防开支占据财政收入太过,我国并非军政府帝国,如今中国和平,何须如此庞大开支?” 另有一个议员反驳道:“国防开支比例乃年初便制定好的,那时候怎不见你叫喊?是不是有人指使你攻击我国国防?你是不是被敌国收买了?你这个汉奸,你不配做一国国家议员!”议员们顿时相互吵了起来,王茂如一阵苦笑,好嘛,还不如让财政部的报告一直做到中午大家饿不行了才结束,这样也不至于大家有力气吵架啊。 唐绍仪代表国务院最高权力,此时他立即敲响了警锤,但是当当当敲了三下之后,民党和非民党的议员一直吵得不亦乐乎,没有人停下来,连孙立文也看不下去了,气得气喘吁吁,差点咳血出来。胡汉人高喊道:“静一下,静一下。”却也无济于事。 议员们这些天似乎都憋着一口气,忽然爆发出来止也止不住,他们相互谩骂指责,青促会和复兴党指责民党,民党的人大声反驳,进步党在一旁看热闹时而发出怪声音挑拨,他们是看热闹不怕火大。国会中忽然乱成一团,好不热闹,幸好国会报告是没有记者参与的,否则让人记下来非得笑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