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三枪拍案惊奇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三枪拍案惊奇

王茂如见国会议员们像是泼妇一样吵闹个没完,大有后世台湾议会院那种菜市场式的架势,便觉得其实这议会啊也只不过是假民主,要真是他们做决定,估计百八十年都决定不出明天政府食堂应该多放酱油还是多放咸盐。王茂如撇了撇嘴,向他的结拜大哥京畿戍卫部队司令第八军团军团长盖天久使了一下眼色,盖天久点头会意。只见盖天久大马扬刀地走出贵宾席,登台走到总理唐绍仪身边,与唐绍仪耳语了几句。 唐绍仪面色犹豫,看着台下吵成一团的众人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盖天久忽然直起腰板面对众人,用他狮吼一般的声音大喝怒吼道:“都他妈闭嘴!操你姥姥的!”然后拔出手枪,冲着议会大厅上方“砰砰砰”连开三枪——场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被惊呆了。 盖天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吼道:“操你姥姥的!瞎他妈吵吵个屁!现在听大总统的,大总统在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吗?这里是国会,不是大车店,不是妓院!” 有议员心说这里还不是靶场呢,你开枪干嘛?再看看左右的保安和卫兵,一个个连眼皮都没动,他们哪敢对盖天王如何,那不是寿星佬上吊——嫌命长了吗?此间除了一个大土匪出身的军官盖天久,诸人还真是觉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不过这条疯狗出来,也是因为背后站着一个人,于是大家都看向王茂如。 王茂如立即说道:“盖将军。收起你的枪,素质,注意你的素质!这里是国会。你以为是你家炕头呢?跟大家道歉!” “抱歉啊,大家伙,俺是大老粗,不懂礼貌了。”盖天久立即说道,枪倒是收起来了,不过插在腰间的匣子里,手按着枪柄。 王茂如道:“现在请大总统来主持一下公道吧。” “对。大总统,俺就说你才能镇得住脚。”盖天久装作大老粗一般地说道。 孙立文顿时苦笑起来,他奶奶的自己躺着也中枪了。明明是王茂如的手下,非要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投入在自己身上,自己还是病人啊。于是孙立文连声咳嗽了起来,憋得满脸通红才指着唐绍仪。他的意思是国家议会的真正主持人不是自己而是国务院总理唐绍仪。他已经因为生病不能处理政务。这次是抱病出席仅仅是做一个见证而已。 众人又看了看唐绍仪,一时间都不知说什么好,有胆子大的,可盖天久等着一双张飞似的演讲扫过去,便没有人在说什么了。 唐绍仪只好尴尬地对身边的盖天久说道:“这个……盖将军,请回吧。” “好咧,尊总理令。这些人太不像话了,您敲了这么多响锤都不静下来。真没素质,真没文化!”让一个土匪说没文化。国会议员们又要反驳,唐绍仪敲了敲响锤,众人暂时安静下来。 盖天久又大咧咧地走了回来坐在王茂如身旁,众人撇了撇嘴,心中说道这不还是你王茂如的主意,这人还真是坏透了,不禁让人想到了他的绰号九尾狐。 这会议开了六天了,唐绍仪作为会议主持人也累得够呛,看看时间到了中午,他敲响了警锤道:“现在休息,下午一年半,国务院十二部国家报告将进行最后一个报告,国防部年底报告。”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对盖天久那几枪心有余悸,同时对他的野蛮作风也非常反感,尤其是民党的人,纷纷希望找到孙立文,然而被孙立文的秘书胡汉人挡在了门外,胡汉人说总统病中不宜打扰。一个个民党议员垂头丧气而去,大总统现在明显是被王茂如给架空权力了,说病中,也是被王茂如气病的。 王茂如吃过饭之后便在杨度的帮助下核对国防部报告发言稿,杨度妙笔生花,是一个非常合格的秘书长,给王茂如不少帮助。王茂如仔细观看反复检阅陈述稿,确认了之后闭眼休息一下,这时候冯尹彬有些焦急地走了过来,冯尹彬说道:“家事。” 王茂如点了点头,冯尹彬又说道:“六夫人昨日下午发生意外,在教授法盛庵小女尼武艺的时候,为了救一位小女尼坠崖身亡。现在尸骨被找到,运回了法盛庵中。” 王茂如如遭重击,瞪大眼睛,嘴角抽动了起来,吴秋月怎么会死?她是女侠,她武艺高超,她怎么会死? 冯尹彬道:“属下现在过去?” 王茂如摇了摇头,道:“国家报告更加重要,你不要去了,你派一个得力手下去吧。” “是。”冯尹彬道。 冯尹彬下去之后,王茂如手中拿着国防部汇报报告,却看不进去一个字。他将报告放在了桌子上,对杨度说:“皙子兄,我先静一会儿。”杨度点头也走到门口想要说什么,见王茂如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便叹了口气,这终究是人家的家事。 王茂如走到窗子前打开窗子,凌冽的寒风吹了进来,夹杂着雪花,原来外面下雪了。吴秋月是自己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女人,她敢爱敢恨对爱情忠贞不渝,但内心孤独骄傲,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始终陪伴自己,她用自己的真对待自己。王茂如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吴秋月这么爱自己,收复中东路的时候白俄骑兵偷袭指挥部,吴秋月冒着危险率领女兵反击前去营救自己。也许爱情这个东西没有什么道理的,吴秋月对自己炙热的爱,就想自己对唐宝琪一样。也亏得是这个允许三妻四妾的年代,让自己拥有了爱着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爱着的女人。王茂如自认为在他的所有夫人中,如果出现危险,第一时间冲上前替自己挡子弹的绝对是吴秋月,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却的的确确存在的。 她为了自己,等了自己六年,追到中亚保护自己安危,这样的女人自己能不被感动吗?他自问除了将感情分给吴秋月一部分之外,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两人不能够在一起,也不是因为彼此不相爱,而是吴秋月内心的自卑导致。 可是现在,那个最爱自己的女人去世了,突然走了,这让他难以置信,是假的消息吧。他心中对自己说,应该不会吧,吴秋月武功高强,怎么会突然坠崖? 杨度看了看表,时间快到了,便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声,他担心王茂如便推开了门,却看到王茂如呆呆地立在窗口,任凭风雪吹打着他。杨度连忙走过去将窗子关上,拍打下去他身上的雪,关心道:“秀盛,糊涂,你这是怎么了?” 王茂如摇了摇头,摸了一下脸上的雪水,道:“世事无常,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杨度道:“秀盛,此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啊。” “是啊 ,不是时候啊。”王茂如苦涩道,“可是偏偏发生在现在,唉……”他拿起毛巾擦了擦脸和身上,对卫兵说叫萨将军来一下,核对汇报。杨度说:“秀盛,你没事了吧?”王茂如笑道:“没事了,都过去了,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皙子兄,来……我们再校对一遍这份报告。” 国防部的国会报告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国防军军情概况,第二部分对年初的计划的完成情况汇报,第三部分国防军对于周边国家的一些态度,第四部分阐述国防军重要的意义。至于兵力分布和军费情况以及具体军事状况,那属于国家最高机密,不会在此国会报告中汇报给几百名议员。 其实王茂如只做了汇报报告的第一部分,也就一个小时而已,后三部分都是由国防次长萨镇冰来汇报的。 萨镇冰是福建人,操着一口福建味道的北京话,说起来倒是不伦不类颇有喜感,也有很多人听不清楚。福建人认为他说的北京话没懂,北京人听他说的是福建话也没懂,最后就是大家都觉得不明觉厉——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在王茂如的国务汇报中,他主要介绍了一下国防军今年的大致情况,如陆军整编即将结束,九十万现代化国防军陆军将逐步实现,又如广西省的全民预备役计划也正在逐步推广,与北方黑龙江省的全民预备役制度一南一北相互呼应。 同时王茂如也提起了因为国内经济复苏与通货膨胀并存,国防军的军饷将逐步增加等等。在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如对日对俄关系问题上,王茂如含糊其辞,说不准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但是都做了两手准备,而具体问题将由萨镇冰做解答。当然,王茂如也提及了军队的一些发展态势,如大力发展路航部队和发展海警部队,总之是将国防部说的越需要钱越好,也给即将到来的民国十二年国防预算做好铺垫。 这十二个部门,都在为年初的各部预算做铺垫,只是没想到国防部这么直接而已,大家都在表功,只有国防部,非但没有表功,还在一直哭穷。当然,其他部分表功是因为他们想要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可是王茂如的国防部不需要证明自己,他们只需要伸手要钱并且证明一下为什么要钱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