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中年丧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中年丧妻

其他十一个部门中不禁有些人大为后悔,早知国防部都在哭穷,咱们装什么啊!也哭穷啊!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好啊,会哭的崽儿有奶吃。 这次年底国会汇报就是国务院向国会负责的过程,以体现国会之重要性。同时也是对国民的一个交代,告诉大家我们这届政府一年中都干了什么,都取得了什么重要成就,你们选择我们是没有错的。只是如此一来保密性就差了很多,外国政府也能从此间知道中国的一些实际情况。 王茂如心中是反对这样的报告的,他暗暗忖说若是我执掌权力,这种会议还是少召开的好,百姓了解政府倒是了解了,可是敌人国家也了解了啊。就像是军部的报告中绝口不会提及一些秘密花销一样,国家秘密普通百姓想知道只是出于猎奇心理,但是外国政府知道了却不利于本国安全。国与国之间哪有友谊,一旦你的底牌泄露了,昔日战友也可能操刀屠戮。 王茂如做完汇报听着萨镇冰继续报告,他情绪有些低落地坐在下面,一直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汇报结束,也宣告了十二个部门全部结束。明日(一月五日)将进入到国务院国会汇报的最后一天,由国务总理唐绍仪做国会总结,并宣布国务院国会报告圆满结束。 国会晚宴王茂如参加后并没有兴致勃勃,他没有过多的发言也没有杯觥交错地交际诸人,倒是让一些人误会了一番感慨说看人家尚武大元帅。多有气度多有风范,荣辱不惊坦然以待,这才是元首的架势。再看看病秧子一样的孙立文。说大话倒是一套一套的,可你什么时候来一个九九民族宣言铿锵有力啊。中华民国大总统孙立文草草地出席酒宴不到半个小时,便回到总统府休息了。民党人也不再参与其中,看着这些北洋遗老遗少得瑟哪还能吃的下去喝得下去,席间纷纷离开或回到家中,或去了八大胡同等风月场合发泄一番。 晚宴总结词的时候王茂如才对众人讲话说希望诸位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中华民国全赖诸位精英引领方向。我们明日再见。诸人连忙回说若不是国防军保卫国家安全,我等便是有心为国也是无此报国环境,感谢王茂如感谢国防军云云。宾主尽欢。 当王茂如与唐绍仪同车而行离开六国饭店后,唐绍仪才说道:“秀盛,你今日情绪不对啊,似乎兴致不高。却是为何?按理说此间应该高兴才是啊。” “中年丧妻。中年丧妻。”王茂如这才叹了一口气,涩涩苦笑说。唐绍仪惊讶不已立即询问,王茂如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并说道:“乌兰图雅去世的师傅曾给我算了一卦,说我中年丧妻,我尤不信,却也小心谨慎。前翻河田智雅和乌兰图雅两位夫人相继危险,最终挽回一名。我以为破了煞。确是没想到这一劫终还是落了下去,发生在秋月身上。她遁入空门。却遭此横祸,怨我,都怨我啊。” “糊涂,江湖术士之言,岂能轻信?若是江湖术士能断江山,还要你们军人和我们政客做什么,直接弄一些算卦的坐在庙堂之上不就好了吗?”唐绍仪道。 王茂如苦笑起来,道:“算了,过去都过去了,只是秋月之死,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好生安葬了吧。”唐绍仪安慰道,“你也勿要过多伤心,国事为大,儿女情长且放在一边。” “岳父教训的极是,秀盛知道了。”王茂如道。 “她家还有亲人吗?” 王茂如苦笑道:“她是孤儿,从小被尼姑庵养大,不曾有亲人,以前的庙堂也尽毁了。” “可惜了一位奇女子啊。”唐绍仪感慨道。 王茂如到家中,但见家中的女人和孩子们团坐在一起,正在折着纸锞子(纸质的金元宝),大人们低声地交谈着说些什么,小孩子却不明白事单纯欢乐地折着纸锞子当做玩具。 王茂如先是一愣,随后见管家王鹏左臂上也挂了一块黑布,说道:“主子,六夫人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夫人们非要尽一份心意不可。”王茂如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走了过去坐在众人中间,乌兰图雅道:“爷,六妹她……大家唯一能做的事便是如此了。” 王茂如苦闷地点头,哀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爷,你别难过,这事儿来了谁也挡不住。”二夫人玉琢说道。 三夫人玉蝉也嗯了一声,水汪汪的眼睛开始湿润了起来,想到吴秋月过去的点点滴滴,便忍不住落起了眼泪。 “娘,别哭,别哭。”采薇伸出小手擦起了眼泪安抚道。 王茂如反倒要强作欢笑安抚众人道:“她去的倒是不痛苦啊。嗨!以后咱们可享受不到这份福气了。”便叠了一会儿,手边也落出一大堆金锞子来,此时冯尹彬来了,王茂如便将他叫到了书房中。 冯尹彬恭恭敬敬地说道:“老师,我派秘书官陈布雷去法盛庵了料理一切了。” “将你下午打听到的详详细细与我说一下,一丝不要漏过。”王茂如坐下来,他知道冯尹彬不吸烟,便也没客气,便自己拿出一根雪茄点着了抽了一口,见到冯尹彬规矩地站着,连忙说,“你也坐下说吧。” 冯尹彬方才坐在一侧回复道:“秋月六夫人在法盛庵中除了一心修佛以外,还负责督促庵中女尼们强身健体习武。因为法盛庵有六夫人在,很多过不下去养活不了女儿的人家也将孩子送到庵中,便都由六夫人来带。据说昨日六夫人带小女尼们上山习武强身兼砍柴,一个小女尼不小心跌落山崖,六夫人勇于救人。尽管小女尼被救了,可是六夫人却跌落了下去。” 王茂如长叹一声,不再言语,内心无比惆怅,吴秋月,这个倔强的女侠啊。他抬起头看了一下北墙上挂着的一柄长剑,这是吴秋月的武器,她留下来的东西。看到了这柄长剑,便想到了她,前次一别竟成了永诀,岂不让人神伤。 王茂如双眼无神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冯尹彬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师,六夫人的尸体是运回北京,还是留在法盛庵?” “将来我死了,就将我葬在呼伦贝尔去,我的妻子们也葬在那里,那是我起家之地。继华,你给陈布雷发出信息,让他务必帮我一个忙,趁着冬天将六夫人的尸首运到呼伦贝尔,再请风水道士在大兴安岭为我寻一处坟穴,先将六夫人葬在那里。等将来我死了或者家人有死亡的,都葬在那里,那里便当做我家家族祖坟埋骨之地吧。” 冯尹彬想想问道:“老师,若是寻龙点穴,便是重之又重的事情,我怕是陈布雷一个人调动不了关系。” 王茂如笑道:“什么寻龙点穴,只是正常找一块风水之地而已,没那么多讲究,我又不要做皇帝。” 冯尹彬道:“风水祖坟之所,关乎后人利禄生死,不可不察也,老师需当尤为慎重。点穴一事,应找一些能人才是,若是骗子岂不害了自己?” “哦,那你帮着找一找能人吧。”王茂如道。 冯尹彬谨慎道:“是,老师,此事交予我来办,我去那大兴安岭。” 王茂如道:“你若是可行,我终能放心下来,但谁来代替你?” 冯尹彬想想道:“有一人忠厚老实,或可替我。” 王茂如笑说:“便由他暂代你的工作。” 中国人骨子里其实对祖坟一事看得极为重要,不管他生前多么鄙视风水之术,然而到死的时候一个个又突然又变得对神灵极为恭敬起来。甭管这个人多大的官,多么高深的学问,到生命的最后,总会期盼神的出现。风水勘宅寻龙点穴之术在中国流传千年,其所形成的文化传统已经根深蒂固在国人的脑海中,连冯尹彬都认为风水墓穴之重要性,可见普通人的观念了。 王茂如寻一处祖坟之处,看起来是一件小事,可是在任何人看来,将此事交付给的只能是最信任的人。冯尹彬也是这么想的,这真不是小事,王茂如将来葬在那里,必须由一个他最信任的人来帮助。 冯尹彬现在便是不做别的,也要帮王茂如完成这件事。他向王茂如请了几个月的假期,准备现在出发寻好之后再从黑龙江回来,王茂如见他如此上心大为感动。 冯尹彬便在北京天津等华北城市找寻了二十名最有名的风水师,又在东北寻了二十个风水师,总计四十名风水师乘坐东北大铁路(原俄国远东铁路)抵达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大兴安岭。 四十个风水师稀里糊涂就被劫了过来,大为不解,下了火车之后冯尹彬才对他们说道:“我是尚武将军的学生,我叫冯尹彬,你们可能没听过我,但你们要记住,我可以决定你们家人的荣华富贵。今日将你们带到大兴安岭,便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予给你们,给我老师寻一处龙穴宝位做祖坟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