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第一次宛平协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章 《第一次宛平协约》

众风水师们惊讶不已,有些人惴惴不安起来,风水一说玄之又玄,便是研究一辈子也没有人能百分之百懂得寻龙之术。若是点错了,将来惹得尚武大元帅不快弄死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自己身亡也就罢了,若连累了家人又该如何是好啊。有那滥竽充数的不禁捶胸顿足后悔起来,这风水大仙本就是三分靠本事七分靠眼色,四十个风水师聚在一起,要真是说错了大家都看得出来。 有些本事平庸的,便别人说什么是什么了,本事出众的也不敢乱说,小声议论起来,唯恐说错了。 冯尹彬见众人惶恐,便安抚道:“我知道诸位都是能人,别的话我也不说了,我师父起家于呼伦贝尔,在大兴安岭寻一处良穴做祖坟,诸位能找到吧?” “若是良穴,倒是很容易找到。”有风水师说道。 冯尹彬笑道:“可是呢,我老师虽然没说,但我做学生的却不能想不到。大家尽量出力吧,我的要求就是寻找东北龙脉。” “龙脉?”众人震惊道。 冯尹彬笑道:“对,就是龙脉。” “莫非尚武将军想当皇帝……”风水师们心中突然一惊,再看看冯尹彬,眼神自然大是不同。 冯尹彬道:“诸位,这几个月就辛苦大家了,我会派士兵保护你们周全的。”他与黑龙江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旅借了一个营的士兵驻进了此处,诸位风水师哭丧着脸。不得不服从权贵。冯尹彬给每人重谢金银,这才让众人喜笑颜开,风水师不管如何总也要钱有家的。得了金银这才卖力起来。 冯尹彬载着王茂如的重任去了东北之后,他的副官长位置便空缺了下来,而冯尹彬推荐了另一个人代替自己做副官长,这个人姓高名亢,居然是冯尹彬在间谍学校学习的同学,只是成绩太差,逐渐被淘汰了。 高亢这个人太老实。是做不成间谍的,于是他在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学习后勤管理,而后随着国防军的逐渐成为霸主。他也步步升迁。 冯尹彬随王茂如视察全国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在西北做后勤管理官的同学。冯尹彬见他能力很不错,将军队后勤打理的井井有条,便向王茂如提出申请由高亢担任自己的副手。 其实冯尹彬完全可以题名陈布雷做自己的副手。但是陈布雷曾经为民党抱不平。写过文章攻击北洋,有这样的黑案底终究使得他暂时做不了副官长。在近卫总部军官眼中,只有嫡系的人才能做王茂如的副官,冯尹彬于是提名高亢获得军官们的通过。 高亢第一次做王茂如的副官,紧张不已。尽管他在冯尹彬身后学习了三个月,但是还是很生疏,为人也有些木讷,时时刻刻跟在王茂如身后。好像一只尾巴一样,常惹得王茂如忍俊不禁。 顾维钧对日秘密谈判进展非常顺利。中国政府只希望拿到祖先的土地,并不想和日本人产生任何冲突,对于苏俄人留下来的争议地区库页岛和海参崴,中国代表团认为应该以实际占领作为分界线,即海参崴归属中国,库页岛归属日本。中国无海防能力,即使拿到库页岛也守不住库页岛,因而战略性放弃。日本则在谈判过程之中增加了军事同盟的要求,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在日本遭受攻击的时候,牵制苏俄。中方经过讨论,立即表示同意日本的合作,中日之间再一次达成阴谋共识。 民国十二年一月六日,公元1923年一月六日,就在中国国会汇报结束的第三天,中日两国在直隶省宛平县签署秘密协议,史称《第一次宛平协约》。该协议草拟了一份框架,中日之间在海参崴问题上放弃争执,双方各自撤兵,海参崴成为不设防的城市,只允许有警察在海参崴。 日本做出了他们认为最大的让步,当然谈判的结果让王茂如很不满意,他将负责谈判的顾维钧训斥一通之后,顾维钧才慢条斯理地说:“依照现在中日的国力和军力对比,中国能否同时打得赢日本和苏联两个敌国?一个陆地大国,一个海洋大国?” “小日本,我操他姥姥的,迟早要让他们成为我们的殖民地。”王茂如发泄了一通,过了嘴瘾才心中苦笑了起来,顾维钧说得对,中国的确不能对东和西两方向同时开战。现在西域面对着沙俄的两百万溃军难民和苏俄重新组建的帝国尚未得知,若是两方都交战,极有可能陷入被瓜分的状态中。国防军不宜两方开战,中国不宜开战,中国还需要至少十年的和平时间,才能发展出足够强大的国力以应对狼子野心的敌国的国战。 “少川,你接下来要让日本立即进攻堪察加半岛,表示决心。”王茂如道。 顾维钧点点头,在与日本代表团谈判之后,终于确定了《第一次宛平协约》的内容,总计十款,分别是第一款双方就海参崴城市达成共识,军部的派遣军队进入。第二款对海参崴的统治达成共识,由海参崴市民自发选举政府。第三款对于海参崴的税收中日各占一半。一直到第七款,日本占领东西伯利亚中国需全力配合。第八款中国允许日本三大银行进入中国内陆开办银行。第九款中日之间关于对苏关系达成同盟伙伴关系,互为支援。第十款,本协约有效期为十年,十年之后应于宛平城协商是否继续签订。中日双方签订人中方代表是中国国务总理唐绍仪、中国国防总长王茂如、中国外交总长陆徵祥、总统府秘书长胡汉人,而日本代表则是日本外相内田康哉、日本驻华公使小幡酉吉、日本天皇密使佐藤秀竹。 中日之间的事情算是就此了结,日本海军陆续地从海参崴撤军,而中队也从东吉省逐渐撤了回来,黑龙江的四十个预备役旅又回到黑龙江省,趁着年前回到家中休息了。百姓们领了十块钱人民币的军饷,各自欢天喜地回了。一次预备役调动,两个月时间内总计花掉了五百万银元,由此可见战争打的就是经济,打的就是钱,没钱别打仗。 对日谈判的结果就是中国放弃了库页岛,而得到了一个与日本口头上的同盟关系,也缓和了中日之间的紧张情绪。可以说,这条协约是一条丧权辱国的协约,如果中国不能强大起来,王茂如将在自己的手中丧失永久性夺回库页岛的机会。着眼未来,一切都要忍辱负重,但也正因为牵扯到中国暂时无法收复的库页岛,为了避免给有心人以口舌,这次条约是秘密签订并不对外公开。 协约签订日那天最让王茂如惊讶的就是佐藤秀竹的到来,他没想到这个人能够做到裕仁摄政王的心腹位置,甚至说服了大正天皇派遣他取缔了内阁元老作为天皇密使前往中国签订中日友好条约即《第一次宛平协约》。 谈判结束之后,王茂如举办中日友好酒宴,他派人将日本的使者和武官一个个都给灌醉,又说佐藤大人是裕仁摄政王的近臣,我多拍拍你的马屁。两人大笑着一起上了楼,进入密室之后,佐藤一改醉意,敬礼道:“军情司特工代号007号李慕含,向秀帅报道。” 王茂如也放下酒杯,走过去一个拥抱,道:“李将军,你辛苦了。” 李慕含笑道:“我怎么成了将军了?” 王茂如道:“你的贡献,超过任何将军,你应该是授予元帅衔。” 李慕含摇摇头,笑道:“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王茂如请他坐下,感慨道:“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才,我很是舍不得让你回日本了。” 李慕含微笑道:“秀帅,我知道自己能力。我有小聪明,我有急智,但是我不是决策于千里之外的人才。我向裕仁提出的种种建议,都是出于让日本避免与中国产生冲突为前提,给我国以发展壮大时间为前提。是先提出建议之后我再分析修订,看似花团锦簇,实际上通篇都是驴唇不对马嘴,也就裕仁这个傻子听我的。” 王茂如哈哈一笑的道:“只要裕仁吃你这一套就行。” “可惜内阁元老不信任我,我无法取得实权,说起来我就像是古代的奸臣小人,哈哈哈。”李慕含遗憾地自嘲道。 王茂如说:“那些日本元老都是时代的精英,他们的眼光和处事方式让人佩服,正是有他们日本才有一个封建国家成为亚洲的欧洲国家。所以你面对他们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再谨慎,万万不可大意。” “秀帅,我自会省得。”李慕含笑道,他靠在沙发上,慢慢地说道:“秀帅,你知道我有个同学,他叫冯尹彬吗?我们是特工学校的好友,好多年未见了。” 王茂如笑道:“他现在是我的副官长,也是我的学生。” “他比我强,我很羡慕他啊。”李慕含略带有怀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