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建交苏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一章 建交苏俄

提到冯尹彬,李慕含笑了,他的深邃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思念和青春的回忆,那个时候尽管在情报学校辛苦,可是那个时候却也最是无忧无虑。 李慕含露出久违的轻松的笑容道:“我们在情报学校是最好的朋友,真怀念当时一起训练的日子啊。我知道他现在过的很好,我也很羡慕他,不过,他更应该羡慕我吧。我将特工学校学习到的所有知识发挥的淋漓尽致,他倒是学的没有了用处。” 王茂如道:“你们特工每日都生活在枪口下,尤其是你啊。国家会记住你的,人民会记住你的,也许你活着的时候得不到荣耀,也许只有你死了之后这份荣耀才会落在你的身上。你要忍受委屈,忍受内心的挣扎,任重而道远。” 李慕含反倒轻松一笑,丝毫不在意地道:“秀帅,我们选择了这一行,就早知道现在这种生活,我就喜欢这种生死只在一瞬间的人生。我不后悔,我为我的祖国做了贡献,即使没有人能够知道我的贡献,但人在做天在看,当我百年之后见到我的列祖列宗,他们知道我做了什么。” 王茂如鼓掌道:“好一个人在做天在看,你放心,你的一切贡献,日后自然有历史记录下来。”两人聊了许久,李慕含才出来,搀扶着众日本醉汉们走了。王茂如望着李慕含远去的车队,叹了口气,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李慕含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侠客。 佐藤(李慕含)似乎是因为这次担任对华谈判代表而遭到了国内各个派系以及元老们的攻击,他们联手压制了佐藤。回国之后立即有人弹劾佐藤肆意妄为。并且签署了放弃海参崴的条约似的大日本脸面无存,佐藤应该自杀以谢罪天下。李慕含扮演的佐藤岂会如此,他现在是裕仁跟前的红人,人所众知的弄臣,自杀了岂不是傻瓜吗? 可能是裕仁也感到各方各界的压力,便派遣佐藤前往九州岛去做地方行政厅的长官,算是暗中保护了他——佐藤很是郁闷。就这样远离了决策层,还真是不爽。 中日谈判结束之后,中苏谈判也随即谈到了激烈时刻。苏俄代表从莫斯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抵达中国北京,尤林取代了越飞成为新的对华谈判代表。而此时,苏俄正在与中欧联军展开激烈对战,苏俄倾全国之力对战六国。不得不对东方中国慎之又慎。 王茂如也知道苏联现在的窘迫。趁他病要他命,随着尤林取代了越飞,王茂如也取代了陆徵祥担任起中苏谈判团团长,与苏俄代表在谈判桌上针锋相对。他义正言辞地说:“中苏谈判的前提就是苏联放弃沙俄帝国侵占我国领土,正式对外公布。” 尤林也说道:“中苏谈判的前提就是中国政府承认苏联政府,与苏维埃俄国政府建交且放弃多余的土地!” 现在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苏维埃俄国,没有一个国家与苏俄建交,如果中国冒然做第一个与之建交的国家。恐怕会遭到全世界的敌视。 苏俄反将了一局,让中国政府一时之间只能暂停思考予以答复。可见尤林谈判的厉害。与苏俄建交兹事体大事关国运,就连王茂如这个国防总长也不敢做出决定,他决定去找大总统孙立文商议,但是孙立文却以病重为借口拒绝接见王茂如,言道生命养病期间,一切权利交给王茂如与唐绍仪。 中日之间的谈判给了民党一个信号,王茂如已经可以踢开民党支配政府权力了,民党对此无能为力,只好采取不对抗、不合作、不反对的三不政策,沿着王茂如是如何将这个国家带领前进的。民党也在积攒能量,暗中积极联络各方人士,他们现在了解到了文化部的重要性,正准备对文化部展开攻击——其目标就是报纸的解禁。报纸再也不能控制在王茂如的手中了,否则民众的思想将越来越被王茂如控制,等到有一天他可以踢开全国任何党派称皇称帝,民众也会傻傻地被洗脑山呼万岁。 王茂如无奈找到唐绍仪与之商议,唐绍仪也为难地说道:“和苏俄建交风险太大了。”王茂如拍着自己的脑袋,仔细回想起世界上第一个与苏俄建交的国家是谁,可是这个信息的确是历史的旮旯犄角,谁能记着这东西,自己有没有带着度娘,只好仔细回忆与之有关的一切。历史上孙立文接受了苏联的援助,与苏联合作建立了军队,而且苏联的军火还通过海上和陆地上源源不断地运抵中国——这说明,在孙立文死前,苏联人的运输船只可以安全的在海上运输。说句不客气的话,中国海一直以来都是日本的领海,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在孙立文未死之前,苏联和日本已经建交了。 苏俄问题影响非常大,与苏俄继续敌对下去耗尽中国财力,但是与之友好有引得世界列强敌视,唐绍仪依旧在对王茂如劝说:“如果我们犯了众怒,或引火烧身啊。” 王茂如难得地再一次拿出雪茄来点着了抽了起来,他权衡利弊思考许久之下坚定地说道:“不,我们偏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我们第一个承认苏维埃俄国,与他们建交。” 唐绍仪见王茂如已经下定决心,便认真地说道:“这样一来,我们就要面对世界上除了刚刚建国的苏俄之外所有的国家的敌视了。” 王茂如笑道:“总理阁下,我是这样认为的,苏俄崛起势不可挡,作为传统陆军强国,苏俄将来一定会恢复欧洲陆军强国的身份。我们现在让他们归还,让他们割肉,总比将来给他们借口打我们强。中国还需要发展,苏俄国内百分之五十的人是工人,我国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是工人,我们是农业大国,农业大国想要抵挡工业大国的入侵,只能利用时间了。我们需要时间,苏俄也需要时间,所以选择割肉。其实我们不承认,外国也会承认的,别以为苏俄因为是布尔什维克政府其他国家就会和他们死斗到底。这个世界所有的国家无非一个利益驱使,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想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准备承认苏俄了。别到最后我们傻乎乎的再承认,得不到任何好处。” 唐绍仪道:“那么你将如何面对西方国家的压力,尤其是美国的压力?” 王茂如道:“我们让美国人给我们修中国东西大铁路,目的就是能够将军队直接快速运送到西域与俄国一战,我们与苏俄是紧挨着的国家,我们之间有太多争议领土。所以,我们即便承认了他们,也不会是盟友,也只是在全集擂台赛暂时休息的对手而已。美国人不是傻子,他们不会想不到。而且,我觉得美国现在应该很希望我们和苏俄打仗。这样他们又可以大发一笔战争财了。” “全权交给你了,现在你去国会游说吧,我想国会方面也不会阻挠。”唐绍仪道。 “好。” 随后,王茂如让杨度准备好发言稿,前往国会发言,准备就与苏俄建交提出议案。苏俄人尤林得知中国政府的举动之后,也主动给莫斯科方面发出信息,向其询问接下来的谈判该将如何。斯大林作出指示,不能丢失国土,但是占林的土地可以归还,中国人的疆界有前大清国地图为证。中队不得越过巴尔喀什湖,中队应从哈萨克汗国中撤出军队。而至于远东地区的领土,以外兴安岭以南为界,斯大林说我们暂时做出让步,等苏俄恢复了国力,再向中国人讨要回来。 “对苏俄建交,并不是祸害,而是一个挑战,一个机遇。诸位,大家有没有想过一点,那就是我们占领的土地得到世界的承认,我们被全世界最大的国家承认?如果和苏俄建交,我们将拥有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邻居承认我们。诸位国会议员们,苏俄已经统一了,他们打败了捷克,打败了波兰,打败了立陶宛,打败了英国和法国,现在,红色魔鬼就要向我们撕咬了。我们不能再用原来的方法,和世界列强干涉俄国了,我们不是冤大头,我们不做替死鬼。所以,我们要换一个思虑,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被别人利用呢?我们不是商品啊,我们是二等强国,可是二等强国就要被人欺压吗?我们要做就做一等强国。但什么事一等强国呢?那就是引领世界潮流和政治走向的国家。我们踩在地上,别人也要抖三抖,这样的国家。所以,与苏俄建交,势在必行,也是我中华民国之崛起最坚实的一步!” 王茂如在国会的演讲诠释了一个大忽悠的本质,他很久没有这么忽悠大家了,当然,台下坐着的议员们也乐于被忽悠,因为投票一定会通过的。这次民党还是投了反对票,他们是为了反对王茂如而反对,也不是别的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