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中苏领土争执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二章 中苏领土争执

中国准备与苏联建交一事陡然惊动了全世界,各国大使纷纷跑到总统府要求见到孙立文,孙立文的秘书胡汉人连忙解释说:“总统病中,已经一个月没有处理过任何政务了,至于对苏建交一事,此全委托给国防总长王茂如将军,你们一切找他好了。” 于是各国大使跑到国防部钱希望见到王茂如,向他质问为什么中国要与邪恶帝国苏联建交,而苏俄政府得知中国国会批准中苏建交之后,立即在苏联最著名的真理报上发表文章,新说非常欣赏这一届中华民国政府,希望这届中华民国政府能够一如既往地坚持一个俄国政策,苏维埃政府非常希望能够与中国达成进一步的友好关系。 美国驻华大使舒尔曼博士怒气冲冲地对王茂如说道:“邪恶的苏维埃会将全世界都毁掉,你可以看到,现在美利坚许多工人不工作,尤其是张口闭口谈这是工人的国家。如果你们坚持支持他们,那么美利坚共和国与中国的关系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舒尔曼的警告代表了绝大多是国家的想法,德国大使劳伦森也以诚挚的口气对王茂如劝解说道:“现在德国布尔什维克党组织起了全国工人对抗德国政府,致使灾难深重的德国陷入了迷茫和混乱之中。元帅,如果选择了向邪恶的布尔什维克政府妥协,您的帝国将陷入灾难之中。” 王茂如哈哈大笑回应说道:“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我拒绝承认苏维埃俄国政府。那么其他国家能给我带来什么利益呢?” “这……”劳伦森难以回答。 王茂如笑道:“所以,如果苏俄政府给了我足够的利用,我想。我们会选择与魔鬼合作的。这要看苏俄的诚意了,我们的要求并不高,但是——我们的要求也并不低。” 经过王茂如取得国会授权,但是中华民国政府却没有立即宣布与苏俄建交,而是选择和苏俄代表展开谈判。王茂如委派了中国外长陆徵祥和次长顾维钧以及国防部外涉司司长张奎安与苏俄代表尤林一行人展开谈判。 中苏之间重新谈判的时间是一月十二号,地点放在了怀柔县双方唇枪舌战,这怀柔县可是王茂如的老地盘了。他的边军第十七旅就是在此处练成的,国防军中很多团长营长都是怀柔和周边县的人,而其中以怀柔人最多。因此谈判地点放在这里。保密措施不需要担心。尽管中国与苏俄谈判是众所周知的,可是内容却千百分的保密。双方引经据典,就领土问题和经济问题,以及曾经的《中苏密约》问题进行了多番交涉。各自互不相让。 中苏之间的秘密谈判不是第一次了。却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是这一次事关重大,足以影响中国千年历史,国防部最有能力的谈判代表都被派过来参加这次对苏谈判。随后几日王茂如主持召开了国防部年底军事总结会议和国防部民国十二年军事计划会议,在会议结束之后,王茂如怕不停蹄地亲往怀柔参加中苏谈判。中苏之间的谈判引起了日本的不快,日本政府立即以中日《第一次宛平协约》为借口,要求中国政府充分尊重日本的意愿。王茂如不得不派出曹汝霖前往日本。向日本陈述中国与苏俄之间的谈判是中国向苏俄争取利益,这一点与日本并不冲突。 在怀柔县军营内。中苏双方代表争执不下,为一寸土地和一条河也要吵个半天。这其中最主要的矛盾就是《中苏密约》中的领土规定与现在中队占领土地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中苏秘约》中明确表明了归还包括库页岛在内总计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可苏俄两个月前卑劣的背叛了这份密约——当然,中国也没有完全遵守密约——他们将海参崴居和库页岛然租界给了日本政府,在中队的强硬表态下,日本才废除了海参崴租借协约,此举让中国人对苏俄抱有极大的戒心。 如今中国实际占领的领土收复了除了除库页岛外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还收复了唐努乌梁海北部越十七万平方公里土地。并且将蒙古向外拓展到了贝加尔湖,俄国人修建的远东铁路沿途全部被占领,新增一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同时在西域,白虎军团实际完全控制了中亚,中方实际控制领土达到两百一十万平方公里。 苏俄立即表示,中国理应归还俄国多余的三百一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但是中国方面不可能轻易地放弃这份到手的肥肉。 如今趁着俄国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王茂如不趁机宰他,难道还把问题留给子孙后代吗?若是将问题留给子孙后代,那么这个官员要是有廉耻心的话就该自杀以谢罪天下。 王茂如知道苏俄绝不可能放弃这三百一十万平方公里给中国,如果这样的话,苏俄宁可全力一战鱼死网破,所以现在讨论的核心就是围绕这些土地让出多少来谈。中国方面有两个个苏俄的把柄,其一就是他们犯了错跟日本私自谈判租借中国的土地,属于首先违反了《中苏密约》,另一个把柄则是苏俄库页岛并没有归还给中国,而是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下。换句话说,如今中国打下来的这总计四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土地都是靠着中国士兵一寸山河一寸血打下来的,跟苏俄有什么关系呢? 双方唇枪舌战,但是都保持着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中苏之间绝不能大战,否则两败俱伤,苏俄有过签署丧权辱国条约的经验,中国却很少有对其他国家侵略的条约经验,因此双方的矛盾更加深。王茂如的意思是中国可以让步,但是中队这么多年的努力需要用合理的代价来交换。 苏俄代表提出,中国须承认俄国领土由苏俄政府完全继承,也就是说中亚地区中国只需要收复七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包括帕米尔高原,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及额尔齐斯河上游葱岭、天山一线地区,其余多余的两百一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包括哈萨克中布,乌兹别克地区,咸海,土库曼汗国等中队控制土地需归还苏俄。在北方,中国仅需要收复外东北即刻,蒙古向外拓展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沿线地区理应全部归还。至于贝加尔湖,那是俄国人的贝加尔湖,自然由苏俄政府来继承。 “笑话,贝加尔湖周边只有中国人生活。”负责谈判的张奎安敲着桌子喊道。 “那里是鞑靼人,不是中国人。” “你不知道历史吗?鞑靼人,黄种人,只要在大陆上的黄种人,都是我们中国人的后裔。” “你们是被征服者,元帝国铁蹄下的被征服民族。”尤林怒吼道。 “哈哈哈,既然你要讲历史,我给你介绍一下什么是历史。”张奎安让人拿出一张地图,说道:“这是明帝国时期中国的地图,你可以看到,从贝加尔湖向北一直到北冰洋,都是我们中国人的附属国,难道你们是在说东西伯利亚三百三十万平方公里都是我们中国人的吗?好啊,既然你们如此客气,我们愿意用中亚换东西伯利亚。” “如果你们没有谈判的诚意,我们战场上见面吧。”苏俄代表愤怒地说道。 “战场上?你们有士兵了吗?你们在欧洲的战争结束了吗?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你们希望将军队从欧洲调集到遥远的远东,从而丧失了欧洲领土,成为一个亚洲国家吗?亚洲欢迎你们,我们中国人欢迎你们,爷们欢迎你们成为为一个斯拉夫人在亚洲建立的国家——而被人驱逐出欧洲。”张奎安不阴不阳地说道。 双方再一次僵持起来。 王茂如见时间晚了,便缓和道:“现在我们休息一下吧,我请你们吃怀柔最有名的烤全羊,和烧刀子,咱们上了谈判桌是对手,下了谈判桌是朋友。” 大概大家都饿了,苏俄代表们也没有异议,中国人确实是吃中能手,要是苏俄人也就是黑面包,香肠,待遇好的鱼子酱。王茂如提议的烤全羊让苏俄代表们吃的满嘴冒油,未曾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美味的食物。王茂如吩咐副官高亢去弄河北烧刀子,这好刀子辛辣异常,酒精度高达六十五度,军营中最能喝的人也也不了太多。王茂如年纪上来了,三十六了,也喝不了太多的酒了,于是便让手下做喝酒主力。 谈判代表团中有一个外交部的秘书叫做周正豪的年轻人引起了王茂如的注意,这人是从法国留学回来,在法国接受了国防军的资助继续求学,由于国防军对留法学生代表团有要求,所有留学生必须为国防军服务,不得参加任何政党,周正豪便是这批学生之一。他学习尚未完成,但法国也陷入了经济危机,在法国又学不到什么东西,于是周正豪便提前结束的学业回国。他是军人身份,回国之后自然工作很好安排,又因为他精通法语和英语,在法期间还自学了俄语,因此被安排到外交部工作。 王茂如看着周正豪微微一笑,心说好一个人才,尽归我所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