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见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七十五章 见血

第七十五章见血 这边有宪兵把三个新兵尸体放好,王茂如大声喊道:“他们死了,他们死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这一个月以来,新兵们都慢慢熟悉,看着昔ri伙伴身死在自己面前,一个个愤恨起来,义愤填膺。 王茂如道:“因为他们软弱,面对敌人,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己死,要么他们死,这三个人,选择了自己死。接下来,我要看看你们的选择了,难道我们前一段时间的训练都忘光了?啊?笨蛋!猪!你们是没卵子的软蛋吗?摸摸裤裆下面,要是娘们就给我滚死去,军营需要的是硬汉,需要的是铁和血!是流光自己的血,还是流光敌人的血?”挥手一指,有一个死囚被拉了出来,又随即点出来三个兵,让他们刺杀。 这次的三个兵看似随意,却是王茂如暗中安排的托,这三人得到杀死对方的命令,家里每家给一百大洋,要是杀不死对方,全家都不要活。这三人之前还以为王茂如吓唬他们,但见这大帅说杀就杀,绝没有往ri的和煦,才知道大帅所言非虚。而那死囚,倒是干巴瘦小,这死囚也是活该,因为爬灰(与儿媳发生关系)被判死刑的,倒是先吓得不行。三个士兵刚得令,一个便上一枪磕掉死囚的刺刀,另两个一个刺向死囚的胸口,一个刺向小腹。那死囚吓得扔掉枪要跑,被三个人追上来,刺中后背,三把三棱刺刀穿透身体,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三个人也骇得不行,转过头看向王茂如,王茂如却道:“你们确定他死了?” “旅帅……” “如果他这时候没死,起来刺你们一刀,你们就死了。”王茂如冷冷地说,“确认敌人是否死亡,要看他脑袋或者脖子是否有伤。” “是。”其中一个新兵对地上的尸体脑袋刺了一刀,三棱军刺犀利地刺进了死囚的大脑中,拔出来还看得见白sè脑浆,几个新兵呕吐起来。 “很好,赏!”王茂如大手一挥,军需官何如飞端着盘子走来,盘子上盖着红绸子,一掀开,亮蹭蹭的大洋,三百块,沉甸甸放在托盘里。 “一人一百大洋,格外赏你们的。” “得令!”何如飞将大洋分给三人。 “谢大帅!”三人谢道。 王茂如点头笑起来,道:“身死,或者活下去,诸君选择。” 这之后,剩余的十八名死囚均被王茂如随即挑选出来的士兵刺死,这一夜无人人入眠。 对于采用这么残忍的方式训练士兵的胆量,王茂如也迫不得已,陆军部徐树铮算计自己,让自己九月份就北上对付蒙匪,三个月时间怎么成军?北洋军一个士兵要练一年,自己的士兵总共才练四个月,他准备一个月军训之后,把队伍拉到热河剿匪,这才拿活人来练胆量。省的真的遇到蒙匪马匪土匪,还没打仗,见到身边有人死了,自己先胆怯先跑了。这逃兵一出,始自于没有见过血,没有见过死人,心xing变冷了,才能把生死看淡。而且战场中,多半战溃源自于新兵的恐惧逃跑引发的连锁反应,当初白朗匪军几万人被击溃,也是因为有些新兵吓得掉了魂儿跑掉,引发军中动荡,军心不稳。王茂如便是怕这些人将来上了战场还没打仗,自己便先吓得扔下强先跑了。与其到那个时候枪毙自己人,倒不是现在在这儿杀一些死刑犯给大家见见血练练胆。 最终二十个死囚只剩下那个高大汉子,仍在那里毫不在意大吃大喝,估计心知自己难逃一死了,拼命吃喝到地下也是一个饱死鬼。王茂如让士兵解散回营,这才叫那汉子过来,问道:“听说你以前一直是个独行大盗?” “是。” “那你怎么被抓了?” “睡女人,大意了,他妈的小贱人,在我酒里迷药chun药一块下,我才被抓的。” “他们说你叫高二?真名叫什么?” “为盗为匪,没脸提本家名字,就叫高二。”汉子高二说。 王茂如点点头,道:“给你条活路,跟着我,做官军,以后我当了大元帅,你就是跟我开疆裂土,也能用本家名字光宗耀祖了。再也不会有人说你是独行大盗,也再不会有人提起你的过去。” 高二想也不想立即跪了下来,道:“小人愿意投靠大帅。” “好,你先做我的亲兵吧。”王茂如笑了起来,等高二走出去,祝永泉忙说:“大帅,这不好吧,你看这种悍匪,万一有一天害你……” “没有人愿意当一辈子当土匪当强盗,他跟着我,以后娶妻生子,儿孙都是官方的正派人,如实一意孤行,子子孙孙都被人唾骂,一辈子也甭想用祖宗给的名字。”王茂如笑道,“你说他愿意做哪种人?” “自然是跟大帅前途光明,不过……”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了身,道:“对,跟着我,有肉吃,有酒喝,光宗耀祖。” 稍后的时候王茂如回去休息,浦继却连夜赶了过来,面sè死灰,王茂如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不在běi jing,跑来怀柔干嘛?běi jing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岂料到浦继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久久不说话,王茂如拉他起来,浦继也不起来,王茂如急道:“说话,你我兄弟一般的感情,怎地如此?” 浦继道:“完了,全完了,秀盛,都怪我,都怪我。” “油灯厂还是面粉厂,还是什么完了?” “是军火,军火生意完了。”浦继哭道。 王茂如噌一下站起来,道:“军火怎样了?”莫非军火让人劫了?不可能啊,军火船只都是美国的航运公司,而且卸货也放在天津美国人的仓库中,美国在天津还有一个营的海军陆战队驻军,难道有人打劫美国商船? “陆军部那帮孙子,忽然又说不买了,他们宁可毁约,赔咱们二十万大洋的定金,他们买了ri本枪,他们毁约了啊。”浦继哭道。 “啊?”王茂如听后气的跳脚,大骂陆军部,过一会儿平静下来,说道:“你且休息休息,明ri再作计较。咱们明天回běi jing城,我去陆军部问问。”

上一篇   第七十四章 练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