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王茂如要竞选大总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四章 王茂如要竞选大总统

尽管和约签订之后中苏之间的冲突算是暂时解决了,然而双方都不满意,中国被迫让出了五十万平方公里北方西伯利亚沼泽地——尽管是沼泽地,但是这也是领土不是?苏俄更不爽,现在苏俄力量薄弱,让中国占领了两百七十万平方公里领土,中亚被割去了三分之一。只是这份双方表面笑嘻嘻但背地里相互骂对方的《中苏友好条约》让中国和北方邻居有了一个和平的十年有效时间,但却埋下了一个极大的隐患。 当然,相比较而言苏俄对中国的信心没有中国对苏俄的信心那么足,因为在苏俄眼中,中国就属于那种时常背信弃义不遵守合同的合作伙伴。作为《中苏友好条约》中方签约负责人,在这份合同签订之后,王茂如先是下令所有人不得透露任何信息给他人,《中苏友好条约》内容只允许国防部外涉司发布消息,任何泄密者将予以严惩,后立即回到国务院向唐绍仪报告。 唐绍仪也时刻紧张地等待最终的结果,但见这份条约,顿时老泪纵横道:“有生之年,此条约在我手中乍现,虽死无憾矣。” 王茂如便笑道:“岳父大人说哪里话,你不能死,你还要见证中国更加辉煌的明天。” 唐绍仪问道:“何时对外公布?” 王茂如道:“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咱们过年的时候作为中国政府对中国国民的贺礼,再发表出去。岂不更妙?” 唐绍仪抚掌大笑道:“然也,然也。” 此时中外记者云集,都在关心着中国的对苏态度。因为中国一直以来都是反布尔什维克的前锋国家,中国派遣二十几万军队进入俄国对布尔什维克武装政府数次攻击,甚至一度几乎占领了察里津,扭转了俄国内战战局。如果中国忽然与苏俄建交,那么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布尔什维克的胜利。以至于各国政府严密关切这次中苏之间的谈判,国内的俄裔也纷纷举着牌子游行,用汉语和俄语写着:“中俄不应该有战争。中俄要和平,我们需要面包,我们需要牛奶。我们需要一张床,我们不需要枪弹。” 在国务院与唐绍仪报告完毕之后,王茂如前往总统府,当车辆行至总统府门口的时候。几个愤怒的暴徒冲了出来。高喊着“中国不需要布尔什维克,你这个中华民族的罪人!”的口号对王茂如的车队开枪射击,这几个人立即被王茂如的卫队打成了筛子,王茂如愕然,怎么自己就成了被攻击的目标了呢?他立即下令中情司严查,这才进入总统府。 总统孙立文病情有所缓和,坐在沙发上屏退了所有人,说道:“这份《中苏友好条约》可靠性有多少?能不能保证中苏之间不会发生战争?” 王茂如笑道:“我不能保证。但我可以说的是,中苏之间必有一战。” 孙立文道:“既然你知道有所一战。为什么还要……” 王茂如道:“正因为中苏之间必有一战,所以我们才更加需要时间。” “五年……”孙立文淡淡地说着,忽而冷笑起来,道:“两年之后的总统大选,你准备如何?” 王茂如道:“不瞒大总统,我准备参加竞选。” “呵呵。”孙立文听到王茂如说要参选大总统心中极度震惊,但面不改色,只是故作淡然一笑,过了好一阵道,“好,好,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王茂面不改色道:“还望大总统支持。” 孙立文看不出来他是真的如此想来,还是假的仅仅语言试探,倒是换了一个角度向王茂如问道:“你是为了和苏俄帝国一战吗?” 王茂如正色道:“苏俄,苏日,均必有一战。” 孙立文面色入水,却俄尔叹气道:“对哪一个有把握?” “时间越久,我越有把握。”王茂如笑道,“时间越短,越没有把握。” 孙立文笑道:“好吧,我现在身体实在是不行,一切由你决定。” 王茂如立即说道:“最终还得是您来做决定。” 孙立文淡然一笑,随后王茂如又将《中苏友好条约》中的九条逐一解释给孙立文,并且就其中的争议部分进行了阐述分析,最终说道:“总之,这个条约给我过带来的好处将是利大于弊,我们距离恢复祖先的荣耀不远了。我准备对外宣布,中华民国,即将恢复祖先的荣耀。” “我们的祖先是汉人,不是满族人,秀盛,你是个汉人,你不是旗人。”孙立文淡淡地说道,“所谓的恢复祖先的荣耀,只是清帝国的疆域而已。若是我们祖先的土地,那只有中原才是,便是广东广西云南长城以北等地,也得放弃。你这句话,好像你是旗人一般。” 王茂如被呛得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屁话,因为祖先是汉人,就不能说恢复祖先的荣耀?说了这句话反倒成了旗人的走狗?这是什么意思?你这种说法跟后世那些愤青有什么区别吗?但凡清代的都是不好的,但凡说清国有好地地方的人就被骂做满遗。王茂如对这种人极为鄙视,为国家为民族做不出任何贡献,倒是谩骂自己的同胞很是逞能,活脱脱像一条只敢对穷人呲牙的哈巴狗。 “放屁!”王茂如满是气愤地站了起来,他忽然大声叫道,惊得外面的医生探头过来。 孙立文倒是没生气,他一挥手示意荷兰医生范.科尔伯特出去,医生提醒道注意一下你的情绪,孙立文点了点头,又转过身来笑道:“秀盛不要生气,也不要争执,坐下来你,坐下来,你听我说完再动怒。刚刚那些话并非我要说的,而是有些人会拿来攻击你的话语。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你是汉人,不是旗人,所谓的祖先的荣耀这种词汇极容易遭到有心人士的攻击。你恢复的是大清帝国全盛的领土,但是有多少人能够承你的情呢?恐怕还有一些人认为,你是个满遗,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恢复大清帝国的全盛景象而已。” 王茂如道:“怎会有这种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好啊。” 孙立文道:“好心不得好报的事儿我见得太多了。” 王茂如苦笑起来,他知道,刚刚孙立文只是在提醒他言语之间的漏洞,即便自己将中国领土恢复到鼎盛时期的疆域,也会有人对自己谩骂攻击,只因为自己不小心说错一句话。祖辈的荣耀,要是祖辈的荣耀的话,现在中国的领土应该减去三分之二才对,那才是汉家祖先之地。王茂如也警醒了一番,自己若是对外公布说恢复祖先荣耀这种词语,恐怕很多愤青就会跳出来谩骂自己是个满遗了,而且这顶帽子还摔不下去,幸好有孙立文的提醒。做人难,做一个官员难,做一个为国为民的官员更难。王茂如却不得不斟酌了起来,道:“若是对外宣布,重塑大中华帝国龙图如何?” 孙立文笑道:“这比起恢复祖先的荣耀这种容易遭到激进人士攻击的词语强得多。” 王茂如感激道:“多谢立文公的点醒,晚辈还是不太成熟啊。” 孙立文摇头道:“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对苏一事,功在千秋。” 王茂如心中不屑说道文人就是矫情啊,这都他么的功在千秋了,还要从中挑刺随即拜别了大总统回到国防部,很多军官都激动地看着他。连那蒋方震也握紧拳头说道:“秀帅,秀盛,功在千秋,功在千秋啊。”雍星宝更是激动地哽咽道:“如此一来,如此一来我国岂不是比大清帝国还要强大……” 王茂如大笑道:“大清帝国强大吗?他是曾经强大过,但是后期没落了。你们没有发觉中国国势和国运已经起来了吗?” “是啊,国运到来。”张奎安一脸疲倦说道,这次谈判他功劳不小。 王茂如甚至张奎安在这次谈判中的作用,立下大功,便道:“定国必定名垂青史啊。” 张奎安笑道:“秀帅夸奖,秀帅夸奖。” “我们这些人,必定都将成为历史最被人铭记的人。”王茂如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随后王茂如又吩咐诸位军官务必保密,《中苏友好条约》将作为中国民国十二年的新年贺礼给大家,请大家务必等待一个星期,诸军官欣然接受。由于对于中苏之间签订的什么条约,各国记者绞尽脑汁想要打听,但是众人守口如瓶。苏俄也没有想要率先公布的意思,反倒是正在国内选派首位驻华大使,这也是苏俄外交史上第一位外交官的人选——毕竟只有中国一个国家承认了苏俄政府的合法身份。 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处,使得中国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与最友好的国家——美国几乎断绝了交往呢?中苏之间的这个秘密条约到底是什么呢?这成了绕在众人心头,和国人心中非常急切的问题。但是对王茂如充满信任的国人是绝对不会认为这次谈判中国吃亏的,尚武大元帅一定给中国带来了无上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