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军官轮换制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五章 军官轮换制度

年前外交部大使陆徵祥与次长顾维钧联袂来到王茂如家中,向其请示中国驻苏联大使由谁担当,并向王茂如推荐了许多,王茂如遍观诸人,只觉得有一个人比较适合,那边是曾经与沙俄签订《恰克图条约》的前对俄特别官员,曾经担任黑龙江省督军却被赶跑的毕桂芳。 当年毕桂芳自从被许兰洲和王茂如联手赶出黑龙江省之后,想要找大总统徐世昌抱怨,可是徐世昌也自身难保。王茂如席卷东北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东北王之后,徐世昌还得借用王茂如的力量来压制段祺瑞。随后毕桂芳一直在外交部担任对俄翻译工作,如今教育部正在筹备建造中国外语大学,一时半伙找不到合适做此负责人,毕桂芳主动请缨希望调往教育部做一个老师。 不过毕桂芳等到的不是调往教育部的调令,而是直接将他带到王茂如处,王茂如对他说要他做第一人中华民国驻苏俄大使,毕桂芳先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而后大哭起来,自己毕生政治抱负终于又能够实现了,感谢王茂如不计前嫌云云。王茂如微微一笑,告诉他自己对他没有个人恩怨,当时是情势所迫,也希望他能够对得起自己的推荐。毕桂芳顿时表示,一定要效忠秀帅,绝对不辜负秀帅的厚望云云。 在国防部年底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之后,王茂如宴请诸多将军欢聚,说是欢聚。其实就是拉拢手下,并且准备对各大军区的人员进行轮换做准备。为了防止国防军变为军阀部队,王茂如与蒋方震和萨镇冰三人研究决定。国防军的军团长最长每六年一换,师团长最长每五年一换,旅长四年一轮换,团长和营长三年一轮换,只有连长不轮换。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军内军阀出现,其实军官轮换制度在西方国家早已经实行,就是在中国的邻国日本已然在明治维新之后开始推广。而后世全世界除了非洲之外。军官轮换制度被普遍采用——这也是为什么非洲为什么年年战乱军阀争斗不止的原因。 王茂如计划在民国十二年底也就是1923年年底前,国防部首先对调三十个师的师团长,民国十三年年底国防部五十个师团长全部对调完毕。民国十四年底十五个军团长对调完毕。而至于旅长和团长以及营长的调换,也将是国防军军务处一个极为繁重的任务,可以说在实行军官轮换制度之后,军务处的权力进一步增加了。军务总长何如飞也喜笑颜开。 逐步推广军官轮换制度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其稳定意义远超过造成的混乱,如此一来也断绝了很多人称王称霸的军阀思想。因此王茂如趁着在这年前段时间内各个军官逐次逐个拉拢谈心,而毫无疑问国防部宴会就是最好的方式。为了逐步获取大多数军官的支持,王茂如首先找到了他的结拜大哥盖天久,作为京畿戍卫部队司令官,盖天久的尽管在能力上不如别人,但是他的作用却远远不是军衔能够体现的。王茂如对盖天久的忠诚毫不吝啬赞美,也对他极为放心。 当王茂如对盖天久说道师团长轮换是防止军阀坐大之后。盖天久立即挥挥手表示说道:“别说别的,秀盛。你要我做啥我就做啥,谁让你是我兄弟,就算是要我替你挡子弹我也愿意,更别说这个什么轮换了。我这一辈子做到这么大的官儿,我也知足了,当土皇帝欲求不满野心勃勃的事儿,我不会做,我的子孙后代也不会做。”王茂如闻言后大受感动,其后赵增福、毛子平、宫小旗和雍星宝都表示支持,有了这五个人的示范作用,其他人也纷纷表态,连远在西域的任元星也发来电报表态支持。 当然,这其中也有不情愿的,如吴佩孚、唐继尧和刘湘,吴佩孚掌握玄武军团,在蒙古开拓疆土数百平方公里,功劳千秋,自己还没有封帅,怎能轻易放手。唐继尧一直被王茂如架空军权,如今又要将自己心腹手下调走,岂能愿意。而刘湘号称四川王,若是调离了四川,他在四川的产业怎么办? 倒是张作霖对国防部的决定举双手支持,他早就不愿意继续待在那蚊虫蚂蚁横行的云贵高原了,表示说:“谁要是先做军阀土匪,便反对吧,他妈了个巴子的我是支持秀盛老弟。” 为了试探军队军官们的情绪,王茂如首先对京畿戍卫部队鬼车军团和辽宁的第五军毛子平部进行了一些对调,鬼车军团下辖第八、第二十六、第三十师团师团长王其垣、王承斌、商元青分别担任第五军朱雀军团第五、第十三、第十九师团师团长,而原三个师团长李宽、姜凯同、蔡成勋将分别担任鬼车军团的三个师团长。盖天久的手下和毛子平的手下均无异议,于是这第一番调动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公开反对。 在试探过军队军官们的反应之后,王茂如随后开始了逐次的军队改革,当然,现在国防军中最为雄厚的军团就是驻防于西域的白虎军团,白虎军团除了本身之外,还有对进入西域的第十四军和第十六军拥有指挥权,出了任元星之外,谁还能与他轮换呢?唯一一个能够取代任元星的,就是杀神宫小旗了。当然,军团长的轮换要两年之后才进行,王茂如心中盘算好之后,便下令国防部年终会议结束,各位回去准备度过民国十二年的春节吧。 作为春节贺礼,王茂如令后勤总部给每个国防军家庭发了一封红包聊表心意,同时下令以国防部的名义,给所有国防军士兵家中写一封感谢信,感谢每一个家庭中华民国贡献了他们的孩子,王茂如作为国防总长,一定会带领他们的孩子保卫祖国。随后又给伤残士兵以及阵亡士兵中发放了物资和红包,也是一种人员补偿。 王茂如将印有他的盖章的感谢信寄到士兵家中创下了世界第一个体恤士卒壮举,他在军方尤其是民间和士兵中的威信更加隆盛,接到王茂如感谢信的家庭恨不得将这封信供起来炫耀。王茂如也下令每一个村镇必须挂红旗黄字,书写本村镇国防军士兵的名字,服役部队,表示作为本村镇的骄傲,如果有人侮辱旗帜当以侮辱国家形象罪行判刑。 话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当钉,让国人以军人为骄傲,居然是从这一面面红旗开始的,国人尚红色,以黄色为尊,因此红底黄字倒是让很多人家激动不已,国家铭记我们家,国家感激我们家。 随后王茂如将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陆军次长萨镇冰、参谋总长雍星宝、安全总长李德林、近卫总长魏东龄、京津戍卫司令盖天久请进了自己家中的地下室会客厅中,其他六人不明白他有什么绝密的决定,纷纷心中暗自猜测着。进了地下厅后,王茂如让大家随意地坐下来,这才说道:“国防军的未来,就拜托诸位了。” “秀帅说哪里话,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萨镇冰在其中年纪最长,忙代表其他五人说道。 盖天久道:“秀盛,你有啥话要说的就尽管说,哥哥我是毫无保留地支持你。” 王茂如笑着抬起头,看了一下六人,说道:“我准备明年参加总统竞选,希望诸位帮我。” 六个人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盖天久第一个反应过来,他顿时哈哈大笑道:“好!好!好!秀盛,你早就该做总统了。要不要我现在命令士兵进城,把孙大炮给抓起来?” 王茂如忙阻止道:“不,我做总统不需要发动政变,我要光明正大地做中华民国大总统。” 蒋方震这时候他也回味过来,说道:“可是秀盛,你不是说……在职军人不得干涉政府吗?” 王茂如笑道:“是啊。” “你准备推翻自己提出的法案?”蒋方震奇道。 王茂如摇头大笑道:“不,不,不。” “难道你……”蒋方震惊讶地说,他头脑一转想到一件震惊之事,忍不住叫道:“难道你准备辞职?” “不可啊秀帅。”李德林立即说道,“绝对不可以,秀帅,你辞职谁来做国防总长?谁能服众?我是觉得只有你能让兄弟们服气,别人不行啊。” “对,秀帅,不行,绝对不行。”魏东龄立即说道,“近卫总队就是为了保护您而建立的,您要是辞职,我们保护谁去?我们还是效忠于你,所以这个辞职,您是万万不能的。”他激动地说道:“做不做总统都是您的一句话,谁做总统也是您一句话,名义上军人不干政是说给那些土鳖傻子们听的。我就不相信,您做了大总统还有人敢乱说话的。” 蒋方震竖眉一皱,尽管魏东龄的话有些嚣张咄咄逼人,但是却也是这么一回事,王茂如提议国会立法军人不干政——可是现在呢,就是王茂如在支配这个国家,总统被架空,总理是傀儡,王茂如已经实际上就是中国的地下元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