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傀儡总长也要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六章 傀儡总长也要做

盖天久挠着自己的大光头摇了摇大脑袋,说道:“秀盛你说你咋整的这么麻烦呢,这么墨迹呢?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磨磨唧唧的,我就支持魏总长,要我说,我直接带兵进入北京城里,把民党的人抓起来拉倒公主坟那边一顿突突,挖个坑埋起来得了。然后直接宣布你做大总统,谁他妈敢不服?谁敢不服我先死他我。”盖天久不是想得少,而是他的学识见识想不到更深远,这也是他只能做猛将的原因,政治问题军事解决,是最直接却又是最后患无穷的一件事。 王茂如摇了摇头,哈哈一笑道:“做事情要有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急功近利的处事方式只会带来自我毁灭。难道我现在手握重兵就一定以下犯上武力干涉政治?那将来我老了呢,将来忠于我?将来你们也老了,逐渐就会被年轻人取代,他们也照着我们学?可以想象的是年轻的军官一定会以下克上,效仿现在的我们将我们抓起来。因为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未来他们的榜样啊,所以盖天王你的这个建议听上去很省力,只要掌握军权就掌握一切,可是实际上是最不可行的,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最大的遗患的方式。我不要急功近利的成功,我需要的是步步为营的强盛。” 蒋方震等人顿时伸出大拇指赞叹道:“秀盛所言极致,此乃千古之智慧也。” 众人赞颂了一会儿,萨镇冰便道:“秀盛。真的你做好决定了?一切已经安排得当了吗?” 王茂如耸了耸肩道:“决心我是已经下了,但是军权嘛……尽管我不直接掌握在手中,却掌握在你们手中。我相信你们,你们也会帮我看好这个军队,所以我才让你们六个人来此密议。”他对其他五人说道:“我将来辞去国防总长一职,则总长定然有次长接任,你们一定要和铭公好好配合才是。” 萨镇冰装作惶恐起来,和稀泥推卸道:“我今年六十四岁了,可是担不起这个重任了。”所谓人老精鬼老灵。萨镇冰却想到了王茂如若是将职务交出一定会引起军内争权,他这个外来者如何能做国防总长?王茂如辞职后,国防总长定然会从国防军内选拔而出。选拔出来的新任国防总长便是王茂如的一个傀儡,受其支配摆布。可即便如此,相信很多人还是愿意为其争得头破血流的,国防总长。那可是相当于古代的兵马大元帅一职啊。谁能受得了这种诱惑呢? 王茂如手下那么多人才,人人都盯着继任总长这个位子呢。看着吧,或许民国十二年将会是一个非常血雨腥风的一年。他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他这把老骨头可不愿意搭在派系竞争之中。 萨镇冰也知道在王茂如的军中其实有很多派系,这其中最大的两支就是李德林的保定系和何如飞的陆大系。其实陆军大学的前身就是保定陆军士官学院,后来袁世凯力主下保定陆军士官学院迁到了天津与天津讲武堂合并,建成了陆军大学。但是留在保定的部分保定陆军士官学院后来继续坚持办学。最终成为现在的保定陆军学校,陆大和保定军校同时并存。 只是当初袁世凯建设陆军大学的时候将保定陆军士官学院的好老师和好生源全都拉走了。以至于后期在保定继续留守的保定陆军学校师资力量不足,甚至校园建设基金也非常缺乏,这也导致了两个学校的学生彼此看对方不起。保定军校说陆军大学没底蕴,陆军大学反驳保定军校除了底蕴什么也没有。(怎么貌似有些像是恒大球迷和鲁能球迷之争……) 而原本还有一个以李品仙和费朝贵为首的模范系,现在也烟消云散了。 除了他们之外,军中新近崛起的派系则是以雍星宝、魏东龄和刘哲为首的近卫系,而近卫系大部分人手都是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毕业的军官生,至于雍星宝能够做到参谋总长这个位置,全都是王茂如一手促成,魏东龄和刘哲都是曾经做过自己副官长的近臣,他们更是忠于王茂如,因为只有王茂如才会重用他们。 萨镇冰知道国防军内部的派系权衡,那便是王茂如将军队托给谁,对谁来说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头,军队听谁的?听国防总长的还是挺王茂如的?如果听国防总长的话,忠于王茂如的军官一定会干掉这个新的国防总长……且不管是不是王茂如主使人干掉。萨镇冰历经了李鸿章时代,旗人内阁时代,袁世凯时代,段祺瑞时代,如今可以说是五朝元老了,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见萨镇冰推辞,大家明白是什么意思,心中不禁嘲笑起年老保守来。此时蒋方震也要说话,王茂如冲他摆一摆手,抢先笑着道:“这样吧,我说一下。” 众人立即打起精神抬头看着他,王茂如这才说道:“这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吗?至少有一年半,一年半后我在准备辞去国防总长,专门去做这个总统候选人。我今天叫你们来,是想透露给你们几个人此信息的,也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军队,是保护国人的安全的,也是我一手建立的,从飞行队守备队开始,边防军第十三旅,一直到北洋陆军第十七混成旅,再到黑龙江边防军,黑吉联军,东北军,国防军。我的军队,是别人不能染指的。”众人心中一凛,我的军队是别人不能染指的,意思就是即便我不做这个国防总长了,但是国防军还必须有我来指挥,不管谁做国防总长,要么是他的傀儡,要么就是一个死。 王茂如充满霸气和不容置疑地说道,“所以,诸位帮助我,我也将最高的信任交给你们了。这一年中,我准备将军队军官进行大规模调换,这不单单是军官位置的调换,更是一些人员位置的调换。有些心里有小打算小心思小伎俩和小阴谋的人,就把他弄出军队中或者挂起来。” 盖天久立即说道:“对,就那个说话大嗓门的吴佩孚,我他娘的就看他不顺眼。”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总之一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一年我要把军队进一步加强控制力度,希望诸位帮助与我。” 大家敢不帮他吗,那不是自己找死吗,只是怎么才算是帮他。王茂如给大家提了一个醒,其实他不单单是司令,还是一个政客,更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秘密会议结束之后,王茂如又拜访了唐绍仪的府上,临近过年,唐宝琪带着儿女来到了父亲在北京的家中。采妮和宗泽两个小家伙们见到父亲先是有些害怕和陌生,倒是他逗弄了好一会儿两个小家伙才熟悉起来,跟父亲也不外道了。王茂如对宝琪说回家过年,宝琪道:“回家?我可不会去,去年在你家憋屈死,要么你过来陪我和我爹在这里过年,要么你回去陪你其他老婆过年。” 王茂如被呛得一个大红脸,只好悻悻地说道:“在孩子跟前给我一点儿面子。” 唐宝琪道:“好,那你不许在跟我提去你家过年的事儿,我见不得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没那么大气。” “得了,我再也不触你的霉头了。”王茂如举手投降道,唐宝琪得意洋洋地乐了,俏皮地冲他眨眨眼睛,意思说你也不行了吧,拜给我了吧。 晚饭之后,唐宝琪带着孩子们玩耍,王茂如与唐绍仪去书房喝茶,聊起了《中苏友好条约》来,唐绍仪激动不已,只是奇怪为什么王茂如仍要保密不对外透露。王茂如笑说:“这不是嘛,马上春节了,我准备大年三十公布,给全国人民一个新年大礼包,让全国百姓们乐呵乐呵。” 唐绍仪点头道:“原来如此。” 王茂如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岳父大人,政府工作这几年,您也辛苦了。尤其夹在我和孙大总统中间,我这个人是属刀子的,锋利得很,孙大炮也是如此,多亏了您才不至于我们双方吵起来啊。可以说,现如今中国之稳定,近半功劳都是您老的。” 唐绍仪也印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说:“秀盛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你拍我马屁没有用,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 “您都猜到了?”王茂如惊讶道。 唐绍仪点了点头,道:“该收网了,是不是?” 王茂如嘿嘿一笑,道:“是啊,该收网了,三年前我放弃竞选总统,就是为了给明年做准备。”他冷笑道:“如今,瓜熟蒂落,该摘取胜利果实了。” 唐绍仪道:“从军官大规模人事调动就可以看得出来,你这是在为参加竞选做准备,所有重要位置都要换上你的亲信吧。”王茂如顿首,唐绍仪苦笑连连,他拍了一下双手,叹了口气这才继续说道:“你终于要踢开民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