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给民党的难拒大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七章 给民党的难拒大礼

王茂如会心一笑,抱拳说道:“还请岳父大人帮我,为我把我脉络,这些年若非岳父大人帮衬,秀盛岂能如鱼得水。这民国还讲求一个关系,我得岳父之帮助,南方方才安定,岳父大恩秀盛没齿难忘。” 唐绍仪道:“秀盛言重了,你素有九尾狐之称,岂能是因为我的帮衬。” 王茂如道:“作为北方人,想要一统中国易,巩固天下难啊,南方多豪阀,非岳父这等威震恩福南方之人才能拉拢震慑。”他苦笑道:“杀一个字容易,却也后患无穷,若以杀震慑天下,我之民国,仅存五年。” 唐绍仪叹道:“难得秀盛你思虑如此。” 王茂如笑说:“秀盛是个慢性子的人,不喜欢做过把瘾就死的事儿。” “你是心思多,北人南心。”唐绍仪笑道,又道:“秀盛你人称九尾妖狐的人,若想要做那大总统之位,肯定做了不只一手准备了吧,还有何妙计不妨说?” “不敢有瞒岳父大人。”王茂如思虑缜密才道:“倒也不是什么妙计,只是给孙立文准备了一份大礼,容他光荣退去。” “什么大礼?”唐绍仪满怀期待地问道。 王茂如心中一阵阴笑,脸上却平淡的紧,道:“这个大礼,民党之人是收的也得收,不收也得收。他们若是要也难受,不要也难受。” 唐绍仪笑问:“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今年我准备提出议案,总统大选期限过于冗长。国力损耗极为严重,理当由十个月缩减到两个月。这样原本明年年初便开始准备的竞选延迟到明年八月份,如此一来也让孙大总统多享受八个月的权力。”王茂如脸上露出坏笑道。统一之后的总统大选上次便是从元月一日开始一直到十月十日,这期间人心惶惶的,若是缩短总统竞选时间,倒是于国于民皆大欢喜之举动啊。 唐绍仪立即说道:“此议案甚好,甚好,民党之人也会答应。只是此时对民党极为有利,却与你有何好处?这个礼物太重了。莫非换取民党支持?” 王茂如笑着摇了摇头,道:“总统竞选从民国十四年八月一日开始再到十月一日统计结束,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对国民而言耽误不多。对民党而言,他们能够多八个月的总统握权时间,对于我而言,多了半年的掌控军队时间。”唐绍仪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王茂如笑说:“我尚有今年一年半的时间来处置军权。必定将这国防军牢牢抓在手中,在这一年半中,国防军当全体轮换,防止新军阀出现。而我也将提拔心腹军官尽快将与我有危险之人踢出军队中。多给了民党八个月,其实更是多给了我自己八个月时间,民党也定然会想得到。所以,这份大礼,他们是接也难受不接也难受。” 唐绍仪哈哈大笑道:“不愧是九尾狐。”过了一会儿才问:“下任国防总长由谁来担当?” 王茂如此时露出为难。道:“小婿便是在此被难住了,人选有四。分别为蒋方震、何如飞、李德林和萨镇冰。然萨镇冰明确拒绝,蒋方震心肠柔软缺乏杀伐果断之胆识,李德林谨慎有余但胆识不足,何如飞心机太重功利心过盛。” “你是自己也找不到人选吧。”唐绍仪道。 王茂如耸肩笑说:“其实适合人选我倒是有一个,只是这人年纪太轻,若是他在年长个十一二岁资历足够,非他莫属。” 唐绍仪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问询,他煮好了两份咖啡,递给王茂如一杯道:“尝一尝,这是我一个美国朋友带来的,巴西咖啡豆,味道很是特别。”待王茂如尝了一口皱眉说太苦,唐绍仪笑道:“万事总是先苦后甜,哪有什么捷径。”王茂如点头称是,唐绍仪又道:“军人不得干政,你之前的议案倒是给自己困住了手脚,现在又不得不依靠提出有利于尊总统的议案,岂不是作茧自缚?” 王茂如解释说:“也未必然,对我束手束脚,若是我带头以军乱政,不管是出于何种名义,最终将导致未来我国有人效仿,也许是四十年后,也许是百年之后。我不能开这一个坏头,做一个坏榜样。” 唐绍仪称赞说:“你倒是能沉得住气,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因为你的隐忍,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与你。” “再次恩谢岳父大人。”王茂如立即鞠身拜谢道。 王茂如与唐绍仪又聊了一会儿国事之后,才从书房出来之后,见两个小家伙追逐起来,唐宝琪在后面气道:“两个小兔崽子,赶紧停下来,别跑,别跑,撞到你——王宗泽,你给过过来,我打不死你!王采妮,你信不信我把你关起来,反了,反了你俩!”他哪见过唐宝琪如此失态过,此时活脱脱一个泼妇一般,拿着鸡毛掸子追赶两个小孩,两个小孩一见到父亲,连忙跑上楼去躲在王茂如身后求道:“爹,爹,不好了,你媳妇要疯了。” 王茂如一手一个拎了下来,见唐宝琪胸脯一起一伏,一手掐着腰,一手拎着鸡毛掸子,脸上香汗淋漓,便笑道:“好了,我给你捉来了。” “爹,你出卖我俩!”王采妮气道,“你俩狼狈为奸!” “哟,不错嘛,跟谁学的成语。”王茂如笑问。 “跟外公学的。”王宗泽抢话道。 “你两个小兔崽子,又热妈妈生气了,是不是?”王茂如问。 “哪有啊。”宗泽嗲声嗲气地说,“我俩就是问了妈妈一个问题,她没答上就生气了。” “什么问题啊。”王茂如好奇道。 宗泽道:“我问妈妈,要是张飞和李逵打起来了。张飞厉害,还是李逵厉害。” “当然是张飞了,张飞张翼德。万军丛中取敌将头颅易如反掌……”王茂如大言不惭地说道。 采妮立即笑道:“爸爸,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朝代的,怎么打啊。” 王茂如道:“这倒是哦。”笑问:“那这个原因也不至于挨揍吧?” 唐宝琪余火未了道:“两个小兔崽子后面还加了一句话。” “什么话?” “笨蛋。” “嗯?什么话?” “笨蛋!”唐宝琪怒道,“两个小兔崽子敢骂娘了,我非得揍死她俩不可。” 王茂如便把两个小家伙放在膝盖上,啪啪给了两巴掌,道:“你们还敢不敢乱说话了?” “不敢了。不敢了。”两个小家伙见风使舵地说,好嘛,爸爸妈妈谁都不扮白脸。都是黑脸啊。 “去一边玩去。”王茂如道,姐弟俩立即手牵手跑了。 唐宝琪坐在沙发上,气道:“两孩子越大越不听话了。” “要不然再生一个?”王茂如坏笑道。 唐宝琪媚眼一抛,道:“我倒是还想要一个。可是没有人配合。怎么办呢?” 王茂如拉着她的手说:“走,咱们回房间,我帮你生……” 此间省略一万字…… 完事儿之后两人下楼,下人们说老爷和夫人出去了,小家伙们又跑过来,宗泽气道:“爸爸,妈妈,外婆不让我们去找你们。哼!我不喜欢外婆了!” 唐宝琪脸色顿时通红,王茂如嘿嘿一笑。呛了呛嗓子说道:“我们在研究人生大事,你个小家伙好好玩耍。你们想不想跟宗鼎哥哥采薇姐姐一起玩啊?” “要,要。”两小家伙忙叫道。 “那我们回家。”王茂如偷偷地看了一下唐宝琪,说:“咱们全家回家。” “好呀,好呀。”采妮叫道。 宗泽说:“我们回家咯,不在外公家咯。” 王茂如便对宝琪说道:“看,孩子们要回家。” “哼!”唐宝琪高抬下巴,哼了一声,“你们回去,我可不会去。”便转身上楼去了,不再理会王茂如。王茂如心知她的心结,只好无奈冲着孩子们说道:“得了,你们的娘亲是母老虎,我惹不起他,走,咱们回家。” 民国十二年的春节跟去年春节很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许多市民们的生活条件好了,更多的百姓可以在过年的时候买一些年货了。管家王鹏早早地便替王茂如办置好了过年的东西,夫人们也跳着自己喜欢的一切买了许多,大家一个个尽情欢笑,王茂如也偷懒给自己放了一周的假期。高亢还是紧紧跟随在王茂如身后,不像是一个副官,倒像是一个保镖。 王鹏今天特别高兴,因为儿子王亚东领了一个女同学回来,女同学来王家过年,说明什么意思?说明人家中意与他啊,王鹏特别高兴。当然,除了因为次子王亚北不在家外,王亚北还是出国做了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的武官去了,他追求的是事业,王亚东更加看重的是家庭吧。 王茂如见王鹏嘴根子都裂开了,奇道怎么回事儿,王鹏如此这般讲了一遍,王茂如笑道:“亚东是我的侄子,侄子有这么大的喜事我才知道,真是失察,对了那女子是谁家女儿?” 王鹏说:“是河南一个县长的女儿,也算是大家大户。” “河南的县长,我倒是在九年前认识一位。”王茂如笑回忆道。 ps:ps:关于前几章中出现的某位外交部年轻官员引发了书友们的兴趣,不过为避免有说嫌隙,以后不会再出现了。至于其身份,在本部小说中,1917年王茂如率领军队抵达意大利抗击奥匈帝国之后,曾经前往法国,在法国与留学生进行资助协议,规定留法学生必须回国效力于国防部,如归随意去其他国家则视为背叛(详见第四百二十章)。1919年王茂如率军干涉俄国内战结束撤回国内之时曾与苏俄政府签订协议不得接受中国人加入共产国际(详见五百二十八章),并使用反间计毒害了数万进入俄国的中国同胞。因此,此人乃货真价实之位中国服务之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