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故人之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八章 故人之女

中午吃过了饭后王茂如照理坐在家中客厅正中央一面品茗一面读着报纸,副官长高亢立于一侧不声不响。这时候王亚东带着那女子来王茂如跟前请安,女孩看起来似乎有些过于惊诧,仿佛没想到王亚东说的叔叔居然是尚武大元帅,她吃惊不已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她唯唯诺诺,一步三挪,还得王亚东在一旁说了好半天才敢请见王茂如。 “叔叔,这是李三金,我的……朋友。”王亚东先是一个跪礼道,女孩在一侧也做了一个万福的礼节。女孩的身材纤瘦,穿着水蓝色的小袄,颈间围着一条白色的雪绒围巾,站在王茂如跟前的时候一双机灵的眼睛看了看先是看了看王茂如。她见王茂如也在看他,赶紧害羞地低下头,双手不停地揉弄衣角,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起来吧,你们两个。”王茂如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冲王亚东赞许地点了一下头,王亚东顿时乐不可支。王茂如是什么人,机智无双,在王亚东心中一直都属于神一样的地位,能得到王茂如的认可,王亚东岂能不骄傲。 王茂如便笑问说你是谁家女儿,那女孩方说自己父亲姓李名胜宇,现在在河南泌阳县做县长。 王茂如顿时惊讶道:“李胜宇?九年前你父亲是不是在河南巩县做县长?” 女孩说:“尚武大元帅是怎么知道,我父亲的确在巩县做过县长。只是那时候我还小。”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原来还是老熟人啊,九年前我带兵在巩县驻扎,多得你父亲相助。哈哈,原来是熟人。我曾经对你父亲说,若是将来我富贵了,请他来我处帮忙,他如何不来?” 女孩忙道:“我爹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 “你叫什么女娃娃?” “李三金。”女孩怯声道。 王茂如笑道:“亚东,你以后要好好对待三金侄女,知道吗?” “是。叔叔。”因为是在家里,王茂如让孩子们不要称呼他的官职和身份,王亚东和王亚北都称呼王茂如为叔叔。 “你第一次来我王家。叔叔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实在是不好意思,稍等一下。”他回到书房内,在自己收集的几个古玩中国跳了一个龙凤玉佩。这玉佩也是别人送的礼物。他身上不愿意佩戴,又不是八旗子弟,身上带着玉佩干吗,于是便放了起来。在他的书房内放着许多别人送的小礼物,当然,这算是别人的一番心意,只要不是太过夸张他都会收下。送礼和收礼是中国的一个传统礼节,尽管这种理解也导致了行贿受贿。可是如果杜绝却并非自己一己之力就能办到——最起码他要做了最高院首才有资格和实力发布命令杜绝送礼之风。 他走出来笑道:“三金侄女,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李三金矜持地不敢收这份重礼。哪能随便拿人礼物,而且看得出来这玉佩看似不起眼,但水绿闪亮,应该是上等的和田玉,玉佩图案上的龙凤刻画栩栩如生奔放欲出,定然出自名家之手,价值理应不菲,李三金连忙摇头道:“谢谢王叔叔,礼物太重,我不敢接受。” 王茂如走过去塞到王亚东手中,道:“小子,这是给你女朋友的,她不拿着我唯你是问。”王亚东尴尬一笑,连忙致谢,两人便离开王茂如这里。回到王鹏一家住的院子之后,王亚东将玉佩塞给了她,说道:“你要是不拿着,叔叔真能收拾我,拿着吧,长者赐不敢辞。” 李三金道:“只是礼物太重,我……我今日见到叔叔都没准备什么礼物,我哪会想到你的叔叔是……尚武大元帅啊。” 王亚东呵呵一笑道:“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我岂能是你那么容易猜到的。” “臭美。”李三金白了他一眼,流露出娇笑道。 王亚东将她送回到燕京女子师范大学后回去了,由于铁路运输能力不足,今年很多在北京求学的学生都没有买到回老家的车票,李三金和同寝室的几个女生也因此只能留在学校的宿舍中。索性的燕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获悉此事,准备给同学们办一个同学年会,组织没有回家的学生在一起过年。而大学宿舍也给学生们开放,学生们尽可以在此学习和生活,因此这个春节,燕京大学中也并不冷清。李三金在校园中走了一圈与几个同学打了招呼之后,又离开校门在街上闲逛了一阵,来到一家脂粉店。如今脂粉店新进了许多国产化妆品,什么花露水,雪花膏,胭脂等等品牌商品三十多种,民国和平两年,商界和各行各业百花齐放。 李三金挑挑拣拣一阵,笑道;“老板,又没有最新的天仙牌雪花膏?” 老板笑道:“有,不过在后面呢,小姐请跟我夫人去一下后面。” “好的。” 一个中年妇女机警地左右看了看,才说道:“跟我来,小姐。” 李三金与中年妇女走进脂粉店后堂,三拐两拐来到一间房间,进门之后摆放着各种货物,中年妇女推开一座柜子,墙面上露出了一个洞。李三金冲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走了进去,中年妇女等她走进去之后将柜子归为原位,装作打扫卫生的样子。 墙洞是一个走廊,向前走不到三米就是向下的台阶,墙壁上有一个不到十五瓦的灯泡照着,并不算太阴暗。从向下的旋转木板制作的台阶走了四十多台阶大约四五米之后,便是一个较大一些的房间,这里房顶上悬挂着一盏最新的八十瓦马牌灯泡,整个房间比较透亮。两个年轻人,一个坐在发报机前,一个坐在收音机前,见到李三金来了,连忙笑道:“队长,你回来了。” 李三金刚刚如春风一般的微笑不见了,此时脸上写着干练和认真,眉角上翘,一副厉声严色道:“陆强、程颐,何雨和崔美玉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 陆强的头比较大,人称陆大头,别人都称呼他的外号,只是李三金叫他的大名,他连忙说道:“何雨和崔美玉去搜集情报去了。” “混蛋!”李三金美目一瞪,眉毛竖起,怒道:“谁让她们搜集情报的?他们这是私自外出,知道吗?” “对,我也表示对他们的强烈批判。”程颐立即说道。 陆强瞪了他一眼,这个出卖朋友的混蛋,为了讨好美女上司,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看来以后还是离他远远的好。 李三金叹了一口气,摘掉了帽子和围脖,程颐象一只哈巴狗一样跑过去帮她挂在架子上,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啊,你们,一点觉悟都没有。” “是。”程颐立即说道:“对于陆强他们三个人,我再一次表达强烈的批判。” “尤其是你。”李三金美目一瞪,颇有几分领导气势,“整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知道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吗?我们是要打倒军阀,打倒法西斯,建立新中国!消灭王茂如这个最大的反动派!消灭孙立文傀儡政府!建立一个全新的属于中国劳动人民的新政府!” 陆强心中叹了一口气,又来了,又来了,又开始教育我们了,这美女队长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忒喜欢教训别人,时不时大道理就蹦出一大串,初次听吧,还觉得美女跟自己说那么多是一种享受,可是听了十几次之后,那就是遭罪了。现在恐怕只有暗恋队长的程颐能够听得进去吧,否则何雨和崔美玉也不会没事跑出去逛街。 “陆强!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李三金怒道。 “队长。”陆强说道,“我觉得吧,有个问题想问你,我们的力量这么薄弱,怎么跟尚武大元帅对抗啊,人家有百万军队,我们呢?我们除了胭脂铺的四个人以及地下室的五个人之外,还有谁呢?我们的上级是谁呢?其实推翻法西斯政府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们现在连组织都不知道是谁,这对我们而言一点未来都看不到的啊。” 李三金一拍桌子怒道:“陆强,我强烈怀疑你在对组织的不忠,我会申请调离你的岗位。” 陆强笑道:“那正好,我也不想天天在地下室无所事事的好,混吃等死的好。” “陆大头,你怎么跟组长说话呢?”程颐连忙说道。 陆强冷笑道:“我说的是假话还是空话?我们除了在此接受电报,还有什么任务可做?所以我说无所事事!你们干否定我吗?”程颐苦笑着摇了摇头,的确不能否认。 李三金瞪起俏目道:“无所事事?那是等待时机,并非无所事事,你一点耐心都没有,怎么能成大事?组织怎么放心吧任务交给你?” “任务?什么任务?”陆强冷笑道,“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地下室,收发电报,收听收音机吗?这个任务好轻松啊。”他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李三金道:“我们的任务是消灭大军阀王茂如。”陆强冷哼一声,李三金又道:“况且,现在我们有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什么绝好的机会?”程颐立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