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近卫骄纵惹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七十九章 近卫骄纵惹事

李三金眯起月牙一般的眼眸,笑如春风化细雨一般,也难怪王亚东与程颐都迷恋他,陆强看了一眼心中说真是红颜祸水。李三金眯眯一笑说道:“我正要想组织汇报,原来我接近的外交部武官,竟然是王茂如的侄子。” “啊?”陆强和程颐立即惊讶地叫了起来。 李三金骄傲地说道:“今天我还见到了王茂如,没想啊没想到,我们千方百计寻找刺杀王茂如的机会,在我们几乎放弃的时候,阴差阳错地遇到了。” “还是队长你厉害。”陆强道。 李三金道:“还有一个消息,原来我的父亲和王茂如认识,他们早在九年前就认识了,尚武将军还是在我父亲任职的县城剿灭白朗匪军获得尚武将军的封号。从这一点来说,我更容易接近王茂如了,你们要全力配合好我的工作。” “那个……小子有没有占你的便宜?”程颐扭扭捏捏又醋味十足地说道。 “哈哈哈哈……一定有,我猜一定有。”陆强落井下石大笑道。 “闭嘴,你们两个。”李三金杏眼圆瞪,嗔怒道,“为了组织,我们连生命都可以不要,为了组织,我们难道还不能牺牲小我吗?” 李三金心里知道程颐对自己的感情,可是,推翻王茂如军阀政权是组织赋予她伟大而光荣的使命,她不能让自己陷于这种感情之中。对于自己而言,干事业是不需要感情的。组织让她和谁成为夫妻,她就会立即投入,听组织的命令。就是好战士。年轻的李三金对组织的绝对忠诚也是她以十九岁年纪就担当小队长的原因之一,年轻人就是好,年轻人才会绝对忠诚,才会不去思考相信“真理”。 “给组织发电报,将我的一切告知。”李三金说道。 “好。”程颐立即坐在电报机前面滴滴答答地向外发出电报。 此时在北京的另一个地方,一个西装革履剑眉星眸貌若潘安的男人接到了电报,他看了看里面的内容。英俊的脸上露出阴鸷的冷笑,自言自语道:“若不是有人推荐,我还不知道你的背景。李小姐。你父亲早期与王茂如良多合作,所以我才会重用你的。”随后他拉开窗帘,窗外的美景尽收眼底,那颐和园的冬季也是如此的绚丽。 英俊男子放下电报。拿出另一份情报来。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是他的帮忙,我们还不知道你竟然有这样的野心,不过有个白眼狼在你身边,估计你还不知道吧。说起来我的组织和你身边的白眼狼比起来,着实要柔和得多啊。”他走到桌子旁边,倒了一杯红酒,虚空一举道:“将军,来。祝我们合作愉快,祝你早日取代王茂如成为国防军新的头领。也祝福我也早日成为中国新的领袖。”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英俊男子将酒一饮而尽,说道进来,他的并不是非常漂亮的老婆走了进来,说道:“刚刚有人送来邀请函,请先生出席西北商人联合宴会,讨论在西北自行筹建钢铁厂一事。” “好,我知道了。”英俊的男人微微一笑,让人如沐春风一般,他走到妻子身边拍了拍妻子的脸蛋,说道:“娥眉,你辛苦了。” “能伴着先生,娥眉纵死又何妨?”那叫娥眉的妇人顿时激动不已,在她的眼中英俊男人的一个举动一声唏嘘一次亲昵,都会让她沉浸其中。 这个年假过的非常热闹,王茂如带着儿女们在家堆雪人打雪仗,几个孩子一伙儿,他自己带着干妹妹美咲一伙儿,结果就是美咲就是拖后腿的,还得他去保护,事后美咲还说他不行,王茂如气道要不是你拖累,我岂能败给小儿,美咲娇笑连连说大男人输了怪女人,羞不羞。女人不讲理谁能辩驳得过,王茂如只好说都怪我,美咲说再来一局吧,孩子们立即叫好起来,大家玩闹之后一身的臭汗,赶紧进屋洗澡。 洗完澡后穿戴整齐,王茂如来到大堂,几个夫人正在打麻将打得激烈,男孩子们摆弄着玩具,干妹妹美咲在给女儿们化妆。女孩会说话之后就爱美了,八岁的采薇,六岁的采妮,五岁的彤兮,三岁的采伊也跟在三个姐姐屁股后面,非要小姑给自己也化妆不可,逗得大人们乐个不停。 王茂如坐下来看着一家子欢乐的人群,感觉有些骄傲,果真是家的温暖才是一个男人最终的港湾啊。他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看到标题很有意思,这是一份《华北日报》,头版头条便是歌功颂德,说今年粮食大丰收云云,在向后面看去,都是各地喜报频传的消息。什么时候报纸都是这样了?他叹了口气,现在的报纸只有正面消息,没有负面消息,因为新闻界和文化界是由自己控制的——外面说自己是独裁者,其实说的一点都没错。 他也担心自己会否因为膨胀而导致自我毁灭,可是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很好,兴趣使然,他回到书房找到墨宝给自己研磨,准备写一行大字。只是家里没有了宣纸,他一回头,见高亢正在门口犹豫是进还是不进,便笑道:“去给我弄几张宣纸,我准备写几个大字,勉励自己。” 高亢立即屁颠屁颠跑了出去,不过他倒是郁闷了,秀帅要几张宣纸,到底是几张啊,少了的话肯定不行,多弄点儿吧。于是便给卫兵说弄一些宣纸,秀帅要写字。 如今的近卫小队队长是罗福坤,也是当初王茂如收养的孤儿之一,其人对王茂如忠心耿耿绝无二话,得了令后立即带人跑到宣纸店去买宣纸。可是几家宣纸店都关门了,只有一家宣纸店正准备收摊不给罗福坤开门,店老板在门内喊道:“不管你是神还是鬼,关门了就是关门了,到其他店去。” “全北京就你家的宣纸最好,我只要你家的。”罗福坤喊道。 “既然知道我们宣纸最好,就要知道我们店的规矩,过了时辰,一张纸都不卖。”店老板倨傲地说道。 “贼你娘,开不开门?”罗福坤瞪着眼睛吼叫道。 “孙子诶,就是不开,你能怎地?”宣纸店的伙计讥笑道,店老板冲伙计伸出大拇指赞赏道:“别给那些人好脸色,咱们甄秀斋不是什么人都能叫得动的。” 罗福坤气道:“贼你娘的,你们到底开不开门?不开门我砸门了!贼你娘,别当老子不敢。” “你敢砸门?我就报警!”躲在门口的小伙计立即得意洋洋地高声叫喊道。 “贼你娘的!”罗福坤在外面说了半天也不开门,气的一脚踹开大门,哐啷一声,没踹开。罗福坤转头对手下士兵喊道:“贼你娘的,看什么看,不会一起来吗?”四个近卫士兵立即跑了过去,一起抬腿用力踹向那木门,只听“砰”地一声过后,大门被轰然踹倒,门后的小伙计飞出三尺高,他踩着门板走了进来,怒道:“老板,贼你娘的,给我滚出来。”他脚下的门板发出呻吟声,道:“我我我在这儿……” “诶?大门也成精了?”罗福坤赶紧跳开,发现是老板被木门压在下面,那老板哭丧着脸说道:“算我倒霉,算我倒霉,真没王法没天理了。”他爬出被踹到的木门,单间罗福坤身后一排穿着黑色军装披着红色斗篷的士兵吓了一跳,这一身打扮不是尚武大元帅卫队又是何人?别说北京城,就是全国也没有几个人敢披着红斗篷,那是表明这些人的身份,尚武近卫队。 老板见状早就吓得失魂落魄了,连忙从柜台中找到最好的宣州宣纸双手奉送上来,也不敢说话了,低着头,就差跪在地上了。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罗福坤道,“多少钱?” “不要钱,不要钱。” “贼你娘,不要钱?”罗福坤怒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是土匪抢劫的吗?”他也不管多少钱,从怀中抽出一张拍在桌子上,转身让士兵带走回家了。 老板看他给自己的是一块钱银元的人民币不禁欲哭无泪,当兵的拿走的那一打宣纸倒是不值一块钱,可是这大门损坏了,小伙计和自己受伤了,怕是一块钱不够的很呢。怪只怪自己刚刚脾气太倔,干嘛得罪当兵的呢,唉,罢了,罢了。他是老北京了,民国初年的时候北京城闹兵灾,沿街打砸抢烧,张勋辫子兵进京的时候更是随便抓人被按了一个革命党的罪名就杀了。百姓跟当兵的叫什么劲呢,他只好自认倒霉了。 因为大过年的街面上行人不多,这一条街店铺也都关了,老板和伙计们几人无奈地看着大门,哆嗦了一下,老板说道:“快点收拾一下,别半夜咱们被冻死在这儿。” 便在此时,一个女记者乘坐汽车路过这里,看到国防军近卫队士兵离开一家宣纸店,那店面大门尽毁。 “停车。”女记者对自己喊道。 “是,费记者。”司机赶紧停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