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婚姻法》催生女汉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八十四章 《婚姻法》催生女汉子

死冷寒天正月里,巡警们被一个个从家里叫了出来,人家其他工作哪有大过年还上班的,可巡警们不行,必须得出勤,上面还特别重视。巡警们只好郁闷地穿戴整齐,一个个跑到警察所集合,警长训斥道:“你看看你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样子,知不知道尚武大元帅开疆裂土啊?” “尚武大元帅万岁。”几个没精打采的声音响了起来,还不整齐。 “你们啊……”警长也知道这档口让大家出来弄得大家很郁闷,可是他也没办法,警督给他施加压力啊。民国警察的等级大致分为十四级,从高到底分别是内务部长,各警务司司长,一级警监,二级警监,警察厅长,一级警督,二级警督,三级警督,县市警察局长,警察所警长,巡长,巡警,警员,学警。其中学警是指警校中的警察,警员是指考核期内的警察,暂时算不得正式编制,但总算级别比学警高一级。在省一级由省警察厅长主管,各州则由一级警督负责管理,在县市级上则由警察局长管理,期间有二级警督和三级警督负责各州的大小不同警务。 民国特点效仿三权分立,但并不完全模仿,内务部警务管理直接归国务院直属,尽管与地方政府行政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地方政府的请求,同为官僚的警察系统还是能够予以帮助就予以帮助的。因此大家听说这是上面压下来的,只是一个个地抱怨起来。说如今做警察的真是苦差事,什么人的话都得听。 “咳咳咳,怎么回事儿啊?告诉你们啊。这几天下来有奖金。”警长喊道。 “啊?多少?多少?”巡警们立即高兴地叫喊道。 “大概两块钱。” “才两块钱啊。”大家很是失望地说。 警长气道:“他妈了个蛋的,你们不要我要,要么义务执勤,要么两块大洋,你们自己选吧。” 巡警们郁闷地说:“警长,其实哥几个不是不干,就是不知道干多久。你看看学生们的热情,指不定闹到什么时候呢。” 警长一寻思大家说得对,安慰道:“得了。维持治安稳定,也是我们本分,就当这几天假期没了。再说寒冬正月的,也不能多久。” “警长。咱们带枪不?”一个巡警问道。 “带你个头。啥都不带。”警长说道,“戴着手套,站在一旁,只要没有打砸抢烧,就不要管。” 几个巡警郁闷地保护游行的群众安全走着,学生们高兴地叫喊,却见到巡警们兴致寥寥,于是气愤地说:“你们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对尚武大元帅不满?”几个巡警看到学生们愤怒的眼神。那还不明白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得了。惹不起啊,立即说道:“尚武大元帅万岁,中华民国万岁,国防军万岁!” “万岁!”学生们立即高兴起来,留下擦着鼻涕的巡警们苦笑。 庆祝游行的队伍人群很快又壮大了起来,队伍越聚集越长,大家绕着自己的城市走了一大圈,来到城市的广场上庆祝,正赶上过年,很多人带着鞭炮过来的,噼里啪啦地放起了烟花爆竹,很是热闹。只是此时苦了巡警了,他们唯恐出现过激的闹事者,又害怕爆竹炸着人,东顾西不顾的,累得半死不说,百姓还怪他们耽误了好心情。 很快大伙儿发现在各个城市的广场上有很多演讲的人,他们都是青年人中的积极分子,不顾寒冬站在广场中央,大声演讲,呼吁大家要支持王茂如,支持中华民族之强盛,支持青年爱国者。最后话锋一转,支持青促会云云,原来是青促会的宣传干事在此。 比起民族复兴党的含蓄来说,青促会的宣传更加直接,更加裸地对王茂如进行了无限量的个人崇拜,他们的党纲就是只要王茂如说的就是对的,王茂如就是他们的神。很快,类似于宗教崇拜模式的这种党派赢得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心,尤其是文化层次较低的群众,似乎对成神的概念远远信任终于其他宣传。 一些学生们跑到青促会宣传干事跟前喊道:“我也要加入青促会,我也要加入。” “你是学生?”青促会的干部问道。 “是的。”那激动的学生说道。 青促会干部赶紧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同学,你不知道我们国家的党派管理办法吗?任何党派不得吸收学生进入党派,否则该党派便是违法党派,请不要为难我们。” “啊?还有这个法律?” 民国想要成为强国还有很多路要走,便是普法工作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大家都不知道法律,甚至现在中华民国的基本宪法还在参众两院进行讨论呢,便更别说其他法律法规的普及了。 百姓们接触最多的也就是最新出台的《婚姻法》和《土地限制法》,婚姻法规定男女十六岁算是成人,可以结婚,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一律算作强奸判处死刑,最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如果两个未成年男女发生性关系,男孩算强奸被判以终身劳役,而女孩无罪。法律中规定,强奸的定义是强迫女性发生性关系,也就是说,一个女人强迫男人发生关系,在现如今的这个民国婚姻法中是无罪的,于是后来产生了很多女汉子和女流氓…… 《土地限制法》则是进一步要求,个人名下土地超过一百亩,不得继续购买土地,而土地所有人终身制。一个有钱的地主如果名下有三千亩土地,不能继续购买土地了,但是可以给自己的几个儿子甚至刚出生的孙子购买最多一百亩土地。可是这一百亩土地就属于儿子和孙子了,老地主不能支配土地的使用权。假如他的孙子才三岁,这一百亩土地只能荒着,等到他的孙子十六岁成年了才可以支配土地的使用。该一百亩土地要荒置十三年吗?非也非也,政府又推行一项法规,土地荒置三年以上,土地所有权归地方政府所有。这导致了地方政府对《土地限制法》的积极推动,因为这其中的利益太大了。 对百姓而言,接触最实际的就是这两项法律法规,什么《dang派管理办法》跟他们有毛关系啊。学生们更不操心这个,现在猛然间听说还有这个法律,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一般。 “唉,怎么会这样呢?”学生们唏嘘一片。 青促会的宣传干部想了想,说道:“其实吧,你们不能加入青促会,可是你们可以让你们的父亲参加啊,知道吗?你们父亲参加青促会就代表着你们参加了,而且逢年过节,青促会都会有礼物发放,什么油米面菜了,都会发放的。” 学生们兴奋地问道:“我父亲参加也算是我便是吗?” “当然,我们青促会的规则是子承父业,你们父亲是青促会的同志,将来你们毕业了就自动成为青促会的一员。我们跟着尚武大元帅,一起打大鼻子,打小东洋。”青促会宣传干事蛊惑道。 “好咧,我这就回家拉我父亲过来。”学生们兴奋地叫喊道。凭借着良好的宣传,青促会在民国十二年开始的这几个月,趁着王茂如宣布《中苏友好条约》之际,暗中发展了数量庞大的会员,他们的发展让民党、进步党和复兴党措手不及。 在人群中,一个姿色平庸但是年轻的少女惊讶地听着众人的讲话,所有所思,回去的路上见到一个卖报童正在卖报,便买了一份仔细看起来。越看这份报纸越是兴奋,她快步走回到脂粉店后面,敲了敲门,一个小伙计开了门,左右看看无人才说道:“崔美玉,你高兴什么呢?” “你听到鞭炮了吗?” “过年嘛。” “不是,你都不知道吗?”崔美玉高兴地说道,“中国政府向苏俄政府成功勒索了两百七十万平方公里领土哦。” “啊?”小伙计瞪大眼睛,“还有这事儿?” “那当然。”崔美玉拿着报纸激动地来到密室,大声说道:“中苏友好条约签订,中国政府收复两百七十万平方公里领土,整个国家都兴奋起来了,我们也准备庆祝一下吧。” 程颐心事重重,坐在一旁喝着闷酒,陆强则色迷迷地看着她和何雨,叫道:“好啊,咱们多喝点儿。” 何雨冷笑着白了陆强一眼,右手翘起兰花指指着两个男人,说道:“这件事我早上也知道了,没想到现任政府这么厉害。但是……报纸未免也太过无耻了,他们把功劳都按在王茂如身上。” “可惜的很呢……”陆强目光撇了一眼情绪低落的程颐,对大家笑道,“现在我们的组长正在陪着王茂如这个国贼过年呢,也不知她是真的没有机会,还是想借着时机不成熟——成为王茂如的姨太太。” “砰!”程颐一拍桌子,怒道:“别说了,金子不是这样的人。” 陆强微微一笑,道:“她是不是这样的人,我就不知道了,你知道吗?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她当组长这近一年时间,我们一事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