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第二次八国联军进北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八十五章 第二次八国联军进北京?

陆强和其他几个人对李三金做组长早就不满了,等待,等待,等待,无休无止的等待。对于他们这样的年轻人而言,最缺乏的就是耐心,最不愿意做的就是等待,他希望轰轰烈烈的战死,也不希望在地下室呼吸着腌臜的空气最后生病而死。 崔美玉插话说道:“你们别吵了,别吵了。不管王茂如多么,可是国家取得如此功绩,咱们还是要庆祝一番的好。” 何雨也说道:“对,对,再怎么说我们是中国人,国家取得如此成就我们若是不高兴,那边是本末倒置了。程颐,别一台到晚垂头丧气了,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呢?来来来,我们吃点喝点,陆大头,你都张罗一下啊,你平日不是最爱热闹吗?” “也罢。”陆强跳起来,说道:“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吃吃喝喝,过年嘛,别哭丧着脸。” 几个人摆满桌子食物和高粱酒,老板,老板娘和两个伙计也进来了,大家其乐融融欢度大年初一。众人看出来今天程颐情绪不高,倒是崔美玉心情特别好,今天喝的有点多,晚宴之后崔美玉迷迷糊糊地说道:“我们到底为了什么参加组织的呢?为了国家?还是只为了杀王茂如一个人呢?我们如果只为了杀王茂如一个人,何必如此麻烦,直接凑钱找人暗杀不就好了吗……” 大家彼此看了看,都不说话了。这次国防军取得如此成就,尽管不是报纸上宣传的因为王茂如功绩天大云云,但也和他关系不小。将为军之胆。王茂如的胆量一向不小,跟跟苏俄谈条件抢地盘,若是换成别人还真难以有这个信心开口。所以,王茂如对国家的贡献,众人不是傻子,也不能否认——刺杀王茂如是否还有必要,便成了众人心头的一个疑问。 “算了。不去想了。”崔美玉着实喝醉了,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了,剩下老板和老板娘伙计们也走了。何雨便要收拾,陆强说道:“我们继续喝,你别忙了,去休息吧。”何雨顿时高兴地说道:“好啊。那就有劳了。”等何雨走后。陆强将目光从她的屁股上转移回来,一只手搂着程颐说道:“兄弟,还伤心呢?” “唉……”程颐不禁心中一哀道,“我这人生也够悲剧的了,喜欢一个女人,偏偏这个女人对我毫无感觉,给别人投怀送抱。” 陆强笑道:“得了,你看看你。死脑筋,女人不多吗?你需要这么死心眼吗?” “你不懂。她和别人不同。”程颐说道。 “她不同?”陆强不屑道,“她没什么不懂,只是长得比咱们组两外三个女人漂亮而已,还有,她能演戏啊兄弟。你当她真的不知道你的感情,可是她既不拒绝你,又不接受你,为什么?你这个傻小子啊,他是故意利用你的。学哥哥吧,百花丛中过,半片不沾身啊。” 程颐苦笑起来,陆强忽然小声地说:“你没看出来吗?何雨和崔美玉想要扳倒组长。” “我岂能看不出来,只是组长是上面任命的,她们没这个权利吧。”程颐说道。 陆强冷笑道:“也就你护着她,否则她们早就把组长托下去了,你这笨蛋,等着吧。” 此时王茂如在家待着孩子们放鞭炮呢,叮咣作响的鞭炮让孩子们兴奋得忘乎所以,其中尤以宗鼎和宗宝(安德烈)胆子最大,宗鼎过了年八岁了,正是小学一年级了,不过他郁闷的是弟弟宗孚,因为学习好跳级上了二年级,弄得他这个做哥哥的很是丢脸。宗宝自从和母亲塔吉扬娜搬到了王茂如家的隔壁,王茂如时不时过去住一宿两宿温存几番,倒也不曾亏欠了他们母子二人,下人,金钱,一切用度全不少,只是塔吉扬娜不愿意再抛头露面。宗宝每日就和哥哥们玩闹,他的胆子越来越大,小小年纪浑不怕什么,更是让塔吉扬娜头疼。 小孩子们玩着玩着不知怎么的,打了起来,王茂如立即将他们一起带到庭院中,训斥道:“兄弟之间本应同气连枝,你们却自相残杀起来,还有何脸诉说自己委屈。这件事我不论谁错谁对了,只有一个人犯了错,其他人便一起受罚。若是将来你们一个兄弟受辱,其他人不帮衬,也一起受罚。知道不知道?” 几个孩子低着头不说话,看来不服王茂如的管束了,王茂如气得够呛,罚他们跪在庭院中不准起来。从最大的宗鼎,到宗孚、宗欧、宗泽再到宗宝,五个小家伙按照大小个跪在庭院中,不一会儿宗泽便先哭了起来。乌兰图雅心疼宗泽,便来说好话,王茂如说道:“看他们有没有认识错误再说。” “好好地大年初一,你说你罚孩子们下跪,还真是当出官样来了。”乌兰图雅抱怨道。 王茂如一瞪眼,道:“怎么?不行?我的种,我爱咋地咋地。” 乌兰图雅白了他一眼,赶紧跟孩子们说认错,哪成想除了宗泽之外,其他四个小子都不认错,宗鼎的理由是他没错,宗孚的理由是错也是别人的错,宗欧的理由是哥哥都不认错自己也不认错,宗宝的理由是认错也是别人先认错,就连哭着的宗泽也说自己认错了也要赔哥哥和弟弟们一起跪着,否则就不是英雄好汉。乌兰图雅对王茂如一说,王茂如反倒是乐了,这几个小家伙还真是有意思啊,尤其是那个他觉得将来最没出息的小吃货宗泽,反倒是最重兄弟情义。 王茂如倒不是真的想惩罚他们,只是想要从小培养孩子们的团结精神,也是为了将来家族着想。这几个孩子母亲不同,相互之间的亲情也并不太近,若不一点点地培养他们之间的感情,将来肯定会出现兄弟相残的悲剧的。历朝历代,为了争夺家产或皇位,兄弟相残的事情数不胜数,便是现在中国也在流传着《九龙夺嫡》的评书大戏。王茂如却不想让小孩子们从小就彼此隔阂,将来更是彼此为了利益相互仇视。他只好做这个恶人,让孩子们一起受罚一起挨处分,一起担责任,共患难之后,兄弟感情才能培养出来。所以这个年,王茂如反倒只是在家收拾孩子们,没关心什么国家大事。 不过很快,王茂如的假期美梦很快被打消了,各列强国家纷纷反映了过来,他们强烈地要求中国政府拒绝承认《中苏友好条约》,他们的借口是布尔什维克政府是邪恶政府,是全世界的敌人,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如果中国政府执意与邪恶政府做朋友的话,那么你们也是全世界的敌人。 英国政府,法国政府,日本政府,美国政府,比利时政府,荷兰政府,意大利政府、葡萄牙政府纷纷发出正式的照会,要求中国政府对此作出解释,并且要求中国政府作出正确选择。英国政府扬言,如果中国政府再错误下去,各国不惜再一次发动一次八国联军之战。一时间,国家似乎再一次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选择,很多人惴惴不安,甚至北京有部分官员弃官而逃,他们害怕二十三年的经历再一次降临北京。六国照会的威力之大超过了王茂如的想象,甚至北京的百姓们也人心惶惶起来。民党隐忍这两个月,等的就是今天,一些民党的人立即暗中向百姓撒布谣言,说八国联军即将第二次进攻中国,这全都是王茂如惹下来债。 别说愚昧的人容易相信谣言,便是有文化的人面对谣言的时候也往往三人成虎,见到几个老农说什么,一个教授甚至都信什么。八国联军第二次进攻中国,进攻哪里,不还的是北京?这下北方的百姓们慌乱了起来,尤其是北京和天津两地,部分市民甚至举家带口不顾春节刚过,向其他省份逃亡过去。 北京长顺胡同一户人家中,快腿马三整理着行李,他捆绑好了部分之后走到门口车篷钱,犹豫了一下推门而进。马三深情地看着自己被王茂如题名的车子,有些留恋不舍地说:“老兄弟,今儿你就在家里吧,兴许过几年之后国家平安了,我回来。” 马三的妻子陆萍走了过来,说道:“孩儿他爹,你在干什么呢?别墨迹了,咱们赶紧收拾吧,邻居张大叔一家今天早上就坐上火车走了。” “他们走哪去了?”马三有些茫然地问道。 “张家口,从张家口走陆路到陕西,外国兵再怎么厉害,也不能达到西安吧?你这是怎么了,咱们昨天不是说好的吗?”陆萍叹道,她看到丈夫马三的手握着那辆王茂如曾经做过的黄包车上,叹了口气,低头说道:“孩儿他爹,咱们走吧。” “他娘,你说,真的会有八国联军吗?”马三又犹豫起来,毕竟这里是他住了三十多年的家,这里是他生长的地方,贸然去一个陌生地方,对于他这种没什么能力又没什么家产的人,不吝于重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