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 买枪出事儿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八十七章 买枪出事儿了

“啊?咱们几个跟八国联军死磕?”马平安立即惊讶道,“你们拿什么死磕?” 吴楚宇瞪着眼睛说道:“嘿,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北京学生热血保卫团可有武器,你知道孙福伦吧?” “知道啊。”马平安说。 “孙福伦他爹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吗?”吴楚宇咬着手指问。 “不是华北鞋底子王吗?整个北方一半的鞋底子都是他家制造的。” “对咯。”吴楚宇兴奋地说道,“他零花钱都赞起来了,你猜多少钱?” “多少?” “八百块钱。” 马平安瞪大眼睛叫道:“这么多?八百块!他……他家真有钱。” 吴楚宇道:“那小子厉害,不声不响地攒了这么多钱,他找人偷着跟皇宫里的侍卫买了三竿长枪,都是八成新的毛瑟枪。” “啊?”马平安激动地说道,“三竿?” “还给了一百发子弹。”吴楚宇骄傲地说道,仿佛那枪就是自己的一样,“以后咱们北京学生热血保卫团就是名符其实的保卫团了,咱们北京人保卫北京。别人放弃北京咱么不管,咱们北京人可不能不要北京,你说是吧?” 马平安大感志同道合,顿时点头道:“对,绝不能放弃北京。”他搓着手说道:“到时候我能摸一摸吗?” “你,行啊,你是自己人,对了。你参加我们不?”吴楚宇问道。 “我当然要参加了。”马平安顿时跳着说道,他咧着嘴大叫起来:“我怎么能不参加?”这个年纪的少年热血激昂,少不更事。但凡有点什么都能激起他们的好奇心和向往,如今全国舆论都在宣传爱国,都在宣扬中国之伟大,中国之强大,我为我祖国献平生。马平安自然不能落了后面,这要是落后了以后怎么见人,被小伙伴们嘲笑胆小如鼠还罢了。别被人骂为卖国贼,不忠于国家多难听。 “行,算你一个。告诉你啊。这枪以后就放在我家,我爹娘去年病死了,就给我留了这么一个四合院和一些生活费,嘿。没有别人。我家做仓库最好了。周政说以后枪就交给我保管了。”吴楚宇一脸骄傲地说道。 听到周政,马平安顿时满是信心,这个同学在的话那就有主心骨了,他高兴地问道:“这次是不是又是周政组织的啊?”周政是这帮同学中组织能力最强的,家境也好,最主要是此人的父亲是国防军军官,正在西域服役,这给了他很骄傲的背景。 “当然了。要不然给孙福伦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啊。”吴楚宇笑道,“在下不才。恬为枪支保管员。”他看看日头,有些急不可耐地说道:“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好一买完就回来吗?” 马平安问道:“你给我讲讲,怎么跟皇宫的侍卫做了交易了呢?” 吴楚宇自己在家待着难受,他又是一个保不住秘密的话唠,顿时扯着凳子便说道:“这事儿有意思了,你知道皇宫里的废帝吧?天天在皇宫里圈着,跟废物没啥区别。整个皇宫呢虽然是他的,可是皇宫还是前清的内务府管,那些人偷着贪污截流,弄得宫女和大内侍卫过活不下去了。那些侍卫也得养家糊口啊,以前他们偷着皇宫里的一些文物去卖,去年好像出了一回事儿,盗卖皇宫文物被杀了二十多个太监宫女和大内侍卫。现在他们买卖皇宫里的文物也小心翼翼的了,再也不敢张扬无忌了。不过日子总要过的吧,侍卫们就想了一个损招,每年不是有军械磨损吗?那帮孙子就高价卖武器,算作军械磨损,一杆毛瑟长枪二百五十块钱呢。” 马平安立即说道:“我听说最好最新的火连珠才一百七十五块吧?上次路过枪支店的门口,我看到宣传海报呢,就是子弹好像是民用弹,不是军用弹。” 吴楚宇立即给这个不懂世事的马同学普及知识,教育起来,说道:“要是能去枪支店买就好了,咱们这几个人能行吗?买枪要有枪证,要想获得枪证必须要遵守三个条件,满足其中之一才能拥有枪证购买枪支,你知道吗?傻袍子,不是什么人都能买的。” “还有三个条件?”马平安惊讶道,“你说说。” 吴楚宇侃侃而谈道:“第一个条件便是要有猎人证明,这东西吧不好弄,要有当地官员作保,保证你是猎人,可以拥有政府签发的枪证,咱们北京哪有什么猎人啊。猎人都在大山沟里,再说要是猎人用枪杀人了,给他担保的当地官员也牵连,第一条就不行吧。想要获得枪证的第二个条件就是有两万以上资产担保,买枪保护自己财产,咱们几个穷学生哪有资产,你看看我家,卖了也卖不出两千银元吧?第二条也不行。第三条是你有军属烈士遗孤证明,你有吗?” “没有。”马平安很是遗憾地说。 “我也没有。”吴楚宇更加遗憾地道,“可惜我爹是病死的,要是当兵打仗死的,我弄个遗孤证明,嘿,不就得了。”他也不在意拿自己去世的亲人来说事儿,便继续说道:“咱们只能通过这个方式来买,得了,看在你也是咱们一员的份儿上,这秘密都透露给你了,别跟别人说,知道吗?将来咱们就是一支大军,尚武大元帅给咱们授封的时候,咱们都是大元帅!” 马平安哈哈笑道:“那敢情好啊,我要做个大元帅。” “我也要做大元帅,哈哈,咱们都是大元帅。”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吴楚宇立即兴奋地说道“他们回来了走,接他们去。”一开门,原来是马平安的弟弟马吉祥,马吉祥笑道:“哥,我就知道你在他家,咱爹说让你赶紧回家。” “我不回家。”马平安道。 马吉祥脑筋一转立即说道:“你不回家?娘都病倒了,你不回家?” “娘病倒了?”马平安焦急地问。 “是啊。” 马平安回头对吴楚宇说道:“吴楚宇,我娘……” “滚吧,没出息。”吴楚宇一转身回到屋子里烤煤炉去了。 马平安随着弟弟回到家,见到母亲没什么事儿,气得揪着弟弟耳朵准备一顿揍,结果他又被父亲一顿揍,母亲陆萍告诉大家没买到火车票,得看看明天了,马平安心中暗暗高兴起来。晚上吃过了晚饭,马平安翻出墙头跑了出去,刚跳出来,就听到身后噗通一声,见自己十二岁的弟弟马吉祥也跳出来了摔了一个大腚墩,气道:“别跟着我。” “不,要不然我给你告诉咱爹娘。” 马平安气得不行,指着弟弟说道:“你小子,欠揍是吧?” “哥,你要是打我我就哭了,我一哭爹娘就来了啊。”马吉祥狡猾地说道,“哥,你要干啥,是不是有啥大事儿?带着我呗,带着我呗。” 马平安被哽得不行,狠狠地说道:“你跟我屁股后面,别乱说话知道吗?” “好咧。” 两人跑向了吴楚宇家,还没到他家门口,便看到大批的身穿白色警察制服的警员们在吴楚宇家门口,邻居们探头探脑看着热闹,马平安刚要向前,马吉祥赶紧拉住了他,说:“哥,出事儿了,你别过去。你没看到吗?吴楚宇犯法了,你是他同学,要是你被他看到了,你也得出事儿。”马平安看了看里面的情况,便听了弟弟的话,躲在一棵树后面,马吉祥说道:“我去问问去。”便走了过去,跟其他邻居打听,回来之后对马平安说道:“哥,你同学要造反啊。” “啊?造反?”马平安吓了一跳。 “是啊,邻居们说他造反,还买了黑枪,被连锅端了,哥,没你啥事儿吧?”马吉祥问道。 “没,没……”马平安心中也焦急起来,怎么吴楚宇他们会造反呢?他们不是只想保卫北京吗?再说他们和自己一样都疯狂崇拜尚武大元帅,造什么反,造谁的反?这天下是尚武大元帅在执掌,怎么可能造反!警察一定搞错,难道是宫里那些侍卫污蔑?一定是的,一定是的,这些该死的奴才!他忽然又想到今天吴楚宇说自己就是他们一伙儿的,那自己算是造反的一员吗?要是自己算是一员,自己会不会被抓起来?爹娘怎么办?弟弟妹妹怎么办?他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格外剧烈,冒出了冷汗,回到家中吓得受了风感冒了。这大冬天的受风感冒,怎么好走呢,马三和妻子陆萍一合计,得了,过些日子再走吧。 马平安惴惴不安地在家中等了几天之后,没有警察找上门来,放松了一些,又让弟弟去吴楚宇家看看,马吉祥回来说吴楚宇家贴着封条,估计真被抓进去了出不来了,兴许流放西域去了,吓得马平安这个小愤青再也不敢张扬了。 不过随后流言也逐渐没了,马三一家也留在了北京,只是马平安一直忐忑担忧,快到开学了甚至都害怕警察找到学校。不过一些日子后,忽然见到吴楚宇穿着军装兴致勃勃地来到他家,马平安惊讶地问你这似乎怎么了,吴楚宇兴奋道:“我参军了。” “你不是……” 吴楚宇嘻嘻一笑,道:“王小二没娘,这说来话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