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激起民众怒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八十八章 激起民众怒火

学生买枪保护北京的案子很快就被王茂如得知,尽管内务部主管警察事务,但是在华北这地界的地方警察都是王茂如的人,几乎所有巡长和近半的警长都出身于军方,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军方反倒比内务部率先知道。这件案子立即传到了王茂如的耳朵中,北京百姓们人心惶惶,逃难的逃难,搬家的搬家,还发生了大规模兑换白银业务,让国家损失不小。流言蔓延如斯,让北京市市长夏超急得够呛,他连忙向国务总理唐绍仪以及国防总长王茂如报告,并且跑到内务部去说最近有人制造流言。 代理内务部长覃振立即表示一定会全力侦缉流言制造者,定然还华北百姓一个清净,等夏超走后,覃振冷笑两声,将夏超的报告锁紧了废纸柜中。 流言越来越严重,甚至有人说北京即将发生兵变,大家一定要逃出北京啊,很多反对王茂如穷兵赎武的将军联合起来要兵谏王茂如了。 “荒谬。”王茂如气道,“如此荒谬,外国人随便吓唬一声,自己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杨度说道:“秀帅,恐怕不是自己吓得,我也听到这流言了,恐怕是有些人想要趁机颠覆于您。” 王茂如冷笑道:“我自然是知道的,等了一年了,他们该跳出来了,去年被我们打压的老实了一年,现在自觉地到了时机了?” 杨度笑道:“这些人也不看看,现在国家中名望最盛的是谁。秀帅。要不要辟谣?” 王茂如想了想,道:“这样,这是一个好机会。” “怎么?”杨度见王茂如双眼冒光。知道他又要有什么鬼主意,连忙问道。 王茂如坏笑道:“何不顺水推舟呢?” “顺水推舟?”杨度捋着山羊胡子奇道。 “既然他们想让我下去,让我这个刚刚收复国土的国防总长下台,想要顺着帝国列强的意思放弃国土,我就下去呀。”王茂如冷笑着露出寒意,“趁着这个机会……让那些人坐上风口浪尖,我就不信民众的怒火烧不死他们。” 杨度笑道:“妙啊。妙啊,此举甚妙啊。而且如此一来,秀帅便可以名正言顺地从军中去职。去竞选总统,提前逼迫孙立文下野了。” 王茂如轻蔑笑道:“原本我还以为需要很久,却不想他们这么折腾,我就却之不恭了吧。民党迟早要被历史淘汰掉的。” 夏超找到王茂如的时候。担忧地说起流言一事,王茂如不屑道:“宵小之辈伎俩,不必担心。这样,对付流言两手,一手是政府发表公文,一手则是炮制另一条流言,以此来消除前一条流言的影响。”夏超忙问炮制什么流言,王茂如对他说你就说有人想要炒北京房价。趁机制造流言,妄图低价收购土地住宅赚大钱。谁信前一条流言谁是笨蛋。夏超不禁张大嘴巴,心说还有这种办法,自己倒是要去试上一试。 华北地区人心惶惶,报纸上讨论着《中苏友好条约》签订对中国的利弊分析,有支持者有反对者。当然在文化部总长李子文的暗使下,每一次讨论都在挑动着民众的神经,他们不相信一个收复(开疆)两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元帅居然被骂,他们不愿看到中国刚刚崛起便遭到世界列强压制,更加不愿意看到尚武大元帅王茂如给中国带来如此巨大利益、增强民族自豪感之后,竟然被有些人谩骂招惹外敌——难道要我们跪着才不招惹外敌吗?清政府跪着呢,可是我们丧权辱国割地赔款,中国成了帝国列强的后花园。 民众愤怒的心里被挑拨起来,而青促会,民族复兴党,以及其他小党派也趁机宣传起来,大家纷纷将矛头指向了那些反对王茂如的人。 王茂如再度授意李子文,在报纸上让谩骂自己的人的风头盖过支持自己的人,一定要让民众的怒火冲天,让民党的人误以为他们占了上风,李子文一一照办。在报纸上,民党人士以及假装民党人士的写手们推波助澜,攻击着王茂如的举动是穷兵赎武云云。甚至国会中,很多议员们也开始了不满,在王茂如的指挥下这些人假意支持民党议员,暗中与他们交往,使得廖仲恺等人有了一个假象,推翻王茂如的时机到了。 上海的股票交易所中,中国各大股票纷纷暴跌不止,西方列强乐了,中国人真是胆小如鼠,被他们稍微吓了一下,就吓得尿了裤子了。 便在此时民党欢聚一堂,纷纷庆祝胜利,终于打了一个翻身仗。随后由汪兆铭发起了一个小小的会议,会议中决定联合统计议员,如果反对王茂如的议员足够多的话,可以立即发起弹劾令,由众议院提出部长弹劾议案。根据林森的统计,居然有超过半数以上的议员支持这次王茂如引起的各国制裁。可是由谁提出弹劾议案才有力量呢?民党人士众说纷纭却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最终还是廖仲恺站了出来,说道:“我来吧,我是参议院的副议长,也是国会议员,我会去众议院提出弹劾议案。” 胡汉人谨慎道:“如果你提出,则民党与王茂如北洋势力则势不两立了。” “于其窝囊死,不如拼个鱼死网破。”朱执信又在一旁鼓噪说道。 但是也有一部分民党人士不同意,只是他们已经被报纸上的假象迷惑住了,看不到其中的阴谋。王茂如挖了一个大坑给他们跳,偏偏现在孙立文因病不能处理政事,所以汪兆铭擅自做主做出这个决定,也得到了大家的踊跃支持。 胡汉人总觉得不妥,道:“不如告诉总统?” “好。”汪兆铭英俊的脸上露出了野心勃勃的笑容,“只是过些时日,这几天总统正治疗的紧要关头啊。” 胡汉人心中顿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便是汪兆铭这个人,也逐渐开始羽翼丰满了。 民国十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参议院副议长廖仲恺以议员身份向国会众议院提议弹劾会议,要求国防总长王茂如对此负有重大责任。而其他民党党员也纷纷跳了出来,要求王茂如对惹怒外国列强,引发第二次“八国联军”之战的后果负有全权责任。 国家议会紧急召开,回到老家的所有参议员和众议员纷纷在大年初七这一天乘上了火车,赶赴北京参加紧急国会。 王茂如早就暗中布局布下杀招,他主使尤其是文化总长李子文和宣传干事马良等人,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一定要驱逐民党。这不是一场军事斗争,这是一场不见血的政治斗争。现在王茂如的压力是外国政府与民党的弹劾,可是他的杀手锏却是军队与舆论界,他掌握着中国话语权,由此他早已经充满信心。他有意让民党的弹劾言论占了上风,并且故意派人假扮民党支持者在报纸上骂自己,说自己惹怒外国列强,说中国之大,不需要两百八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何不与外国以结友邦之欢心? 民众的神经越来越被挑拨得紧张起来,也越发有更多的青年人愤慨起来。 事实上,就连民党部分人士也逐渐发觉了不对劲,他们想过弹劾王茂如,想过通过这件事逼迫王茂如让步,却没想着会夺权足以真正逼迫王茂如下野。王茂如所做的一切在历史上可以看得出,不管是面子还是里子都赚的十足,部分民党人员只是想通过弹劾王茂如,顺利地让大总统重新出山掌权。孙立文的病情恢复良好,已经可以中气十足地主持民党的会议了,很多民党人士才支持汪兆铭的主意,他们准备让孙立文出面来化解列强的压迫,最差也落得对抗列国。如此赚足了国内民心,为明年的总统大选赚足人气。 可事情超出了这部分民党人士的想象,有人在报纸上将民党的弹劾误解为慈禧老佛爷的原话“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相同的意思,辞“国土以安列强心思”,好嘛,这简直让民党受到全国百姓和爱国人士的抨击。 而更加怪异的是,掌握着舆论控制的报纸与电台,却一反常态地客观地播放着民党的声音和民党的弹劾,甚至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民党人士”大骂王茂如招惹列强。 孙立文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这是要政变,是的,有人要政变!他是在养病之中,但是不代表他全都不知道,孙夫人整理报纸之后闵锐地察觉不妥,又觉得最近胡汉人言辞闪躲,于是将胡汉人叫来,让他说出最近如何。胡汉人支支吾吾,孙立文一拍桌子怒道:“尽快全讲。” 胡汉人这才将汪兆铭发起的弹劾王茂如运动与之报告,孙立文一听不觉得苦笑起来,“糊涂啊糊涂,你们中计了!” “怎么?” 孙立文道:“你们是身在迷雾中,我正好这些时日养病不处理政事与dang事,恰能抽身事外看得清楚,这次绝对是一个圈套。” 胡汉人问道:“什么圈套。” 孙立文来回踱步,道:“至于什么圈套我暂时看不出来,可是九尾狐能容许你们这么骂他,便不是为了一般的目的啊。” 医生这时候又过来提醒孙立文吃药,并对胡汉人说道:“现在总统阁下的病情逐渐恢复好转,不要再打扰了,否则一切前功尽弃,总统阁下不能劳累。” “是。”胡汉人徐徐退出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