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王茂如的小国务院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八十九章 王茂如的小国务院

从大总统住处离开之后,胡汉人仔细想了一下前后,但觉得事态有些复杂了,如果这真是一个圈套那么最终受害的将是汪兆铭和廖仲恺两人。可这两个人一旦出事,那么民党中他不就是二把手了吗? 如今民党势单力薄,却内部争权夺利不止,廖仲恺与汪兆铭两人似乎勾结在了一起,而戴季陶、谢持等人似乎很看好汪兆铭,年纪轻轻的他逐渐开始把持党务工作,已经俨然是青年领袖了。 当初胡汉人与汪兆铭并成为民党二杰,胡汉人因为做了大总统的秘书长,起初风头一时无两,众人想要见到大总统须从他同意。但大总统生病之后,尤其是查出肝癌之后一时之间无法处理政务,同时由于王茂如的崛起和紧逼,不得不暂时放弃国家大权。总统府也稀稀拉拉顶多几个民党官员跑来观望一下大总统什么时候病愈出山,但苦等也不到时机,苦等也不到时机,使得民党急需要一个主心骨。此时年轻勇敢的汪兆铭跳了出来,在得到诸多元老的支持之后,成了民党的希望和未来。而他胡汉人,由原来的呼风唤雨,成了冷衙门主事。这次汪兆铭召开民党会议很显然就是一个信号,他们可以抛开孙立文的指挥,自己独自组成政党了。 胡汉人表面上非常期待汪兆铭能够率领民党打败王茂如,可是暗中却非常嫉妒这位广东老乡。 这次弹劾,成了。王茂如败!则民党上升了一个台阶。弹劾失败,汪兆铭和廖仲恺要负责,则自己在民党内部更加拥有话语权。他冷笑起来。王茂如,我倒是希望你真下了一个圈套,帮我干掉这两个同志,有他们在,却是挡住了我的道路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胡汉人也是如此,因此他赶回民党人士常常聚会的柳园之后。将大总统的分析挑着传达下来,说这次大总统不看好弹劾,王茂如九尾狐一样精明。岂能轻易被绊倒,不如与王茂如请和。朱执信一听,立即跳了起来,说道:“岂能轻易苟合?若王茂如引发国战。便真是与那叶赫那拉氏慈禧一般误国误民了!而且我等已经拉开架势。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 汪兆铭哂笑道:“大总统患病小心翼翼起来,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你我都是年轻人,若是束手待毙岂不辜负了大好年华?” 胡汉人故作无辜道:“展堂谨听大总统号令,并无他想,私下里展堂也对季新兄的大志有所钦佩。与王茂如掰手腕,非得大智慧大勇敢不可。” 汪兆铭得意地微微一笑。道:“全赖诸位帮衬,今次若是扳倒了王茂如。我等此生无憾也。” 胡汉人看着汪兆铭满是春光的得意笑容,心中冷笑起来,你就猖狂吧,让你跟王茂如死磕,看你们谁能干掉谁。 杨度匆匆来到王茂如府上,由王茂如副官高亢带着他进入了秘密会议室中,此时这间建造在王茂如家中的地下秘密会议室房间不大,仅有四十平米,但是现在却坐满了人。幸好地下室通风较好,空气也非常流畅,两对排气孔将室内的较热的空气导出,再将外面的冷气吹入。尽管地下室只有三组暖气片,但由于屋子里人多,也显得格外的热。杨度是最后一个来的,他在门口将大衣递给高亢之后便推门而入。 现在,这里算上王茂如有三十八个人了,其中军方有十八个人,分别是国防次长萨镇冰、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参谋总长雍星宝、后勤总长米少柏、安全总长李德林、军务总长何如飞、宪兵总长何安定、近卫总长魏东龄、海警总长刘冠雄、路航总长陆荣廷、京畿戍卫司令鬼车军团长盖天久、作战司司长戴彰勋、宣传司司长马良,军官司司长浦定、中情司司长李木鱼、军情司司长高建勋、密电司司长李文彬、武警司司长白广敬。政府方面有十九个人,分别是国务总理唐绍仪、参议院议长师少阳、众议院议长刘恩格、财政总长方宏信、文化总长李子文、教育总长徐鼐霖、外交次长顾维钧、交通总长马六舟、交通次长哈尔巴拉、司法总长周道泰、司法次长蹇赞录、王茂如的秘书长杨度、禁烟总局局长张毅伟、华夏民族银行行长宋子文、中国铁道公司总经理张弘扬、直隶省长桂芳、北京市长夏超、青促会副会长浦继、青促会书记东方宏。 大家正在吃着水果或者嗑着瓜子,至于有烟瘾的就得忍耐一会儿了,毕竟这是地下室,若是都抽烟的话,这里便成了大烟囱了。众人正在聊的无非就是《中苏友好条约》给中国带来的变化,都是社会精英,看的和想的自然比普通人长远了许多,尤其是该条约带来的附加值——国家士气的提升,这几乎一扫近百年来中国颓势。 同时众人讨论着报纸上关于民党弹劾王茂如的消息,分析民党为何要弹劾,以及他们要达到的最终目的,并且分析明年竞选总统的一切优势和劣势。明年是总统竞选年,但是对于总统的候选人和席位,今年就要开始准备了,毫无疑问的是民党支持的人一定是孙立文。那么复兴党支持谁呢?青促会又该如何处理呢?今天便要做个分析了解,这也是王茂如召开“小政府”会议的目的,是改为明年的总统竞选年做准备了。 见到人都到齐了,总理唐绍仪便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安静一下,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众人的声音逐渐小了,偶尔有一些交谈也是轻声细语,只听他说道:“现在请国防总长王茂如给大家讲话。”众人鼓起了掌来,地下室哗哗的声音响成一片,热闹非凡,而大家趁此时候停止了交谈,纷纷望向王茂如。 王茂如站起身,看了看四周所有人,说道:“诸位,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有船长,有水手,有船工,有厨师,有警卫,还有导航员。所以,我们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只能留在你们心里,我们的每一个决定,所有人都应该毫无条件的服从。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要做的就是团结一心,带领中国走向富强。” “好。”杨度率先鼓起掌来,其他人连忙也配合似的鼓掌。 现在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都彼此熟悉,也都是相互配合许久的老人了,一句话往往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杨度手一抬大家配合起来。 见大家兴致逐渐被调动起来,王茂如也开始正式主持会议了,这个超越国家的小会议室内,众人都明白会议的目的就是国家未来的走向。当王茂如对众人压了压手之后,大家都激动不已,却安静了下来,等待王茂如的指令。 王茂如笑着说道:“现在我说一下,今天的会议要至少四个小时,因为接下来的四个小时内我们有五个议题,第一个议题便是关于民党对我的弹劾的问题,我们如何来利用,如何做到利益最大化。第二个议题就是诸位对这次列国逼迫中国的看法,第三个议题就是明年总统候选人的问题,第四个议题就是明年如何展开总统竞选问题,最后一个议题则是我们大家之间需要相互做什么帮助彼此,做到自己人毫无障碍沟通的问题。好了,现在进入会议的第一个议题,就是民党弹劾我的问题,杨秘书长,你来说吧。” 杨度赶紧站起来,冲大家点了点头,说道:“诸位,鄙人这里有一句话要说,那便是民党之人是在引火烧身,玩火。”有的人轻笑了起来,杨度继续说道:“众所周知,《中苏友好条约》是中国近百年来第一份我国对其他国家的强硬条约,可以说在外国人看来,中国人逼迫苏俄签订了一份不平等条约。不要说我们官员意识到这一点,就连那些大字不识的老百姓也意识到了,可笑的是,列强为了害怕这份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会导致连锁反应,致使他们的利益受损,逼迫中国放弃领土。这简直是无稽之谈,而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民党这次站在了外国列强那边,你们说,他们这是不是愚蠢之极?民党的人自己作死,我们干嘛不顺水推舟,送他们一死?” “杨秘书长说得对,民党人自觉得活得久了,不把自己折腾死誓不罢休啊。”青促会主席众议院议长刘恩格立即站起来挥舞着双手眉飞色舞地说道。他自从投靠了王茂如之后,便做起了鼓吹王茂如的排头兵,不过这也难怪,青促会是以效仿法西斯作为党派宗旨的组织,刘恩格表现得越是对王茂如推崇,越是能够赢得会员的人心。此时他面向众人伸出一根食指,不紧不慢地讽刺道:“我把那民党好有一比,比作那蟑螂一般,杀不净杀不绝生命力顽强却招人厌恶,好好的一盘菜,民党的人爬上去一圈儿,恶心都恶心死人,还吃什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