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美咲毕业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二章 美咲毕业了

唐绍仪是最后一个走的,在门口的时候他叮嘱王茂如说道:“今日之事事关重大,你要注意是否有别有用心之人。还有,对于军队你一定要把握好,我总是觉得有些担心,你一旦放权力给别人,就收不回来了。” “岳父大人担心的是有人欲发动军变吧?那最是再好不过,我等的不耐烦了。”王茂如阴谋得逞地笑了。 唐绍仪吃惊道:“莫非你早就料到?” 王茂如笑着点头,道:“我现在很希望将这些人揪出来,只是他们隐藏的很深。军队整编触动了一部分人利益,军官轮换又出动一部分人的利益,一年半之后我准备去军职,定然有人跳出来。” “你认为是谁?可是蒋方震?”唐绍仪心中猜测着问道。 王茂如深知蒋方震的为人和交际圈子,甚至蒋方震的卫士也是他一手从少年卫队中提拔出来的绝对忠骨,蒋方震一没有机会,二没有势力,他不拉帮不结派,一个不结党营私的人岂会发动军变——除非他是某些人手中的枪。想到这里王茂如摇头道:“绝不会是他,他在军队中不拉拢人心结交下属,若是他取代我,岂不会被下面的人架空了吗?单单是雍星宝,他就指挥不动。” 唐绍仪担忧道:“这个雍星宝吗?他可是一个旗人,我有些担心他会和满蒙运动的人走得近。” 王茂如道:“他是汉军旗,不属于旗人。而且我的调查也得知他和满立运动无关,且现在日本黑龙会在中国的活动已经被破坏殆尽,没看到旗人都在忙着改汉姓吗?哈哈。岳父,谁要是敢闹独立,我的手上可是满是鲜血啊。” “如此就好,”唐绍仪笑问,“他的为人如何,是否可靠忠诚?” “此人自然可靠,因为他除了依靠我。谁也不会如此重用于他,所以他离开我的支持绝不可能获得任何成功。”王茂如目光如炬自信满满地笑道,“若说能力。他自然是大局观比不了蒋方震,若说忠诚度,蒋方震与我是多年友谊,亦师亦友。但雍星宝与我则是无限忠诚。没了我便没了他的用处,没了我,他会被其他军官驱逐到天边。” “秀盛,你的用人之策还真是……”唐绍仪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好,一年半后你去职,国防总长的位子一定要选好人啊,我觉得让老狐狸萨镇冰临时代替两个月可以,但是若是以后一直用他做国防总长。怕不是一个好人选。” 王茂如道:“此言甚是,萨镇冰这条老狐狸狡猾有余。锐气不足,现在能勾得起他兴趣的,怕就是海军的发展了。” 唐绍仪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晚上九点,便要回家休息了,王茂如乘车将他送到家门口。见到唐宝琪正在撅着小嘴气呼呼地说道:“父亲年纪大了,你就不能心疼心疼,你这女婿怎么当的?”一顿责骂之后,王茂如和唐绍仪不由得相视一笑,摇了摇头,女人还真是惹不起。 等王茂如回到家中的时候,管家王鹏连忙走来问道:“主子今天想住在哪位夫人的房间中,我去知会一声。今日只有七夫人身体不适无法服侍主子。” 王茂如晃晃脑袋,说:“今日我想清静一下,我去书房睡吧。” 王鹏道:“主子,大夫人这几天一直郁郁寡欢,怕是想小少爷了。” “哦……”王茂如叹了口气,道:“我今晚去她那里吧,你去准备一下。” “好咧。”王鹏道。 王茂如回书房整理了一下文件,刚刚走出门,便看到干妹妹美咲穿着睡衣外面披着披风正在问高亢,高亢不敢看美咲,只好盯着走廊一段,时而偷瞄王茂如的房间,三心二意地回答。见王茂如出来了,美咲立即语笑嫣然:“哥哥,我正要找你呢,你这木头副官不让我去呢,真是的!这些天你在忙什么啊?” 王茂如道:“有人在政府弹劾我,我正在准备申诉材料,呵呵,你们什么时候开学啊?” 美咲像是十一二岁的小女生一般一蹦一跳走来,香气袭人,少女的芬芳沁人心脾,她的青春也引得王茂如这个中年男人心不由得扑通扑通地乱跳。王茂如赶紧骂了自己一声畜生,压下冲动,这是干妹妹,干妹妹不是用来干的妹妹…… 美咲掩口而笑说道:“哥哥真是个笨蛋,我毕业了呀。” “啊?你都毕业了?”王茂如惊讶道。 徐鼐霖担任教育总长之后,除了深化改革教育,实现初小、高小、中学、大学四个台阶教育外,还将学期整年化了一番,每年一学期开学时间为正月二十,结束时间为腊月初一,完全按照中国人的旧历来计算学期,每学期有效学习时间为两百天,上下学期各一百天,学满一百天后各学校进行半年考或者年考,学校优胜劣汰,排名最后立即遭到退学。 王茂如以为美咲还在读大学,没想到她都毕业了,连忙说道:“工作找好了吗?我记得以前你说过,你们中医药大学要让你留校,是不是?” 美咲笑着点头,她微笑时候的眼睛就像一弯月牙一般喜气洋洋,惹人向往,她吐了吐舌头抱怨道:“哥哥到底有没有关心过我呀。” 王茂如挥挥手,高亢没懂什么意思,忙问:“秀帅有何吩咐?”王茂如顿时大感失败,这个副官还真是……美咲娇笑起来,说:“哥哥说,你去给他准备点酒菜。” “啊?原来是这个呀。”高亢连忙看向王茂如,他可没感觉秀帅是这个意思,王茂如无奈道:“你去休息一下,已经晚了。” “报告秀帅,我不需要休息,我精力充沛。”高亢很不合时宜地说道。 王茂如一拍脑袋,道:“让你去你就去,啰嗦你个头。” 见王茂如发火了,高亢再傻也明白了什么意思,赶紧灰溜溜地跑了。 美咲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她故意对这王茂如解开了风衣的扣子,半透明的睡衣隐约氤氲,甚至王茂如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对水晶梨形状的美乳。衣服下被撑起的丰润饱满顿时一颤一颤的,撑得几乎从睡衣挤出来,性感十足的身材顿时被王茂如一览无余。美咲睁起水汪汪的大眼睛,却嗲声嗲气地道:“哥哥,你的这个手下怎么傻呆呆地?好像一只呆头鹅哦。我记得前一个很精明啊,叫什么来着?好像叫做冯什么来着,很有眼色的呢。” “冯尹彬。”王茂如道。 “对,好像是叫做冯尹彬吧。”美咲莞尔,上前一步凑近王茂如,眯起了黑亮的眼睛,仿佛一弯明月,笑得惹人怜惜,“对了哥哥,告诉你哦,我可没有留在学校任教呢。学校的那些老师太烦人了,一个个天天找我想要给我介绍男朋友,烦死了我。” 王茂如和她的距离不到十厘米,这个距离让王茂如心猿意马,似乎他从上向下看过去,娇白的肌肤和那一双细腻欲飞的乳鸽一览无余,她居然没有穿戴内衣…… “那也不错。”王茂如被她的勾引撩得有些面红,这正是动性的征兆,他不由自主地向后撤了半步,“人家也是一番好意,你的老师们还不错嘛,既当老师又当月老,你有没有中意的?” 美咲道:“自然是有的,可却不是他们介绍的那些人,我喜欢的人一定要挥手间天地变色,言语间挥之方遒,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骑马定乾坤的,总之一个标准,那就是要一只手足以撑得起世间万物的人。” 王茂如摸着下巴认真地想了想,道:“你说的是孙悟空吧?” “讨厌啦,哥哥你真能揶揄我。”美咲不依地捶了他一下,莞尔道:“你就知道取笑我呢。”这举动仿佛在和王茂如打情骂俏一般,便是有人看着也只会羡慕这真是天生一对的情人,岂会知道两人的身份。 王茂如似是很享用一般,却又要装作道德上的标杆,很是让他有些压抑,他又问道:“那你准备做什么工作?” “我准备开一家私人诊所,推广中医按摩,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做妙手回春按摩院。”美咲吐了吐小巧的丁香舌,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露出小女儿的顽皮神态来。 王茂如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按摩院?这名字怎么这么……这么……不正经呢。 美咲美目双眸憧憬道:“我的医术,尤其是穴位按摩医术,在中医大学已经接近我的老师了,只是我的老师实际操作经验更多。他是研究人体穴位的,如今正在准备出书立说,将中医穴位学正式纳入人体解剖学当中,将中医与西医进行结合。我呢,原本打算帮助老师的,可是学校里一些男老师总是给我写情书介绍男友,烦的不行。还有个男老师为我自杀,唉!我可不想待在哪里了。所以呀,哥哥,你觉得我开这个按摩院的主意怎么样啊?”她盈盈一笑撒娇道:“好不好嘛,你说好不好嘛?” ps:(注:美咲的咲,音同笑,是古代笑的异体字,后中国放弃使用,而被日本广泛应用在人名之中,再至后来,日语中的咲只用于女性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