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做我的私人保健医生吧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三章 做我的私人保健医生吧

真没想到美咲提出这么一个创业理念,尽管从时代角度考虑,这个主意的确不错,属于中国最早的高档会所之一了吧,可是王茂如心中却不同意。他苦笑着摇了一下头,轻声道:“能不能换一个名字啊,按摩院——怎么听着都不像是好地方?” 美咲立即眨大眼睛辩解道:“怎么不好了?这是一个新兴产业,我觉得将来按摩院这个产业会随着国民经济增强越来越大的。哥哥不要小看了我哦,估计将来一定前进广阔。我还有几个同学和师弟师妹,我准备和他们联合起来。要知道只是凭我一个人的能力肯定是不行的。” 王茂如不愿意让美咲出去抛头露面,尤其是这个按摩院,在后世按摩院就是妓院代称,在他心里很不舒服。他回忆起了前世的一件事儿,那时候他制贩假东北大米,陪客户去按摩院,他这个人有些洁癖,从不和妓女发生关系,因为大学期间他的一个高中男同学男性荷尔蒙分泌旺盛得了梅毒最后退学,导致他心里落下阴影。不过大家都是男人,场面上的逢营之事要做齐,便随手点了一个女孩陪他。 他是有心理洁癖的人,于是便对那个女孩说钱我给你,你在一旁休息吧,我睡一觉。 一觉醒来那女孩傻呵呵地笑着看电视,他觉得无聊便与那女孩聊了起来,得知女孩出来做妓女一方面是因为家穷,另一方面因为当地黑社会威胁。 王茂如当时还只是一个造假大米的黑心商人。惹不起本地黑社会,他觉得女孩可怜,多给了女孩一些钱也就罢了。几天之后又一伙儿南方客人来了。他带着客人出去玩耍,路过那家按摩院的时候得知被查封了。他好奇询问得知原来那里发生命案,一个按摩女被客人送四楼扔了下去摔死了。这件事被告知不要四处张扬,有人发帖子还被抓起来了。 直到他带着客人去了其他的娱乐场所再一次遇到一个曾经在那里工作的的按摩女,问起之后,那按摩女说摔死的人的名字赫然就是那天陪着王茂如聊天的女孩,三个客人有些变态地提出要求一起来。那女孩自然不同意,便遭到客人一顿暴打。这三个有些变态的人也属于当地大佬招待的客人,女孩害怕极了。不敢反抗。没想到那三个客人是个虐待狂,越虐待越兴奋,打完之后强暴,然后又一次殴打。最后兴奋之极直接将那女孩扔下来摔死了。 这件事给王茂如心理上造成一个心理阴影。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在国防军辖区,王茂如会一力强烈地通过《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规定犯一律处以极刑。 想到了这些,王茂如更加迫切地希望改良中国的一切,包括道德建设,法制建设,教育方针,社会准则。国家形象等等一切。是的,他对自己说。我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啊。而在他的那和平时空,三个强奸案杀人犯居然通过赔偿死者家属几十万元便获得减刑,判了一个十年徒刑,说出来十年,其实也就蹲个不到几年表现良好就出来了。王茂如非常难以理解为什么那个家属在拿了几十万赔偿款后便轻易地饶恕了罪犯,且还未罪犯向法官求情。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拿自己的亲人当商品一般。可他不是当事人,不能理解别人的生活困难,便如晋惠帝见到百姓吃不起黍米问起何不食肉糜一样,他当时作为黑心米商衣食富足,其能理解穷苦人家心里。但这一切给他的心理带来了一个阴影,让他非常痛恨那些欺辱女人的人,《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关于以杀震慑的确是一个强烈的手段,但杀却不能解决问题,毕竟性冲动是人类的原始冲动,只要有男人和女人,这世界就一定存在强奸案件,且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不发达国家。 人在年轻时期受到的心理阴影会不会影响他的一生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希特勒小的时候,一直欺负他的班长就是一个犹太男孩,以至于他长大之后…… 所以于按摩院这个名字从美咲口中说出来之后,王茂如心理极为不舒服,他立即说道:“美咲,不行,我不能让你抛头露面做这种工作。” “哥哥……”美咲撒娇地喘道:“可是哥哥,我们这属于医院的一种呀。医院的责任就是救死扶伤,帮助患者,我和同学建立按摩院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嘛。而且我们的按摩院是高档会所,不是一般人都能够享受的哟,不过嘛,哥哥你要是去的话我们很欢迎的。”美咲看出来王茂如关心她,便美滋滋地说道。 王茂如还是坚决地摇头,拒绝道:“你要是想做保健医生,给我做私人保健医生吧。” “诶?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王茂如想也没想地说道。 “那太好了,谢谢哥哥给我的工作。”美咲高兴地跳了起来,抱着王茂如的胳膊跳起来在他的脸上不由自主地亲了一口。王茂如愣住了,美咲倒是阴谋得逞顾盼生辉地娇笑了起来。 美咲发育的极好,胸前丰满柔软极了,在家中她穿着一件睡衣外面套着外套,看起来倒是看不到里面的风光,可是此时抱着王茂如的胳膊,让他明显地感觉到了期间的真空和挺拔。处子的幽香沁人心脾,她甜腻的“哥哥”叫声也让王茂如骨子里都感觉到了一股麻酥酥的刺痒。 王茂如心中苦笑起来,又来了,又来了,自己刚因为陷入回忆有些茫然机械地回答,以至于他现在后悔都有点来不及。美咲时不时地给自己来一下这么刺激,却是让自己有时候真想做一只禽兽啊,留美咲在自己身边,是不是……不妥啊? 王茂如刚要想什么借口之类的话,美咲便数着青葱一般的手指,点着:“可是我的工钱怎么算呢?哥哥,你可不能亏待我哦,我觉得凭借我是御医弟子的能力,一个月一百块钱是勉强的。再加上我青春无敌美少女的感染,一个月怎么也要一百二十块钱呢。哥哥,一个月一百二十块银元,不能再少了,否则我起诉你虐待妹妹。” 王茂如苦笑起来,这个古灵精怪的美咲,要是她不是日本人该多好啊。 “哥哥,哥哥,你在想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要不然说给我听听,我可是高材生哟。”美咲继续用甜得发腻的呢喃声对王茂如说,一面抱着他的胳膊摇晃起来,手臂在双峰之间来回摇晃撞击,更加让王茂如确定了她的睡衣中间是真空一片。强烈的刺激让王茂如血液沸腾起来,一时之间他觉得自己安奈不住了,甚至不自觉地主动蹭了蹭。 美咲银铃一般地再一次笑声响了起来,顿时让王茂如清醒起来,他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那哥哥你是答应了?”美咲夸张地瞪起黑漆漆的大眼睛问道。 “我……”看着美咲满是祈求的双眸,王茂如还是心软了,说道:“好吧,不过你不需要一直在我身边,我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找你,平时你爱干嘛干嘛吧。”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王茂如对美咲的感情就是如此,起初是可怜,然后是一丝丝的暧昧,内心中想占有,却碍于礼教的束缚和对方的身份,这让他对美咲的态度是时而远时而近。 “好诶。”美咲抱着王茂如的胳膊高兴地跳了起来,胸前波涛汹涌啪嗒啪嗒装着王茂如的手臂,弄得他的荷尔蒙分泌也旺盛起来,感觉裤子有些撑,一低头……的确是支起了帐篷。他连忙转过身去背对着美咲,说道:“好了,你去休息吧。” “可是,哥哥,我还不困呢?”美咲双眼露出惹人怜惜的神态,娇嫩地说道,“怎么办才好呢?你陪我聊聊天吧?” 王茂如心说陪你聊天越聊火越大,再不控制就擦枪走火了,便说道:“赶紧休息,作为我的私人保健医生,不休息好可是不行的哟。”说着的时候,他依依不舍地抽出在美咲怀中的胳膊,幸好现在穿着军装,感觉没有那么剧烈,若是光着胳膊刚刚那一下还真把持不住了。 “对啦。”美咲欢乐地说道,“哥哥,要不然我现在就给你做一次按摩保健吧,我觉得你最近好累的。” 王茂如点头道:“你一说我也觉得了。” “哥哥你是大人物,更加要注意身体呢。”美咲托着下巴说道。 “不过,”王茂如侧着对她说,“今天怕是不行了,改天吧。”说完便落荒而逃,留下美咲精灵般的笑声糯糯地说:“哥哥,我等你哦。” 王茂如心说还好把持住了,再撩下去便真成了禽兽,美咲从十四岁小萝莉一般的可人来到他身边,到现在已经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了,堪堪让他觉得有些像是萝莉养成计划一般诱人。可关于她是否是日本人从小培养的间谍,还真难以说清。王茂如对她的感情也超出了对待一般的人,便是对一个无意的美人,朝夕相处时时警惕,那种感情也是极为复杂多变的,而且这种感情也极其容易变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