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正式与苏俄建交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四章 正式与苏俄建交

次日王茂如又一次看到全国报纸上通篇都是分析这次收复两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得与失,正在此时,王鹏禀告说有故人来访,段祺瑞与徐世昌联袂而来。王茂如连忙穿戴整齐,请二人到客厅上坐,王茂如乃晚辈执晚辈礼节请二位上坐,却也不失了分寸。二人连忙不乘此尊礼,王茂如执意如此,段祺瑞笑说若是再推辞便是矫情了,便当先坐在上位,徐世昌这才坐下。 待两人坐好之后,王茂如便又向二位前辈敬茶,礼套规矩十足,哪还像是一个国防总长执掌百万军队的大元帅,仿佛一个书院的晚辈学生在对老师毕恭毕敬一般。段祺瑞与徐世昌两人相视一笑,这王茂如能混到今天这般地步,不说个人能力,便是为人处世却也的确有一番手段啊,也难怪袁世凯器重。段祺瑞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从怀中拿出几日之前的旧报纸来,笑道:“秀盛此番作为可是做了一个极大贡献,后世万代千秋当以你为榜样了。” 王茂如摇头笑道:“秀盛乃一介武夫,功劳贡献全在他人。” 段祺瑞道:“谦虚,谦虚了,秀盛岂不闻羊群领头羊重于羊羔多少?你这次却是极为利国利民啊。” 王茂如连忙讪笑起来,徐世昌又道:“这次我二人前来北京有几件事请你帮忙。” 王茂如忙道:“前辈担忧所请,晚辈义不容辞。” 徐世昌道:“一来是为河南大学筹备部分资金。二来参加几个故人的寿诞和吊唁,三来便是来你这里恭喜一番。” 段祺瑞性格之快,便单刀直入问道:“只是这几日京城乱的很。游行的,示威的,抗议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王茂如微微一笑,信心百倍地说道:“没什么,只是民党弹劾我私自与苏俄建交并签订《中苏友好条约》引发其他列强不满,因此导致外交冲突。如今。英国法国美国意大利四大列强已经给外交部发出正式照会,要求我们作出解释了。” 段祺瑞脾气火爆,一拍桌子“砰”地一声。茶水洒在桌子上,他大怒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列强依旧当我国为草芥一般肆意蹂躏?” 徐世昌叹气道:“我国国土辽阔,却无战力啊。” 无战力却是给王茂如裸的一记耳光。似的他尴尬一笑。分辨道:“中国只是没有国战,国防军几次三番与外国冲突,全都是局部冲突,因此外国列强看不清我国防军真正实力。现在他们瞧不起中国也是难免,毕竟庚子事变过去仅仅二十多年,谁也不会认为二十年一个国家就能从任人欺辱之东亚病夫变为民族尊严旺盛之战士。不过,我辈以此才需要更加努力,国防军成立之后。在各个驻扎地并非闲置起来,多参与剿匪工作。国防军的战士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段祺瑞笑道:“这才对嘛,要打出来,打出来的。” 徐世昌道:“民党此举实为不妥啊。” 段祺瑞气愤不已道:“当初便是他们在我北洋背后扯后腿,似的我们必须与日本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若不是他们事事紧逼,时时牵扯,袁大总统也不会与日本讨论那《二十一条》。不讨论那《二十一条》,我北洋也不会被责问为卖国政府。”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那时候之失误便是言论太过自由,肆意被人利用,北洋军人看不起文人执笔,却不知军人活一时,文人活一世。” 徐世昌问道:“日本方面如何?” 王茂如道:“日本政府这次到没有跳出来作威作福,日本国内反对派和革命党逐渐被镇压下去之后,正在急于恢复国力。如今中日之间贸易日渐增多,自从我中华民国一统之后,国力日渐强盛,国人逐渐心态平和起来,也对那日本的商品不那么憎恶。日人因此更加需要中国市场,也使得日本方面对中国极为态度复杂。这次欧美列强掀起的潮中,日本确实被夹带而来——而且日本政府如今正在全力准备出兵堪察加半岛和东西伯利亚。出兵堪察加半岛还罢了,若是兵至东西伯利亚,必须得到中国国防军的帮助。” 段祺瑞赶紧走到世界地图旁边,上下仔细看个清楚,惊讶道:“此话当真?” “当真。”王茂如笃信道。 段祺瑞瞪大眼睛,哈哈大笑道:“好啊,好啊,如此一来,各国定然将注意力放在此间啊。只是日本如何想到要极北冻土之地,那里……寸草不生啊。” 王茂如耸耸肩笑道:“谁知道呢。” 段祺瑞与徐世昌相互一看,哈哈大笑起来,这定然又是王茂如搞的鬼了,只是他不说出来而已。王茂如又道:“说起来,我倒有些许事情请前辈帮忙。” “你讲讲看,我们这把老骨头还有什么能帮的。”徐世昌道。 王茂如道:“民党这次发起弹劾,秀盛着实感觉冤枉之至极,秀盛一介武夫,当以保家卫国开疆裂土为己任,却没有文人那么多花花肠子。此次被诬蔑为卖国之举,实在是冤枉啊,还请前辈能够帮着秀盛奔走相告,为我解释一番。若是我自己解释,好像我狡辩一样,可是若前辈们帮着,定然不一样了。” 段祺瑞与徐世昌相互看看,点了点头,王茂如连忙长揖感谢。 等从王茂如府上离开之后,段祺瑞忽然叫道:“又叫这小狐狸算计了。”徐世昌哈哈大笑道:“看来秀盛并没有盲目自信,而是步步为营。这番民党弹劾,却是他的一步险棋啊,肯定留有后手。” “此间大事即将发生,他依旧自信了得,定然胸有成竹了。”段祺瑞道,随后苦笑起来,“只是你我加起来年纪百岁了,却让他给耍得团团转,还答应帮他拉拢元老士绅们,为其拉拢人气,还真是……这小兔崽子着实不亏九尾狐狸的绰号。你这水晶狐狸,却没有斗得过九尾狐狸,还不是你的失职?”徐世昌又苦笑起来。 民国十二年二月二十八日,苏俄政府作出决定,暂时由在中国负责谈判的阿莫西夫.耶斯蒂奇.尤林作为第一任苏俄驻华大使,正式与中国建交。同日,中国外交部也公开表明,中国政府委派毕桂芳担任首任中国驻苏俄大使,即刻前往莫斯科,双方正式建交。此举算是正式与各国发给中国的照会打了一个对攻战,也使得各国驻华大使纷纷前往外交部指责中国不顾世界行情,让中国走着瞧。 然而外交总长陆徵祥铿锵有力地回复说道:“中国与苏俄建交,乃是中国之内政,何须其他国家答应?若是中国与其他国家建交也需要各国允许,那中国便改名为英属中国,法属中国,美属中国否?” 去年刚刚来到中国的新任英国驻华大使麻克雷爵士冷笑道:“若是因此引发一场战争,需要由中国负担得起全部责任。” 陆徵祥心中恼怒,表情却很是自信说道:“若是引发一场世界大战,那便是又一场殖民之战。现今中国政府不是满清政府,彼时少数民族奴役中国,如今乃被国家人民承认之共和国,国人推翻了一个奴隶主,决不允许有第二个奴隶主。” 诸位大使恼羞离去,及至日本大使小幡酉吉走到最后,却冲陆徵祥点了点头,暗中伸出一个大拇指。陆徵祥心中奇怪,倒是顾维钧洞悉一切,不动声色地说道:“日本人其实好相与的,他们狼子野心着呢,日本巴不得中国再来一次庚子之战。现今中国统一,阻碍了日本的发展,日本入侵中国大陆地却没有了机会,他们只能寄托于再一次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人给咱们伸大拇指叫好,可没什么好心思。” 陆徵祥微微一笑道:“这小日本啊,以后与他们打交道,还要多一个心眼啊。” 果真,日本大使小幡酉吉随后派遣秘书宇多三四郎代表三菱工业前来商议抚顺钢铁厂的合作方案,并且准备投资在中国太原的煤矿,希望进一步加深合作。这种态度便是在暗示不关西方国家如何行动,日本总会两面讨好,“绝不会”落井下石,当然,这个“绝不会”也是随着时事改变而改变的,若真发生八国联军再一次进军北京,日本便会成为一头暴起的恶狼。不过投资在太原的煤矿倒是一件好事儿,山西煤矿开采工业落后,晋商们似乎暂时看不到煤矿业带来的丰厚利润而热衷于贸易交流,在山西的煤矿更多的是小作坊和小地主,那些大矿脉又被国防军圈地圈去了。日本这条狗鱼扔进晋商的大本营,会促使晋商们加快更新理念,促进晋商的转型,使得思想落后的晋商们能够清晰地看到现代商业。 当然,日本的小动作其他外国列强也不是没看到,可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干涉,甚至法国大使也派人暗中对中国外交部说只要你们中国政体不变,法国并不会过多干涉——但你们也要保证法国的一切利益。 这再一次证明,国家之间交往只有利益,没有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