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弹劾王茂如之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五章 弹劾王茂如之前

王茂如获悉各国大使再一次向中国外交部发出抗议之后不屑一笑,给外交部官员们打电话安抚说,如今外国人只是色厉内荏而已,他们没有机会再一次入侵中国了,万事无须担心,一切有我做主。这本应该是大总统的话,可是却由国防总长说来出来,别人也不觉得唐突,由此可见王茂如暗中已经成了这个国家的掌权者了。 外交风波看起来仿佛疾风暴雨一般,但各国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谁都看得出来中国这块骨头自己吃不下,但是各国刚刚进行完欧战,都不想再一次发生战争。尤其是现在的中国政体统一国家蒸蒸日上,更重要的原因则是现在的这个政权是汉人政权体,绝大多数国民对这个政体持支持的态度。这和满清帝国庚子年间绝不相同,因此王茂如才笃信列国不可能有机会和心思来中国交战。 只是美国政府对中国态度非常矛盾,一方面美国商人与中国合作良多,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又因为国内工人运动而对苏俄非常排斥,这种排斥导致了他们对中国与苏俄建交持坚决否定的态度。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汽油和柴油价格,也因此受到了影响,上涨了两成,这促使了王茂如更加决定加快中国石油工业建设的过程。 月底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啼笑皆非的事儿,一个年轻人跑到王茂如跟前要和他决斗,王茂如哭笑不得问其原因,因为这个年轻人喜欢美咲。但是听说美咲在王茂如跟前做了私人医生,他不顾身份的差距前来要求决斗。美咲娇笑不已说道:“哥哥,你看看吧。要不然我打他一顿?” 王茂如无奈地对那年轻人说:“美咲喜欢英雄,你去当兵吧,去做一个英雄。至于决斗我还真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和你玩耍。” 年轻人充满悲愤地说道:“我一定会让她刮目相看的。” 王茂如道:“你能找到我要和我决斗已经让她刮目相看了,只是你不是英雄。”年轻人听完之后,立即跑到军队去当兵,但可惜的是。如今军队正在裁军,他只有等到明年才有机会了。不过这个叫做辛一虎的年轻人,却在三十年后。成了中国举足轻重元帅,指挥中国国防军在伊朗首都进行了最著名的亚洲之心大决战,重创欧洲联军。 当然,美咲的身边不缺乏追求者。尤其是这么一个美艳的女医生。的确很让人浮想联翩。自会有真正熟悉她身份的人才对她敬而远之,不熟悉的人却蜂拥而至。就连张学良见到美咲的时候也惊艳于她的美丽,当然,他犯了难了,因为他不知道该追求谁好。是选择追求王茂如的干妹妹兼私人医生美咲,还是追求王茂如的小姨子朱五小姐朱湄筠呢? 美女人人都喜欢,美咲这样的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要家势有家势的女孩,谁娶了她都是一种厚福。而朱湄筠的尽管没有美咲那样美得让人不敢直视。可是她挑逗男人的情趣却更胜一筹,张学良被他引得五迷三道。只可惜横空杀出来一个美咲。 张学良的犹豫让朱湄筠气得够呛,她跑来王茂如家里与姐姐抱怨,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三心二意。姐姐朱淞筠想得更多,这张学良年少多金家世显赫,但是这人双眼轻佻,看起来更加随性,她料想这人将来抛妻弃子的事儿定能做得出来。另一方面,家中的女人们隐隐约约都觉得这美咲目的不小,于是对她开始严防死守,乌兰图雅是不管事的,倒是二夫人玉琢托常在外面的朱淞筠给美咲介绍男友,省的她在王茂如身边蹭来蹭去。 想到这里,朱淞筠便笑道说:“张汉卿追求她未必是一件坏事,我观张汉卿不是一心一意之人,便是与你结婚将来见到年轻貌美的,也会心猿意马,你倒不如找个一心一意对待你的人。” “男人哪有好东西呢?”朱湄筠又抱怨道,“姐夫也不是,那么多老婆,哼。” 朱淞筠抿嘴而笑道:“好了妹妹,我们的家事儿复杂着呢,现在主要是你的问题。” “不行,这么就把他放走了,我不甘心。”朱湄筠忽然说道,“我朱湄筠看到的东西,即使不想要,别人也不能要。” 朱淞筠苦笑不已,说:“你可不要做傻事儿冲动了,张家不是一般的人家。” 朱湄筠反问道:“什么傻事儿啊?我的好姐姐,你把我想成张屠户了吧?我是要动用一些手段,哼!跟那个小狐狸精斗上一斗。” 只可惜朱湄筠算是找错了对象了,美咲根本就没有将张学良看在眼中,别看她在王茂如面前百般挑逗性感入骨的可人样,可是在其他人面前却是冷眼相待。那张学良看到美咲越难追求,便于是心痒难耐,甚至连其他人也知道了王茂如有个性感的冷眼私人女医生了,哪个男人都不喜欢。 王茂如没时间理会那些花花公子和闲的出奇的人,不过他倒是真有一事与张学良说,便找到张学良,道:“国防军即将新增加两个副总司令,其中之一我准备委任你父亲担任,你私下与你父亲说一下吧,让他准备准备,不出三五个月准备进京吧。云南那地方山好水好姑娘好,却不是一个壮志男儿之地,我需要你父亲帮助。” 张学良大喜过望,若是父亲做了副总司令,自己不就是小王爷了吗?他赶紧给父亲传递消息,张作霖在昆明接到儿子的信后也是乐不可支,终于轮到老子进中央了。倒是师爷袁金铠摇头道:“此去,富贵是富贵无双,恐怕也是事非多多,不如在云南潇洒。” 张作霖道:“军官轮换制度成型之后,这军队便再也不是私人的了,早一步走比晚一步走强得多。他妈了个巴子的,秀盛让小六子给我传递消息,就是让我做好准备进入中央帮他。” 袁金铠道:“王茂如计算无双,雨帅若是北上入京,做事万万小心,谨记一条,决不能与王茂如作对。此人对于危机判断极强,且对于报复对手便宛如毒蛇一般看似静窥不动,一旦行动如疾风暴雨般毫不留情,且喜欢斩草除根。大致北洋体系出来的都会留一份情面,这王茂如看似许多习惯与北洋人一致,实则不然,此人行事超脱常理啊。” 张作霖听罢后,沉思一会儿,便点点头呵呵一笑道:“他妈了个巴子的,说的我心里毛愣愣的。诶,他妈了个巴子的,洁珊,听你的意思是不准备跟我进京?” 袁金铠笑道:“云南这里气候极佳,我住在这里算是不想动弹了,北京既是福地,又是漩涡,我还打算在这里安顿晚年,便不去了。”张作霖百般劝说,袁金铠却不松口,张作霖只好无奈作罢。 王茂如准备选拔的两个副总司令之一是张作霖,另一个一直在吴佩孚和唐继尧二者之间徘徊,但不管哪一个人,对于王茂如来说都是即头疼又麻烦的人物。唐继尧老辣阴险,吴佩孚桀骜不驯,谁都不是好相与之辈。全队中,只有这三个人还有一丝丝扯虎皮做大的能力,王茂如将他们三个人调往北京,看似给他们高官厚禄,但实际的目的就是架空手中实权,不再让他们指挥军队。三人心中自然明了,张作霖是看得清,早早地做了打算,唐继尧是无奈却又无可奈何,唯独吴佩孚心中是不服嘴里也有什么说什么,倒也直爽。 就在王茂如策划准备应付民党对他的弹劾的时候,唐继尧再一次向王茂如发出请辞函,希望告老还乡。王茂如这次并没有拒绝,接受了唐继尧的请辞,但随后暗中主使下国务院总理唐绍仪委任唐继尧为江西省省长。江西省在总统大选中选票全部给了民党,算是民党的省份,这次委任却引起了民党的不快,一些江西议员民党纷纷表示反对唐继尧赴任,而原江西省长因年纪和身体原因已经不处理政务了。唐绍仪斥道:“莫非江西官员希望建立国中之国?”唐继尧怎么说也曾经是当初民党的北伐功臣,现在被民党议员拒绝担任江西省长,却是让他心寒至极。 此时王茂如跳出来做老好人,规劝江西议员道:“唐蓂赓是民党出身,若民党不接受,岂不正好应正了那句话,叫做过河拆桥人走茶凉?” 此时民党正在就王茂如弹劾一事花费心思赚取最大利益,也没了心思与他在这方面斗争,再说不管是众议院还是参议员都是王茂如的北洋系人马说了算,便通过了唐绍仪担任江西省长一提案。唐继尧主动去职第十三军九婴军团长是一件对王茂如来说极好的大事,就此之下,唐继尧的滇系烟消云散了。 对于新任九婴军团长的人选问题,王茂如也没有亏待了唐继尧,由他的心腹大将顾品珍担任。但是实际上九婴军团的内部主事还是参谋长游书群,顾品珍纵然不是傀儡,却也不太好做。而顾品珍原来的位置,即四十八师团,师团长则由其手下大将139旅旅长金汉鼎担任,新139旅旅长则换成了牙克石军校毕业的军官任志飞。 现在,全部国会议员终于抵达北京国会大厅,弹劾王茂如的日子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