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弹劾程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六章 弹劾程序

民国十二年三月二日,星期五,位于北京崇阳门外的可以容纳一千三百人的中国国家国会大厅坐满了人,有议员,有士绅,有外国大使代表,有社会名流,段祺瑞和徐世昌作为北洋耆老也位列其中,不断有人前来抱拳施礼问候前辈,甚至在走廊中也挤满了记者。大家竞相交流着心得与新闻,这是一次难得的聚会,也是一次难得的公开国会,更是一场规模盛大的全世界瞩目的国会,因为这次国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弹劾尚武大元帅素有九尾狐之称的王茂如,国防军总司令。 作为弹劾发起人,则是民国国会参议院次长廖仲恺,廖仲恺是以议员的身份在众议院发起的弹劾。国会弹劾法案中明确规定,参议院只有弹劾总统和总理的权力,众议院有弹劾其他官员的权力,除了众议员外参议院的议员也可以在众议院以国会议员身份弹劾,但参议员没有投票认定弹劾是否有效的权力。换句话说,现在廖仲恺只能期望自己的话语打动他们——更或者说给王茂如制造一些麻烦。 这场弹劾吸引的不单单是中国国内的记者们,甚至外国记者也纷纷跑了过来旁听,两百七十个记者席位上分别坐着各国的主要媒体记者或者代表——因为时间紧迫,外国媒体只得委托在中国的其他记者代表自己座位旁听。 之所以这一场弹劾如此举世瞩目,则是因为这次弹劾的对象是中国国防总长——一个掌握百万陆军、三百万预备役。被誉为中国华盛顿的军人,而他被弹劾的原因是因为他为祖国收复了两百八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争取到了苏俄放弃俄国所有对华不平等条约。从而引起国际社会不满。但是各国政府也没有想到,中国政府居然内部发生如此剧变,他们意图逼迫中国,让中国屈服,保证他们的利益,没想到中国居然有人会弹劾一个民族英雄。 有时候,政治就是一场闹剧。演戏的人是疯子,看戏的人是傻子,弹劾王茂如的这场大戏。既需要疯子来演,又需要傻子来看。 此时时间是上午八点,而弹劾时间则是九点开始,结束时间就不知道了。也许结束时间可以持续几天。弹劾程序有六道。第一道程序是众议院议长刘恩格宣布弹劾内容以及介绍弹劾双方,第二道程序是弹劾一方的向众议院四百四十一名议员们陈述观点,第三道程序是被弹劾人王茂如陈述,第四道程是弹劾方对被弹劾人陈述的反驳,第五道程序是被弹劾方对弹劾方的反驳,第六道程序是众议院议员对该弹劾的投票,第七道程序是众议院院长公布众议院对于弹劾的投票结果。 王茂如现在还没有到,国会里面却早已经人声鼎沸。相互打探消息,试探态度。一个个上演着一出出官场现形记。 当里面的议员们和记者们相互交流着信息的时候,美国《密西西比周刊》记者乔治.布拉特.史密斯手中拿着笔记本和照相机,心中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到时候应该是拍照,还是应该记录,他看了一下左右两侧,左边是一个一米五左右的亚裔人,留着仁丹胡,见到人就弯腰敬礼,一看就是日本人。日本倒是很热情有礼貌了,只是这厮英语完全不会,倒是懂得不少汉语。史密斯很想和人交流一下,但是日本记者似乎并不想和他说话,史密斯与他说了几分钟,那日本人只是笑着点头不回答。这让史密斯很是郁闷,日本就是这样,他们是不会拒绝,但是也不会合作。 感觉无聊的史密斯记者看了看右边,这也是一位黄种人,身高不到一米七,倒是显得不卑不亢,便试着用英语说道:“你好,我是《密西西比周刊》记者乔治.布拉特.史密斯。” “《京报》主编邵飘萍。”这人的英语尽管不太流利,但是似乎很愿意和他交流。 史密斯一直都在中国采访新闻,上一次王茂如发表九九民族宣言的时候他正在西安,亲眼目睹了狂热的中国国民,并且撰文发回了国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密西西比周刊》主编让他留在中国,采访中国的奇闻异事和所见所闻,当做乐子给美国人来听,于是史密斯就写下了一份专刊名曰《史密斯先生在中国》,每个周发表一次,很是赢得了一部分的追捧。 因为史密斯在中国已经三年了,他慢慢地学会了很多中国话,已经可以听得懂中国百姓的讲话,领会他们的意思了,因此史密斯记者更加对中国熟悉。《密西西比周刊》主编认为这次中国最重要的弹劾关乎国际走向,尤其是布尔什维克党的被承认程度以及中国的政府风向,要求他无比全力采访。 史密斯又试着用汉语说道:“可以谈谈吗?” “可以啊。”邵记者笑道,随后揶揄道:“你的汉语口音带有西北的味道,用我们中国话来说,有一股子醋味。” 史密斯哈哈一笑,说:“你说得对,其实我在中国的山西、陕西和河南生活了一年。” “我知道你,《史密斯先生在中国》,我看过你的文章。”邵记者笑道。 “谢谢。”史密斯问道,“作为中国人,你对这次弹劾元帅有什么想法呢。” 邵记者道:“我的想法很简单,这是政治家们的事情,不是百姓之间的事情,我们只需要看着他们就可以了。”他很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的心中所想,问道:“我个人更加好奇,你们美国人怎么想?首先,您作为一个美国人,对这次弹劾事件怎么看?我说的是美国人,不是您的记者观点。” 史密斯想了想,认真说道:“元帅如果在美国,那就是美国英雄,没有人会弹劾他,因为他给国家带来了利益。美国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国家,也是一个爱国的国家,更是一个对为国做出贡献的人尊重的国家。所以,这件事在美国不会发生,作为美国人,我的观点是这场弹劾是荒谬的。可是正如你所说,这里不是美国,这里是中国,这里是中国的官场,现在弹劾与被弹劾的人都是政治家。天知道政治家们脑子里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弹劾?我到今天还没有想明白,难道弹劾他的议员是傻子吗?他的弹劾理由完全站不住脚啊。” 邵记者微笑说:“史密斯先生,你认为这场弹劾真的只是弹劾吗?错,这是党派的争斗啊。” 史密斯说:“我知道中国有四个执政党,其中一个是主政党三个辅政党,但是主政党并不强大,三个辅政党其中有两个是元帅曾经最大的支持者。” “不,不是曾经,他一直以来都是支持尚武大元帅的。”邵记者说道,“所以主政党弹劾尚武大元帅,其目的无非就是打压这两个辅政党。” 史密斯笑道:“你的分析和我的分析惊人的一致,这说明我们的理解是正确的,真高兴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既然我们这样……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这么‘意气相投’,不如这次报道我们配合一下,如果有遗漏的地方相互补充,你觉得怎么样?这个该死的只允许一家报社进一个记者的要求,我的两个助手只能在外面挨冻了。” “我正有此意,史密斯记者不愧是美国人,这脑筋就是转得快啊。”邵记者笑道。 “那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多拍几张照片了,届时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会给你使用图片。” “那就太好了,我正愁忘记带照相机进来。”邵记者说着,见到门口的闪光灯忽然闪了起来,连忙说道:“尚武大元帅来了。” 王茂如是穿着军装走进的来的,黑色的国防军毛呢修身军装将他的身材完美的体现出来,国防军的这套将服干净利落,庄重威严的黑色外套,里面是纯白色的衬衫,配以蓝色的领带,煞是帅气逼人。腰间褐色腰带,腰带右侧前方是牛皮手枪盒,银色的枪把手赫赫生辉。再看看让的脚上,一双黑色长筒军靴一尘不染,亮着光,仿佛是一面黑色的镜子一般。 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左右两侧一文一武站着两个年轻人,穿西装的文人是秘书陈布雷,穿军装武官是代理副官长高亢,两人都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的斗志昂扬,更是显得王茂如此时信心十足。 “诸位,久等了。”王茂如冲大家敬了一个军礼之后笑道。 “今天看来……有好戏看了。”邵记者说道。 史密斯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一下尚武大元帅的腰间。” “怎么?” “那是一把枪。”邵记者苦笑道,“带枪进入国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史密斯点了点头,说道:“他要用武力来对抗弹劾吗?甚至解散国会?” 邵记者双手一摊,颇为无奈地说道:“段祺瑞就这么干过,唉……中国的军人历来如此,看来,尚武大元帅也不能例外。如果今天解散国会,我想明天就会爆发内战。” “内战?”史密斯先吓了一跳,不过随后内心却是非常激动起来,对于记者而言,这种题材才最是吸引人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