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七章 弹劾私人生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七章 弹劾私人生活?

望着王茂如意气风发在走在众人中间,左右除了军人就是部长总长,俨然已经是国家元首的架势,邵记者叹了一口气,心中已经认定了廖仲恺的弹劾定会失败,只是不知道廖仲恺将来会有什么下场。他语气低沉地说:“是的,内战,我不希望内战爆发,中国刚刚和平了两年,我们太需要休息了,我希望尚武大元帅不要犯这种错误。” “一旦爆发内战,你会支持谁?” 邵记者想了想,说道:“正义,我只会支持正义。如果两边都是邪恶,那么我就会寻找正义。” “可是战争中,哪有一方是正义的呢?” “美国南北战争呢?”邵记者反问道。 史密斯嘿嘿一笑道:“南北战争我支持南方,但是很可惜,我是北方人。” 此时忽然响起了警锤的声音,“当当当……”一阵响动,众人纷纷坐好等待庄严时刻的来临。 “诸位,现在国会弹劾案,正式开始。”负责这次弹劾议案的主持人是众议院议长刘恩格,他在敲响了警锤之后大声地说道,“关于议员廖仲恺弹劾国防总长王茂如众议院弹劾案,根据国会管理条款,现在由我主持,诸位可有异议?”无人响应后,刘恩格说道:“那好,现在有请弹劾案发起方,国会议员廖仲恺先生发言。” 廖仲恺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上了主席台,主席台比周围高了一米半。他向上走的时候心中思索着今天得到的重要情报,心中不禁苦涩起来。如果那个情报是真的话,那么说明王茂如将要彻底对民党动手了。他隐忍两年之后。终于要爆发了。 我错了,我不该在此时弹劾王茂如,廖仲恺心说,如果这次弹劾成功了,民党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他茫然地看了看台下,几个民党的议员走到其他人的耳边,悄悄滴传达着今天早上民党总部刚刚做出的决定。 希望他们能够及时得知。时间来得及。 他站在主席台上,拿出弹劾稿,照着稿子念了起来。说道:“今日关于弹劾陆军总长王茂如一事,鄙人仅代表个人,并非代表我所属党派。” “什么意思?”台下轰然一声,代表个人?廖仲恺作为如今民党的党务主席。不代表民党弹劾。反倒是代表他个人弹劾,这是什么意思? 王茂如在台下忽然心中暗生不妙,坏事了,廖仲恺此番为什么要抛开他背后的民党不谈仅仅说是自己,那也就是说他想要揽下责任。弹劾失败,外接批评也只能批评他个人,而非民党。他为什么这么做,要知道。如果是代表民党弹劾,即使弹劾失败他也不会承认任何责任。但是如果代表他自己弹劾,一旦弹劾失败,是要坐牢的。 不对,情况不对。 这时候杨度坐了过来,陈布雷赶紧让开座位,杨度说道:“我感到不妙啊。” “是,我也有同感。”王茂如说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改变弹劾目标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我也糊涂了。”杨度苦笑道。 这时候廖志鹏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通过了拥挤的人群,艰难地来到王茂如跟前,说道:“秀盛,我的人今天发现了异常的情况。” “嗯?” “三十分钟前得到消息,今天早上有内线紧急传递情报说有一笔数额巨大的资金从民党的几个户头上转给了同一个人。”廖志鹏十万火急地说道。 王茂如尽管内心震惊不已,不过很快他又恢复淡然,小声地问道:“是在哪家银行进行的交割手续?华夏银行?还是交通银行?或者是南方银行?” “不是中国的银行,是日本正银银行。” “哦,他们将资金转给了谁?” “根据我留在日本正银银行的间谍传递的消息,这个户头已经开了四年了,第一笔资金全部都是真金白银兑换的日元,而且储存地点是沈阳,所以我认定这个人不是日本人。而四年前在沈阳的只能是国防军军官,因此我怀疑是国防军内部有人将消息透露给了民党。” 王茂如皱起了眉头,心中翻江倒海,但表面装作毫不在乎,笑着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你继续追查,你们的调查公司很好。” 此时主席台上的廖仲恺继续弹劾着王茂如,说道:“前清帝国,纵然国富民强,然而民智未开,慈禧贸然对八国宣战导致中华沦陷。从此中国一蹶不振,何也?因为慈禧冒然挑战世界秩序,挑战和平,站在非正义一方。各位议员们,我们不是那种激进青年,少年,我们是这个时代的精英分子,我们站在国家的最高决策位置。我们爱我们的祖国,我们爱我们的家园,我们需要理智,理智,再理智地对待这件事。有些事情看起来非常美好,这就像是两个人相互看对方不顺眼,一个把另一个杀了,固然是扬眉吐气了,可是后果是什么呢?会不会让我们这个国家再一次四分五裂,再一次葬送了大好的和平环境?今日我弹劾王总长,并非要他下野,而是弹劾他两点,一是在没有经过国会的批准下,擅自与苏俄签订有可能导致我国陷入混战的条约,注意,是没有经过国会批准——诸位,大家想一下,国会的设定是为了什么呢?国会存在的意义便在于监督国家,以众人之力避免中国走向歧路。” “诶,果然。”王茂如笑道,杨度也说道:“果真如此,他总算是提到了国会。” 廖仲恺挥舞着双手大声说道:“昔日护法战争为何发生,皆因袁总统抛弃国会,置民众意愿于不顾。诸位,大家要注意了,我们不能再一次经历袁总统身上发生的一切了。今日抛开国会,明日就可以称帝!”最后一句他大声叫喊出来,台下寂静一片,只有闪光灯的声音呼呼发出,国会内越来越热,有的议员和记者已经开始脱掉马甲了。廖仲恺站在台上也是全身是汗,即是因为今天的发挥,又是因为早上的消息太过突然让他现在思绪仍然不能集中。 “……其次,我要弹劾王茂如的原因则是他的个人与外国纠葛不清。”廖仲恺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什么?”众人纷纷震惊起来,这相当于便向的在指责王茂如卖国啊,一个堂堂国防总长卖国?这条消息足以引爆全中国啊。 有议员站起来大声喊道:“廖仲恺,如果今天你不把话说明白,你就是诽谤国家领导人!更是妄图制造国家混乱!如果今天你的话是假的,那么你就要自杀以谢天下!” 廖仲恺向大家伸手示意安静,可是下面没有什么人能够安静下来,支持王茂如的一个个义愤填膺,反对王茂如也交头接耳,记者们更是努力记下这个爆炸性新闻。也有熟悉的民党议员心中开始怀疑,为什么廖仲恺会这么说,因为之前的弹劾方向中是没有这一条的。 “诸位。”王茂如忽然站了起来,冲大家大声喊道,“都坐下,坐下,听廖议员讲下去,我洗耳恭听。”见当事人如此淡定,且王茂如作为军人,自然身上带着余威,众人这才纷纷停止讨论。 “在这里我要弹劾王茂如总长的是,他与某些国家的女人纠缠不清!”廖仲恺忽然说道,“他的一个情人,据我所知就是俄国的女大公塔吉扬娜,而塔吉扬娜女大公的私生子前皇储安德烈,我有证据证明他是王总长的儿子。” “轰!”顿时国会大厅里人生仿佛爆炸了一番,众人纷纷叫喊起来,弹劾弹出了桃色新闻,这还真是……怎么说呢,真有趣啊。王茂如眉头紧皱,他觉得失态严重,是的,是事态严重了,并不是荒谬,因根据事先得到的情报和一直以来民党的弹劾方向,都是他这次牵扯出来的中国与外国的争端,他也是在此做准备工作和还击,甚至演讲稿也是如此准备,可是如今廖仲恺的弹劾方想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弹劾他的私生活——弹劾私生活如果能够让人下野的话,那国会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神经病了。国会议员们也心中恼怒不已,民党不是在玩我们吗?他们是要干什么?当我们是傻子吗?这里是国会,不是娱乐报纸,弹劾别人私生活有意思吗?我们大过年的被一纸急电召集到北京来,却是为了听八卦新闻吗? 廖仲恺先是面露苦涩,似乎是早就料到如今的情况,但是他仍旧接着说道:“所以,当初国防军干涉俄国内战帮助沙皇俄国,其目的完全是出于援助自己的岳父,并非出于为国为民。所以我弹劾王茂如的第二条理由就是,他将国防军——国家军队视为自己的私人财产,利用国防军千万个生命来实现自己私人感情的目的……” “……总之。”廖仲恺放下弹劾稿,对众人喊道:“本次弹劾,希望国人警醒,希望尚武将军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要再犯。本着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原则,更加希望国家不会再一次因为走错了道路而将大好的机会丧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