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请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八章 请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

弹劾人四十分钟的第一次陈述之后,廖仲恺自己都有些脸红却仍旧昂首挺胸走了下来,其实说到最后他仿佛真的认为自己说的都是正确的一样。廖仲恺弹劾的第二条貌似是说王茂如私人感情问题糜烂,但实际在暗示甚至直指王茂如置军队士兵生命于不顾,妄图家天下了,可以说是歹毒无比,甚至超过了王茂如等人的预料之外。他们想到了廖仲恺会提到对俄谈判未经国会批准,可是没想到民党的人会如此无耻地诬陷王茂如。 “秀帅,你……”杨度有些急了。 王茂如先是沉着脸,继而才点了点头,笑了起来,说:“我自会说明。” 刘恩格走上台前,喊道:“现在有请国防总长做陈述。” 王茂如整理了一下军装,摸了一下自己左胸的几枚徽章,望着众人自信一笑,慢慢悠悠地走上前。支持者纷纷为他的自信而叫好,反对者也咬牙切齿地说怎么被弹劾还如此嚣张,中立者也为他的气度所折服。记者们的闪光灯一刻不停地闪烁着,屋子里的温度又升高了不少,有人甚至把窗子打开了一条缝透透空气。 所有人的心里都非常紧张,王茂如会怎么做,九尾狐狸王茂如会怎么做? 台下的记者们也同样紧张,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等待王茂如的决定。美国记者史密斯甚至紧张地抓住了邵记者的手,邵记者连忙提醒道:“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先生,我不是椅子扶手。” 史密斯连忙致歉道:“对不起,我实在太紧张了。” “没关系。”邵记者说。 史密斯问道:“这真是历史罕见的一次弹劾。我想世界历史也会因此而改变。” “在美国没有这样的弹劾吗?” “有是有,但是并不会如此公开。” “当然,这是因为一个党派向另一个党派的领袖发出的弹劾,为了让更多人知道,他们早就宣传开了,怎么可能不公开呢。”邵记者分析道。 “你的意思是……” “不管这个弹劾成不成功,民党的目的达到了。”邵记者冷笑着说。“他们无非就是想把尚武大元帅搞臭,现在他们的目的达到了。” “你说的很多。”史密斯想了一下便想通了,“可是这样做对国家好像并无好处吧?” 邵记者道:“有些人把党派的利益摆放在国家利益之上。毫无疑问,民党就是如此。现在他们弹劾尚武大元帅,将来他们可以为了粉饰民党的功劳,置万民于不顾。民党。实在蛀虫也。” 史密斯提醒道:“邵。你现在是带着有色的眼镜,你应该更加中立,因为你是记者。” “是的,我是记者,但我更是一个有良心的有良知的中国人。”邵记者说道。 王茂如阔步走上主席台,睥睨众人,目光直射所有人后,露出淡淡的微笑。但是这微笑却让人更加心惊胆战,他为什么笑?他为什么冲着我笑?王茂如只是扫了一眼众人。每个人似乎都觉得那目光直视自己,甚至将自己心里的秘密一扫而净。 王茂如没有说话,台下的人渐渐地也不说话了,国会大厅诡异地安静了起来。大约三分钟之后,王茂如心中盘算好了一切,既然民党放弃原来的计划,自己的计划也要变上一变,他放下陈述稿,环视四下后朗声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他什么意思?这不是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吗?他怎么会在这时候背起了这首词? “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句话没听懂?”史密斯无奈地说道。 邵记者苦笑道:“这是中国的一首词,是中国古代一位著名的爱国将军,同样也是统领全队的兵马大元帅为收复国土而书写的一首词,大概的意思就是在有生之年必定收复国土,重树帝国荣耀。这个古代爱国将军因为功劳太大,遭到皇帝妒忌,被诬陷杀害。” “他是在比喻自己吧?”史密斯会意地说道,“可惜我听不懂,中国文化果然博大精深啊。” 邵记者笑道:“是的。”忽然远远地看到了《燕京日报》记者费婉婷姗姗来迟,便小声地说道:“史密斯先生,看看那里,尚武将军的情人记者来了。”史密斯也看到了,露出只有男人才懂的会意一笑,继续听着王茂如讲话。 此时王茂如继续说道:“我王茂如,字秀盛,生于光绪十三年,现在恬为中华民国国防总长一职。可能大家了解现在的我,却不了解以前的我,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中,刚出生不久我的父母被骗到欧洲工作。在我还没有懂事的时候,父母就在事故中没了,因此我不仅仅成了在欧洲的三等公民,甚至是一个三等流浪儿。索性我没有像其他流浪儿一样只是为了生存而活着,我活着是要把自己遭受的一切屈辱全部还给曾经侮辱我的人。在民国元年的时候,我回来了,凭借着流浪欧洲我写了一本算是讲述欧洲如何崛起的图书,恬被彼时北大校长看重成了一个教书匠。其后我做了一个民团团长,靠杀土匪累积战功,被破格提拔做边军旅长,前往极北之地呼伦贝尔戍边。彼时呼伦贝尔乃东蒙重地,俄人将其视为后花园,分子将其视为大本营。靠着杀叛贼,我一步一步将呼伦贝尔从俄国人手中抢回来。我抢回来呼伦贝尔,我抢回来中东铁路,我抢回来蒙古,我抢回来江东六十四屯,我抢回来唐努乌梁海,我抢回来新疆,我抢回类贝加尔湖,我抢回来外东北,我抢回来外西北,我抢回来西藏。我让世界认识了中人,我让列强知道,中人血液中流淌的是沸腾的鲜血,是华夏民族千年来的战斗因子,我让所有想要欺辱中国的人知道了中国人除了有志气,还有战刀,还会杀人。民国元年,中国国土已然逐渐被瓜分,被分裂,可我可以摸着良心说,我带着我的兄弟们守住了四百八十万平方公里土地,收复了八百二十八万平方公里国土,我将中国自康熙年间丢失的国土全部收复!” 众人不约而同地吸了一口气,八百二十八万平方公里土地,怎么计算的?这是真的吗?众人交头接耳起来。 王茂如双手高举,大声地喊道:“这是我做的,十二年来,我只能做到此。”随即他放下双手,音调也降了下来,“诸位,我给你们算一下吧,收复外蒙两百万平方公里,收复新疆一百六十六万,收复外东北外西北贝加尔湖两百七十万,收复西藏一百二十万,收复青海七十二万,总计八百二十八万平方公里。现在我国国土总面积为一千四百三十万平方公里。一千四百三十万平方公里,这是我和兄弟们的鲜血打回来的,是我和兄弟们费劲脑汁谈回来,是靠着某些卖国贼口中的威胁、诱惑、投机、巧取豪夺,兄弟们的血换回来的。我只想问一问某些人,在这里弹劾我的时候,你可曾为祖国——可曾为我深爱的祖国做过任何一点贡献?你夺回一寸土地,还是一条河流,更或者是一块海域?笑话,没有!因为你只会将华夏祖先的土地交给别人,你只会将几十万国防军抛头颅洒热血收复的国土卖给别人以换取自己的前程……而你的前程,就是像跪在岳武穆庙前的秦桧一般,永垂不朽!” “我抗议!我抗议你的人身攻击!”廖仲恺忍无可忍跳出来喊道。 王茂如耸了耸肩,道:“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对于我的私生活,的确我有妻妾相伴,我的所有女人都深爱着我。自从《新婚姻法》出台之后,为了带头遵守法规,即便是爱我的女人,也不能够再嫁给我。我对她表示愧疚——我也对我的儿子表示愧疚。可是我不用对国家表示愧疚,因为我的一生都献给了国家。一千四百三十万平方公里的祖国山河,只要我在国防总长位置上做一天,任何强盗都别想从我手中拿去一寸土地,一尺河流,一丈海域。中国的天!中国的地!中国的空气!想要交给他国的人,请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 众人大气不敢出,王茂如的话语铿锵有力直射人心,而与中国人传统的含蓄讲话方式不同,王茂如这次讲话更加西方化,更加公开化,也更加强力。 “今天,我的话只讲到此,接下来我也不会反驳了。我想,这里是国家民族新的起点,还是又一个风波亭,所有议员们心中自然清楚。如果国会认为我收复八百二十八平方公里土地是卖国贼,我辞去国防总长一职。”他环视一周,嘴角流露出自信的微笑,所有与之对视者纷纷低下头去,王茂如大声地说道:“最后,我与大家说一句陈词,我王茂如,活就像一个汉子一样性如烈火敢作敢当,死也要保家卫国轰轰烈烈。辞去国防总长,我便再一次去那边管,效仿我十年之前在边关做的一切,男儿当死国志,不以花前月下为生!” 王茂如说完,径直走下主席台,身边的人谁也不敢与他说话,这一刻仿佛静住了一般,只有几个记者的闪光灯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