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弃车保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八百九十九章 弃车保帅

大家心中仍旧在回味王茂如的讲话,不愧是曾经在北大做过讲师的人,演讲口才了得,尤其擅长鼓噪人心。而尽今坐在国会中的都是民国精英,却也已经被王茂如鼓动得热血沸腾,如是青年学生肯定已经跳起来高呼王茂如万岁了。相信今天的这场辩论过程明日刊登出来之后,定然会有很多青年人嚎叫着将王茂如视为自己终身的偶像。 段祺瑞低声对徐世昌说道:“此次弹劾,仅凭着一席话,秀盛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一千四百三十万平方公里土地,若放在古时必封王裂土之辈。” 徐世昌笑道:“我只记得一点,他收复八百二十八万平方公里,其余的内容全不记着,不过,单凭此,民党即哑口无言。他做事对也罢,错也罢,纵然他七八个老婆情人无数,国人看到的是他给国家带来的荣耀,也会认为是一种潇洒。纵然他是屠夫又如何,武悼天王冉闵杀胡令下屠杀千万胡人,却至今为中国人之英雄。” 段祺瑞笑道:“你我来了,且看民党如何反驳吧。” 弹劾主持人刘恩格这时候说道:“有请廖议员做反驳词。” 民党代表廖仲恺起身的时候,国会内其他议员们哄了起来,他面红耳赤地走了过去,站在上面也是不说话,不过大家纷纷起着哄,喊道:“卖国贼没资格站在那里!” 王茂如就是一把绝世的削铁如泥宝剑,想要摧毁他。就要比他还坚硬,否则便会被他反噬,廖仲恺没想到王茂如的反击来着这么激烈这么狂野。他的措词一下子没有了用武之地。也罢,今天这个弹劾,莫非是以失败告终的。 廖仲恺望着众人,心中一阵凄凉,汪兆铭啊汪兆铭,你害苦我了,害苦我了啊。他深呼吸一口气。 此时大门忽然打开了,大家纷纷向门口忘了过去,便见到大总统孙立文拖着抱病之躯在民党人士的拥护下走了进来。孙立文穿着灰色西装。头戴一顶棉帽,身披意见黑色毛绒披风,国会大厅温度很高,一旁的秘书胡汉人赶紧接过披风和帽子。众人看清了孙立文。却不由得心中一叹。从欧洲回来之后,仅有一些人见过大总统,确实不知道他成了什么样子。可如今一看,大总统脸颊消瘦,双眼略显突出,浑身仿佛没有几两肉一般,这还是前年当选大总统的时候那般意气风发的孙立文吗?已经遭到病魔折磨如斯啊。 若是别人此时打开国会大门定会被骂个半死,但是大总统来了。众人岂能等闲对待,大家纷纷起身。孙立文向众人作揖笑道:“不好意思。各位,我迟到了。” 王茂如冲孙立文笑了笑,点了点头,孙立文与王茂如和他的簇拥们一一点头,仿佛一点芥蒂没有一般。走到象征最高权力的主席台西侧旁席,便在王茂如和唐绍仪身旁是大总统的座位,只是一直空着,总统不来,别人不敢坐在这里。连王茂如也对这椅子毕恭毕敬,只是此时大家安静极了,除了闪光灯的声音,几乎如同真空一般死寂。不过王茂如见到孙立文身后的胡汉人冲廖仲恺摇了摇头,伸出了三根手指,却不知其中意思。 台上的廖仲恺忽然间脸色大变,冷汗迭出,似乎手也开始抖了起来,他极力握住文明杖,连那文明杖也似乎在发颤。等大总统孙立文坐立之后,众人这才小声议论起来,倒是说得都是孙立文的病情。如今的总统恐怕体重不超过八十斤,一场肝癌的确是让他病入膏肓。 “诸位!”廖仲恺一脸的悲切,忽然大声喊道,声音之尖锐似乎破了音,在一直被大家视作温文尔雅的廖仲恺身上见到如此失态,众人却不由得愣住了。廖仲恺的声音中似乎透露着不甘和屈辱,他看了看所有人,心中无限感慨,仿佛一切烟消云散了一般,是啊,也是该休息休息了。他满是忧伤地说道:“诸位!此番针砭,我决定放弃了,同时我决定放弃对王茂如的弹劾,并我辞去国会议员参议院副议长的身份。另外我也辞去民党党员身份。我的行为仅代表我个人,不代表民党。” “啊?”今天的惊讶太多,或者说今天的意外也太多了,这弹劾的人怎么就突然放弃了呢?廖仲恺可是国家的参议院次长,参议院是国家立法机构啊,他居然辞职并且放弃弹劾……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尽管手下众人脸上都是喜色,但王茂如心生警觉。不,不对,廖仲恺怎么会忽然放弃,如果他放弃了继续弹劾自己,那自己接下来自己准备的反击计策怎么办?通过自己的辞职掀起青年们的爱国狂潮,从而推翻政府,让大总统孙立文和他的民党名誉扫地,进一步逼迫他辞职,自己竞选大总统——这一系列的动作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他们入套,可是廖仲恺怎么放弃弹劾了? 廖志鹏的消息没错,他们一定是得到了情报,是的,一定是这样的!自己身边有内鬼,一定有内鬼! “秀帅,恭喜啊。”有人远远冲王茂如贺喜道,王茂如笑着冲众人作揖感谢,只不过当他转头看了看杨度的时候一脸的阴霾,杨度也脸色大变,低声说道:“坏了,他们知道我们的计划了,一定是露馅了。” “我猜到了。”王茂如叹了口气,“如果说之前我还怀疑其真实性,那么现在就不需要怀疑了,我们的的确确被自己人出卖了。” “竖子可恶!到底是谁,这么可恶,若是被我知道,我要一枪打死了他。”杨度捶胸顿足气愤不已道。 “是谁出卖我等还需稍后再查。”王茂如望着有些骚动的人群,道,“问题是现在怎么办?” “您说怎么办?您是九尾狐,我只是个小妖而已。”杨度也没了主意。 “所有的活动立即停止,等待命令,立即传到各地,电报发过去。”王茂如说道,有对杨度说:“必要时使用军队秘密电报,等待下一步指示。” “是,秀帅。”杨度道。 唐绍仪走了过来,站在王茂如跟前苦笑了一下,王茂如冲他点了点头道:“唐总理,这场弹劾结束了。” “是啊,还真是荒诞……”唐绍仪匪夷所思道,其实他心里也在怀疑是不是走路风声了。 王茂如道:“真是难以置信的胜利啊,只是我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此时刘恩格走上了主席台,继续主持,但是下面乱哄哄一片根本听不到什么,他只能敲响了响锤,说道:“肃静,肃静。既然弹劾人已经放弃了弹劾,那么这次弹劾将宣告终止,尚武将军王茂如,将继续担任国防部总长一职。” “尚武大元帅万岁!”有青促会的议员跳起来喊道,随后众多青促会和复兴党的议员纷纷叫喊起来,欢声雷动,仿佛一张旷日持久的官司最终获胜一般。只是这场弹劾却是有很多离奇之处,是什么让民党放弃了继续弹劾呢?廖仲恺为此宁可辞去了参议院副议长的职务,要知道这副议长职务之重要性远非一般议员能够享受,那是十二部总长级别的待遇啊。 “邵记者,你看,今天的弹劾……似乎非常让人看不懂啊,”史密斯记者挠着头整理着照相机说道。 邵记者也迷茫着,说道:“用我们中国话来说这就是诡异,太诡异了,让我感觉到一丝丝阴冷。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充满着阴谋与诡计,别说你这个老外看不懂,就是我也没看懂。政治果真是高深的学问啊。” “为什么要放弃弹劾呢?他……议员先生为什么要辞职呢?”史密斯继续问道。 邵记者苦笑道:“史密斯先生,要知道我和你一样都是记者,不是智者啊,不过我们回去可以慢慢研究。我们的工作就是猜想,你说是吗?” “好的,我们是好搭档。”史密斯大笑道,“看来我以后在中国不会寂寞了。”一回头看看那日本记者,似乎已经走远了,抱怨道:“古怪的日本矮子啊。” 众人纷纷起身,有的兴高采烈,有的垂头丧气,有的幸灾乐祸,段祺瑞整理了一下衣服,对徐世昌笑道:“菊人兄,何如如此古怪?” 徐世昌叹息道:“前后让人看不懂。” “你是不参与其中,自然是看不懂。”段祺瑞笑道,“无他,民党弃车保帅而已,尽管肉疼,却不失为上全之策。孙立文当断则断,民党苟延残喘,秀盛得了一个不痛不痒的胜利。” 徐世昌苦笑起来,道:“确实没想到孙立文此时此刻能做到如斯而,不枉与我俩对手一场。” “是啊。”段祺瑞看着在众人簇拥下向外走出的孙立文,叹道:“以往你我小觑他了,此人面似忠厚实则手腕冷酷至极,若不是秀盛,谁能挡得住他?” “疾病。”徐世昌难得地笑了起来,“肝癌挡得住他。” 段祺瑞笑了起来,道:“却是如此,人算不如天算,争了多年的总统,终于让他得到了,却没命享受,却也不知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