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 抗议游行支援尚武大元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章 抗议游行支援尚武大元帅

国会内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及时地传递到外面,而在全国三十多个城市中,由青促会和复兴党组织的抗议游行已经蓄势待发。尽管王茂如的秘书长杨度立即跑出去通知,但层层传递消息,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且青年人们早已经被旗帜、鼓声和身边同样激进的热血青春的少女们刺激得沸腾了起来,如熊熊烈火岂能被人为阻断。 消息传得迟了——不能说是迟了,只是民党转变的太快了,王茂如的幕僚们根本没想到民党会主动投降,有些地方的示威游行已经开始了,例如沈阳、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天津、西安、太原、济南、南京等地,这些地方今天一早就准备了游行活动,高举着“千古奇冤,风波亭再现”等的字样,声援尚武将军,驱逐民党的势力。 在彩旗飘扬中年轻人的血液沸腾起来,恰逢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周,很多人无处发泄的旺盛精力终于有了释放之地。尤其是让人看着就会激动的五色旗帜,由最激进的年轻人高举着、指挥着大声喊道:“同学们,同志们,大家跟着这面五色旗,我们游行示威去,尚武大元帅不能受辱。民族英雄不能受辱,打到卖国政府,达到孙立文!” “达到卖国政府!打到孙立文!” 恰在此时,济南城中聚集的年轻人们因为天气寒冷被冻得红彤彤的脸蛋上挂满了单纯和激动,迸发的荷尔蒙就像是发情的公牛一般。无法阻挡。 一个梳着两个大辫子的大眼睛女同学爬到一个黄包车上,站在那里大声疾呼道:“一个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民族需要英雄来带领我们走向光明!漆黑的北洋时代过去了。崭新的共和时代来临了!但是我们不能够让民党来干扰属于我们的时代,我们不能够让孙立文肆意妄为!民党要弹劾尚武大元帅,是嫉妒,是无耻的陷害!我们能不能忍受?” “不能忍受!”众人被她高亢的女音所带动。 “同胞们!同胞们!中华民族不能再有这样的错误的,我们不能冷眼旁观,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收复国土的将士抛头颅洒热血,背后却被某些阴谋家和政客捅上一刀!我们要用我们自己的武器。我们的呐喊,我们游行来抗议,抗议民党政府对军人的侮辱!”女生继续高呼道。 “抗议!我们抗议!” “我们要用我们最强烈的态度告诉民党政府。告诉广东人的政府,尚武将军是好样的,尚武将军是英雄……” “尚武大元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中人万岁!” “为国争光万岁!”众人呼应起来。很快,这聚会吸引了更多人的加入。 女同学的演讲很显然比男同学更加具有煽动性,而漂亮的激情的女同学更是具有这种本领,很快在她的周围聚集了大量的青年人。有的是被她的话语打动,有的纯粹就是为了美女不惜一切,不管对与错只要美女要做的,自己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去做。现在这位美女要游行示威,这些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轻人必定会竭尽全力地去讨好。 “好。我们游行去!”女同学手一挥,很是具有领导力地走在前面。身后旗帜飘扬起来,数百人沿着济南的主道路高喊着“打倒卖国政府!打倒孙立文!”的口号前进这,半道上很多人听到了宣传说尚武将军遭到嫉妒因此要被勒令辞去国防总长,并且要将两百八十万平方公里的收复国土送给外国人,尚武将军正在国会与那些卖国贼激辩,纷纷气愤不已,一道加入了进来。 同样,今天也是山东省郓城县爱国士绅游历济南的日子,去年的时候郓城士绅纷纷捐献大洋支援国防军,这一举动被县长上报给了山东省长田中玉。田中玉山东百姓如此爱国,立即说不能让爱国士绅们仅仅得到学生们的一席奖状,不如请郓城的爱国士绅们来济南游历几天,再座谈座谈。还特地叮嘱由他这个省长亲自接见,与爱国士绅们共商爱国大计。山东是中华儒家文化之发源地,儒家文化讲求的是忠君爱国,听到共商爱国大计,哪个士绅会不来呢?一个个争相恐后地来到济南,对于这些士绅而言,这可是里子面子十足的一次举动,也是莫大的荣幸啊。尤其是对郓城县的一些士绅而言,他们一辈子见到的最大的官便是县长,若能和省长握握手,那简直就是祖上蒙阴得福——这叫做好人自有好报。 宋三德没想到他一个小小的村正也能得到这种荣幸,赶紧跑到郓城县政府,却不想遇到了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下相村的村正李财主李大方。这两人相互看到之后便如同那斗鸡一般彼此等着对方,谁也不说话,心中都在想怎么这厮也有资格来? 宋三德本来美好的心情,因为遇到这李大方而变得不那么美好了,不,简直是糟透了,就像是一锅鲜美的鱼汤喝到了最后,却发现锅底居然是一只死老鼠一样。两人看看县长讲话,变忍住了没有相互嘲讽,等县长讲完话之后,这两人便开始了一路上的斗嘴置气。 这都到了济南了,宋三德和李大方两人还是在相互讽刺,一个说另一个没见过这么大的城吧,另一个说他你这辈子第一次做汽车吧——他们是被卡车从火车站拉倒省政府的,甚至不知道以前这辆车就是专门拉游街示众的枪毙犯人的。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田中玉对县长说过接见郓城爱国士绅后,谁也不想落在后面,一个个都要来,结果来了三百多个。 省政府哪有那么多小汽车拉人,好嘛,就直接派卡车拉人了。有懂行情的赶紧自己雇佣小汽车,不懂行情的,就像是宋三德和李大方这样的人,以坐在卡车上吹着冷风为光荣。殊不知,他俩费劲巴力地趴在车厢正前方的地方,正是死刑犯们被捆绑的地方。 只是宋三德身边就是他的老对手李大方,李大方更加不喜欢宋三德在他的身边了,两人彼此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流露出反感和泡池,那宋三德阴阳怪气地叫喊道:“好你个李老抠,一路上你一直跟我不对付,现在你还抢我的位置!” 李大方捋着老鼠须胡子撇嘴道:“宋缺德,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做我跟你不对付,明明是你跟我不对付。啊,狗咬了人,人还不能打狗了?你这话说的好没道理。” “你说我是狗?”宋三德怒道。 “见过捡钱的,没见过捡骂的,我说是你了吗?你看看把你给急的,还记着承认。你还抢着承认啥?没人跟你抢,俺可没有指名道姓说是你。”李大方顿时嘲笑道。 “你个李老抠啊李老抠,半道上想拉屎别一天回自己家里地拉屎的人,我怀疑你捐的是假钞,要不然你怎么能拿钱呢?不行,我得找县长跟他说说,你这种人品极差家风不正的人,其言不可信啊。”宋三德不甘示弱地回应道。 两个便在路上一直吵啊吵,其他人也只当这两个人做乐子,纷纷看着笑话,两个四五十岁的人了,火气还这么大。 汽车“吱啦”一声之后骤停下来,车上的人纷纷因为突然的停车滚到了前方,宋三德和李大方两人本来就在车厢最前方,结果一群人将他俩压在最底下,这下好了,两人终于不吵了。 “怎么回事儿?咋了这是?这是咋了?”大家伸长了脖子便看过去,到底是怎么事儿,司机怎么突然就停车了。便看到街道上满满的都是人,似乎都要往政府方向走过去,汽车根本走不动了。 “咋了?咋了?”宋三德爬起来问道。 “不知道,学生游行?”另一个士绅疑惑道。 “现在学生放假呢。”李大方的儿子在县城上学,知道这时间正在放寒假,怎么可能是学生游行呢。 司机回头说道:“诸位,不好意思了,前面游行示威,看来咱们是过不去了,劳烦你们下车步行过去吧。从这里到省政府也不是很远,大概三五里路吧。” 众人顿时叫苦不迭,司机一番解释之后大家心中庆幸亏得不远啊,大家都是士绅乡老,平时很少运动,五里路的确是有些说长不长说近不近了。但是见到省长的光荣还是让他们一个个都下了车,便要挤过去,几个青年学生喊道:“你们干什么去?” “去省政府。”被忽然一嗓子吓坏了这些老头们连忙回道,心说怎么来省城还这么大规矩,居然要被质问。 “正好,我们也去省政府,大爷大叔们,你们也是参加游行的?” 宋三德看了看周围的青年学生们,一个个激动不已的神态,连忙说我们也是参加游行的。那学生高声大喊道:“看,大爷大叔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参加我们的游行,这说明我们是正确的,我们的行动代表着民族的渴望。同胞们,同学们,我们是正义一方,我们现在的路是正确无误的。” “好!”其他年轻人高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