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胜如鸡肋索然无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零一章 胜如鸡肋索然无味

()宋三德等人便被莫名其妙地卷进了这抗议游行人群之中,混乱之中,宋三德甚至被人踹了一脚,他立即肯定是李大方这货暗中对自己下黑脚,只是找不到李大方了,若找到他定要还回来。当此时几个年轻人走过来,胸前戴着王茂如的小胡子徽章,大家纷纷对他们让路,原来这些人是王茂如的簇拥,以王茂如为jing神领袖的青促会党员,宋三德见到不由得心生向往,若自己有一枚徽章,看谁敢碰自己。周边之人见状者,大概纷纷拥有此种心态者甚多,这党会至于自己的不就是能作威作福吗?还有什么用?几个人不去市zhèng fu了,反倒准备去参加什么党派去了,宋三德无奈又一次被人流带走。 来到一处广场的时候,很多人纷纷上前要求参加青促会或者复兴党,宋三德不懂,便过去询问有什么不同。有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笑道:“这不同之处倒没有那么多,青促会吧年轻人居多,行事更加激进,就说这游行示威活动,都是他们搞的。这复兴党全称是中华民族复兴党,年纪大的老成持重的人多一些,他们不那么激进。不过复兴党中士绅商人居多,有些看不起青促会的年轻人们,年轻人们也看不起这些老人。” 宋三德道:“还有这多说头,那我不加入行不?” 戴眼镜的年轻人笑道:“没有人强迫你加入,但是呢,以后啊,这两个党派将会越来越壮大,将来你做官要是不是党派中人,且等着吧,谁提拔你啊。” 宋三德点了点头,说道:“年轻人你说的有道理啊,那我加入复兴党吧。” 戴眼镜的笑道:“行,我带你过去。以后你就可以说自己是复兴党人了。” 于是宋三德稀里糊涂成了复兴党人,其实他就连最基本的复兴党的党纲都不明白,党派的发展也开始从jing英化转向大众化,继而开始逐渐的庸俗化,将来也会逐渐化。宋三德只是一个小士绅,他不明白那么多大道理,但是他只知道自己加入了党派。以后自己就有靠山了,以后跟李大方斗的时候就不是他这个村正在斗了。 此时国会弹劾结束,王茂如走出作为的时候,记者们纷沓而至要采访他,但被国防军近卫士兵给挡在外面,王茂如进了汽车。很快回到了家中府上。不一会儿,一些心腹和军官也纷纷来到王茂如的家中。 乌兰图雅见王茂如神sè不对劲,小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王茂如道:“有叛徒。” “啊?”乌兰图雅先是惊讶,然后怒道:“不可饶恕!抓到了他,活蒸了他。” “呵呵,夫人稍安勿躁。我不会饶了叛徒的。”王茂如淡淡地说道,“你看好家,还有注意一下不要让陌生人来我们家。” 乌兰图雅想了想,道:“陌生人……最近的陌生人只有管家王鹏的儿子亚东的女朋友了,再无陌生人出入啊。” “注意一点就是。”王茂如对那个叫李三金的女孩印象不错,也不怀疑有他,又见客人纷纷来了,便让乌兰图雅去后院。自己带着他们进入了地下会议室。因为王茂如被孙立文送了一个外号称之为九尾狐狸,这间地下会议室又被王茂如自封为狐狸窝,三个字贴在门口。余人看到不免的会心一笑,这王茂如有时候却也顽皮有趣,居然自己应承了绰号。 “一定有内鬼!”杨度双手高举,首先大声喊道,“一定有内鬼!” “慎言!皙子兄!”王茂如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继续说话了,便看了看来的人比上次少了三分之一,其中刘恩格和师少阳是因为要临时通知全国各地组织游行的复兴党党员和青促会党员而没来,其他的人则是还在半路上。 唐绍仪摇头道:“林大鸟杂。何况人乎。”又道:“秀盛可有怀疑目标?” 王茂如心说哪有目标,若真的一ri之间就揪了出来,自己就是个神仙了。但是看到众人彼此看着对方都有些怀疑的眼神,心说坏了,要是不能及时找到这个人,彼此的怀疑足以导致自己的这个政体分崩离析。于是王茂如故作爽朗大声笑道:“你们别乱怀疑,并不是我们其中的一位出了问题,我们参加会议的三十八人没有问题。所以大家不要怀疑彼此了,这个人已经有了线索,触目锁定了目标。这次来第一件事就是通报一下,不是因为我们的人出了问题,而是民党的神经非常紧张,我们一丝丝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将我等分析的丝丝入扣。敌人狡猾狡猾的嘛,所以我越来越期待他们接下来的表现了。”王茂如随后又哈哈一笑道:“其实有一个能陪自己斗得起的对手是一件好事儿,若是真的一下子打垮了民党,岂不是让我们毫无成就感?”众人附和地笑了起来,哈尔巴拉便说道:“民党的人脑子也不笨啊。” “永远不要低估对手。”王茂如说道,“这次是我的错,错不在你们,是我低估了他们,是我小觑了民党啊。能做出弃车保帅的举动,民党人之心xing何其果敢也——这一点我是做不出来,若是我的你们犯错,我拼了命也会护得大家周全。” “秀帅仁义也。”众人感动道。 既然王茂如说解释了此事有一力承担了责任,大家也便没了臆想,猜测身边人和被人猜测的感觉的确不好。尤其是王茂如的几句话,即安抚了人心又收买了忍心,却也让人心中称赞。余人陆陆续续到来,其实大家都对今天的事情非常诧异,得知王茂如回到了家中之后,便来到他家中自动聚齐。 待大家到了之后,王茂如笑着说道:“诸位,几天大获全胜,大获全胜啊。那廖仲恺居然当众投降了,实乃民心所向也,民党不得人心之ri便即将到来啊。” “可惜我们定下的计策,却是无用了。”杨度悔恨道。 “无妨,无妨!”王茂如摆手轻笑道,“谁言无用?用处大着呢,现在我们是逼上梁山了,前面布置那么多推翻孙立文总统席位的举措,岂能因为廖仲恺投降便停止?” “秀盛,你要如何?”唐绍仪问道。 王茂如笑道:“不如我们弹劾孙立文?”众人吸了一口冷气,纵然孙立文此事做的愚蠢之极,可是他在民间的威望甚高,唐绍仪立即阻止说道:“弹劾孙立文实属不智之举,孙立文此时此刻病重,若是弹劾与他,便给人口舌我等落井下石。且今ri廖仲恺已经说明,他的弹劾行为仅代表个人,我们对付孙立文,便给人以口舌。” “难道我们一事不做?”司法次长蹇赞录愤愤不平地说道,“别人打了我们一个耳光,自己把腰给扭伤了,我们就因为同情他们被扭了腰不还手吗?” 唐绍仪道:“毕竟民党在南方拥有极大的群众基础,尤其是广东境内,如果贸然弹劾孙立文,既有可能引发广东du li。” “广东du li?那便杀了所有du li的人,看还有没有人敢!”京畿戍卫司令盖天久叫道,“赵增福那小子早就想杀人了,他就怕没事儿做,不怕事儿多。” 王茂如思考起来,弹劾孙立文只是他一时之年,当然他想了前后却未想到民党在广东和其他省份群众基础,如果贸然弹劾孙立文,则很有可能破坏他建立起来的统一之局面,因此岳丈的阻止来的很是及时。他站起来说道:“总理说的对,弹劾孙立文实属不智,相信经过这次惨败,民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他指着窗子笑说道:“而且外面的声音也不能忽略,有些人巴不得我们现在打成一团。所以我们接下里的路非常困难,一是要还击民党,二还要在不伤及国本的情况下还击。是实话,以后的路怎么走,我们能够想到,可是以后的路走的如何,我们是想不到的。” “这倒是。”杨度叹道。 “诸位,今天是一个胜利ri,只是事情并没有按照我们写的剧本进行发展,所谓世事无常态,但是其结果便是我们大获全胜,参议院次长,被我们拿到手了。”王茂如又笑道,“庆祝喜宴我们定在三天后的六国饭店,请诸位一定过去。” 大家苦笑着点点头,这个胜利有些类似于鸡肋,使之无味弃之可惜。可是胜利总比失败的好,眼下便是如何消除这游行示威活动了,既然尚武大元帅并没有被弹劾掉,游行也没了意义,只能徒劳增加国家动乱而已。廖仲恺用自己的辞职,给王茂如的手下闪着腰了,却也不能不说这是他们的一个小小的胜利。 会议后面杨度报告了一些各个城市的情况,包括抗议游行有不受控制的端倪等等,王茂如给予指示一定要在自己手中控制规模,并且及时刊发消息,将民党主动投降的消息公布出去,一来防止过激行为,二来让民党颜面大损,在明年总统大选年一败涂地。余事寥寥,便是处理完毕,大家各自起身告别,王茂如一一送到门口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