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济南游行惨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零二章 济南游行惨案

送走众人后王茂如却坐在沙发上一个人抽烟,一会儿高亢报告说中情司李木鱼来了,王茂如让他进来。李木鱼的级别不足以参加最高层会议,但是他的位置决定了他的重要性,王茂如给他向自己独立汇报的权利。李木鱼敬了一个礼之后,低声说道:“秀帅可有怀疑对象?” “你也认为出了内鬼?” “是。”李木鱼面无表情地沉声道,“此人级别一定很高,并且在这次参与之中——而且,我怀疑,是在军方之中。”随后他又笃定地说道,“我的人时时刻刻在监视着文官们,他们并没有任何异常行为,所以我猜测这是参加会议的军方某个人干的。不过至于是谁,中情司的人一头雾水,这些天我们把精力都放在控制文官和两个党派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军方的谁的举动。请秀帅责罚。”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这件事不怪你们,放轻松一些。且不管是谁,首先要紧的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李木鱼摇头苦笑起来,说道:“秀帅,说句实话,我觉得这个人的目的是想要拯救民党,这次他的确救了民党。” “是啊,他救了民党,也让我的总统之路被迫推迟了。”王茂如略微些许失望地说道。 “正是原因在此可疑。”李木鱼皱着眉头,大惑不解道,“他为什么要帮助民党阻碍您的大总统之位?那是因为他意识到,您如果担任大总统之后。他没了位置——他再也没有机会当大总统了。” 王茂如呵呵一笑,心中揣测的结果是有人不希望自己一举登顶,但这个猜测不能与他讲来。便道:“有道理,但是不可忘加揣测啊,肆意怀疑。更加不要在军中制造任何言论,军队不能乱,也不能有思想上的波动,知否?” “是,秀帅。”李木鱼沉声道:“属下只是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而已。憋在胸中实在难受得紧。” 王茂如点头笑了一下,说道:“你的心意我明白,你下去吧。” 这个内鬼让王茂如寝食难安。到底是谁,国防军八个部参加会议一共是十八个人,别是国防次长萨镇冰、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参谋总长雍星宝、后勤总长米少柏、安全总长李德林、军务总长何如飞、宪兵总长何安定、近卫总长魏东龄、海警总长刘冠雄、路航总长陆荣廷、京畿戍卫司令鬼车军团长盖天久、作战司司长戴彰勋、宣传司司长马良,军官司司长浦定、中情司司长李木鱼、军情司司长高建勋、密电司司长李文彬、武警司司长白广敬。 首先李木鱼这个特务总长是不可能的。他这个人得罪人甚多。因为监控别人,让李木鱼成为了幽灵一般的存在,这么多年中大家很难与他交朋友,李木鱼也很少有朋友,他只需知道自己效忠的是王茂如便可以。蒋方震此人胸怀坦荡,这么多年交往下来,他这个人是不喜欢政治博弈斗争的一个纯粹军人。盖天久是自己结拜大哥,粗中有细。但因为出身土匪,被人所瞧不起。盖天久也只能诚心诚意地投靠自己才能站稳脚跟。雍星宝被提拔为参谋总长本身就是越级提拔,在这这个发迹与意大利远征的参谋,总是被被人所不承认,只有在王茂如当位的时候,他才能够享受权利。 一个个分析下来,似乎谁都没有可能,王茂如郁闷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内鬼不除,扳倒民党则难上加难。王茂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内鬼目的不小,似乎不是投靠民党,而是想将自己取而代之,只要沿着这条线查下去就足以了。 他坐在客厅沙发床上,揉着头有些痛的头,美咲见到便走过来,关切道:“哥哥,你是不是很累啊?” “有些。” “那是休息睡眠不好。”美咲接过他的胳膊,诊了一下脉,说道:“压力太大,你要休息了。我有一套让你快速休息的按摩手法,哥哥,应该对你的身体有帮助。” “好啊。”王茂如道。 美咲微微一笑道:“可是在这里……”客厅来来往往的老妈子丫鬟长工却也不合适,王茂如便带她去了书房,这一幕被玉琢看到了,气恼不已,她立即进了大夫人乌兰图雅的院子,气呼呼地说道:“小狐狸终于长大了,终于长大了。” “怎么了妹妹?”乌兰图雅一面读着佛经一面说道,自从师傅去世,宗州送人之后,乌兰图雅的性子就变了,变得平和谦逊了很多,因为内疚这半年来日日向佛,她只是管理钱财,家中俗务反倒是诸多交给了玉琢打理。 “姐姐还有心思看佛经。”玉琢坐了下来,挽了挽发髻落出的碎发,捋在耳后,秀眉立起一脸的惊恐,仿佛多大的事儿一样。她的眼睛又明又亮,时时刻刻仿佛都有一潭泓水一般,又充盈着野心,亮晶晶的眼睛一生气起来睁得别人不敢直视。有的美女让人看着可亲,有的让人看着可近,有的让人心痒,有的让人怜惜,还有的让人敬而远之,玉琢就属于最后一种。也难怪家中仆人见到大夫人不怎么害怕,见到了二夫人却吓得要死不敢抬头看她。 “呵呵,能有什么事发生呢妹妹?”乌兰图雅放下了经书,抬起头笑了笑,露出一丝慈祥的气息来。 玉琢倒是被她的态度给泼得没了火气了,掐着腰想要生气却生不起来,只好苦笑着说道:“我的好姐姐啊,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你怎么还坐得住呢?我早就说过,那个日本小女孩没安好心,看看吧,现在终于长大了,也要有一番龌龊了。” “妹妹且莫气坏了身子。”乌兰图雅将她拉到一边坐了下来,说道:“她是好心还是歹意,爷自然会了得,只是是男人就喜爱偷腥,男人就像是猫一样,你怎么养大,它也要向外跑去偷腥的。若是看不破这一点,气坏了自己就不好了。” 玉琢道:“下辈子我可不做女人了,下辈子我就做男人,娶一个……像我这样的女人。” 乌兰图雅抿嘴一笑,道:“妹妹,你好不谦虚啊。” 此时的济南游行进入了,当游行队伍经过一个叫做杏花楼的地方的时候被阻拦住了,原来今天的杏花楼开业大典,这杏花楼的主人便是济南帮会老大张丰旗的产业,做杏花楼主人的便是张丰旗的小舅子冒成功。这冒成功的姐姐原本是天津最有名女书,才艺姿色俱佳,这才的了张丰旗的垂涎娶回家来。张丰旗原本的妻妾与冒成功姐姐一比,皆黯然失色,于是甚为得宠。冒成功水涨船高,成了帮派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张丰旗身为济南帮会龙头大哥,今日杏花楼开办,济南诸多帮会认识纷纷前来祝贺,在店门口舞龙舞狮,敲锣打鼓好不热闹。游行的青年人便被这开业庆祝给挡了道路,青年人们本来就脾气急,哪能忍得了,并且大家觉得自己所做之事是民族大义,绝不能让路绕行。而冒成功更加不可能结束开业庆祝了,要是一结束,那让在杏花楼上坐着的各个帮会老大们怎么看自己?怎么看姐夫? 游行示威的女学生此时站了出来,针砭时弊地讲起了民族危亡云云,冒成功一见这女学生,顿时两眼冒光,心中大叫道:“此女乃女神一般,若是能摸得了她的手,我便愿意家徒四壁,若是摸得了她的,我便愿意献出一年性命,若是能与她巫山,我宁愿只活一天。不行,天下间哪能有如此漂亮的美人儿,我今天要是不拿下她,以后哪有机会。”于是便吩咐狗腿子制造混乱,准备将那女学生抢走。 这伙儿狗腿子可能只看到了前面这一排人,没看到后面已经一千多米长的人群了,便要上来抢人,结果引发了混乱,青年们哪能容得了这种情况,顿时上前厮打起来。那帮会之人本来就是地痞流氓,见到年纪轻轻的少年少女也来惹事,顿时精神了百倍,便是有一份能力也使出了十分能力。 于是原本济南的游行,变成了游行的学生与帮会厮打的场所,那些帮会的人起初也知道出手轻重,都没有用武器,只是拳脚相加。可是青年人们不知道啊,俗话说十五六岁鬼神敢杀,这个年纪的少年们最是冲动。一个少年在被殴打的时候掏出随身带的钢笔,一把插入了一个帮会的眼睛之中。这下可是惹怒了帮会,他们下手更加重了。可是游行的人群有多少,事后据不完全统计这次参加游行的群众足足有五千多人,可想而知杏花楼因此被愤怒的人群给砸得稀巴烂了。 帮会的人立即动了家伙,而警察这时候只能去帮助游行的人,这就造成了反倒是一直在济南横着走的帮会众人既要被警察控制,又要被愤怒的群众殴打,死伤惨重,此事也被称之为济南游行惨案。 ps:(ps:这两天眼睛疼得厉害,所以更新有些不定,也不知怎么回事儿,本以为吃了点消炎药就会好起来,结果两天了还是肿着。明天估计要去医院看一看了,老婆说可能是写书累着了,我说可能是遭到禁酒上了火导致……结果我老婆说宁可我不写书,也要禁酒,唉……随便聊两句,妻管严严重啊。下一本书主角一定还是美女全收,以报复西门长期遭受禁锢的创伤……哈哈,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