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倭寇搞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七十八章 倭寇搞鬼

第七十八章倭寇搞鬼 除了《北方民报》之外,陆陆续续有报纸如《青年人》《华北商报》《语丝》等等十几种报纸报道了北方最大的企业华兴集团即将破产的消息,而此时与华兴集团有生意关系的商户听到消息,纷纷跑来求证,美国花旗银行中国区负责人戴尔卡尔森并同ri本大正银行中国区负责人铃木正隆,携带大量记者来到华兴集团总公司。 王茂如大开厂门,热情欢迎所有人到来,包括记者们,两方坐在谈判桌前,王茂如自信满满,并抽出一根雪茄,轻松点燃。记者们也被王茂如这种自信满怀的心态所影响,不禁纷纷停止议论,静看事态发展。www.hahawx.net 戴尔·卡尔森身边的中国翻译站起来鞠躬敬礼,道:“尚武将军请安,小人是花旗银行采办兼翻译黄丙仁。”他虽然平ri里对中国百姓使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是显然此时对面不是一个百姓,这是一位旅长,是北洋zhèng fu高官,并且是华北最大企业的老板,他的姿态放得足够,却又不失礼仪。 王茂如点点头,看看同为黄种人的老人家铃木正隆,黄丙仁道:“铃木先生也委托我做此次全权代表。” “那就好。”王茂如道,说着拿出雪茄盒,适宜大家抽,戴尔·卡尔森倒是不客气,直接抽走一根笑着说“thangks”,铃木正隆微笑着摆摆手,黄丙仁自然不敢接雪茄烟,刚刚要说话,王茂如便说道:“你不用说了,我全知道。”他向赵佳诚点点头,赵佳诚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箱子,打开,箱子中露出两张支票。王茂如道:“这是美国摩根银行现金支票,一张是二十八万美元,是用来偿还花旗银行的本金和利息,另一张是十四万美元,用来偿还大正银行的本金与利息,我让秘书核算了一下,还差你们一些,等一下我直接也用你们花旗银行的支票来结,如何?” 卡尔森与铃木正隆吃惊的几乎掉了下巴,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他要破产了吗?怎么会有这么多钱?记者们纷纷拍照,但同时也大惑不解。 王茂如笑着解疑道:“我以华兴集团,向美国摩根银行抵押,并正式与美国east公司,杜邦公司洽谈,以我将手中的杜邦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抵押,借款五十万美元,除了偿还银行欠款之外,还留有余资为今年的集团扩张做好资金准备。” 顿时大家哗然了,五十万美元,是五十万美元啊,这可不是一笔小钱,袁世凯向五国银行才借了多少钱?这北洋少将居然能借款五十万,真是不得了,以前真是小瞧了他。送走惊诧莫名的银行家与记者们,却迎来了陆军部的人。来人是陆军部次长徐树铮的副官姚步英,说王茂如无故返回běi jing,违反军规,要求立即返回怀柔驻地。 王茂如笑说宴请姚步英,但姚步英却冷冷地说道:“王旅长,在下奉命传令,既然命令传达到,在下就回陆军部了。对了,陆军部秘书处副官牛德禄是你的朋友吧,他被革职了,因为受贿被关押在宪兵司令部。” 姚步英离开,气的王茂如咬牙切齿,道:“混蛋!混蛋!混蛋!我真他妈想干掉这混蛋,狐假虎威,狗ri的!” 大家都看出来王茂如的震怒,都沉默不说话,一会儿,一个戴瓜皮小帽的人跑了进来,在浦继耳边小声说了一会儿,退下去了。王茂如看看浦继,浦继走进王茂如,小声道:“他妈的,终于让我查出来谁搞鬼了。” “谁?” “是ri本人,ri本ri和洋行跟陆军部搭上关系,直接用ri本步枪换掉了咱们的武器,而且二十万大洋的违约金也是ri本人出。ri本人的价格比咱们的价格便宜一半,两百四十万在咱们这订下的是三个师的军火,ri本人居然他妈给他们七个师的军火,还搭进去二十万,ri本人这是要疯啊。” 大家都吃了一惊,ri本人疯了?赔钱做买卖? 王茂如回头问赵佳诚道:“ri本三八式步枪多少钱一支?大正式多少钱一支?” 赵佳诚回答:“ri本三八式步枪是六十五块一支,大正式步枪五十五块一支,咱们的火连珠是一百二十块,的确价格上面远远打不过三八式。” 王茂如想了一下,道:“就算这样换算,ri本人也赔了啊。” 浦继插话道:“据说ri本人这次还送了ri式的克虏伯火炮,不过好像不是新的。” “能不能是ri本人换装,把旧军火都卖给陆军部了?”马晓水问。 “旧军火一看就能看出来,陆军部的人又不是傻子。”崔舟插话道。 王茂如忽然说:“未必,ri本军队对于武器的保养有特别严格的规定,翻修之后枪支看上去和新枪一模一样,听说ri本五年前就已经开始换装,这次很有可能他们把换下来的武器低价抛售给陆军部。浦继,你再打听,这七个师的步枪是不是金钩步枪。ri本的三八式步枪是7.6口径,金钩步枪是7.9口径,ri本人要是全部换装,这金钩步枪就是垃圾货了。” “好咧,您等着,我这就派人去查。”浦继说道。 下午大正银行的经理铃木正隆笑吟吟第地来到华兴总公司拜访,问王茂如华兴是否有资金需要,大正银行上次是被卡尔森说动,还把支票递了过来,说希望能够继续这种友好关系。王茂如哈哈一笑道:“铃木老先生辛苦了,说起来我们倒是真有资金需求,如果能从ri本银行借款自然是更好,美国银行的利息太高。” 铃木正隆一口běi jing官话说的极为顺溜,原来昨天是故意装作不会说,王茂如倒也没有提起昨ri,两人交谈起中ri友好来。这两人都心怀心思,各怀鬼胎,都知道中ri两国是死对头,嘴上却说中ri友好一衣带水。铃木正隆见他抽着雪茄,劝说道:“年轻人,雪茄虽然好,对身体却无意。” 王茂如道:“抽雪茄,至少比国人抽鸦片强得多,鸦片和雪茄一样,都是富人的游戏。”铃木正隆临走时又说,希望两家公司保持良好的关系,继续合作努力,希望有更多领域的合作。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有困难一定会找到你们大正银行的。”铃木正隆见王茂如表情笃定,很是满意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