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慢性毒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零五章 慢性毒药

事前买凶杀人,事后斩草除根,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民党在恶灌行凶。一直以来国人有一个陋习,那就是喜欢随大流,不喜欢思考,别说此时民智未开,便是百年之后民智开启大家还一窝蜂地随着别人说什么仿佛就是自己的想法一般。民党原本稳固的政权,因为身背着济南一事搅得反倒是镇不住了。 “为今之计,便是要先稳住阵脚。”此时倒是老成持重的民生总长林森说话了,孙立文连忙发起紧急会议,民党众人纷纷来到总统府商议计策,林森继续说道:“我等被王茂如的一连串组合拳打得焦头烂额,便没了方寸,此乃危急之际,更加要沉稳看清。” “对,还是长仁说的对,我们此时更应该稳住脚跟,不要被其他杂事打乱心思。”胡汉人连忙说道,汪兆铭赶紧附和点头,甚至不敢说话,忐忑地等待大家对自己的处罚,胡汉人特地鼓励地看了他一眼,汪兆铭心中感动不已。 孙立文自然是不明白胡汉人心中的小九九,但是他对汪兆铭即惋惜又失望,当下便有人站起来要汪兆铭负责,孙立文却道:“一切都已过去,我民党势单力薄,外敌压境,千万呢不要自乱了阵脚。当然啦,诸位,我们呢还没到最艰难的时刻,万万不可放弃。弹劾一事已经过去,且不要再提及了。”汪兆铭心中感激不已,又异常后悔,却是小看了王茂如。更加料想不到的是外国列强是雷声大雨点小,把自己闪了一下腰,前脚枪都要掏出来了。后脚发现这把枪是打火机,他还是年轻缺乏经验。 “要不然,讲和吧。”忽然,在一个角落里传来了声音,众人看了过去,原来是那与朱执信产生争执之后不再发一言的蔡元培。 “你……懦夫!”那朱执信立即大怒道。 “你莽夫!”见朱执信又要说话,蔡元培立即跳了起来大怒道。他这个北大校长堂堂学者也激动地将自己的眼镜弄掉地上,连忙弯下腰来摸索半天,还是身边的邵力夫帮忙捡起来。蔡元培接过眼镜道了一声谢。这才说道:“济南冲突便是一个阴谋也只能咽在肚子里,我们找他日再与他一决雌雄。如今稳妥之事,便是避其锋芒,让他出风头。王茂如一直以君子自居……” “那也是伪君子。”朱执信立即抢话道。他对王茂如的怨念不是一星半点而是排山倒海一般啊。 民党中人相继苦笑起来。蔡元培也不理会他继续说道:“伪君子也会做出君子的样子,他定然不会撕破脸来,只要政府中实权部门还在我们手中,只要大总统还在,那便有机会翻身,可择日反击。此次弹劾,我等实在是准备仓促,以为这是个好机会。岂不知这是一个双刃剑啊,如今这双刃剑便割伤了我们。我们服软认输一次又能如何?大总统。想他刘备刘玄德一生之中败仗无数,可最终却不是也被他做了蜀国皇帝?我等败了一次又如何呢?” 孙立文苦笑道:“如今不是败不败的问题,诸位有可能不知,王茂如亲口对我讲过,明年总统大选,他准备竞选。” 众人立即叫道:“他是军人,岂能做总统,莫非要做那独裁皇帝不成?” “此人自然有算计,大概会放弃军权吧。”孙立文道。 汪兆铭忽然笑道:“若真是如此,那王茂如可真是本世纪最大笨蛋了。” “何也?”众人望向了他问道。 汪兆铭冷笑道:“诸位难道忘记了向我们出卖情报的人吗?此人在国防军中根骨极深,若是王茂如一旦放弃军权,那人定然会坐上他的位置。到时候铲除王茂如,还不是易如反掌?我想那人比你我还要着急铲除王茂如吧。” 众人相视苦笑起来,孙立文道:“如此,我们便与那王茂如讲和一次吧。展堂,你给王茂如发去通知,我要去他府上拜会他一番。”这便是孙立文准备讲和的前奏了。 朱执信忽然问道:“那王茂如要提出什么过分条件怎么办?” “答应他。”孙立文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定,说道:“此时此刻,我们已经牺牲了廖仲恺,若是再东西不舍小打小闹,便是愚蠢。咱们古话俚语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有人不希望我们败。” 此刻国会参议院也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因为参议院副议长廖仲恺的辞职导致参议院少了一个议员名额,没了副议长,这将如何是好?是让广东省再选出一个参议员送来呢,还是别的说法,议长师少阳认为这次民党所作所为太过离谱,需要负责。但是民党议员异口同声地认为此乃廖仲恺个人行为,完全将之前的所有举动抛得一干二净,如此无赖无耻的做法大家也没了办法。对于这次的惩罚,师少阳提议副议长一职由其他党派来做,他提议由无党派人士吴兆麟来担任。吴兆麟原本是武昌起义的领袖,只是事后他遭到民党排挤,又惹怒了北洋体系,堂堂一个武昌起义的大英雄两边都不讨好,只得卸甲归田。非但他如此,当初武昌起义的诸多英雄,都是两边得罪,落不得好,民党总认为武昌起义是他们的功劳,却对武昌起义的英雄排斥打击,盖因为大多数都是民党华兴会成员,为宋教仁的部下。而孙立文的部下多为民党兴中会成员,因而党内之争导致了这些武昌起义英雄最终或悲惨或平淡的一声。 王茂如主使师少阳让吴兆麟来做参议院次长是什么意思?给民党裸打脸吗?再说廖仲恺是广东省参议员,吴兆麟是湖北人,莫非要三个湖北省参议员? 师少阳解释道:“既然广东省某人自愿放弃参议员资格,那么何必再苦求广东省呢,有人该为此负责吧。我们举手表决吧,同意请武昌起义英雄吴兆麟来做参议院次长的举手。” 民党之人傻眼了,因为民党参议员在举手表决中完全不占有优势,他们立即离席抗议,师少阳冷冷地说道:“国会参议院,并非儿戏之地,说走便走,说留便留。有些人总要付出代价,别人不是你的生养父母,娇惯与你。政治失利还想着傲娇一下,那以后的参议院会议也不必参加了吧。” 民党的议员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弄得好不尴尬。而王茂如得知师少阳的举动,好生地夸赞了一番,这师少阳平日不声不响仿佛老好人一样,一旦抓到机会,能把别人逼死啊,又吩咐说应该抓紧时刻,尽快从民党手中抢夺实权才是。 王茂如拉拢吴兆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希望通过吴兆麟来分化民党党内华兴会和兴中会两股势力,从而让一直以来团结一致的民党陷入内柔。打垮敌人并不一定非要用自己的力量将对方置之死地,还可以给对方下一辈慢性毒药,让对方慢慢枯萎。 民党议员们随后也分析出来为什么王茂如要举荐吴兆麟了,他这一招实在被逼,自宋教仁死后,民党华兴会成员要么坚决退出党派,要么慢慢附庸到孙立文旗下,最终使得一盘散沙的民党成为一个强大的组织。但吴兆麟的出现,将使得民党这面大旗从根基上开始分裂,不由的谩骂王茂如何其歹毒也。 北京抗议游行也在继续之中,但是北京市民们的生活却不受影响,大家抗议归抗议,生活归生活,还有很多职业示威者专门就是给民党捣乱的。而学生们经过了半个月的激动,如今也渐渐恢复上课了,对民党抗议者反倒以无所事事的百姓为主了。 此刻王亚东牵着女友李三金的手站在人群中,呼喊着打倒卖国政府的口号,走到一个茶馆的时候饿了,李三金说道:“我们进去吃食一些,有力气了再去喊,可好?” 王亚东立即笑道:“自然是极好的,我求之不得。” 这对小情侣幸福地走进了茶馆,王亚东问李三金吃些什么,李三金说随你好了,王亚东便说店家来两碗炸酱面,又介绍道说:“这北京的炸酱面别具风味,与你在河南吃的宽面绝不一样。” 李三金捂着嘴咯咯娇笑起来,说道:“我又不是没吃过,来北京两年了,你当我是两三天吗?” 王亚东一拍脑袋笑道:“是我的错,这都忘了,看来是看你看得呆了。” “你这呆子。”李三金撒娇道,又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说道:“这里扎眼。”王亚东嘿嘿傻笑不已,感觉手中软软的热乎乎的,很是舒服的紧。 店老板敲了敲男子的衣着,有心试探一番,便亲自上了两碗炸酱面。 两人吃了起来,王亚东是吃的很猛,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一碗炸酱面便见了底,那碗底的金鱼露了出来,三四尾相互嬉戏,很是好看。王亚东忽然对这面碗大感兴趣,仔细看了起来。 ps:(ps:抱歉,早上去了一趟医院,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