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发现端倪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零七章 发现端倪

()十一年前的那个流着鼻涕衣着邋遢的小姑娘王chun儿如今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盈盈可人。她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今年考取了京师女子大学堂学习数学专业,京师女子大学堂如今已经逐渐向师范类学校转型,因为王茂如支持的义务教育普及政策使得许多学校兴起,国家也逐渐风行扫盲教育,却因为教师缺口严重导致裹足不前。 京师女子大学堂趁机向教育部推荐自己的女子毕业生,当然,现在的大学生是不愁工作的,可是毕竟女子毕业之后的工作若是老师危险xing便少了很多。而且家长们的心中对于女儿大学毕业能去做一个女先生持赞同态度,让他们的脸上也是极为有光的一件事儿。 王chun儿比两位喜欢习武的哥哥爱学习得多,考入的正是京师女子学堂最好的数学系专业,也成为了王府最骄傲的一件事,王茂如甚至暗暗赠予她一个碧玉手镯以资奖励。王chun儿坐在床上,两个食指绕着玩耍说道:“大学还真是蛮有意思,好多新同学啊,只是我假期还没过够呢。” 王亚东坐回到自己的床边,很是心疼地自己被糟蹋的床单,痛心疾首地说道:“你又在我床上乱弄了,别乱坐!看看,都出了皱纹了。” “哎呀,你一个大男人,房间比我小女人还干净,你知不知道你给我很大压力哦?”王chun儿嘟着嘴掐着腰,站起来气道,“娘老是拿你来跟我做比较,真真是气死了我都。” 王亚东哑然失笑道:“你个破小孩,自己不收拾好了房间反倒还怪上了我,你看看你,姑娘家不像是姑娘家。”他随手将床单整理好。 “自然是怪你,你要是跟二哥一样邋遢,我就不怪你了。”王chun儿继续狡辩道。 王亚东哂笑着整理床单书道:“你啊你。真拿你没办法。”王chun儿一屁股坐在刚刚又整理好的雪白sè床单上,说道:“哥,你这几天挺潇洒吧?” 王亚东听了妹妹的揶揄,顿时红着脸了,立即转身屁股冲着她说道:“别瞎说。” 王chun儿嘿嘿一笑道:“你不说我们也看得出来,对了,哥。跟你说一件事儿啊。” “你说吧。”王亚东点了点头。 王chun儿立即托起笑脸说:“我觉得吧,咱们应该买房子了。” “买房子?为甚?”王亚东挠着头,呵呵傻笑起来,他的确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在这里住着不是挺好的吗?一大家子人,且爹娘跟二叔住在一起早就习惯了。 “你看看你。要么说你想得少呢,咱们虽然跟在叔叔身边长大的,可是咱爹毕竟只是个家仆,将来他老了住在哪里?咱家又不缺钱,也就是咱爹不愿意离开叔叔,可是眼看着你就要成家了,我也快长大了。爹娘也老了,不能老是在叔叔家吧?”王chun儿噤着鼻子说道,“毕竟咱们和叔叔名义上是亲戚,实际咱爹就是管家家仆,你以后结婚在哪?也住进来?你想过嫂子怎么想没有?做事动动脑子好嘛老哥?” 王亚东以前没想过这些,还是妹妹想的周率一些,便坐在床边想了想,点点头道:“好。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说得对了,我改天就跟爹说一说。” “这样一来,嫂子应该也高兴吧。”王chun儿立即笑道,“对了,我听说我们京师女子学堂就要和燕京女子师范学院就要合并了,组建新的学校全称是běi jing女子大学。嘿嘿。以后嫂子就是我的学姐了,对了,趁着今天没什么事儿我们去看看嫂子去吧。” “今天不方便吧。”王亚东犹豫道。 “怎么不方便了,又没有开学呢。走吧,走吧,我迫不及待想去大学看看。”王chun儿立即拉起王亚东的手说道。 “女校不允许男士进入。” “又不是让你进去,我自己进去找嫂子玩。”王chun儿瞪着眼睛说道。 王亚东坳不过妹妹,便带着她去了燕京女子师范学院。王chun儿的年纪一看便像是新报道的学生,穿着的也是女校的冬chun季女式长裙,只是没有别挂着校徽。门口的jing卫连忙说你怎么不带校徽,王chun儿立即可怜巴巴地说自己是新生忘带了,jing卫看一个小姑娘,也没有难为她便放了他进去。 王chun儿来到李三金的宿舍敲了敲门,有人开了门,却不是她嫂子,开门的女孩一米五十几的身高体重却有一百三十多斤的女孩,典型的矮粗胖,圆圆的大脸蛋上戴着一个厚底眼镜,看起来很沉重踏实的样子,她惊讶地问道:“你找谁?” “我找李三金,我是她的妹妹,她在吗?” “不在。” “那我能进去等她吗?” 胖女孩犹豫了一下,终于点点头带着她进来了,指着一个上铺说:“那是她的床铺,不过别乱动,她这个人爱干净,一根线头掉了都不行的。” 王chun儿望着李三金干净得不像话的床铺,不禁心中一叹,说道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配王八,大哥爱干净,这嫂子更爱干净。 胖女孩抽出一个木板凳,说道:“坐,坐。你也是河南人吗?” “诶?” 胖女孩随后用河南话说:“我咋听不出你是河南的咧?” 王chun儿捂着嘴笑道:“我生在直隶,长在关外,最近这三年才从关外回来。” 胖女孩哦了一声,换做官话说道:“我以为你会说河南话呢,这宿舍八个人只有我和你姐姐是河南人,其他的哪里都有。”胖女孩似乎也是话唠,又说道:“不过你姐姐太骄傲了,我都不敢跟她说话。” “我姐姐骄傲?”王chun儿立即感兴趣了起来,双眼中的八卦之火熊熊yu出,便追问了起来。恰巧她遇到的这个胖女孩还是一个话唠,两人算是天王勾地火了。 从胖女孩的口中王chun儿慢慢有了一些对李三金的了解,原来在王家温文尔雅的李三金平ri在学校很是骄傲。可能是因为她是县长的女儿,不爱搭理人,也不爱交朋友,甚至上课都三天两头请假不去。可人家学习好,就算是不听课也不会落下功课,寝室中也就胖女孩身为老乡能跟她聊几句,其他人更是都不搭理。 胖女孩有些担心地说道:“你是三金的妹妹,你跟她说说,她这么做的话在寝室很难相处的,大家一起同窗三年(女师是三年制),何必呢?我跟你说这么多可不是在背后说坏话什么的,都是河南老乡,我这是关心她。再者说,有些话我不方便当面跟她说,她的xing子冷的很,我怕我说了她会骂我。你不知道,其实我们寝室林芳家里也是福建的县长,人家也没有那么骄傲啊。还有胡小艾,她爹还是山东省议会议员呢,大家相处的都很好的。” 正说着呢,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地回来了,一开门见到一个陌生女孩,热情地说道:“好漂亮的小妹妹啊,王芳,这是你妹妹啊?” “不是。”胖女孩连忙说道,“这是李三金的妹妹。” 顿时刚刚几个热情笑脸立即撂了下来,淡淡地回了一句哦,便各自整理自己的东西,相互说着话,也不理会王chun儿了。王chun儿明白了她们这是在逐客了,便向大家告别说叨扰各位姐姐了,我姐姐xing子不好,我代她向你们道歉。 一个女生说道:“妹妹,这事儿也不是针对你的,你别在意。确实你姐姐这个人吧……不合群,幸好她不常在宿舍住。” “她不在宿舍住,在哪里住?”王chun儿立即jing觉起来。 “不知道,她的事儿我们没兴趣知道。” 王芳苦笑道:“你姐姐的事儿你不知道,我们哪里知道呢。” 王chun儿毕竟生长在尚武将军府中,女子间的勾心斗角和zhèng fu中的yin谋诡计多少有些耳濡目染。她和王亚东不同,王亚东xing子直更单纯一些,她倒是心思多,否则也不会建议大哥买房搬出去住。 王chun儿立即对大家说道:“请各位姐姐帮一个忙,我今天来的事儿别与我姐姐说,来之前我倒是不知道姐姐出现这么多问题,我怕我跟你们说得多了,她又会误以为你们套我话编排她。” “放心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说道,口音中带有福建闽南的味道,“你姐姐常常不回宿舍住的,回来的时候大家也要休息了,我们不会说的。多好的小妹妹,赶上了这个姐姐,唉。” 王chun儿立即走出学校,见到自己的哥哥在校门口的一家茶馆喝着茶看着书,气不打一处来,抢过来书扔在地上说道:“喝喝喝,就知道喝,你都让人当傻子了!” “怎么了?”王亚东哭笑不得,“受什么气了?你跟你三金吵架了?不能吧,三金不是那种人,一定是你胡搅蛮缠了吧?” “什么啊哥,你怎么这么笨呢。”王chun儿气道,“你对嫂子到底了解多少?” 王亚东愕然道:“我对她了解多少……不多也不少,我知道她心里有我,我心里有她,我非她不娶她非我不嫁就可以了,两年后她毕业了,便留在běi jing,到时候我去她家提亲!” “你啊你,你现在是失心疯了。”王chun儿气急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