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春儿遇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九百零八章 春儿遇险

王春儿当下便想要将所知道的的说出来,可是又一想现在大哥被李三金迷得够呛,他肯定不会相信的自己说了什么,反倒坏了兄妹的感情,还不如自己去查一查到底准嫂子是什么样子的人,找到却是证据。这个李三金似乎并不只是哥哥口中的县长的女儿,她的身份一定非常复杂,难道她一边与哥哥交往另一边与其他人交往?那这个人就太可恶了,水性杨花的女人岂能嫁给大哥? 晚饭的时候王春儿便心神不定,王亚东问她怎么了,王春儿欲言又止始终没有说出口。到了夜里她一直纠结此事睡不着觉,只觉得明天若真是捉奸了该怎么办。第二天听说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又是与叔叔王茂如商议国家大事,而李三金也来了,她一直在哥哥房中不知道在做什么。 王春儿故意借着和准大嫂交往的借口去打扰,借以偷偷地观察着李三金,却没觉得她有何不同。倒是王亚东在与李三金说买房子的时候,她略微有些惊讶和紧张,王亚东以为她是惊喜,心中甚是开心地计划起来。 中午的时候李三金借口说要回去,并说有事情要做,不用哥哥送她,自己叫了一个黄包车走了。王春儿立即也偷偷地跟了过去,远远地跟踪着。见到李三金过了几个街换了几个车,她心中的疑惑更加重了,于是也换了几个黄包车,继续跟踪。不过跟着跟着人便没了,王春儿心中一阵疑惑。这是怎么回事儿? 带着满腹的怀疑王春儿回到家中,她觉得不应该在假期这么跟踪,应该在上学的时候跟踪她。看看她到底在做什么。不料下午李三金又回来了,王春儿这次准备充分,找了三个车夫,让车夫跟着她,然后再告诉自己她在哪。 末了三个车夫中的一个果真追到了,原来局势距离燕京女子师范学院两条街的一个脂粉店,车夫唯恐她再跑便在那里等着。可是等到天黑也没出来,这便回来了。王春儿打赏了这个长脸车夫三块钱,这三块钱可是她相当一大笔压岁钱。害得她好生心疼。没办法!为了大哥的幸福,她决定豁出去了。她认为这个女人一定是被人包养了在搞破鞋,大哥不能跟一个搞破鞋的女人在一起,这样对大哥太不公平。 “我一定要抓到奸夫淫妇。”临睡前。王春儿暗想道。 次日车夫便载着她去了脂粉铺。王春儿在里面看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便满腹怀疑回来了。她刚刚走出没多远,便看到仿佛是李三金进去了,也等了一个小时见她不出来,吩咐长脸车夫等着她,这才走了进去。 “刚刚有个姐姐呢,她在哪里?”王春儿问脂粉铺的老板说道。 “什么姐姐,走了吧。这里来来回回的都是女孩,我哪记得。”老板说道。 “不可能。我姐姐是李三金,她进来一个小时了,她穿着学生装,系着一条蓝色围脖,我见到了,这一个小时里只有她一个女孩,哼,她在哪?”王春儿掐着腰怒道,“你们把她藏哪了?” 老板顿时大惊失色,立即走出来说道:“小妹妹,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王春儿见势不妙心中警觉,立即转身要跑,哪成想突然被旁边一个伙计一棍子砸在头上晕了过去。 “快点关门!”老板喊道,小伙计立即关上了门,老板焦急地说道:“这可不好办了,这可不好办了。” “咋整啊?”小伙计当时也是一时着急,唯恐暴露了联络站,这才下手的。 “先送进去吧,问问组长怎么办。”老板说道,“堵住嘴,封住眼睛和耳朵。” 王春儿到底还是经验少,一个十八岁的女孩,纵然长在政客之家也只是对敌的理论比别人强,实际经验少得可怜,这便大意失荆州被捉住了。在地下室盘算着如何刺杀王茂如的众人见到老板抬着一个麻袋进来,纷纷看了过去,老板说道:“可能我们暴露了,这个女孩发现组长了,你太不小心。”李三金更加惊讶,当她看到被抓的人是王春儿之后顿时怒道:“怎么回事儿?” “她监视你。”小伙计忙说道。 何雨道:“怎么?组长,这个人你认识?还真是你暴露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呢?”语气中似乎满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李三金叹了口气,说道:“这是王亚东的妹妹。” 何雨阴阳怪气地冷笑道:“我还以为会是我这种嘴不严的暴露呢,原来不是我们啊……” 李三金冲着她怒道:“说话别吞吞吐吐的,我最见不得人话中有话,不说人话。”何雨见她火气太大,赶紧闭嘴不语。 “这个人是个大麻烦啊。”李三金有些手足无措地说道,看看其他人擦枪的擦枪,研究定时炸弹的研究定时炸弹,便将大家都叫来,说了自己和这个女孩的关系,大家出谋划策。 “这还有什么商量的,直接杀了就得了。”程颐说道,尤其是听到这女孩是王亚东的妹妹,更加想要把她杀了,这样一来,李三金就永远不可能跟王亚东假戏真做了。 陆强走过去看了看王春儿,捏了捏脸蛋淫笑道:“杀了挺可惜的,多漂亮的一个妹子啊,这么水灵。”抬起头,双眼冒出精光与寒意道:“不如给我快活几天吧?” 李三金冷冷地看着陆强,那陆强只好耸了耸肩松开了手,撇嘴坐到一边,李三金这才说道:“白痴,你还要快活几天?我看你也就只有几天的活。这王春儿是王茂如的侄女,她失踪了王茂如定然会……不好,这个据点要放弃。” “怎么?” “万一别人知道她在这里失踪的怎么办?”李三金立即说道,“赶紧转移!现在,立即转移!”她一低头见到陆强正在顺着王春儿的衣服下摆要往上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将桌子上的本子砸了过去。那陆强捂着脑袋说道:“组长,你干嘛啊?” “什么时候了都,赶紧收拾,我们先换一个地方再说。”李三金道。 “那计划怎么办?”何雨问。 李三金叹了口气,道:“见机行事吧,现在是不行了。” “那她怎么办?”陆强问道。 李三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当机立断道:“带走,或许我们可以用她来胁迫王亚东。” 一直没有说话的崔美玉犹豫道:“我们为了民主和自由的理想走到一起,不是为了滥杀无辜走到一起,我反对伤及无辜……” “她不是无辜者。”李三金道。 崔美玉尽管对李三金心里害怕,但是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道:“不,自由与民主的解读并不是伤及无辜,我可以牺牲我的生命,但是我不能伤及无辜的生命。” “你真的这么想的?”李三金问道。 “是。”崔美玉说道,何雨连忙拉着她,劝道:“别说话了。”崔美玉说:“我们坚持的斗争是正义的,但是我们不能用邪恶的方式去争取正义,那样只能说明我们本身就是邪恶的……” “噗。” 李三金知道今天的事儿众人在趁机发难,她不能给别人机会,她要树立自己的权威。李三金冷笑着掏出小巧的无声手枪,一枪击中了崔美玉的右眼,子弹透过崔美玉右眼进入了她的大脑,搅乱了脑浆,击穿了脑壳,白色的脑浆直接喷了出来,溅了蹲在地上的陆强一身。陆强好奇地摸了摸是什么,再一抬头见到崔美玉后脑盖骨头没了,顿时吓得坐在地上。 李三金冷冷地说道:“背叛组织的人,就是这个下场,现在收拾一下,搬家。你们还有什么疑问?” 大家相互看了看,都吓得不敢说话了,这一情况太过让众人胆战心惊,谁也没料到平日里并不是果敢的李三金会突然杀人,杀的还是他们日夜接触的人。就连程颐也目瞪口呆,他还以为李三金仅仅是教训一下崔美玉而已,却不想直接就当众杀掉了。店老板忙点头哈腰说:“没有问题,我们这就收拾去。”李三金呢看了看地上的王春儿,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计划有变,计划有变啊。” 王茂如这些日子忙的焦头烂额,主要原因就是这次对他弹劾导致的全国大罢工大游行活动让政府非常难堪,而王茂如不得不走在钢丝上。一方面他既要维持政府的稳定和国家的正常秩序,另一方面还要给民党足够的压力让他们逐渐放弃权利。 就在弹劾过后几日,孙立文的秘书长胡汉人亲自来到王茂如府上送上拜帖,说孙立文欲拜访王茂如,这让王茂如的手下很是惊讶,民党此举相当于公开举手投降了。众人无不弹冠相庆,不过欢庆之后还得看王茂如是什么意思,王茂如淡淡地说道:“看来这一仗,我们是胜了,那么研究一下能从中取得什么吧。”见众人相视一笑,便说道:“先拿下内务部再说!”